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45

  第二四十五章
    等到晚宴結束,諸王直接下榻在行宮里,越澤業已早安排好他們的住處。【】[]{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唐寅被安排在距離正殿不遠的一處庭院,不算大,但正房、廂房樣樣不少。里面收拾得也很安靜,一塵不染,床榻還特意被加厚,躺在上面軟綿綿的。
    別看這只是許久人入住的行宮,但里面的條件比唐寅的王府要好得多。
    他回到住處,剛喝了兩口茶,屁股還沒坐熱,靈霜就到了。見面之后,靈霜開mén見山地問道:“為什么不要貞國分地,只要戰利品?”
    唐寅樂了,反問道:“你認為在貞國的分地上真能賺得好處嗎?”
    “難道不能?”
    “當然!”唐寅嗤笑一聲,說道:“說是分地,實際上最后的控制權是握到川國手上,現在要了,以后絕對是個麻煩,川王完全可以借此做要挾,*迫你我兩國就范,甚至臣服!”
    “若真是如此,到時大不了再不要分地好了。”靈霜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想得太簡單了。”唐寅搖頭說道:“一國之領地,不是你想要就要,想放棄就可以放棄的。收下容易,全國上下一片歡喜,可一旦要放棄,必會引起國內的不滿,姓們也會怨聲載道,認為君主軟弱能,做出了有辱國體之事,其它列國還會借此添油加醋,大看笑話,到時,身為君主的你我,在國內和國外的處境都會很艱難,顏面盡失。”
    經他這么一說,靈霜也倒吸口涼氣,這一點她倒是沒有想過,她只想到得到分地的好處了,沒想唐寅料想得那么深遠。
    見她若有所思,唐寅繼續說道:“再者說,貞國地廣人稀,國力羸弱得很,若非施行全民皆兵的政策,貞國的軍力恐怕將是列國中最弱的。貞國的領地有何稅收,又有何糧產,就算最終你我能分到兩三個郡,其收益也少得可憐。與其收下一個沒什么甜頭的累贅,還不如趁著列國滅貞之時好好的大撈一筆。”
    靈霜漸漸接受了唐寅的看法,她苦笑著說道:“王兄也說了,貞國羸弱,國力有限,就算你我兩軍拼命的收刮,恐怕也搶不到什么。”
    唐寅仰面而笑,反問道:“你認為貞國最值錢的是什么?”
    靈霜面露mi茫之sè,貞國最值錢的是什么?難道除了金銀珠寶外,貞國還有什么寶物不成?
    她目光呆滯地看著唐寅,沒太明白他的意思。后者意味深長地說道:“如果王妹的眼中只看到那些死物,不管這次yu軍能掠奪多少錢財,都是大虧特虧。”
    “王兄的意思是……”
    “在我眼中,貞國最值錢的就是人!”說完,唐寅打個呵欠,不懷好意地上下打量靈霜,笑呵呵問道:“我困了,王妹想陪夫君同眠一宿嗎?”
    唐寅思維跳得太快,剛把問題說到點子上,立刻又跳到男nv之事上。靈霜愣了一會才回過神來,又好氣又好笑,狠狠瞪了他一眼,沒再說話,默不作聲地轉身離開了。
    直到她回到自己的住處,腦海中還是回響著唐寅的話,沒錯,貞國最值錢的確實是人。長年的全民皆兵制度,早已把貞國人的個xing練得彪悍比,即便是不滿十歲的孩童都善于騎、shè,貞軍的恐怖那更是出名的,列國當中,唯一能在單兵作戰上和風軍一較高下的就是貞軍,驍勇善戰,兇殘比,又皆不怕死,貞國的強大就強大在它的軍隊上。
    難道,唐寅是在醒自己多抓貞國的俘虜,帶回本國,培養一支屬于本國的貞人軍團?靈霜暗暗點頭,頗有茅塞頓開之感,同時在心里也暗叫一聲高明。{清風手打shouda8}
    六王有了第一天商議的基礎,接下來的商談就變得異常順暢。
    大的方面已達成共識,接下來只剩下一些具體的細節問題。在御鎮的行宮,六王又經過兩天的聚會,終于把對貞爭戰的一切全部敲定下來。
    按照商談的結果,川、風、安、桓、莫、yu六國各出兵二十萬,組成合計一二十萬的大軍,在安國聚集,并由安國出,先取上京,然后再由上京突入貞國境內。由于擔心一二十萬的兵力也未必能擊潰貞國,六王還需再從本國chou調二十萬大軍做后備,一旦前軍受挫或受阻,后援的萬大軍能第一時間跟上。
    至于聯軍的糧草問題,則要由六國合出。
    在這個問題上,唐寅先出風軍和yu軍的糧草應由另外四國給,畢竟風yu兩國都選擇放棄分地,已經吃了大虧,如果出征大軍的糧草還要由本國應,那就太不合情理了。
    當唐寅覺得有爭取的必要時,他絕對不會放過機會,即便厚著臉皮,也要爭取到底。
    四十萬大軍遠征貞國,耗費的糧草可不是小數目,唐寅的想法是能省則省,如果可以在其它列國身上拔mao,何必還去耗費己國的糧儲。
    他對糧草問題十分堅持,肖軒、越澤、黎昕、邵方都有些頭大,風國有窮到這種地步嗎?連區區四十萬軍隊的糧草都要問別國要,簡直丟人丟到了家。如果不是看在風軍善戰這一點上,恐怕他們早就法容忍,把風國踢出聯軍了。
    風國出四十萬軍隊,而yu國連四十萬軍隊都出不起,最多只能出到三十萬,兩國合計七十萬的軍隊,糧草由四國均攤也不算什么。
    最后,肖軒等人還是接受了唐寅的條件,風軍和yu軍的糧草由川、安、桓、莫四國承擔。
    雖然在利益上六國之間討價還價,但調遣的軍團可都不是烏合之眾,六國的jing銳中央軍盡出。
    川國派出的是中央軍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四個軍團,按照川國的編制,排名越靠前的軍團實力越強。
    風軍方面派遣的是平原軍、三水軍、飛鷹軍和虎威軍,各個都是風國的主力軍團。
    安國方面調動的是中衛軍四十萬。安國的中央軍編制是分東、南、西、北、中五大軍團,其中的‘中’就是指中衛軍,五大軍團中兵力最多、戰力最強的軍團,安國中衛軍有五十萬眾,平時駐扎于都城附近,地位相當于風國的直屬軍。
    桓國出動的是庚申軍、辛酉軍、壬戌軍、癸亥軍。從桓**團的名稱也能看得出來,桓國堪稱野心勃勃,志向遠大,可惜的是,目前桓國只有十二支軍團。
    莫國出動的是天威軍和天怒軍,二十萬的騎兵軍團和二十萬的步兵軍團。
    yu國出征軍團是第三、第六、第八軍團。這還是yu國目前勉強湊出來的,除了第一軍團留在都城外,第二、第四、第五、第七這些軍團都在對抗莫安聯軍時就已被打光了,只剩下編制,沒有兵力。
    按照事先的約定,六國國君不再回國,只是傳于國內,調動兵力,前來安國。
    另外,唐寅這邊還在信中特意jiao代下去,讓天子殷諄盡快頒布討逆檄,給征討貞國的聯軍一個名正言順的旗號。
    他的信傳回到鹽城,風國朝野上下一片嘩然,誰都未料到李弘稱帝一事會演變成這樣的結果,風、川、安、桓、莫、yu六國竟然因此結盟到一處,共同舉兵,齊征貞國。
    邱真按照唐寅的意思,緊急下調令,命平原、三水、天鷹、虎威四軍立刻向安國進。另一邊,治粟內史張鑫拿著唐寅的信,趾高氣揚的去了皇宮,面見殷諄。
    現在的皇廷已是人心惶惶,多數大臣都在為自己日后的出路做謀算,當然也有一些忠心耿耿的大臣如喪考妣,至于殷諄,這段日子茶不思,飯不想,睡覺也睡不安穩,生怕自己會被人突然逐出皇宮,被廢為平民。
    張鑫的到來,關鍵是他所帶來的消息,疑如同一場及時雨,讓岌岌可危的皇廷如釋重負,也讓數日來愁眉不展的殷諄長松口氣。張鑫當然不會放過這個邀功的機會,在殷諄面前,信口胡謅,說什么唐寅為了爭取諸王共同伐逆一事不知費了多少的唇舌,盡了多大的努力,而他則在唐寅面前也為天子說了數的好話等等。
    興奮異常的殷諄哪還有心思去仔細琢磨他的話,六王伐貞,貞國必滅,他這個天子也就可以高枕憂的繼續做下去了。
    看張鑫在下面嘴巴一張一合,說起個沒完,殷諄干脆下令,賞賜他黃金千兩,綢緞千匹,外加一支千金難求的yu如意。
    張鑫受了賞賜,滿心歡喜地走了,殷諄也迫不及待的召集眾臣,宣布這個好消息,同時也順便商議一下討逆檄要如何來寫。
    六王伐貞,讓人心惶惶的皇廷立刻穩定下來,人們挖空了心思,把這份討逆檄撰寫的可謂是采洋溢,正氣凜然,歷數李弘罪狀,就差點沒把他祖宗八代都罵一遍,好像天下間再沒有比李弘更可惡更罪大惡極的人了。
    不管怎樣,天子的討逆檄一出,天下轟動,各國姓積極響應,頻頻上各國的朝廷,希望本國君主能順應天詔,出兵討伐逆賊。
    如此一來,六王的出兵也就成了上應天命、下順民心的順理成章。六王伐貞,已是箭在弦上,勢不可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