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46

  第二四十六章
    六國大軍異動,紛紛向安國集結,貞國又是不瞎子、聾子,當然也有所察覺。【】泡吧
    李弘聽聞此事后,第一反應是立刻找來川國在上京的大臣,問個究竟,各國的異動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京一直都是由川貞兩國共同占領的,川國留在上京主事的大臣名叫周奇,三品的官。對于各國為何會異動,周奇當然心知肚明,但在李弘面前故意裝糊涂,一臉的茫然,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李弘對他的話將信將疑,隨即又寫信給肖軒,畢竟各國大軍的異動也包括川國,周奇不知道,那么肖軒總不能也不知道吧?
    他的信傳出去,如同石沉大海,毫回應,現在的肖軒,已經和李弘徹底劃清界限了,當然不可能再給他寫什么回信。
    收不到回,李弘可有些慌了手腳,也預感到事情不太妙,六國大軍的異動很可能就是沖著他稱帝一事而來的。但是,他之所以會稱帝,那也是肖軒鼓動他的,怎么現在他能翻臉不認人呢?
    李弘不甘心,再次給肖軒寫去信,并在信中連連質問。
    結果這次他沒把肖軒的回信等來,倒是等來了天子震怒的討逆檄。六國大軍齊齊向安國云集,這個節骨眼上,天子的檄又頒布下來,現在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是怎么回事了。
    貞國的大臣們紛紛來找李弘,向他挑明,六國大軍的集結擺明了是沖著貞國來的,現在要做的是,趕快退下帝位,并向天子請罪,說稱帝只是一時間的糊涂之舉,或許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
    如果李弘沒稱帝,讓他打消稱帝之念那容易,可是現在他已經稱帝了,再讓他退位,別說他自己不想,就算是真這么做了,恐怕也得不到好下場。
    李弘沒有接受眾臣的進諫,但他也不傻,沒敢繼續留在上京,帶著一干貞國的武大臣悄悄逃回國內,留下三子李亭、四子李玉代他掌管朝政。
    他前腳剛剛逃回貞都西湯,聚集于安國的萬聯軍就對上京動了雷霆萬鈞般的猛攻。
    自從李弘稱帝之后,川國在上京的駐軍已全部撤離,現在上京的守軍基本都是貞軍,上上下下加到一起接近五萬之眾。
    雖說貞軍是驍勇善戰,又各個都不怕死,上了戰場和瘋子一樣,但畢竟兵力太少,而上京又太大了,五萬貞軍若守一座小城還有機會,但守這么大的一座上京城,實在力不從心。
    六國聯軍,兵分六路,從六個方向夾擊、圍攻上京。在城防戰中,貞軍是顧前顧不了后,顧左顧不了右,兵力捉襟見肘,形勢全面被動。
    雙方交戰時間并不長,五萬的貞軍便被六國聯軍打得崩潰,城防紛紛告破,殘存的貞軍只能奈地退守皇宮。
    上京的正統皇宮可不是鹽城的雜牌皇宮可比,那就是一座占地遼闊的圓形大山。殘余的貞軍即便想守住皇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風軍這邊有上官元讓做先鋒,川軍那邊有大將伍瑞做先鋒,安軍有猛將張賁,桓國有萬人不敵之勇的炎輝,莫國有向問。單單是這五軍的先鋒官就夠貞軍難以招架的,何況除了這五員猛將外,還有過萬的大軍。
    退縮到皇宮的貞軍是一退再退,由皇宮的最底層,一直退到最頂層,戰至最后,連李弘的四子李玉都陣亡了,三子李亭率五千左右的殘兵敗將死守山頂。
    打到這時,六軍已兵合一處,將打一家,由山頂往下看,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人山人海,各國的兵馬云集在一起,真好像螞蟻一般,將偌大的皇宮由上到下的鋪滿。
    戰至此時,大局已定,但李亭卻寧死不降。其實從開戰到現在,貞軍沒有出現過一人投降,除了僅存的五千人外,其他的貞軍悉數戰死。
    別說下面的士卒不肯降,即便是身為王子的李亭和李玉也報著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決心。
    雙方的最后一戰僅僅持續了半個時辰,六國聯軍踩著滿地的尸體,攻上山頂,李亭不堪被俘受辱,橫劍自刎,麾下將士,亦全部陣亡。
    徹底消滅了留守于上京的貞國勢力,接下來,六國聯軍對皇宮展開了一場大洗劫。現在,皇宮里也沒剩下什么寶物,當初殷諄逃亡時把珍貴的寶物都帶走了,后來川貞聯軍入京,對皇宮里剩下的寶物又洗劫一遍。但是皇宮里還留有一些不容易帶走的寶物,別的不說,單單是李弘打造的皇椅就是純金制成,六國聯軍的士卒用劍切,又刀鋸,硬是把皇椅分割成數快,許多士卒的懷里都塞得滿滿的金塊。除此之外,對于皇宮內有些鑲金嵌銀的建筑,人們也是能刮就刮,能搬就搬。
    好好的一座皇宮,等六國聯軍退去之后,只剩下一片狼藉,滿目瘡痍。
    為了羞辱李弘,黎昕還特意下令切下李亭和李玉的腦袋,派人送往貞國。
    平時,桓國是最聽貞國話的,一切以貞國馬是瞻,李弘說往東,黎昕便不敢說往西。現在桓國加入了伐貞聯盟,反倒是變成對貞國最惡毒的一個,連李弘死掉的兩個兒子的尸體都不肯放過。這就是人的本性,被壓抑得越久,所產生的報復心里就越強。
    六國聯軍對上京的姓還算客氣,沒有生大規模掠奪的事件,也沒有濫殺辜,但是對于李弘未帶走的那些侍妾、侍女們可就沒這么客氣了,老老少少加一起好幾號人,全部被分到各軍當中,充當了任人玩弄的軍妓。
    六軍在上京經過短暫的休整后,馬不停蹄的又開始向貞國本土進。
    要打開貞國的門戶,先要拿下與上京接壤的倉林郡,而要打下倉林郡,就要打開通關和京關兩大關卡。
    這兩座關卡分別位于兩條路上,也是從倉林郡西去固平、信豐二郡的必經之路。
    六國聯軍可以選擇只走一條路線進取貞國都城西湯,可是現在士氣正盛的六國聯軍根本沒想只去攻占貞國的都城,而是打算攻占貞國全境,趁機再多掠奪一些戰利品、多收刮一些錢財。
    聯軍在距離通關十里外的地方暫時駐扎下來,中軍帳設好之后,肖軒、唐寅、越澤、黎昕、邵方、靈霜六王齊聚于帳中,商議如何奪下通關和京關兩處要點。
    越澤率先開口,說道:“我看這樣吧,我聯軍兵分兩路,分取通、京二關。”
    黎昕搖頭,反對道:“兵合一處,我聯軍才勢強,分兵作戰,實乃不智之舉。依本王之見,我軍可采取各個擊破的辦法,先取通關,再取京關。”
    唐寅聽后,暗暗點頭,黎昕倒還懂得一些用兵之道。其它王公也紛紛贊同道:“黎王弟所言有理,不過我萬大軍總不能一并派上戰場,先派哪支軍團去攻為好?”
    “這個簡單!”黎昕想也沒想,說道:“六軍各抽一個軍團,做為前軍,我等王公可率另外六個軍團,做為后軍,前軍取勝自然最好,若未能拿下通關,我們再率后軍援助也不遲!”
    “好!這個辦法好,六軍各出十萬將士,公平合理,不偏不倚,本王看,就這么決定吧!”越澤咧開大嘴,呵呵干笑。
    邵方心中冷笑,暗罵一聲白癡,但嘴里卻跟著贊同道:“就依黎王兄之見!”
    肖軒暗暗翻了翻白眼,合兵攻城,而且還是六軍合作,各軍以前有配合過嗎?到了戰場上,敵人哪會給你磨合的機會,一個失誤,就可能遭受到敵軍的致命一擊,要是按照黎昕的辦法打,就算能攻下通關,己方的損失也不會太小。
    不滿的話,他自己不想說,而是轉過頭來,笑吟吟地問唐寅道:“唐王弟,你認為黎王弟之見是否可行?”
    可行個屁!唐寅在心里嘟囔一聲,肖軒想到的問題,他也想到了。他淡然一笑,說道:“與其合兵攻城,還不如只調動一國的二十萬大軍單獨去打,這樣即便有損失,也是一軍的損失,另外五軍還在,接下來再有硬仗,各軍可輪番上陣。貞國這么大,仗不是一天就能打完的,各軍輪番出戰,也不存在誰占便宜誰吃虧,各位王兄王妹意下如何?”
    這倒也是個辦法。能做到王公的人,誰都不是傻子,誰都明白六國合兵一處去打,存在著很大的配合隱患,但眾王又都怕自己吃虧,所以才認同黎昕的餿主意,現在唐寅出六軍輪番上陣,正合他們心意,列王互相看看,異口同聲道:“唐王弟的這個辦法甚好!”
    肖軒的臉上終于露出笑容,又問道:“既然列公都意見,那么,誰愿意去打這個頭陣?”
    他話音剛落,安王越澤便站出來說道:“肖王兄,戰就交給安軍吧!”
    呵!眾人都是一愣,戰力向來不強又膽小怕死的安軍竟要打頭陣,這可真新鮮了。
    肖軒想了想,點點頭,說道:“也好!順便請列公調出各軍的攻城武器,協助安軍,打好這頭一仗。頭仗勝,仗仗勝,此戰不容有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