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48

  第二四十八章
    聽聞越澤和黎昕的話,唐寅嗤之以鼻,這二人,堪稱是一對棒槌。【】既然不想打仗,那么你還來貞國干什么了?不打仗,哪里有戰利品可搶?不打仗,新兵一輩子都是新兵,軍團的戰斗力如何升?也難怪當初的安、桓二軍被平原軍和三水軍殺得大敗,有這等愚蠢的君主,軍中的將領也高明不到哪去。
    現在,肖軒也看明白了,越澤和黎昕的私心太重,與其合作,只會拖累別人,讓安桓兩軍做后援最為合適。
    不過他對風玉兩軍一路、川莫兩軍一路這樣的安排有些不太滿意,他最想和風軍合兵一路。川軍和風軍打過仗,也深知風軍的驍勇善戰,如果能和風軍合作,接下來的戰斗將會十分輕松。可是轉念又一想,如果川、風合兵一處,那么就得讓莫、玉合兵,這兩國積怨太深,而且戰力又都不算太強,若是從大局出的話,這樣的安排并不妥當。
    經過一番仔細的斟酌,肖軒點點頭,說道:“好吧!如果列公都異議,就依唐王弟之見。”
    和唐寅合作,靈霜一二十個愿意,至于邵方,讓莫軍和川軍合兵,他也完全可以接受,畢竟在他們六國當中,其戰力不次于風軍的也只有川軍了。
    這回沒有明爭暗斗,也沒有爾虞我詐,六王一致同意,分兵作戰。
    六國聯軍,分成三部分,風玉兩軍走北路,打通關,川莫二軍走南路,打京關,安、桓二國做殿后,并負責保障全軍的補給。
    做出決定后,各軍開始向不同的方向開動。川莫聯軍準備南下,去往京關,安桓二軍準備后撤,去接應從安國運送過來的補給和糧草。
    會后,唐寅和靈霜一同回到風軍的駐地。
    進入自己的營帳里,唐寅接過侍女遞送過來的茶水,品也未品,一口喝干,然后狠狠將杯子摔于地上,咬著牙嘟囔道:“氣死我了,簡直快氣死我了!真是羞于與之為伍!”
    難得見他如此氣惱,靈霜倒是笑了,柔聲安慰道:“王兄何必如此生氣,這根本就是早在預料之中的事嘛!六國之間,本就矛盾重重,勾心斗角,而且還互有積怨,互不信任,合兵一處,只能適得其反,分兵作戰,實乃上策!”
    唐寅哼笑道:“可惡的是越澤和黎昕,若他二人從中作梗,自作聰明,我們何止于分兵作戰?六國合力,兵馬萬,完全可以直搗黃龍,一舉攻破貞國的都城!”
    是啊!靈霜也認同唐寅的說法,不過事已至此,再說這些又有何用呢?她說道:“王兄,我們現在還是商議一下如何打下通關吧!”
    唐寅深吸口氣,將燒到腦門的怒火一壓再壓,他看看外面的天色,說道:“時間已不早,看來今天是難有作為了,要打,也只能等到明天。明日,我率風軍進攻通關,玉軍只管在后壓陣即可!”
    靈霜揚了揚眉毛,反問道:“王兄可是認為玉軍會拖風軍弟兄的后腿?”
    唐寅怔了怔,說道:“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既然風玉已合兵一處,要攻城拔寨,自然也要兩軍合力去打,豈有一個在前拼命一個在后作壁上觀的道理?”靈霜正色說道。
    唐寅看著靈霜小臉上的倔強與不服氣,噗嗤一聲笑了,點點頭,說道:“是我失言了,好,明日,你我兩軍,合力攻城!”
    他想要的就是這種氣氛,大家皆爭人先,不落人后,不管在戰場上能揮出多少的戰斗力,只要有這種旺盛斗志就足夠了,而且斗志這種東西也是可以互相感染和影響的。
    第二天,川、莫、安、桓四軍相繼離開聯軍大營,若大的營地,最后只剩下風、玉兩國的四十軍隊。
    不過在唐寅看來,八十萬大軍的離開等于是減少了八十萬的麻煩和拖累,自己也再不用分心去算計那些王公們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等快接近晌午的時候,唐寅和靈霜下令,全軍收拾營地,向通關進。
    風玉四十萬聯軍抵達通關城外,其聲勢之浩大,軍容之鼎盛,非先前的安、桓二軍可比。風玉兩軍在布陣的同時,上官元讓向唐寅請命,前往陣前討敵罵陣,激敵將出城一戰,為己方開個好頭,升一下士氣。
    唐寅正有此意,當即應允。上官元讓剛從風軍陣營里出來,就見另一邊的玉軍陣營里也沖出一將,這位他認識,正是玉國知名大將之一的石宵。
    他二人皆奔兩軍陣前而去,碰了個正著。石宵率先開口,抱著長槍拱手一笑,說道:“元讓將軍也是要到陣前叫戰的?”
    “當然!”上官元讓上下打量石宵兩眼,撇了撇大嘴,嘿嘿怪笑著說道:“石將軍還是回去吧,在本將軍刀下,向來沒有漏之魚,石將軍在我后面也沒便宜可撿。”
    為何一定是你打頭陣?石宵心中不服,臉上可沒有表露出來,笑呵呵說道:“既然元讓將軍出戰,那么,我就只能做元讓將軍的馬前卒了,如果敵將實在厲害,元讓將軍再上陣殺敵也不遲。”
    上官元讓聽完老臉立刻沉了下來,冷冷說道:“石將軍是讓我給你打下手?”
    “非也,非也!俗話說得好,大將壓后陣嘛!”
    “我聽你放屁!”上官元讓不再多話,催馬向兩軍陣前跑去,石宵哪甘落后,同一時間策馬狂奔出去。
    這兩位,幾乎是肩并著肩來到兩軍陣前,上官元讓向來高傲,他當然不肯退后,石宵對他的盛氣凌人也是憋著一肚子的火氣和不滿,誠心不讓著他,和上官元讓并馬而立。
    好啊!都搶到我的頭上了!上官元讓心中冷笑,看也不看一旁的石宵,哼笑著說道:“等會敵將出來,誰搶到就是誰的!”
    “元讓將軍放心,你的刀雖快,但在下的槍也慢不到哪去!”
    “好、好、好!我倒想看看,你石將軍的槍到底能快到什么程度!”
    他二人都是舉目望著通關的城頭,嘴上卻是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讓。
    時間不長,通關的城門打開,和安軍來罵陣時一樣,同是沖出兩千兵馬,為的貞將還是陳貫。
    昨天他一槍砸死安將劉沖,隨后貞軍又抵御住安、桓兩軍的輪番進攻,陳貫也有些志得意滿,心里生出輕敵之念,今日風玉兩軍聯手來攻,他也沒太放在心上,看到敵軍有兩員戰將來到兩軍陣前,他立刻向主將侯熾請命,出城與敵將一戰。
    他昨天已經開了好頭,侯熾沒有多做考慮,立刻同意。
    且說陳貫,出城之后,催馬奔上官元讓和石宵而來,同時高聲喊道:“我乃通關副將陳貫,你二人哪一個不怕死,先來與我一戰?”
    他話音剛落,就聽對面傳來‘嗷、嗷’兩聲怪叫,那風玉兩員戰將如同餓虎見了羊羔似的,各催戰馬,了瘋似的向他狂奔過來。
    兩軍陣前的叫戰,雙方向來都是單將對單將,而風玉聯軍倒好,一下子沖上來兩位,即便陳貫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也忍不住大吃一驚,臉色頓變。
    他一邊罩起靈鎧,把手里的長槍靈化,一邊沖著飛奔過來的兩名敵將喊道:“你二人想以多欺少不成?”
    沒人回他的話,上官元讓和石宵就是悶頭催馬,生怕被對方搶了先。
    陳貫暗叫一聲苦也,早知道風玉聯軍要二打一,他出城時就應該多帶幾個幫手。
    現在他后悔哪里還來得及,情急之下,他抖動靈槍,揮臂膀甩出一記靈亂風,齊攻迎面而來的兩名敵將。
    他的靈亂風對于上官元讓和石宵而言,根本不構成威脅。他二人在狂奔中同樣釋放出靈亂風,輕易化解了陳貫的殺招,而且還有許多靈刃繼續向陳貫飛射過去。
    陳貫嚇得魂飛魄散,急忙再次施展靈亂風,才險險將對面的靈刃化解。預感到自己絕非這二人之敵,他撥轉馬頭想跑,但是上官元讓和石宵這兩位殺神已沖到他近前。
    耳輪中就聽‘咔嚓’、‘撲哧’兩聲悶響,上官元讓一刀削掉陳貫的腦袋,而在同一時間里,石宵的靈槍貫穿陳貫的后心,將其刺了個透心涼。
    斗大的人頭骨碌碌落地,陳貫的尸體卻沒有落馬,而是掛在了石宵的靈槍之上。上官元讓單手持刀,向地面一挑,起斷頭,伸手接住,邊掛在馬鞍子上,邊笑道:“這顆人頭是我的了!”
    石宵晃了晃靈槍上的尸體,說道:“元讓將軍,你只是撿了人頭,而我可是取了敵人的尸體!”
    言下之意,這回合他小勝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劍眉豎立,正要說話,突見出城的那兩千貞軍正一窩蜂的向城內跑,他眼睛一亮,招呼也沒打,催馬就沖殺過去。
    石宵著實被他嚇了一跳,上官元讓要沖過去追殺敵兵,那不是找城頭貞軍的箭射嗎?他急忙甩掉靈槍上的尸體,高聲喊道:“元讓將軍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