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49

  第二四十九章
    現在上官元讓距離通關的城門并不遠,罵陣的時候,他和石宵就距通關只一箭地的距離,剛才與陳貫逆向沖殺時,形中又靠近通關數十步,此時,他距離通關的城門只有步之遙。【】[]
    說起攻城拔寨的經驗,幾乎人能出上官元讓左右。前方城門大開,兩千多的貞軍正向里面蜂擁潰逃,距離自己又只有步之遙,他敏銳地意識到機會來了,這時不趁機向城內沖殺,還等待何時。步距離,以他跨下莫馬的度,城頭上的貞軍充其量只能對他射出三輪箭陣,他對自己的靈武有信心,擋下三輪齊射,應該不在話下。
    出于這樣的考慮,上官元讓連連催促戰馬,看似要追殺逃回城的貞軍,實際上,他是想借機沖入城內,殺城中守軍一個措手不及。
    石宵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見他不管不顧的去追殺敵兵,石宵暗暗咧嘴,但又不能棄他于不顧,最后,只能硬著頭皮跟在上官元讓的身后,也沖了過去。
    城頭上的貞軍主將侯熾看得真切,見陳貫被殺,敵將又來追殺己方士卒,又中悲憤交加,向左右大吼道:“放箭!射殺敵賊!為陳貫將軍報仇雪恨!”
    他一聲令下,城頭上立刻響起一片弓弦被拉緊的吱吱聲,緊接著,箭雨從城頭上飛射下來。
    只見那密集的箭矢鋪天蓋地,在空中穿行中出刺耳的呼嘯聲,劈頭蓋臉的向上官元讓而去。
    跟在后面的石宵見狀,心頭驚駭,高聲喊道:“元讓將軍小心——”
    他話音還未落,上官元讓手中的靈刀已光芒大盛,閃爍出霞光萬道,靈亂極在他甩刀之間釋放出來。
    漫天的靈刃碰上迎面而來的漫天箭雨,半空中叮叮當當的碰撞聲此起彼伏,響成了一團。
    難以相信,貞軍的箭陣竟在上官元讓的靈亂極之下被化解于形,數的殘箭斷矢從空中散落下來,鋪了一地。上官元讓策馬狂奔之勢不減,距離城門外的貞軍又進了二十步。
    這員敵將是何人?怎么如此厲害?城頭上的貞軍將士不臉色大變,人們互相看看,不約而同地又紛紛抽出第二支箭矢,再次對上官元讓起一輪齊射。
    這輪箭陣比剛才更兇猛,規模也更大,城頭上仿佛升起一團烏云,急地向城外砸去。
    上官元讓深吸口氣,再次釋放出靈亂極,箭陣和靈刃又一次相遇在空中,隨之而來的是劈里啪啦的碰撞和破碎聲。
    連續釋放靈亂極這種頂級技能,在大多數的修靈者眼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即便跟在上官元讓身后的石宵也嚇了一跳,暗暗咋舌,難怪上官元讓在風國素有第一猛將之稱,難怪他眼高過頂,目中人,他確實是有狂妄的資本啊。
    兩輪箭陣,被敵將連續兩次靈亂極化解,這讓侯熾的心頭也為之一寒,眼看著敵將距離城門越來越近,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對方并非追殺那么簡單,而是想直接沖入城內。
    想到這里,侯熾嚇出一身的冷汗,連忙叫道:“快關城門!放箭,繼續放箭!”
    在他連番催促下,貞軍又放出第三輪箭陣。
    上官元讓畢竟是人,不是神,修為再高,也不可能休止的釋放靈亂極,也需要喘口氣。看到敵人的箭陣又來了,這次他已力釋放靈亂極,只能揮刀硬擋。
    他的刀再快也不可能快得過鋪天蓋地的箭矢,只是在箭陣砸落的一瞬間,上官元讓連人帶馬渾身中箭,單單是馬頭,就被射中六、七箭之多,至于馬身,讓箭支釘得如同刺猬一般。
    上官元讓有靈鎧罩體,硬擋住一輪箭射,不過,只是一輪箭射過后,他身上的靈鎧已滿是裂紋。
    戰馬連死前的嘶吼都未出來,奔跑的身軀翻倒在地,上官元讓順勢從馬上摔下來,借著慣性,他身于皮球,貼著地面直接滾進貞軍的人群當中。
    正逃回城的貞軍大驚,同是時間,距離上官元讓最近的十數名士卒紛紛出刀,向他狠狠劈砍過去。
    可是他們的刀還沒有砍在上官元讓身上,后者的三尖兩刃刀已在空中化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等電光消失,再看那十數名士卒,齊刷刷的攔腰截斷,身子裂成兩段。
    “啊——”頓時間,貞軍陣營里傳出一陣驚駭的呼聲。上官元讓不管左右,輪起靈刀,連砍帶刺,瘋狂地向前突進,在人群中硬是殺開一條血路,強沖進城門之內。
    這下子,城內可炸了鍋,數的貞軍士卒從四面八方涌過來,想把上官元讓*出城去,只是他們沖過來的快,倒下的更快,在他釋放的靈亂風下,數十名沖進城門洞里的貞兵被靈刃絞成肉塊,鮮血噴灑了滿墻、滿地。
    上官元讓進入城內,大開殺戒,凡是具備大范圍攻擊的靈武技能幾乎被他使了個遍,成群成片的貞兵在他面前慘死倒地,而這時,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石宵也在城門關閉前的瞬間催馬跳了進來。
    因為有上官元讓在前開道,擋下大部分的箭矢,石宵催馬狂奔時基本沒有受到箭射的攻擊,當然,也多虧上官元讓擋下箭陣,不然以他的修為,早就被城上的貞軍射成篩子了。
    他二人一前一后突入到通關城內,里面的守軍亂成了一團,人仰馬翻,好不熱鬧。
    城外的風軍和玉軍也都看到上官元讓和石宵已強行沖殺到城內,生怕己方的大將有失,唐寅和靈霜同時下令,全軍攻城。
    在震天的擂鼓聲中,二十萬的風軍和二十萬的玉軍對通關展開了強攻。
    步兵戰陣在前推進,后面的拋石機不停地射著石,通關城墻四處開花,不少地方的城墻已開始向下塌陷,原本三丈高的城墻矮下去一大截,變成只有一丈多高。
    等風、玉兩軍進入通關的射程時,已慌亂得焦頭爛額的侯熾硬著頭皮下令,全軍放箭。現在他最大的麻煩不是城外的四十萬風玉聯軍,而是沖入城內的兩名敵將。
    直到此時,他都不知道這兩名敵將到底是誰,但看得出來,二人都異常厲害,尤其是最先進來的那位,簡直不象是人,更象是從地府里殺出來的死神,靈刀在手,虎虎生風,周圍的三米之內幾乎成了真空地帶,人能在其中幸存,即便是距他三米之外,也要時不時地受到他靈武技能的攻擊,己方數的將士就是折損在他的技能之下,最后落得尸骨存的地步。
    而另一位敵將也不簡單,手使長槍,修為深厚,戰法嫻熟,雖說一直跟在同伴的身后,但刺出的每一槍,釋放的每一次技能,都恰到好處,刁鉆又狠毒。
    這兩位,一個在前主攻,橫沖直撞,一個在后打下手,解決兩側和后面的敵人,配合得可謂是天衣縫,也讓城內的貞軍進退兩難,不知先圍攻他二人好,還是先上城頭,抵御城外的敵人好。
    戰場之上,沒有人會教你怎么去做,一念之差,就可能死葬身之地。侯熾也算是經驗老道的貞軍將領,但這輩子也沒面對過這種突狀況,關鍵時刻,他必須得做出取舍,經過短暫的思量,他決定分出小股兵力,牽制進入城內的兩名敵將,主力則全部上城墻,抵御城外的風玉聯軍。
    他的決斷,看似正確,畢竟沖入城里的敵人只有兩個,再厲害也法起到決定性的作用,但城外的風玉聯軍可就不一樣了,足足有四十萬之眾,一旦讓其突破進來,通關也就完蛋了。
    如果上官元讓和石宵只是兩名普通的武將,侯熾的選擇疑是對的,但他二人可是風玉兩國屈一指的猛將,只有小股的貞軍,怎么可能牽制得住他倆。
    很快,上官元讓和石宵就合力殺出貞軍的包圍,并順著臺階,一路殺上城墻。
    城墻上的貞軍正與外面的風玉聯軍浴血奮戰,哪想到背后突然冒出兩個殺神來,準備不足,被他二人連砍帶刺,不知殺傷多少。
    城頭一亂,城外的風玉聯軍立刻抓到了空檔,大批的士卒順著云梯攀爬上來,與城頭上的貞軍展開近身肉搏戰。
    侯熾見狀,臉色慘白如紙,情況危急,他把身邊的侍衛們都調派出去,希望能把突破上來的風玉聯軍再頂下去。
    但風軍可不是會臨陣退縮的對手,一旦讓風軍攻上城頭,就如同腳下扎了根似的,你可以把他們殺掉甚至殺光,但卻法讓他們退后半步。
    何況,率先沖上城頭的風軍正是作風最剛猛的平原軍。
    戰斗激烈,殺紅了眼的平原軍士卒能光著膀子抱著敵人一起跳下城墻,縱然自己被摔個粉身碎骨,也得拉上敵人做墊背。
    而且從內心來講,風軍也憎恨貞人,當初貞軍侵犯風國的時候,屠城、掠奪、燒城,惡不作,不知殃及了多少風國辜的姓,現在終于找到報仇的機會,風軍哪會不使出十二分的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