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50

  第二五十章
    也許是受唐寅的影響,風軍的報復心理極強,此時對陣貞軍,其犀利的攻勢猶如雷霆萬鈞,根本沒給貞軍任何的喘息之機。【】shouda8
    平原軍和天鷹軍二十萬眾的風軍,如猛虎撲食一般,突破貞軍的城防,涌上城頭。
    在戰斗剛開始的時候,貞軍主將侯熾還有指揮全軍,但是很快他就被上官元讓注意到了,后者在城頭上硬是殺開一條血路,突到侯熾近前。
    侯熾的統兵能力不錯,但論起靈武可就差遠了。
    和上官元讓對戰,他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被后者一記重刀劈成兩半,一半的尸體倒在城頭上,另一半的尸體則滾落到城下。
    主將一死,貞軍敗得更快,這時候,風玉聯軍業已撞開城門,大批的軍兵如黑壓壓的螞蟻似的涌入城內。
    通關之戰,風玉聯軍僅僅用了不到一個時辰就結束了戰斗,不僅順利拿下城關,還全殲了守城的三萬貞軍。
    即便貞軍在這么劣勢的情況下,仍有兩萬人戰亡,另外的一萬人悉數被風玉聯軍所俘。
    此戰,上官元讓和石宵可謂是立下功,如果不是他二人抓住機會,一舉沖入城內,攪亂了貞軍的布防,風玉聯軍雖有四十萬眾,但想打下三萬貞軍堅守的通關也得頗費一番苦工,而且戰損也會比現在大得多。
    石宵隨上官元讓聯手作戰這一次后,對其可謂是心悅誠服,而且在他看來,普天之下,列數各國猛將,恐怕也沒誰能比上官元讓更勇猛的了。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增進最快的方式莫過于同生共死,尤其是在生死只存于一線之間的戰場上,同袍之間那生死與共的感情恐怕連相處數十年的交情都比不上。
    一戰過后,石宵對上官元讓仰慕不已,而上官元讓對石宵也刮目相看,他真沒有想到,當自己拼了老命向敵人城內沖殺時,石宵也能豁出命去,不離不棄,跟著自己一同沖進來。
    他二人尚且如此,下面風玉兩軍的士卒也都差不多。
    由于兩國君主聯姻的關系,風人和玉人之間有天生的好感是沒錯,但那種好感可遠遠比不上兩軍將士經過一場血戰的洗禮之后所產生的兄弟之情。并肩作戰,讓風玉兩軍之間的情誼升甚多。
    順利拿下通關,城中的戰場也都清理得差不多了,唐寅和靈霜這兩位君主才在風玉兩軍眾多將士的簇擁下進入城內。路上,靈霜時而笑,時而搖頭,看得唐寅莫名其妙。
    最后實在受不了她神經般的表情,騎在馬上的唐寅向靈霜那邊靠了靠,低聲問道:“我說,你是怎么了?雖然此戰打得輕松,你也不用激動成這副樣子吧?!”
    靈霜先是白了他一眼,52o小說道:“我突然現,和風軍一起作戰,我玉軍的戰力也升了不少。剛才攻城時,玉軍差不多是和風軍同時攻上城頭的。”
    是啊,己方大舉攻城的時候,貞軍的防線已開始內亂了,兩軍共同攻上城頭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唐寅想不明白,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何至于讓她高興成這樣。再次搖了搖頭,唐寅不再理她。
    進城后,唐寅令人以他和靈霜的名義傳于肖軒、邵方和越澤、黎昕,向另外兩路大軍報捷。其一是鼓舞一下聯軍的士氣,其二是給川莫聯軍造成一定的壓力,最后,還可以用報捷的方式來狠狠羞辱一下越澤和黎昕。
    靈霜當然明白他的意思,苦笑著暗暗搖頭,唐寅這人有時候胸懷寬大,有時候又心眼小得很。
    傳剛剛走,蕭慕青和子纓雙雙而來,向唐寅匯報己方的戰損以及詢問他對于貞軍的俘虜要如何處置。
    唐寅聽完兩人的匯報后,問道:“慕青、子纓,依你二人之見,應如何處置這些貞軍的俘虜?”
    “當然要統統殺光!”蕭慕青說道:“我軍正急于西進,沒能力也法分心照看這許多的俘虜,留下來是拖累。何況,當初貞軍在我風國燒殺奸掠,惡不作,這些貞軍身上,不知道背負著風國多少血債呢,斷不能留!”
    唐寅邊聽邊點頭,轉頭又看向子纓,問道:“子纓,那你的意思呢?”
    子纓瞄了一眼目露兇光的蕭慕青,說道:“我軍后面還有安、桓四十萬的后軍,俘虜問題,根本法我軍分心照看,只需交給安桓二軍即可。”
    蕭慕青聞言,臉色立刻沉了下來,質問道:“難道當初的國仇家恨就不報了嗎?不用為那些慘死于貞軍手上的姓討回公道了嗎?哼!婦人之仁!”
    子纓很奈地聳了聳肩,他沒有說不報仇,他只是在陳述事實罷了。
    唐寅眼珠轉動,心思也在急轉,沉吟了一會,他噗嗤一聲樂了,說道:“子纓說得沒錯,在我們后面,還有安、桓二軍嘛,斬殺俘虜這種事,我想安、桓二軍會非常愿意效勞的。”
    蕭慕青心頭一驚,忙問道:“大王真要把俘虜送給安桓二軍?”
    唐寅點點頭,說道:“安桓兩軍畢竟也是聯軍之一,對貞征戰,總要立些功勞,不然他們在面子上也過不去,把貞軍俘虜送給他們,他們會對我們感恩戴德的。”
    “大王為何要去討好安、桓二國?與其把俘虜送給他們,便宜那些貪生怕死的小人,還不如我們自己動手,至少也可出一出兄弟們憋在心里的一口惡氣。”蕭慕青搓著手說道。
    “好了,不必再說,我意已決。子纓,此事由你來安排,務必把貞軍的俘虜全部送到安、桓二軍的營地,對了,押送之人派個能說會道的,見到越澤和黎昕之后,多做旁敲側擊,即要讓他倆感激我們,又要將貞軍的俘虜統統處死!”唐寅面表情地說道。
    “是!末將明白了!”子纓急忙拱手答應一聲。
    既然唐寅已經做出決定,就算蕭慕青心里不服,但也不好再多說什么,隨即和子纓雙雙告退。
    等他二人走后,一直沉默語的靈霜開口笑問道:“王兄為何突然把貞軍的俘虜送給越澤和黎昕兩位王兄?”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同是伐貞聯盟的一員,又何必還分彼此。”
    靈霜對他的說法嗤之以鼻,剛才還傳捷報欲羞辱越澤和黎昕二人,這么一會的工夫就轉性了,反而要去討好他二人了?她才不相信他的鬼話。
    心思轉了轉,腦中靈光一閃,靈霜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
    唐寅感覺好笑地看著她,問道:“王妹明白什么了?”
    靈霜幽幽說道:“王兄這次率軍出征貞國,很大的目的是為了掠奪貞國的人口,這點也是王兄自己說的。如果屠殺俘虜由風軍自己來動手,只會遭來貞人的記恨和憤怒,就算是把貞人掠回風國,也難以被風國所用,而把俘虜送給安桓二軍,即可以借刀殺人,報貞軍入侵風國的仇,又可以把貞人的恨意和怒火轉嫁到安、桓二軍身上,等到以后,王兄大可借此做章,把貞人都*到風國這一邊來。”
    說到這里,她頓住,挑目看向唐寅,笑問道:“王兄,我分析得對嗎?”
    唐寅眼中閃過一抹驚異,但很快就消失了,并沒有對此解釋什么,而是伸手輕輕敲了下靈霜的額頭,笑呵呵道:“王妹如此聰明,有你在身邊,我可得時刻防了。”
    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句玩笑話,卻讓靈霜心頭震動,她稍愣片刻,隨后忙笑道:“王妹也只是隨口亂猜而已,王兄不要見怪。”
    唐寅仰面笑道:“王妹的聰明,王兄羨慕還來不及,怎么會怪你呢!”說著,他話鋒一轉,又道:“我們去看看那些受傷的將士們吧!”
    靈霜應了一聲好,心里也暗松了口氣。唐寅可不是普通人,在他面前說話,得時刻保持小心謹慎,不然引起他的反感,對玉國有害而一利。她在心里默默告誡著自己。
    在通關一戰后,風軍把俘獲的萬名貞軍俘虜全部送給了安、桓二軍。負責押送的是天鷹軍的一名謀士。
    此人名叫呂易,和唐寅要求的一樣,能說會道,口若懸河,又善于察言觀色,很適合做說客。
    風玉聯軍初戰告捷的消息剛剛傳到安桓聯軍不久,呂易就把貞軍的俘虜押送過來了。
    聽說風軍把貞軍俘虜送到自己這里,越澤和黎昕同是一怔,沒搞清楚唐寅這是要干什么,難道來向自己示威嗎?
    他二人在中軍帳里親自接見呂易。見面之后,呂易對安、桓二王客氣有加,十分恭敬,分頭施禮,一一跪拜。
    隨后,呂易把大王奉送俘虜之事向越澤和黎昕說明,而且還特意到大王是擔心兩位王公在對貞征戰中沒有建樹,所以送來這一萬顆‘人頭’,可讓他二人到川王那里邀功,而且在眾王面前也能抬起頭來。
    越澤和黎昕聽后又驚又喜,這可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到自己頭上了。不過二人的臉上都沒有露出笑容,黎昕還冷冷質問道:“唐王弟竟有如此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