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51

  第二五十一章
    見越澤和黎昕都心存疑惑,呂易反應機敏,急忙說道:“我家大王對兩位君上一向很敬仰啊!大王派小人押送俘虜時,還特意jiao代小人,要醒兩位君上,及時把風yu兩軍的補給送到。【】【官場小說網】”
    他這話說的很有技巧,并沒有去解釋唐寅為何要把貞軍的俘虜送給越澤和黎昕,但言下之意是,唐寅為了能及時得到風yu聯軍的給養,所以才有意討好他二人,特意送過來俘虜。
    聽完這話,越澤和黎昕相互看了一眼,會心而笑,同時也打消了心中的疑慮。
    黎昕笑呵呵地說道:“呂易先生回去之后請轉告唐王弟,大家同為聯盟兄弟,不分彼此,風yu兩軍的補給,我和越王兄絕不會耽擱,不日便會送到。”
    呂易聽后,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笑容滿面地向他二人連連拱手施禮,說道:“多謝安王、桓王兩位殿下,小人一定把兩位殿下的口信帶給大王,大王必會很高興的。”
    “哈哈!”黎昕仰面大笑,同時向呂易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誰說做后勤就沒有好處可撈了?唐寅不就怕自己拖慢風yu聯軍的補給,而特意送過來一萬名貞軍俘虜做討好嗎?
    等呂易走后,黎昕對越澤笑道:“越王兄,現在咱倆可得研究研究,我們是如何率軍殲滅這過萬敵軍的,順便再給肖王兄那邊傳份捷報!”
    越澤也開懷大笑起來,己方兵不血刃,便有過萬貞軍的人頭入賬,這等好事,實在是千載難逢。
    正如唐寅料想的那樣,把貞軍俘虜送給越澤和黎昕,就等于是把這些俘虜推進了鬼mén關。
    負責后勤的安桓聯軍為了立功,也為了讓自己在面子上好看,對貞軍俘虜一點沒客氣,斬殺殆盡,最后還美其名曰是他們碰上貞軍主力,血戰過后的成績。
    不過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安桓聯軍能做到上下口徑一致,但唐寅那邊已悄悄放出風去,指明安桓聯軍所殺的貞軍都是在通關之戰中所俘獲的貞兵貞將。
    且說風yu聯軍,打下通關后,繼續西進,直*貞國倉林郡的郡城胡安。按理說,風yu聯軍打到胡安時,川莫聯軍也要到了,兩支聯軍應該是齊頭并進的。
    但風yu聯軍打下通關的度太快,另一邊進攻京關的川莫聯軍則沒有那么順利,兩軍強攻了兩日才把京關打下來,損失不小,需要休整,這讓川莫聯軍的西進耽擱了不少時間。
    由于川莫聯軍還沒有跟上來,進攻胡安的任務就落到了風yu聯軍的身上。
    兩軍合作中,yu軍將領算是見識到了風軍探報能力的強大,貞國國內的一舉一動,幾乎都在風軍的情報中,各路的探報如同走馬燈似的源源不斷傳送回來,這讓風yu聯軍對貞國的備戰可以做到了如指掌。
    目前貞國已于西湯緊急集結起過萬的中央軍,貞國的上將軍顧安民業已率領四十萬中央軍做為前軍,正向倉林方向進。
    看得出來,貞國是打算寸步不讓,就在倉林郡和六國聯軍決一死戰。
    這種情況下,風yu聯軍能不能在貞國中央軍主力趕到之前拿下郡城胡安就變得至關重要了,也直接關系到六國聯軍能不能在以后的jiao戰中占據主動。
    胡安是倉林的郡城,也是全郡的第一大城邑,所處的位置并不險峻,周圍一馬平川,皆為平原,適合進攻的一方展開攻勢,但胡安的城防十分堅固,外圍有護城河,城墻高三丈三,城內守軍在五萬以上。
    貞國的軍力配置和列國都不一樣,中央軍和地方軍的劃分非常模糊,不象其它列國那么明確,可以說貞國的地方軍拉到都城,由朝中的大將做統一指揮,那就是中央軍,而戰后的中央軍分散到地方,要么變回地方軍,要么變會普通的姓,而且地方軍和中央軍的軍備一模一樣,其戰力也是相當的。
    胡安的守軍雖說只有五萬,但不能把它當尋常的地方軍看待,準確來說,那就是貞國的中央軍。
    倉林郡的郡管泰也知道上將軍顧安民正親率四十萬大軍趕來,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死守胡安,只要把援軍等到了,自己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到時朝廷自會去和六國聯軍抗衡。
    在不求有功、但求過的思想下,管泰使出渾身的解數,把胡安城的城防一再鞏固、加強,爭取做到萬一失。
    風yu聯軍抵達胡安城外后,扎下營寨,唐寅和靈霜一商議,決定先做次佯攻,探一探胡安的虛實。
    兩軍故技重施,再次派出上官元讓和石宵二將,到兩軍陣前討敵罵陣,激城內貞將出城一戰。
    通關的慘敗還歷歷在目,管泰哪里還敢再派戰將出戰,不管城外的上官元讓和石宵如何叫罵,城內的貞軍就是裝聾作啞,連個應話的人都沒有。
    對方不肯出戰,上官元讓和石宵也沒辦法,叫罵了好一會,最后悻悻而歸,返回己方陣營。
    敵不出戰,風yu聯軍按計劃實施了一次佯攻。沒開戰的時候,胡安城安靜異常,城內聲息全,如同死城一般,可一旦開了戰,胡安城就象瞬間變成了刺猬似的,城頭上箭如雨下,城內的拋石機連連動,大大小小的石如同冰雹似的漫天落下。
    在城內守軍瘋狂的反擊之下,風yu聯軍的佯攻草草撤退。唐寅、靈霜以及風yu兩軍的將領齊齊回到中軍帳,人們的臉上皆露出凝重之sè。
    經過一次佯攻可以看得出來,胡安的城防已經做得很完善了,準備充足,斗志旺盛,風yu聯軍若是強行進攻,當然也有打下的可能,只是自己這邊的傷亡絕對也不會小。
    如果現在就不計傷亡的拿下胡安,等到數日后,貞國中央軍主力趕到,風yu聯軍還怎么和人家打?
    這些實際問題都是兩軍將領們不得不考慮的。
    唐寅看了看兩軍眾將,大家都是沉默語,他開口問道:“樂天,胡安城內的守軍只有五萬嗎?”
    “是的,大王!”樂天回道:“這是胡安還未封城時我方探查的情報,而后并大批貞軍進入胡安,想必城內的兵力沒有變化。”
    唐寅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眼珠轉動,沒有再說話。
    蕭慕青說道:“大王,強攻已做好準備、城防堅固的胡安,非明智之舉,即便城中只有五萬守軍,我方若是硬打,只怕,也會損失慘重啊。”
    子纓接道:“與其強攻,圖增傷亡,不如坐等,等川莫聯軍跟上來,也等貞國的中央軍主力抵達倉林,到那時,我軍和川莫聯軍兵合一處,再與貞軍主力決一死戰也未嘗不可。”
    在場的眾將紛紛點頭,左右都是硬仗,要打就打關鍵的,只要能挫敗貞國的主力中央軍,那么胡安就是一座孤城,到時不用強攻,困也能將其困死。
    唐寅倒覺得子纓說的雖是個辦法,但非上策。他正sè說道:“貞國的四十萬中央軍后面還有六十萬的大軍,就算我們把這萬大軍都打光了,貞國朝廷還能再組建起一支萬大軍,貞國的成年男子只要披上甲胄,皆可上陣殺敵,消耗下去,何時是個頭?恐怕打到最后,貞國的成年男子死光了,但把我們六國也全拖垮了,戰爭拖的時間越久對我們就越不利,此戰,我們必須得戰決,要么一口氣西進打到西湯,要么還不如撤兵,不做謂的消耗。”
    子纓嘆了口氣,拱手說道:“大王所言極是,只是……”只大王自己看清楚這一點沒有用啊,六國不齊心,都想保存實力,都想投機取巧,坐享勝利的果實,西進怎么可能順暢?
    靈霜亦十分認同唐寅的話,貞國的全民皆兵制太強悍了,即便川國的國力比貞國強上倍,在正面戰場上,川軍也未必能打得過貞軍。她低聲問道:“王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貞國的中央軍趕到之前打下胡安?”
    “沒錯!不僅要打下胡安,還要盡可能的把戰場向西推進,我們占領的貞地越多,貞國控制的人口就越少,征收的兵力也就越有限,這是我們唯一的勝算。”唐寅瞇縫著眼睛說道。
    “王兄說的有道理。”靈霜想了想,深吸口氣,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強攻胡安……”
    不等她說完,唐寅樂了,擺手說道:“打胡安還得智取,強攻是下策。”
    “王兄的意思是……”
    唐寅沒有回答,舉目又看向樂天,問道:“胡安城內的守軍應該都是地方軍吧?”
    樂天回道:“回稟大王,貞國沒有中央軍和地方軍之分,即便是地方上的軍兵戰力,也絲毫不比朝廷的中央軍弱!”
    唐寅搖頭,說道:“我問的不是他們的戰力,而是他們的出身和來歷。”
    樂天愣了一下,點點頭,說道:“胡安守軍都是倉林郡的本地人,有些家在胡安,有些家住在別的村鎮。”
    “恩!”唐寅rou著下巴,喃喃說道:“若是這樣,事情就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