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53

  第二五十三章
    飛射過來的這箭太快了,快到那名風軍士卒連半點反應都未做出來,耳輪中就聽噗嗤一聲,箭矢正中他的喉嚨,風軍士卒雙目圓睜,身子已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泡吧)
    眼睜睜看到己方的兄弟被敵人射殺,風軍將士們不是又驚又怒,想不到,鎮子里的守軍還藏有如此厲害的神射手。劉全深吸口氣,回頭大聲喊喝道:“全軍上箭,準備進攻!”
    他一聲令下,千夫長們紛紛把他的命令傳達下去,各陣的風軍紛紛摘下長弓,搭箭上弦,做好了隨時進攻的準備。
    劉全抽出佩劍,向前方用力一揮,大吼道:“進攻——”
    嘩啦!上萬人的風軍齊齊向前推進。當他們前進到距土坯墻一五十步時,前方就已有零星的箭支飛射過來,而且精準異常,箭箭都能命中風軍士卒的要害。
    風軍陣營里不時有人中箭倒地,但這并不足以影響風軍的推進度。等全軍陣營已進入土坯墻步,風軍的箭陣開始威了。
    上萬人,分成兩組,輪番放箭,只是頃刻之間,土坯墻就插滿了黑壓壓的翎羽,墻后也不時傳出守軍的慘叫中。
    沒過多長時間,走在前面的風軍已近土墻三十步,這時候,士卒們紛紛收起弓箭,齊刷刷抽出戰刀,另只手把別在腰間的連弩也取了下來。
    近距離的交鋒,連弩的威力便可揮到最大,在弩箭連續不斷的打壓之下,土墻后面的守軍連頭都不敢露,只能縮在墻后。如此一來,讓風軍的推進變得更加順利。
    很快,風軍士卒已登上土墻,最先上去的一批人成了貞軍的活把子,長槍長矛、戰刀佩劍從四面八方一齊向他們刺去,有些風軍士卒當場被刺成篩子,也有些士卒不管不顧地跳下土墻,用自己的身軀砸進守軍當中。
    第一批風軍倒下,緊接著又上來第二批、第三批……風軍的沖鋒剛猛又持續,一波接著一波,一波比一波兇狠,雙方正面接觸不久,土墻就被風軍突破,雙方展開面對面的肉搏戰。
    觀戰的唐寅緩緩抽出雙刀,向左右看了看,對江凡、程錦、阿三阿四等人說道:“走!我們也去助兄弟們一臂之力!”
    說話之間,他罩起靈鎧,并將雙刀靈化,向前方的戰場沖了過去。
    江凡等人不敢怠慢,急忙跟了上去,和唐寅一同參與到兩軍的激戰當中。這次唐寅可沒有大開殺戒,基本都是刀刃向內,刀背向外,以刀背砸砍貞軍,以擊昏敵人為主。
    這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戰斗,雙方的兵力和戰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即便貞軍當中不乏神射手和勇猛之人,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很快上千人的守軍就被風軍分割包圍。
    戰至最后,大半的守軍陣亡,剩下的兩三人全被風軍生擒。
    和以前戰斗的情景一樣,不管雙方的實力相差有多懸殊,貞軍卻沒有一個逃兵。這一點讓作為敵人的風軍也不得不感到由衷佩服。
    消滅掉守軍,風軍方面留下數人打掃戰場、搶救傷員、看管俘虜,其他士卒全部分散開來,對全鎮展開包圍,呈環形向鎮內推進。
    隨著風軍進鎮,原本寧靜的羅坊鎮仿佛炸了鍋似的,人聲鼎沸,哭喊連天,其中還夾雜著姓們的謾罵和婦孺們的尖叫。
    唐寅騎著馬,在江凡、程錦、阿三阿四、劉全等人陪同下,從鎮子的主街道走了進去。
    進入羅坊鎮,唐寅向四周打量,感覺此鎮還挺繁華,街道的兩旁雖不至于商鋪林立,但也有不少的酒館、茶館、客棧以及布坊、衣店、飾店等,估計平時這里也是很熱鬧的吧。
    看到他不時的向左右張望,劉全解釋道:“大王,貞國向來的東強西弱,東邊各郡靠近列國,長年戰事,所以繁榮,而西邊各郡時常遭受番邦入侵,戰亂連連,貧瘠落后,倉林郡挨著上京,粘了不少光,在貞國也稱得上是屈一指的繁華大郡。”
    其實劉全只說對了一半,貞國的東強西弱是指經濟方面,而在軍事方面,則是西強東弱,正因為東部靠近列國,沒有戰事,所以也疏于防范,民風也相對柔和,但在貞國的西部,長年遭受外敵,各郡皆是關卡林立,要塞成群,一有敵情,全民上陣。六國聯軍從東向西打,也是占得了不少的便宜。
    唐寅含笑點點頭,貞國的狀況他有仔細研究過,須劉全來班門弄斧向他講解,不過他還是沖著劉全一笑,說道:“劉將軍知道得不少啊,這樣很好,不要只關心眼前那點戰事,多了解一些敵國的情況,也有利于對敵用兵。”
    聽到大王的夸贊,劉全樂得嘴巴咧開好大,拱手說道:“大王說得是,末將謹遵教誨。”
    說話之間,忽聽前方傳來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接著,又是嘩啦一聲脆響,一名風軍士卒從街旁的茶館里倒飛出來,仰面朝天地摔在街道中央,躺在地上,叱牙裂嘴的半天爬不起來。
    隨后,茶館里響起怒吼聲,可是很快,隨著兩聲痛叫,又有兩名風軍士卒從茶館里飛出來,同樣是摔在街道中央,和先前摔出來的那位滾成一團。見狀,茶館里響起一陣哄笑之聲。
    三名風軍士卒費了好大的勁才從地上爬起,滿面漲紅,沖著茶館的方向連連咬牙。
    唐寅看得真切,暗皺眉頭,催馬走了過去。
    等他來到茶館近前,低頭向里面一瞧,好嘛,茶館里的客人還不少,足有二十多號,把小茶館里為數不多的幾張桌子都做滿了,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須用洞察,只是感覺空氣的波動就能判斷出來,那些人皆為修靈者。
    是游俠!唐寅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判斷出對方的身份,暗道一聲麻煩。
    見大王來了,三名風軍士卒臉色由紅轉白,強忍身上的疼痛,一溜小跑的上前,正要施禮問安,唐寅抬起手來,制止住他們,然后柔聲問道:“何人出手傷的你們?”
    “是我!”沒等三名風軍士卒回話,坐于茶館靠門處的一名白面青年已開口朗聲說道。
    坐在馬上,唐寅想看清楚說話之人的模樣得彎下腰,他干脆翻身下馬,抬頭一瞧,說話的青年三十左右的樣子,相貌堂堂,清秀俊朗,稱得上一表人才。
    他微微瞇縫起眼睛,問道:“是你?”
    “沒錯!正是在下!”那白面青年回得鏗鏘有力,理直氣壯。
    膽量倒是不小嘛!唐寅淡然一笑,疑問道:“聽口音,你不是貞人。”
    “在下是川人。”
    川人?跑到貞國干什么?唐寅問道:“既然是川人,為何幫著貞人傷我風軍弟兄?”
    “我等游俠,四海為家,不管在哪里出現都不足為奇。”白面青年義正詞嚴地大聲說道:“兩國交戰,戰事不應傷及到辜姓身上,而風玉兩軍卻大肆捕殺貞國姓,所作所為,人神共憤,我等游俠,豈能坐視不理?”
    “說得好!”茶館里的其他游俠不撫掌稱快,聽口音,其中似乎也有不少是貞人。聽聞眾人的夸贊之聲,白面青年臉上不自覺地露出得意之色,目光有意意地向靠那邊飄。
    唐寅順著他的目光望了望,立刻就現一名臨而坐容貌出眾的妙齡女郎。
    并非他眼尖,而是這女郎太鶴立雞群了,即便周圍有上人,也能讓人把目光鎖定在她身上。她一席白衣,由于是坐著,看不出來身材如何,但仍能給人一種驚艷之感。
    他什么樣的人沒見過,只是打眼一瞧,也就猜出是怎么回事了。這白面青年顯然是對那位妙齡女郎有意,依仗著自己是川人的身份,當眾對風軍出手,想在女郎面前表現一下罷了。
    好在他還沒有昏了頭腦,只是傷人,沒敢殺人。
    心中冷笑了一聲,唐寅慢悠悠地說道:“既然是游俠,國戰之事最好不要插手過問,這里也不是你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地方,趕快離開吧。”
    唐寅雖然沒有穿著盔甲,但看風兵對他尊敬的程度,想必也是風軍當中的達官貴人,但他沒有責罰自己出手傷人,還要放自己離開,白面青年的膽子立刻壯了起來,以為對方是顧慮他川人的身份不敢動他。
    他挺直腰板,質問道:“要我等離開也可以,不過,你得先說說風軍欲對此鎮的姓如何?”
    “可奉告。”唐寅回答得干脆。
    “若是如此,我們便不會走!”
    “哦?”唐寅陰冷而笑,搖頭說道:“人就是這樣,總會做出一些自不量力、登鼻子上臉的事。”說著話,他側頭說道:“堆柴!把這間茶館給我燒了!”說完,便準備上馬離去。
    白面青年大怒,喝道:“站住!”話音剛落,人也竄出茶館,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長劍,直向唐寅的后心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