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55

  第二五十五章
    風玉聯軍帶回來的姓比預期的要多,先前所搭建的營寨也很快便容納不下越來越多的貞國姓,風玉聯軍只能對其進行擴建。【】
    與此同時,風玉聯軍的戰術對閉城死守的胡安也起到了巨大的效用。
    風玉兩軍不停進攻胡安周邊的村鎮,雖然把絕大部分姓都抓回來了,但是不可能抓捕到全部,難免會有漏之魚,這些僥幸逃過一劫的姓紛紛跑到胡安,傳送遭襲的消息。
    胡安的守軍只有很小一部分是胡安城的本地人,大部分家都在胡安周邊的村鎮,一聽說自己家里遭受到風玉聯軍的進攻,全家老小、父母老婆孩子都被風玉聯軍給抓走了,人們哪里還能受得了,紛紛請求出城和風玉聯軍決一死戰,營救家人。
    郡管泰親自出面,要將士們冷靜下來,還向眾人解釋風玉聯軍的目的,就是為了引他們出城一戰所以才抓走他們的家人,現在應以大局為重,絕不能因小失大等等之類大道理。
    現在他說這些,只會讓家中受難的貞軍將士感覺他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感情是你家里沒有遭劫,如果換成是你,還能說出這些話嗎?
    管泰在時,人們不敢多說什么,而等到晚上,開始有大批的守軍悄悄出城,打算趁夜偷襲關押姓的營寨,救出自己的家人。
    可是風玉聯軍早就防著這一手呢,凡是來救人的貞軍,是來一個,被俘一個,來一群,被俘一群,往往一個晚上下來,胡安城內的守軍就缺了兩三千人之多,而風玉聯軍那邊則多了兩三千的俘虜。
    胡安的守軍總共也才五萬多人,哪里能招架得住每晚都有兩三千將士的出逃,去風玉聯軍大營自投羅,管泰迫不得已,最后只能下達死命令,再有私自出城者,論原因為何,一經現,以軍法嚴處。
    高壓政策解決不了下面將士們的實際問題,守軍私逃出城的現象依舊嚴重,胡安城的形勢開始變得岌岌可危,有陷入不攻自破的趨勢。
    管泰對此一籌莫展,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而另一邊的風玉聯軍也不輕松,讓唐寅和靈霜感覺麻煩的不是那些來劫營的小股貞軍,而是人數龐大的貞國姓。
    數十萬的姓每天都要吃喝拉撒,這就已經不是一件容易解決的事了,要命的是貞人還不管男女老幼,各個都兇狠好斗,數十萬人聚在一起,沖突時有生。
    風玉聯軍不去制止還好點,一旦去制止,立刻會把沖突引到自己身上。
    由于唐寅和靈霜皆以下過嚴令,不準己方將士傷害貞國姓,所以兩軍的士卒也不敢下重手,最后只能變成被動挨打的局面。
    貞國的姓似乎也漸漸感覺到風玉聯軍對自己沒有傷害之意,膽子越來越大,要求也變得越來越多,被扣押的姓當中有不少生、人還聯名上,要求會見風玉兩國的君主。
    當初唐寅只想到抓捕貞國的姓*胡安守軍就范,沒有預料到會引來這許多的麻煩,看著下面士卒傳送過來的上,唐寅對此嗤之以鼻。
    倒是高亮節、昊、湯煜這些官紛紛來勸唐寅,最好和這些貞國的人見一見,聽聽他們有什么要求,如果能滿足的就盡量滿足他們,人的輿論力量很大,如果能討好人,也就等于抓住了貞國姓的心,進而也有利于把貞國的姓遷移到風國。
    聽完他們的勸見,唐寅暗道一聲有道理,貞王李弘之所以在自己國內引起反感,其中很大一個原因就是當初濫殺上的人,導致民間怨聲載道,離心離德。
    他接受了貞國人的會面請求,并在自己的營帳里設宴,款待上之人,當然,他也沒忘記把靈霜邀請過來。
    上的貞人有過位之多,不可能全部都來,他們選出幾位做代表,讓唐寅感到意外的是,他在羅坊鎮碰到的那位貞國女游俠也在其中。
    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唐寅在表面上對這些人還是很客氣的,等眾人見過禮后,他笑呵呵地邀請眾人入座。
    “這段時間里,真是委屈諸位了,不過,本王這也是奈之舉啊!”唐寅環視眾人,輕輕嘆了口氣,說道:“你們也應該知道,六國非一家,本王和玉王也只能管束本國的風軍,風玉兩軍能做到對貞國姓以禮相待,但其他列國的中央軍可就未必能做到了,這也是本王和玉王把貞國姓集中請到這里的原因所在。”
    不用貞人開口相問,唐寅主動解釋風玉聯軍為何要抓捕數十萬之眾的姓。
    這幾名人的代表還真沒想到唐寅會對他們如此客氣,不僅禮遇有加,還設宴款待,毫侵略者野蠻的姿態。
    唐寅的表現,反而讓這些貞國的人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位名叫江浩的年長生拱手問道:“風王殿下,難道六國聯軍當中有濫殺辜的事生?”
    他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那位游俠女郎,問道:“這位姑娘,你們都認識嗎?”
    眾生紛紛點頭,自從女郎被關進營寨之后,解決了貞人之間的不少紛爭,很受大家的喜愛,也正因為這一點,才讓她作為會見風玉兩國君主的代表之一。
    見他們都點頭,唐寅笑道:“既然你們都認識她,那么也肯定知道她是貞人,還是游俠,六國聯軍當中有沒有濫殺辜的事,問她便知。”
    唐寅把問題踢給女郎,畢竟他們都是貞人,她的話,比唐寅要更有說服力。
    女郎在心中暗道一聲狡猾!見眾人紛紛把目光看向自己,她微微點下頭,低聲說道:“確有此事。”
    果然,聽她這么說,眾人也就相信了七八分。
    江浩眼珠轉了轉,對唐寅說道:“原來風王殿下對我等貞人并惡意,反而還出于一片好心,既然如此,風王殿下應對我等貞人看*~就整理}多多照顧才是。”
    唐寅大點其頭,道:“江浩先生所言有理,不過時間倉促,有不周到的地方,還望先生多多體諒。”
    一旁的靈霜象看怪物似的地看著他,不知道今天唐寅吃錯了什么藥,怎么突然變得這般仁善起來。
    江浩現在反倒不覺得唐寅的態度有何不對勁了,臉上也露出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聲音52o小說道:“風王殿下,有些話,在下實在不得不說!貴軍所設置的營寨實在太小了,擁擠不堪,導致摩擦不斷,另外,帳篷少得可憐,很多人是白天地方避暑,晚上地方安睡,再者,每日送餐太少,每頓飯,每人只能分到半碗稀粥,這樣下去,早晚會有人餓死,還有,營寨里藥品稀少,這么多人住在一起,難免染病,可沒有藥品,不是要眼睜睜看著病人死去嗎?另外……”
    這位江浩一點沒客氣,把風玉聯軍所建的營寨從頭到腳地數落一遍。
    唐寅聽得認真,滿臉的關注之色,時不時的還點下頭表示贊同,不過在心里,他已把江浩的祖宗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把你們抓來是讓你們來度假的嗎?又要吃的好,又要睡的好,還得條件好,干脆風玉兩國的四十萬大軍都為你們服務好了,都把你們起來得了。
    見過死板的窮酸生,但沒見過這等不知處境、厚顏恥的。
    營帳里鴉雀聲,只剩下江浩一個人嘴巴一張一合,說起個沒完沒了。最后,連那為名叫夢瑤的女郎都有點聽不下去了,輕咳一聲,打斷江浩的話,說道:“增加帳篷和飲食!”
    “什么?”江浩疑惑地看著她。
    女郎干脆看向唐寅,正色說道:“只要風王殿下能先增加帳篷和飲食這兩點即可。”說完話,她瞥了一眼江浩,暗暗搖頭,你現在向唐寅出那一連串的要求,恐怕連風玉聯軍的條件都沒有那么高,最后又怎么可能得到滿足?還不足挑最實際最重要的說,這樣才有可能爭取到最大的實惠。
    帳篷和飲食,這也是風玉聯軍目前最缺少的啊!唐寅敲了敲額頭,沉吟了許久,向靈霜那邊靠了靠,低聲問道:“玉軍的帳篷和糧草還有多少?”
    靈霜同樣低聲回道:“已經不多了。”
    “不是讓安桓二軍運送糧草和物資過來了嗎?”
    “這才幾天的工夫?要運到,估計最少還得等三、四天。”
    “等那么久恐怕是不行了,你我先把軍中剩余的帳篷都拿出來吧,軍中每日的口糧也需縮減一些。”唐寅建議道。
    靈霜現在很想摸摸唐寅的額頭,試試他是不是在燒,為了滿足貞人的要求,竟然要縮減己方將士的口糧,哪有這樣的道理?
    “我不同意。”靈霜直截了當地表示不滿。
    “必須同意。”唐寅回答的也異常之干脆。
    “我不明白王兄為何突然之間如此善待貞國的姓?”靈霜不解又氣憤地看著他。
    “很簡單,以后想要拉走貞國的姓,得先拉攏住姓的心,想要那些與我們為敵的貞軍轉投過來,得先讓他們的家人站在我們這邊!”唐寅瞇縫著眼睛,在她耳邊細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