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56

  第二五十六章
    原來如此!難怪唐寅突然變的那么好心,原來是別有算計,另有所圖。【】!。靈霜心中明了之后,不再和他爭論,點頭應道:“一切由王兄作主!”
    “好!”唐寅應了一聲,52o小說道:“帳篷和飲食這兩點,本王會盡力改善的,還有別的要求嗎?”
    沒想到唐寅答應得這么痛快,女郎怔了一下,52o小說道:“暫時沒有了。”
    唐寅一笑,又對江浩說道:“江浩先生出的要求,本王也都知道了,不過,因條件所限,本王不可能一下子都應允,但是會努力讓大家都住得舒適的。”
    江浩暗嘆口氣,和其他的那幾位人代表互相看了看,然后眾人不約而同地深施一禮,齊聲說道:“多謝風王殿下。”在他們的心里,此時唐寅所表現出來的寬厚隨和與貞王李弘的濫殺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連入侵貞國的風王都能善待貞國的人,聽得下進諫,為何本國的君主反而做不到呢?這簡直太諷刺了。
    唐寅笑呵呵地擺擺手,說道:“諸位先生不必客氣,本王略備薄酒素菜,有招待不周之處,各位多多包涵。”
    “啊!風王殿下太客氣了。”江浩受寵若驚地欠起身形,連連拱手。
    這頓酒菜眾人吃的還算盡興,等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眾人也都吃喝得差不多了,這才起身,紛紛向唐寅和靈霜告退。
    唐寅站起身,親自相送,把眾人送到帳外,他突然說道:“江浩先生請留步。”
    江浩一愣,不知道他還有什么事,另外幾位也都紛紛停了下來,不解地看著唐寅。后者對眾人含笑說道:“本王有幾句話要和江浩先生單獨談談。”
    聽他這么說,眾人也就不好繼續留下來了,相繼施禮離去,那名女郎面露疑惑,深深看了眼唐寅,再瞧瞧江浩,沒有多說什么,若有所思地跟隨另外幾位人走開了。{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看到眾人都已走遠,江浩忍不住問道:“風王殿下留下小人,不知有何貴干?”
    唐寅側身說道:“我們回帳內談!”
    重新走回帳中,唐寅和江浩又分賓主落座。喝了兩口茶,唐寅方開口問道:“江浩先生才識淵博,有沒有謀取功名之意?”
    江浩心中一動,沉吟了片刻,說道:“殿下有所不知,在下只是一介草民,縱有功名之心,也功名之路啊。”
    在重武輕到極點的貞國,人想出頭太難了,尤其是出身于平民的人,哪怕是學富五車、才高八斗,也難以在官場混個一官半職。
    唐寅笑道:“現在我風國正是用人之際,不知江浩先生有沒有到風國為官的打算?”
    聽聞這話,還沒有離開的靈霜再次向唐寅投去迷惑的目光。
    這個江浩有什么才能,竟然能讓唐寅親自邀請他到風國為官,她實在沒感覺出來江浩有何出奇之處,這種過幾年便自命清高的人在哪個國家都能隨手抓到一大把。
    江浩對唐寅的邀請又驚又喜,但凡是的人,哪有不想做官的?常常有些人以隱士自居,其實只是沒有合適的機會,才奈避世罷了。江浩愣了三秒鐘,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顫聲說道:“風王殿下的知遇之恩,小人沒齒難忘……”
    不等他說完,唐寅擺擺手,打算他后面的恭維之詞,悠悠說道:“把江浩先生請到風國為官,如果一開始就高居顯位,只怕會引起旁人的不滿和敵視啊,畢竟江浩先生功勞,又是貞人……”他故意不把話說完,等江浩自己往下接。
    江浩疑問道:“大王的意思是……”
    唐寅故意嘆息一聲,說道:“現在,我風國坐擁二十余郡,國內有大片肥沃的良田人開墾,看到土地漸漸荒廢,本王心痛得很啊!而貞國卻不一樣,土地貧瘠,論怎么開墾,都法使其變成良田,姓們辛苦了一年,到頭來只能收到微薄的糧食,再去掉稅賦,已所剩幾。以貞人的勤勞,如果能到風國,家家皆可溫飽,戶戶都可富足,而且那時候,輕壯的男子也不用再承受兵役、雜役和勞役,可以時刻和家人團聚,憂慮、自由自在的生活,這不知比在貞國好多少倍呢!”
    他沒有把話挑明,轉彎抹角的說了一大通,意思只有一個,就是希望貞國的姓能遷移到風國定居。
    江浩聞言,倒吸了口氣,不管貞國的環境有多惡劣,貞人的生活有多么的困苦,但這里畢竟是自己的家鄉,千年來,貞人也一直都是這么過來的。
    聽唐寅的意思,想把貞人遷移到風國去,離開自己的家園,遠到異國他鄉,這可不是一件容易讓人接受的事。
    “這……”他垂著頭,沉吟不語。
    唐寅眼珠轉了轉,說道:“江浩先生,貞王李弘的所作所為,已引得天怒人怨,也沒有給貞國的姓活路啊!現在六國聯軍已經攻打過來,用不了多久,整個貞國都會陷入兵荒馬亂之中,到時,不知要有多少辜的姓死于戰亂。而風國不一樣,安定又強盛,只要貞人肯去風國,不僅可以償的分到大片土地,而且本王還可以保證,免除貞人的徭役和三年的賦稅。”
    江浩眼睛為之一亮,永久地免除徭役,三年免稅賦,還可以不用花一錢就得到大片的良田,天下之大,但去哪還能找到這等的好事?
    他沉思了許久,說道:“大王,小人回去之后會去盡量勸說姓,但小人能力有限,至于能說服多少姓,就不得而知了。”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江浩先生可以先去說服姓當中的眾人嘛,只要人們都站在你這一邊,你做起事來就事半功倍了。何況,姓們都是很好哄的,先狠狠地嚇一嚇,然后再拋出甜頭,何愁不能成功呢?現在聚于營寨之中的姓有數十萬之多,江浩先生若能把他們都勸服,這就是天大的功勞,等日后你到風國,就算本王給你三品、二品甚至一品的高官,也沒人再敢說半句閑話了。”
    江浩被唐寅的話所打動,他眼珠轉了轉,問道:“是不是小人所推薦之人皆能在風國為官?”
    唐寅明白他的意思,他要說服其他的人,總是得拋出一些好處的。他含笑點點頭,說道:“本王信任江浩先生,只要是先生舉薦之人,本王必會重用。”
    “小人明白了。”江浩深吸口氣,不再遲疑,拱手說道:“大王盡請放心,小人必當盡心竭力,辦好大王的囑托。”
    “恩!先生這么說,本王就放心了。”唐寅側回頭,擺手說道:“賞!”
    他話音剛落,阿三就把早已準備好的一只托盤端了出來,走到江浩面前,放下托盤,正色說道:“江大人,這是大王給你的獎賞。”
    說著話,他把托盤的紅綢子掀開,江浩向里面一瞧,好嘛,托盤裝的是一顆顆的金錠子。
    這少說也得有幾兩之多,江浩這輩子還從沒見過這么多的金子,他身子忍不住突突顫抖著,抬起頭來,結結巴巴地問道:“大王,這……這是……”
    唐寅柔聲說道:“本王向來不會虧待為本王做事的人。這些金子,只是小小的見面禮罷了,日后,等江浩先生成為我大風朝堂的棟梁之才,將會得到比這多千倍、萬倍的金銀,榮華富貴,子孫萬代!”
    咕嚕!江浩吞下一口唾沫,顫巍巍地伸出手來,把托盤緩緩端起,然后緊緊抱在懷中……
    江浩離開之后,帳內只剩下唐寅和靈霜,再外人,靈霜也可以敞開了說話。她苦笑著搖頭道:“王兄好高明的手段啊,竟然一下子就挑中了江浩這個人。”
    唐寅挑了挑眉毛,聲而笑,慢悠悠地喝起茶來。
    “越是這種自命清高的生,其實越是自卑,越容易被收買。”靈霜說道:“而且生能說會道,制造輿論、煽風點火的能力人能出其左右,讓生去說服姓,也基本會十拿九穩。”
    “哦!”唐寅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繼續喝茶。
    “王兄其實是很討厭江浩這種人?”靈霜笑問道。
    “王妹為什么這么說?”唐寅放下杯子,不解地看著她。
    “直覺。”
    唐寅點點頭,說道:“今天他能為了功名和錢財出賣貞國,明天,也同樣可以為這兩種東西出賣風國。”
    “所以說,江浩在接受王兄的條件時,就已經注定他死定了?!”靈霜佩服唐寅的手段,但不代表她贊同唐寅這種卑劣的做法。
    “每個人都有他的價值,在這個世界,沒有誰是對你沒有用處的,就看你能不能把他擺在正確的位置。”江浩,就是最佳的炮灰!
    唐寅扶案而起,邊向外走,邊面表情地說道:“川莫兩軍已快抵達胡安了,我希望在他們到來之前,把我們自己的事情先解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