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57

  第二五十七章
    唐寅利用江浩的做法果然起到了奇效。【】{清風手打shouda8}江浩為了自己以后的功名和仕途,可謂是賣了全力。
    按照唐寅教他的辦法,他先是拉攏住姓當中的那些人,然后再散播出謠言,謊稱川、莫、安、桓四國聯軍快到了,等這四**隊一到,所有的貞人都得被殺光。
    如果想要自保,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放棄做貞人,改做風人,只要成了風人,那么論誰來都不敢再傷害他們了。
    僅僅是威嚇,還嚇不到貞國的姓,隨后以江浩為的人又拋出誘餌,說什么只是遷移到風國,立刻就有大片的土地可以領取,又不用服徭役,也不用交稅賦,官府還有種種的獎賞,會幫他們這些貞國姓安家置業等等,在他們口中,風國簡直成了天堂。
    只要搬遷到風國,便有如此之多的好處,要說人們一點不心動那根本是不可能的。等傳言漸漸開始揮出作用后,江浩這些人使出了最后一招,散播亡國論。
    他們大肆批判貞王李弘,稱李弘的稱帝是大逆不道,已遭天譴,現在六國大軍齊伐貞國,貞國必亡,貞國的姓最終要么被殺,要么被淪為奴隸,如期坐著等死受罪,還不如轉投風國。而且唐寅早已被他們夸成是天有地的蓋世明主。
    在這些賣國人的大肆鼓動之下,多為老弱婦孺的貞國姓們開始動搖起來,只要有人開了頭,便會象瘟疫一樣迅地蔓延開來,等到大多數人都接受遷移去風國時,剩下的那小部分立場堅定之人也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漸漸改變了心意。
    未出三天,數十萬之眾的貞國姓便接受了遷移風國的要求。得知此事后,唐寅談不特別高興,因為這早在他的預料之中。他下令把那些被俘的貞兵全部放進關押姓的營寨之中,讓他們和家人團聚,另外他又令人找出有家人在胡安城內擔任守軍的姓,讓他們寫信,勸家人放棄貞軍,出城隨他們一同到風國,過安穩舒適的生活。
    很快,風玉聯軍把姓們所寫的信收攏來,數量之多,足足裝了六大籮筐,估計至少也得有過萬封。
    當天晚,唐寅派出暗箭,把這六筐信悄悄送到胡安城附近,并在面插了旗幟,做好明顯的標記。
    第二天,胡安的守軍很快便現在城門前不遠的地方擺放了六大筐東西,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反正遠遠望去,是滿滿的一下子。
    因為附近沒有風軍的身影,貞兵們也不擔心有詐,派出兩個人,腰捆著繩子,由城墻順下來,到城外查看究竟。
    兩名貞兵現筐里都是信后,連連向城大喊,緊接著,又有十數名貞兵系著繩子,順到城外,把六大筐信一并抬回到城內。
    人們把信倒出來,聚攏到一起,羅得象小山似的。
    許多聞訊而來的貞兵在眾多的信里現了自己的名,急忙取出來,拆開一看,人們的眼圈不約而同的都紅了。
    信皆為家,里面的內容是親人對自己的召喚,再沒有什么武器能比這更厲害的了。
    貞人為何參軍,說是為國而戰,其根本原因,還是為自己的家園而戰,現在親人都要去風國了,自己還留在貞國拼死拼活的為了什么?還為什么而戰?
    這萬余封家屬徹底摧毀了胡安守軍的軍心,即便是那些沒收到信的貞軍將士也是心亂如嘛,恨不得一下子出城,和家人團聚。{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當天晚,胡安城內就生了內亂。
    以兩名兵團長為的萬名貞兵突然倒戈,趁夜殺進城主府,把還在睡夢中的管泰一刀劈死,隨后人們砍下他的腦袋,著他的人頭前去東城,迫東城的守軍打開城門,放風玉聯軍入城。
    胡安之戰,風玉聯軍未動一刀一槍,兵不血刃的便把胡安城一舉攻占,這也正好印證了那句話,攻城為下,攻心為。
    唐寅先是拉攏人,進而籠絡住貞國的姓,如此一來,就等于是迫那些親人被抓的守軍不得不倒戈,同時也徹底和貞國斷絕了關系。
    郡死了,兵團長和大多數的同袍兄弟們都投靠了風國,剩下的那些貞兵也紛紛放棄了抵抗。貞軍之所以能投降得如此干脆,和李弘稱帝不得人心這件事也有直接關系。在人們的潛意識里,貞國之所以引來六國大軍的聯手討伐,完全是李弘一手造成的,是李弘的大逆不道引天怒,怪不得旁人。人們會有這種思想,也正是李弘自己先前種下的惡果。
    唐寅的動作很快,當晚攻占胡安,第二天就開始組織兵力,把先前被抓的貞國姓連同胡安城內的姓一并送往風國。
    當然,胡安城內也有許多姓不愿意離開,這時候,風軍的獠牙露了出來,唐寅直接下令,不管是用刀,用人架,哪怕是硬抓,也要把胡安的姓統統抓回風國去。
    先前的數十萬姓再加胡安城內的姓,總數接近萬,這些多人的遷移,風玉聯軍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去往風國的路難免會有人反悔逃跑,但那已改變不了大局了。
    當川莫聯軍姍姍來遲,趕到胡安的時候,這里幾乎已變成一座空城,里面只剩下風軍和玉軍了。
    按理說川莫聯軍早該到了,但兩軍有私心,皆想把胡安這塊硬骨頭交由風玉聯軍來啃,結果在路磨磨蹭蹭,行軍緩慢,耽擱了數日之久。
    了解清楚目前的情況之后,肖軒和邵方有問唐寅為何要把貞國的姓掠到風國,唐寅給出的答案是己方要在胡安與即將到來的貞國中央軍決一死戰,留姓在城內,耗費糧草,又得分心防,得不償失,所以直接押送回風國,一了了。
    對于他的說法,肖軒和邵方當然不能接受,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得出來,唐寅是在掠奪貞國的人口。
    聽聞兩人的質問,唐寅干脆也敞開天說亮話,直截了當地說道:“當初我們的協議是如何說的?我說風軍出兵貞國,所獲得的一切戰利品統統歸風國自己所有,記住,是‘一切’!這‘一切’當中自然也包括人了。”
    邵方還想反駁,但仔細想想,唐寅當初好像也確實是這么說的。
    他看向肖軒,以眼神詢問他的意思。肖軒倒是哈哈一笑,道:“唐王弟不必生氣,我們也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別放在心。”
    肖軒知道孰輕孰重,對付兵力眾多的貞國中央軍,絕不能少了風軍,現在和風軍鬧翻,非明智之舉,再者說,他也不太看重貞人,在他眼中,貞人和沒開化的蠻人沒什么區別,即便統統殺光也不可惜,只是讓唐寅掠到了風國,占得了便宜,使他心里不太舒服罷了,但這還不足以讓他和唐寅鬧到翻臉的地步。
    他這么說就等于是默許了唐寅的做法,邵方也不好再揪著不放,隨即打個哈哈,不再就此事追問。
    失去了近萬人口的倉林郡顯得蕭條了不少,但唐寅仍不肯甘休,加肖軒和邵方都是默許的態度,他更加變本加厲,肆忌憚,指揮著風軍,在全郡四處亂竄,抓捕貞國的姓,集中起來再運送回本國。
    川莫兩軍不想在倉林郡干耗下去,肖軒和邵方向唐寅出,己方繼續西進,按照原計劃,風玉聯軍攻固平郡,川莫聯軍攻信豐郡。
    對于他二人的建議,唐寅沒有表示什么,倒是靈霜眉頭大皺,說道:“我們兵分兩路,分取兩郡,如果半路遇到貞國的中央軍怎么辦?”
    肖軒正色說道:“一方遇敵,另一方立刻增援就是。”
    “如果增援不及時呢?”風玉聯軍和川莫聯軍都是各四十萬的兵力,而從西湯過來的貞國中央軍也是四十萬,四十萬對四十萬,兵力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如何與貞軍做正面交鋒?
    “若是另一邊實在來不及增援,亦可讓后方的安桓二軍來援!”肖軒胸有成竹地說道。
    按照他的估計,趕過來增援的貞國中央軍十有**會走道路比較平順的固平郡,而攻打固平的是風玉聯軍,也就是說,風玉聯軍碰貞國中央軍的機率遠比川莫聯軍大,這也是他急于西進的原因所在。
    固平郡道路平坦,信豐郡多崎嶇山路,四十萬大軍的行進,肯定會選擇走平坦的大路,這時候肖軒出西進,等于是把風玉聯軍往火坑里推。
    靈霜氣得臉色漲紅,肖軒說得倒是輕巧,碰貞軍,立刻救援就好,可到時川莫聯軍和安桓聯軍都不來援救怎么辦?
    她還想說話,唐寅擺了擺手,淡然說道:“我看,就按照肖王兄的意思辦!”
    “可是……”
    “論誰遇到貞軍,以風玉和川莫兩邊的實力,也未必會輸嘛!”唐寅滿不在乎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