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58

  第二五十八章
    唐寅自己也不太喜歡和川莫兩軍在一起,這會讓他有束縛感,同時也會失去主導的地位,而和玉軍在一起就很自在,大多數的事情,靈霜都會以他的意見為主。【】
    等別過肖軒和邵方,靈霜向唐寅表示了自己的不滿,詢問他為何如此輕易地答應肖軒,繼續分兵西進,肖軒這根本是擺明了讓風玉兩軍去和貞國中央軍硬碰硬。
    唐寅所謂地笑了笑,說道:“碰貞軍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救援,人來援,我們就撤退,辦法總是有的嘛!如果我們真能拖住貞軍,為川莫兩軍的西進創造便利,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畢竟六國聯軍是個整體,此次伐貞,殺傷多少貞軍并不是關鍵,關鍵是看能否直搗西湯,一舉消滅貞國的朝廷。”
    靈霜想想,覺得唐寅說得也對,不過她還是說道:“如果我們在西進中真的碰貞軍主力,我的建議是須交戰,直接求援,若川、莫、安、桓四軍皆不援助,我們立刻就撤退。”
    唐寅不想在此事和靈霜爭辯,他點頭應道:“我尊重王妹的意見。”
    剛剛在胡安城匯合一處的風玉聯軍和川莫聯軍在肖軒的議之下,很快又兵分兩路,繼續向西推進。
    川莫聯軍挺進信豐郡,而風玉聯軍則直突固平郡。
    固平郡堪稱是黃土平原地帶,干燥、炎熱,境內河流、水源極其匱乏,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處一馬平川,映入眼簾的皆是黃禿禿的土地,連點綠色都看不到。
    由于條件惡劣,固平郡雖然面積大,但人口稀少,境內的城鎮屈指可數,用不毛之地來形容并不為過。
    風玉聯軍在固平郡往往趕了一兩天的路,卻連座村莊都碰不,好在天眼和地的情報及時,全軍自備的水源比較充足,不然在固平郡行軍,渴也得把人渴死。yuntvnetbsp;在行進的過程中,靈霜一直心吊膽,固平郡實在太平坦了,想找座小山包都很困難,一旦己方和貞軍相遇,連個可以撤退、有險可守的地方也找不到。
    風玉聯軍進入固平郡的三天后,終于看到了該郡的第一座城邑,東固城。
    根據天眼和地的探報,東固城的人口不足八萬,守軍不足萬人,現在身臨其境一看,風玉兩軍都有些傻眼。
    東固城說是城邑,實際和個大點的鎮子差不多,外面的城墻并不是用石頭壘砌而成,而是用黃土堆成的,高度恐怕還不足兩丈,這樣的城墻,估計眾人合力推一推就能將其推倒。
    東固的城防等于沒有,但里面的守軍一點也不含糊,即未降,也未跑,不到萬人的貞軍全部站于土墻之,箭弦,刀出鞘,嚴陣以待。
    觀望過東固的情況后,唐寅和靈霜都樂了,這種弱不禁風的小城邑,派一個兵團陣足以。
    靈霜主動向唐寅出,進攻東固城的任務可以交由玉軍。
    唐寅也不和她爭,當場就點頭同意了。沒有風軍和自己并肩而戰,靈霜還真就沒敢大意,派出五個兵團,由正面強攻東固城。
    就單兵作戰的能力而言,玉軍遠不如貞軍,但此時雙方兵力相差得太懸殊了,五萬人的玉軍齊齊向前沖鋒,大有一口氣吞掉東固城的氣勢。
    在玉軍的猛攻之下,貞軍死傷慘重,數千人的城防,很快便土崩瓦解,同一時間,玉軍的沖車把東固城的城門也撞破,大批的玉軍將士殺入城內。
    本以為戰斗到此就結束了,哪知殺入城內的玉軍很快便灰頭土臉的退了出來。
    正當觀戰的唐寅和靈霜大感不解的時候,就聽東固城內叫喊連天,數之不清手刀槍棍棒的貞國姓從城中反殺出來。
    姓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幼,即便是女人,也高舉著短刀或匕,對玉軍士卒猛砍猛殺。
    玉軍哪見過如此彪悍的姓,加對方人數又多,一時間被打個措手不及,暈頭轉向,驚嚇之余,連滾帶爬的逃出東固城。
    見狀,靈霜的面子可掛不住了,己方乃一國堂堂的中央軍,竟然被一座小城里的刁民打得丟盔卸甲,簡直是奇恥大辱。
    她當即責令大將石宵,再率領五個兵團頂去,接應前方的將士,論如何,也得把東固城拿下。
    石宵正要領命而去,唐寅把他叫住,然后對靈霜說道:“王妹,民風如此彪悍、性情又如此剛烈的姓,統統殺掉實在太可惜了?!”
    唐寅心知肚明,東固的姓再怎么兇狠,但終究不是正規軍隊,打玉軍個措手不及可以,但若把玉軍得拿出真本事來,這些姓恐怕一個都活不成。
    如果不是唐寅先前大肆抓捕貞國姓并押送回風國,靈霜現在定要以為他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即便如此,她還是皺起眉頭,疑問道:“怎么?王兄又動了掠人的念頭?”
    唐寅嘿嘿一笑,向前方望了望,說道:“城內的貞軍已經死得差不多了,王妹令玉軍回撤,接下來的事情,交由我來解決。”
    靈霜凝視他片刻,最終還是向身邊的眾將點了點頭,授意他們鳴金收兵,隨后,她問道:“王兄打算怎么收服這些刁民?”
    唐寅樂了,說道:“要如何安撫貞人,我不在行,但是有個人可比我厲害得多了!”
    靈霜知道他說的那個人是誰,就是幫風國成功收服了數十萬姓的江浩。她說道:“我以為王兄早就把此人殺掉了呢。”
    唐寅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說道:“卸磨殺驢。現在磨盤還正在轉,怎能先把驢殺了呢?”
    靈霜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未在說話。
    唐寅先是派出風軍,以犀利的箭陣把沖到城外的貞國姓全部回到城內,而后故伎重施,再次派出江浩,讓他去說服貞國姓,遷移到風國。
    在他想來,固平郡的條件如此惡劣,和風國比起來有天壤之別,江浩的勸說應該很順利才對,可事情卻恰恰相反。江浩在風軍的保護下進入城內,費盡了口舌,卻未能說服一人。
    其實也很好理解,越是窮困閉塞的地方,人們的眼界也越狹窄。和倉林郡的貞人比起來,固平郡的姓沒見過外面的繁榮,也不知道大千世界的繁華,這里的人幾乎一輩子就生活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里,和外界的接觸極少,現在要他們離開家鄉,去往遙遠又未知的風國,人們的恐懼遠遠大于向往。
    江浩說得天花亂墜,但根本引不起人們的共鳴,威、利誘的手段也都使出來了,但人們根本不為所動,最后實在沒辦法了,他只能退出城,向唐寅復命。
    聽完江浩的回復,唐寅的臉色立刻陰冷下來,一是氣江浩辦事不利,二也是氣這里的姓不知好歹。
    若是以前,他可能當場就下令屠城了,但現在他不會那么做,今天屠了這一城,明天所有的貞國姓都得恨風軍入骨,再想說服貞人遷移到風國,也就沒有可能了。
    他強壓怒火,向江浩揮了揮手,含笑說道:“沒能說服這里的姓,非江浩先生之過,是他們鼠目寸光,不知好歹罷了。”
    見大王沒有責備自己,江浩也長松口氣,急忙施禮告退。
    等他走后,唐寅傳令眾將,立刻入城,并全城戒嚴,如有反抗者,以驅散為主,不到萬不得以的時候,不得下殺手。
    眾風將領命,率領各軍,如旋風一般沖入城中。
    二十萬之眾的風軍,幾乎是眨眼之間就把小小的東固城添滿,在風軍入城的期間,自然也有貞人姓拼死抵抗,但他們的抵抗擺在二十萬的大軍面前,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很快,行動迅猛的風軍便把全城控制住,城內的大街小巷,一律戒嚴,東固城的城主也在家中被暗箭的人所擒獲。而后,唐寅和靈霜以及二十萬的玉軍也進入城內。
    四十萬的風玉聯軍全部進入東固城,城內已經看不到街道了,放眼望去,城中除了姓居住的土房就是密密麻麻的軍帳。
    唐寅和靈霜直接去了城主府。在東固城,城主府算是最豪華的建筑了,但即便如此,也只不過是一座較大院落里蓋了幾間較大的土屋罷了。
    城主府的內部還不錯,至少各種家居擺設一應俱全。唐寅和靈霜在正房的大堂落座,坐下后,二人不約而同地抖了抖身的衣服,塵土飛揚,黃黃的沙礫在身子周圍落了一圈。
    唐寅早已習慣了行軍打仗的艱苦,但長年處于宮中養尊處優的靈霜已忍耐到了極限。
    她向唐寅那邊湊了湊,低聲說道:“王兄,我現在必須得去凈身,這里的事你先作主處理!”
    自進入固平郡的三天,靈霜就沒洗過澡,現在她感覺自己的身子都快臭了,一秒鐘都不能再忍受。
    唐寅笑問道:“不見見這位東固城的城主大人了?”
    “有什么好看的?還不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靈霜白了他一眼,起身要走。
    這時候,樂天從外面急匆匆快走了進來,先是向唐寅和靈霜施下禮,然后對前者說道:“大王,有緊急軍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