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59

  第二五十九章
    “怎么了?”唐寅看眼樂天,慢條斯理地問道。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大王,剛剛得到的消息,貞國上將軍顧安民已率四十萬貞軍進入固平郡境內。”樂天走到唐寅近前,面色凝重地低聲說道。
    靈霜本來還想去洗澡,聽聞樂天的話,她臉色頓變,剛剛站起的身子又力地坐了回來。
    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貞軍果然還是選擇走固平郡這條路線了。她看向唐寅,語氣中暗含埋怨之意,問道:“王兄,我們現在該怎么辦?”當初勸你不要聽肖軒的話,現在怎么樣?敵人來了吧?
    唐寅似乎對此一點也不意外,他聳聳肩,輕松地說道:“什么怎么辦?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狹路相逢勇者勝!這次,我們就和貞國中央軍堂堂正正地打一場正面交鋒!”
    從內心來講,唐寅還真想和貞軍打一場勢均力敵的決戰,以報當初貞軍橫掃風國、挫敗赤峰軍的羞辱。
    他和貞軍有前仇,但靈霜心里沒有疙瘩,現在他欲和貞軍拼命,靈霜則覺得非明智之舉。
    她冷靜地分析道:“貞軍來勢洶洶,士氣正盛,而我軍征戰月余,上下疲憊,現在與貞軍正面交鋒,對我方不利啊!”
    唐寅滿不在乎地說道:“貞軍從西湯一路急行趕到固平郡,其實他們遠比我軍疲憊得多,此時交戰,我軍的優勢也要大于貞軍,王妹不必太擔心。”
    他說的輕巧,但靈霜又怎么可能輕松得下來呢!己方即將面對的是以兇狠著稱的貞國中央軍,還有四十萬之眾,面對面的交手,誰敢保證風玉聯軍這邊就一定穩贏呢?
    一旦戰敗,對玉國而言那可是二十萬大軍的損耗,得恢復多少年才能彌補回來?風國能輸得起,但國弱人稀的玉國輸不起。
    她沉思良久,隨即說道:“既然王兄執意要戰,那么請即刻向川莫聯軍和安桓聯軍求援,讓這四國的軍隊務必趕到固平增援,協助我方。”
    唐寅沒有再拒絕,點頭應道:“好!我這就給列公傳。”嘴上是這么說,但他心里卻不以為然,也不認為川、莫、安、桓四**隊真能趕到固平來增援己方。
    當然,為了讓靈霜安心,他還是分別給肖軒、邵方、越澤和黎昕四王寫了信,請四軍盡快聯手來援。
    看著他把信寫好,并由樂天派人傳送出去,靈霜這才稍感安心,隨即向唐寅打聲招呼,心事忡忡地去洗澡凈身了。
    果然,事情的展和唐寅預料的一模一樣,他的信分別傳到川莫聯軍和安桓聯軍當中,所得到的回復各不相同,但意思都是一樣的,就是都法在短時間內來援。
    肖軒和邵方的回是川莫聯軍正在信豐郡進攻伍義城,里面的守軍甚眾,有接近十萬之多,現在久攻不下的川莫聯軍已是騎虎之勢,想撤也撤不下來。
    而越澤和黎昕的回則是,先前風玉聯軍所消耗的糧草、物資甚巨,現在安桓聯軍正在等待從安國運送過來的一批新物資,這關系到六國聯軍整體的后勤保障,異常重要,安桓聯軍必須得親自護送,不然半路上生意外,六國聯軍都將處于危難之中。
    總而言之,各軍都有各自的借口,都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抽出身來趕到固平郡。
    看完四王的回復,唐寅沒什么表示,靈霜已氣得氣血上撞,眼前直冒金星,險些破口大罵出來。
    她難以置信地看向唐寅,喃喃說道:“六國聯軍,本為一體,可川、莫、安、桓四公怎能自私到這種地步?”
    唐寅只是笑笑,安慰道:“王妹大可不必為此介懷。如果當初根本沒報希望,現在也就不會如此失望了。”
    靈霜驚訝地問道:“難道王兄已料到列公會找借口推托,拒不援助?”
    唐寅笑道:“川、莫、安、桓四王對我們雖不至于見死不救,但也絕不會救援得太及時。與貞軍主力交戰,并非兒戲,自身的傷損在所難免,與其如此,還不如利用我們先和貞軍互相消耗,等雙方拼得差不多了,四軍再來收拾殘局,如此,既保存了自身的兵力,又可大大消磨貞軍和我們風玉兩軍,可謂一舉三得。如果我是那幾位王公,我也會這么做的。”
    他心知肚明,對于六國聯軍而言,貞國是敵人,但對于川、莫、安、桓四國而言,風、玉兩國又何嘗不是未來的敵人呢?
    等他說完,靈霜恍然大悟地眨眨眼睛,說道:“原來如此!”
    “我們現在與其坐等貞軍來攻,還不如出動出擊,這樣,至少可以占據主動,在士氣上也能壓過貞軍一籌。”唐寅詢問靈霜的意思。
    現在靈霜已經沒有主意了,她再怎么聰明、機敏,但畢竟沒有兩軍交戰的心得。心亂如麻的靈霜苦笑地說道:“我聽王兄的!”
    “好!既然如此,我軍就主動出擊,和貞軍打一場硬仗!”
    唐寅沒有靈霜的緊張,在他的典里更沒有懼敵二,此時雙方的大戰在際,唐寅體內反而一陣陣的騷動,血液也開始沸騰疼起來。
    在唐寅的命令下,風玉聯軍離開東固城,繼續西進,準備和逆向而來的貞國中央軍在固平郡展開決戰。
    但讓靈霜感到意外、讓唐寅大失所望的是,貞國的中央軍竟然刻意避開了風玉聯軍西進的路線,而是取道從固平郡和信豐郡之間奔往倉林郡,貞軍的突然改道而行是唐寅和靈霜乃至肖軒、邵方、越澤、黎昕諸王都沒有想到的事。
    除了以唐寅為的風軍外,六國聯軍有五國國君不愿意和貞軍主力打正面,反過來說,貞軍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貞國上將軍顧安民也做了周詳的考慮,風玉聯軍和川莫聯軍兵分兩路,齊頭并進,他當然可以選擇其中一支交戰,但仔細想想,論他選哪支聯軍,仗都不好打。
    風玉聯軍中有風軍,驍勇善戰、戰風剛烈是出名的,當初還成功抵御住上萬的聯軍入侵,其戰力完全不是貞軍之下。
    而川莫聯軍當中有川軍,貞軍以前和川軍經常接觸,對川軍的實力也再了解不過,川軍的戰力雖然未必比貞軍強,但裝備精良,大型的對戰器械極多,整體協調能力也強,善于做軍團戰。
    和這兩支聯軍交鋒,顧安民都沒有必勝的把握,選來選去,他選中了安桓聯軍。
    先,安桓聯軍實力最弱,與其交戰,仗會好打很多,其次,安桓聯軍對貞人異常兇殘,濫殺辜,在貞國惡不作,貞軍將士們也打心眼里憎恨平時安順可一旦得勢就變本加厲報復貞國的安桓聯軍。
    出于這些考慮,顧安民決定兵行險著,避開風玉聯軍和川莫聯軍,由固平和信豐兩郡之間插入倉林,直擊龜縮在倉林郡境內的安桓聯軍。
    顧安民的用兵也當真稱得上是匪夷所思,大膽到了極點。
    走兩郡之間,很容易遭受到風玉聯軍和川莫聯軍的兩面夾擊,一旦兩軍分從南北來攻,四十萬的貞國中央軍就得蕩然存。
    但事實上證明,顧安民賭對了,內部勾心斗角、矛盾重重的六國聯軍根本沒有協調性可言,對于走固平郡和信豐郡之間的貞國中央軍,風玉聯軍沒有理會,川莫聯軍也沒有理會,浩浩蕩蕩的四十萬貞軍就在風玉聯軍和川莫聯軍的眼皮子底子順利通過,如同一把刀子似的,直直插進了倉林郡。
    等安桓聯軍那邊得到緊急軍情的時候,以顧安民為的貞國中央軍業已進入倉林郡境內,并象旋風一般,向兩軍的營地直*過來。
    聽聞到貞軍突然攻打過來的消息,越澤和黎昕都慌了手腳,兩人到現在都沒搞明白,貞軍主力不是應該正和風玉聯軍交戰嗎?怎么就突然在倉林郡冒出來了呢?難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成?
    不解歸不解,越澤和黎昕可都不是唐寅,也沒有唐寅那么大的膽量和信心,敢與四十萬眾的貞軍做正面交鋒。
    二人緊急傳唐寅、靈霜、肖軒和邵方,請求他們四軍趕快撤回來援救安桓聯軍。
    風水輪流轉,轉的就是這么的快。現在的安桓聯軍簡直就是先前風玉聯軍的翻,四處救援,不敢力敵貞軍。
    接到他二人的求救信,肖軒嗤之以鼻,隨手揉了個團,扔了。與之相比,邵方反倒顯得沒那么絕情了,肖軒的態度令他大皺眉頭,疑問道:“肖王兄難道不打算救援安桓二軍?”
    “救?怎么救?”肖軒質問道:“現在你我兩軍已經推進到信豐郡腹地,現在再回倉林郡救援,得耽擱多少時間?耽擱的這些時間,得讓貞國又集結起多少的中央軍?再者說,我們現在撤退,信豐郡的地方軍會放我們安然離去嗎?我軍輜重如此之多,一旦貞軍追殺上來,得損失掉多少?這次,就當給安桓兩軍一個教訓,讓他們明白,在后面做縮頭烏龜也不是那么安全的。對陣貞軍,他們能打就打,打不了也是他們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