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261

  第二六十一章
    在越澤和黎昕的命令下,安桓聯軍做出了愚蠢至極的決定,放棄守營,全軍突圍,結果在向外突圍時中了貞軍的圈套,被四十萬的貞軍團團包圍。【】[]
    雪加霜的是,安桓聯軍很快便看到己方大營那邊濃煙滾滾,即便是在十里之外,仍能看到天邊象被烈火燒紅了似的。
    聯軍大營里囤積的物資實在太多了,多到貞軍想搶都搶不完,顧安民又不甘心把這么巨大的物資全留給六國聯軍,最后下令,一把火燒了大營。
    可憐六國聯軍的輜重,在貞軍的一把大火之下化為灰燼,蕩然存。
    大營起火,安桓聯軍徹底沒了退路,在被貞軍團團包圍的情況下,兩軍將士也只能拼死一戰了。
    雙方的戰斗打得激烈,由白天殺到黑夜,又由黑夜戰至天明。雙方盡萬大軍的鏖戰,規模宏大,場面也慘烈,雙方的死傷都不在少數。
    安桓聯軍戰力是不如貞軍,但那是正常情況下,而現在的情況是兩軍已陷入絕境,除了拼死一搏再它路。狗急跳墻!一人拼命,三人不敵,何況安桓聯軍有整整三十多萬人。
    經過一晝夜的激戰,貞軍的傷亡接近了十萬,安桓聯軍的死傷更高達十五、六萬之眾,戰場幾乎已看不到干凈的空地,到處都是血流成河,到處都有數之不盡的尸體,殘肢斷臂、殘兵損甲,散落滿地。
    一場大戰暫時停歇下來,原本四十萬眾的安桓聯軍現在僅僅剩下半數,可戰之兵勉強還有二十萬。
    惡戰期間,越澤和黎昕不是不想向外突圍,而是真的突圍不出去,貞軍的包圍圈如同鐵桶陣似的,論安桓聯軍的突圍如何兇猛,但最終都是被貞軍一一阻擋回去。
    仗打到現在,越澤和黎昕都已感到絕望了,期待援軍的到來似乎已不太可能,而以己方的實力,又不可能是貞軍的對手,現在留給安桓聯軍的好像只剩下了一條死路。
    越澤和黎昕甚至想到了主動繳械投降,但二人的想法立刻遭到部下們的反對,國君投降,這等奇恥大辱哪是安、桓兩國可以承受的?不僅安、桓兩國的顏面盡失,甚至連川、風、莫、玉四國也會羞于與安桓為伍。
    按照安、桓兩軍將領們的意思,現在只能死戰倒底,如果能等到援軍的到來,己方還有活命的希望,若是等不到,也只能盡忠報國,殺身成仁了。
    在眾將的一致反對下,越澤和黎昕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打消了投降的想法,硬著頭皮往下堅持。
    而此時來援的風玉聯軍已經進入倉林郡,也聽說了安桓聯軍被困的消息,不過風玉兩軍并沒有直接往這邊趕,而是分兵多路,繞道而行。
    當然,這也是唐寅的主意。他這么做出于兩點考慮。分兵多路,可化整為零,便于隱藏己方的行跡,其二,他想針對貞軍實施個反包圍。
    貞軍能圍困住安桓聯軍,唐寅打算己方效仿貞軍,來個以彼之道還使彼身,在貞軍包圍圈的外圍圍困住貞軍,爭取把這支貞國中央軍全殲。
    靈霜有對他的決定出異議。他的想法固然是好,但耽擱的時間太長,她擔心安桓聯軍未必能堅持那么久。
    唐寅則不以為然,在他看來,安桓聯軍既然能與貞軍鏖戰一晝夜,說明還是有些實力的,現在被到絕路,定會爆出全部的潛能,再堅持個兩三天都是沒問題的。
    最后靈霜擰不過唐寅,只好接受他的建議,再冒一次險。
    安桓聯軍在與貞軍的戰斗中到底還能不能再堅持兩三天,沒人知道,不過接下來貞軍的進攻倒是放緩了。
    從西湯一路急行到倉林郡,先是攻營,后是惡戰,貞軍下業已疲憊至極。
    即便顧安民也看出己方將士的體力已到極限,再強攻下去,恐怕非但殲滅不掉安桓聯軍,自己這邊的傷亡將會極大。所以他放棄了急于求成的猛攻,而是選擇了更穩妥的困,安桓聯軍輕裝突圍,所帶口糧有限,顧安民相信,不出三天,安桓聯軍就得斷糧,五天之內,安桓聯軍的戰力就得銳減大半,到時己方業已養足精神和體力,再進攻,將手到擒來。
    他估計得一點都沒錯,甚至還有些高估的安桓聯軍的糧草,停戰的第二天晚,安桓聯軍就斷水了,等到第三天的時候,二十萬的殘兵已開始出現大范圍的斷糧。
    對于安桓聯軍而言,剛剛開始的斷水斷糧還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周圍堆積如山的尸體從清理。幾天來,尸體在陽光下暴曬,腐爛得極快,引來漫天的蚊蠅,蛆蟲遍地,很快,二十萬的殘兵就有將士們病倒的現象生。起初還只是偶爾出現幾例,可接下來,將士們開始成群成片的病倒,因藥醫治而活活病死的士卒不知有多少。
    整個戰場,臭氣熏天,不管是里面被困的安桓聯軍還是外圍的貞軍,平時人們都以汗巾蒙面,遮住口鼻,即便如此,仍擋不住飄蕩中空氣令人作嘔的惡臭味。
    當安桓聯軍已堅持到法再堅持的地步,下都已絕望地坐以待斃之時,顧安民終于決定,全軍進攻,給予敵人最致命也是最后的一擊。
    可是貞軍的攻勢還未來得及動,千鈞一之際,在其后方,轟隆聲陣陣,塵土揚起多高,一支數萬人組成的騎兵突然出現,并向貞軍陣營猛沖過來。
    聽聞消息的顧安民大吃一驚,他不知道突如其來的敵人是哪國的軍隊,慌亂之中,他令手下大將楊英率軍五萬,阻攔突然出現的敵軍。
    楊英在貞國也算是知名的猛將,不過這次他倒霉地碰了風國的官元讓和玉國的石宵。
    這兩位,并駕齊驅,沖在騎兵隊伍的最前面,見到貞軍已然迎擊過來,官元讓和石宵都未放緩度,前者一邊催馬一邊沖著迎面而來的楊英大喝道:“今日取你級者,乃風國將軍,官元讓!”
    說音未落,官元讓已到楊英近前,靈亂風隨之釋放出去。楊英聽到官元讓的名,心頭大陣,哪敢大意,以靈亂極招架對方的靈亂風。
    他是把靈亂風擋下來了,但向前沖鋒的官元讓業已沖到他的身側,手中的靈刀順勢橫著向前猛掃。
    楊英急忙立槍招架,耳輪中就聽‘當啷’、‘撲通’兩聲,楊英的身軀被官元讓的重刀硬生生砸落于馬下。
    沒等他站起身,空中電光乍現,一桿靈槍劃破長空,直直向楊英的胸口飛射過去。此時他已被震得眼前黑,哪里還能看到射過來的靈槍,被這槍結結實實地刺中胸膛,就聽撲的一聲,這記飛槍,貫穿了楊英的胸膛,槍尖從其背后探出,并深深刺入地面,將他活活釘在地。
    撥馬而回的官元讓撿個現成的便宜,手起刀落,削掉楊英的腦袋。
    這時,石宵也催馬跑了過來,片刻都未停,一走一過之間把釘在地的靈槍拔起,抖臂膀,持槍沖入貞軍的陣營之內。
    官元讓橫刀哈哈大笑兩聲,也跟著殺進貞軍陣營。他二人分成兩路,一左一右的向前沖殺,隨之,后面的騎兵隊伍也一分為二,風騎兵跟在官元讓的身后,玉騎兵跟在石宵背后,兩支騎兵,象兩把尖刀,把五萬的貞軍硬生生切割成三塊。
    即便兇狠如貞軍,也抵御不住騎兵的近身沖鋒,五萬人的陣營很快便被騎兵沖得支離破碎,如一盤散沙似的向后潰敗回去。
    想不到自己剛剛派出去的五萬將士這么快就被敵人殺退,而且連大將楊英都戰死了,顧安民一口氣沒緩來,險些當場背過氣去。
    他追問敗退回來的將士,敵人到底是什么人,怎能如此厲害?
    一名貞將裂開大嘴,顫聲回道:“敵軍是清一色的騎兵,打的旗號是風玉聯軍,為的大將是風國的官元讓!”
    官元讓!一聽到這名,顧安民頓時心涼半截,倒不是被官元讓的名聲嚇倒,而是既然官元讓來了,那說明風玉聯軍的主力已經撤回倉林郡了,己方再想殲滅安桓聯軍,已然沒有希望。
    情況危急之中,顧安民也從細想,緊急下令,全軍放棄圍困安桓聯軍,全體回縮,向南面撤退。
    可是此時他再想撤退,已經來不及了。
    這時,就聽四面八方,鼓聲震天,喊殺聲大起,數風軍和玉軍的旗號在貞軍的前后左右豎起,旗幟下面的是黑壓壓一眼望不到邊的風玉聯軍將士。
    現在的情況很有意思,貞軍圍困著安桓聯軍,而風玉聯軍卻把貞軍圍困,雙方是一層包著一層。
    不過,突然出現的風玉聯軍對貞軍士氣的打擊是致命的。原本貞軍已占據全面的主動,全殲安桓聯軍只是時間問題,可現在,情況急轉直下,由全面主動變成全面被動,貞軍不僅沒時間去管安桓聯軍,反而還要考慮自己該如何突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