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62

  第二六十二章
    風玉聯軍對圍困安桓聯軍的貞軍進行了反包圍,這一下,令貞軍上下一片慌亂,也讓瀕于絕望的安桓聯軍看到了一線生機。【】
    在各路的風玉聯軍完成合圍之勢后,以上官元讓和石宵為的四萬風玉騎兵立刻對貞軍陣營展開了沖殺。
    這兩位風玉的猛將突入貞軍陣營之內,如入人之地,四萬騎兵好像旋風一般,所過之地,留下了的貞軍尸體不計其數。
    上官元讓和石宵從貞軍的外圍硬是殺進內部,風馳電掣的騎兵隊伍直直向安桓聯軍的陣營沖去。
    看清楚他們旗號的安桓聯軍將士們驚喜交加,離好遠人們就開始大叫道:“風軍兄弟,我們在這里!我們是自己人!”
    現在的安桓聯軍旗幟也丟了,軍容也亂了,將士們一各個都是灰頭土臉的,身上的盔甲也滿是血污和污垢,失去了光澤,如果他們不大喊,上官元讓和石宵還真未必能認出他們是自己人。
    聞訊而來的越澤和黎昕興奮異常,一溜小跑的沖過來,還未走出己方將士的人群,就已扯脖子連聲大叫,問道:“前方的將軍是何人啊?”
    上官元讓沒有看到這兩位君主,不過聽有人詢問,他甩了甩三尖兩刃刀上的血跡,還是沖著人群回了一句:“我乃風國上將軍,上官元讓!”
    哎呀!一聽到上官元讓四個,越澤和黎昕不由自主地對視了一眼,眼淚不約而同地都掉下來了。
    他們以前從沒有覺得上官元讓的名竟是如此親切。這兩位國君帶著哭腔邊往外擠邊一齊伸手大喊道:“元讓將軍救我!”
    你誰啊你!上官元讓坐在馬上,伸長脖子仔細一看,差點笑出聲來,現在越澤和黎昕這兩位也夠慘的,臉上黑一道白一道,也不知道幾天沒洗過臉了,眼眶黑,眼窩深陷,身子的王裝更慘,不知破損多少處了,大窟窿小眼子的,蓬頭垢面,步履蹣跚,其狀和要飯的叫花子差不多,哪里還有半點君主的威嚴。
    看來安桓兩軍被貞軍*得也真夠慘的,不然那么注重外表形象的越澤和黎昕也不至于淪落到這般地步。
    上官元讓暗暗搖頭感嘆,他在馬上抱刀拱手,說道:“原來是安王、桓王兩位殿下,請恕末將甲胄在身,不能下馬施禮了。”
    越澤和黎昕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是從兩軍的人群里擠了出來。
    這二位,一人站在上官元讓的一邊,高舉著手,死死拉著他戰馬的韁繩,連聲說道:“元讓將軍,你們可算是來了!快救我脫困!”
    上官元讓的膽子是大,但也沒大到帶著兩名王公殺回貞軍的重圍,刀槍眼,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他怎么向安、桓兩國解釋。
    他拉了拉韁繩,想把二人的手掙開,這越澤和黎昕抓得死死的,橫了心的不放手。
    上官元讓奈,苦笑著說道:“兩位殿下稍安勿躁,風玉兩軍已把貞軍團團包圍,兩位殿下只管在此聽候好消息即可。現在,末將要回頭再沖殺敵軍一陣!”
    言下之意,就是要他倆趕快放手,別耽誤他殺敵的時間。可是越澤和黎昕一聽到上官元讓要走,把他的韁繩抓得更緊了,異口同聲地說道:“將軍莫走!還望將軍留下來護駕啊!”
    他二人抓著上官元讓死活不松手了,非要上官元讓留下來保護他倆,換成旁人,他早就一腳一個,把兩人踢出去了,可這兩位偏偏是一國之君,上官元讓再看不上眼,也得忌憚三分。
    被他二人磨得實在沒辦法了,上官元讓只好奈地下馬,并回頭命令風騎兵,全部聽從石宵的指揮,跟隨石宵繼續沖殺敵軍。
    石宵現在也看出來了,越澤和黎昕已如驚弓之鳥,抓住上官元讓這根救命稻草,是不可能再放他讓走了。
    看著那么高傲的上官元讓此時也被二王磨得可奈何,石宵心中暗笑,喝令一聲,帶著風玉兩國的騎兵,反殺回敵陣。
    見風玉騎兵又重新殺了回去,而安桓聯軍則都象木頭樁子似的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上官元讓的鼻子都快氣歪了,他回頭大聲喝問道:“你們還站在這里做甚?此時不突圍,難道還等著貞軍來圍攻你們嗎?”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即便越澤和黎昕也恍然大悟地連連點頭。貞軍如果真被外面的風玉聯軍打急了,很可能會放棄外圍,破釜沉舟地來找安桓聯軍搏命,拼個同歸于盡。
    在上官元讓的醒下,安桓聯軍跟在風玉騎兵的屁股后面,也開始向貞軍陣營里沖殺。
    現在的戰場又豈止一個亂了得。外圍在打,內部也在打,貞軍內外受敵,形勢已然岌岌可危。
    援軍的到來等于為安桓聯軍將士打了一針強心劑,原本早已經筋疲力盡的二十萬殘軍這時也不知道又從哪爆出來了活力,跟隨風玉騎兵,在貞軍陣營中硬是殺出一條血路,強行突圍了出去。
    等安桓聯軍全體脫困,對于風玉聯軍而言貞軍內部已沒有自己人,進攻也再顧慮,兩軍在外圍架好拋石機,對著貞軍陣營展開了猛砸。
    外部有拋石機,內部有風玉聯軍的猛攻,早已陣營大亂的貞軍再力支撐,節節向內潰敗。
    現在戰場上的形式突然來了個大調換。風玉聯軍占據了原本屬于貞軍的位置,而貞軍則退縮到原本屬于安桓聯軍的位置。
    就連雙方的兵力都和那時大致相當,現在貞軍去掉死傷,只剩下二十多萬,而風玉聯軍則接近四十萬眾,這還不算安桓聯軍那二十萬的兵力。
    戰斗至此,風玉聯軍已穩穩控制了戰場上的局勢,和當初貞軍的選擇一樣,風玉聯軍沒有一直猛攻下去,也選擇困,打算把貞軍困死在己方的包圍圈內。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貞軍圍困安桓聯軍的戰術,此時被更~新最快整]理]風玉聯軍一模一樣的復制了一遍。
    戰場之外,唐寅和靈霜見到了久違的越澤和黎昕。此時看到唐寅和靈霜,后兩位如同見了親人似的,雙雙上前,拉住唐寅的手,沒等開口,越、黎二人已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他倆都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甚至把指定即位人選的遺都寫好了,哪知道風云突變,風玉聯軍從天而降,在最危急的時刻,解了安桓聯軍之危,這讓越澤和黎昕第一次體會到劫后余生的感覺。
    他二人對雪中送炭的唐寅和靈霜的感激之情已法言表,此時激動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里更是五味俱全,有興奮、激動,也有羞辱和苦澀。
    唐寅能理解他二人的心情,分別拍了拍越澤和黎昕的手,說道:“這幾天讓兩位王兄受苦了!自接到兩位王兄的信,本王和靈王妹一直在率軍向倉林這邊趕,可是路途遙遠,還是晚到了數日,好在兩位王兄安然恙,本王也就放心了。”
    “能來就好!能來就好!”越澤和黎昕連連點頭,不時地抬起胳膊,用袖口擦拭眼淚。
    “想必兩位王兄都餓了吧?本王已令人備好酒菜,等會便會送到。”現在就算給越澤和黎昕星星、月亮也比不上給他二人一桌豐盛的酒席。
    果然,聽唐寅說已備好酒菜,越澤、黎昕二人這才感覺饑腸轆轆,五臟廟都在翻騰著。
    兩人對唐寅的千恩萬謝不再詳表,且說戰場之上,風玉聯軍的將士已開始高聲勸降被困的二十萬貞軍。
    在顧安民的典里,從來就沒有投降二。
    他強壓胸中怒火,喝令全軍,不要理睬風玉聯軍的勸降,若對方不主動來攻,己方也不要輕率出擊,全軍養精蓄銳,等到晚上,再全力向外突圍。
    如果說貞軍對安桓聯軍的包圍是鐵桶陣,那么現在風玉聯軍對貞軍的包圍就是鐵板陣。
    被安排在最內部,和貞軍會有直接接觸的將士全都是風軍。唐寅做出這樣的布置,也是不太信任玉軍的戰斗力,怕玉軍會給貞軍造成突圍的機會。
    在風軍身后則是風玉聯軍的大型武器,其中以拋石機和箭樓為主。再往后看,才是玉軍陣營。
    雖然玉軍不和貞軍直接接觸,但唐寅也沒讓玉軍閑著,又是挖壕溝,又是筑土圍,在風軍的背后建構第二道防線,也是設個雙保險。
    貞軍若想向外突圍,不僅要頂著拋石機和箭樓的砸、射,還得突破風軍的防線,而后又要面對已完成防御工事的玉軍,可謂是難上加難。
    當天晚上,在顧安民的命令下,二十萬貞軍展開了突圍。
    此戰對于貞軍而言異常艱苦,風軍在外圍布置的盾陣如同一層鐵甲,將數的貞軍阻擋在外,盾陣之內射出的弩箭仿佛雨點一般,再加上拋石機投出的石和箭樓上的射下的箭陣,都對貞軍造成極大的殺傷。
    往往前面的貞軍拼死拼活地沖開風軍的盾陣,可回頭一瞧,背后已經沒人了,后方的將士們都被凌空落下的石和箭陣射退了,后勁不足的貞軍想撕開風軍的防線,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