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63

  第二六十三章
    受困的貞軍幾次向外突圍,但結果都是功而返,還損兵折將甚重,到最后,顧安民也看出己方沒有突圍出去的實力和可能,只能奈地放棄突圍,在原地死守。【】[]
    他們不攻,風玉聯軍也求戰,雙方處于對峙狀態。但貞軍的糧草畢竟是有限的,他們和風玉聯軍耗不起。
    不出三天,當初安桓聯軍的慘狀就轉嫁到了現在的貞軍身上,斷水缺糧,病患激增。
    等雙方對峙到第五天的時候,貞軍內部已開始出現人食人的慘狀,因饑餓和傷病,全軍上下有近半數的將士喪失了戰斗力。貞軍的形勢已瀕臨到崩潰的邊緣。
    此時,唐寅見己方把貞軍也困得差不多了,主動出欲和顧安民一見。
    顧安民倒是沒有拒絕,他也想看看,風王唐寅在這個時候要見自己有何意圖。二人在各自將領的保護下,于雙方陣營的中央空地碰面。顧安民其貌不揚,是個又黑又瘦的中年漢子,但他的出身可不尋常,是貞國前任大將軍顧衡之子,子承父爵,現已是堂堂的國興侯。
    唐寅把顧安民打量了一番,見對方沒有任何開口的意思,他主動笑道:“顧將軍,久違了!”
    “風王殿下有話就直說吧!”顧安民懶得寒暄,開門見山地說道。
    “呵呵,顧將軍好爽快。”唐寅含笑說道:“這次本王約見顧將軍,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顧將軍指條明路。”
    顧安民挑起眉毛,凝視著唐寅,質問道:“風王殿下要為我指條明路?”
    “沒錯!”唐寅點點頭,收斂笑容,一本正經地說道:“顧將軍現在應該很清楚,你與麾下的部眾已是插翅難飛,再做困獸之斗,也只是死路一條,改變不了大局,與其白白犧牲,做佞臣賊子的殉葬品,不如棄暗投明,匡扶正義!”
    “哈哈……”顧安民仿佛聽了笑話似的,仰面狂笑不止,過了好一會,他才收住笑聲,問道:“這就是風王殿下所謂的明路?若是如此,那我們之間也沒什么好談的了……”
    不等他說完,唐寅突然話鋒一轉,喃喃說道:“一直聽說顧將軍在貞國是少有體恤將士、愛兵如子的好將領,今日得見,也不過如此嘛!”
    這話令顧安民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冷冷地瞪著他,等他繼續說下去。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唐寅接著道:“李弘大逆不道,自立為王,上違天命,下違人倫,天下姓,狠不得食其肉,吞其骨。現在再為此類豬狗不如者盡忠,疑是愚忠。顧將軍為了家族的聲望、存亡,即便明知道是錯,也硬要錯下去,甘愿做殉葬品,這倒可以理解,但你不應該拉上二十余萬將士,讓他們陪你一同做殉葬品,這么做,顧將軍不覺得自己太自私了嗎,也太對不起把身家性命托付于你的將士們了。”
    他這番話,把顧安民說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久久言以對。
    他之所以肯來和唐寅會面,一是想看對方的意圖,其二,也正是想為麾下的弟兄們爭取一條活路,當然,這條活路的代價絕不是繳械投降。
    沉吟許久,顧安民方開口說道:“俗話說得好,一人拼命,三人不敵!我貞軍將士的戰力,風王殿下應該是知道的,真把我軍弟兄*急了,固然我方會全軍覆沒,但貴方的損失也不絕不會小。我有個議,以我這顆項上人頭來換風王殿下的開一面,放這些弟兄一條生路。”
    唐寅愣了一下,52o小說道:“顧將軍太高估自己了,你的人頭沒有這么值錢,本王也不會做出放虎歸山的蠢事。”
    顧安民臉色頓變,沉聲問道:“難道風王殿下真想看到你我雙方拼個魚死破……”
    唐寅樂了,伸手指了指貞軍方面,說道:“以你貞軍目前的狀況,恐怕都未必能再堅持三天!而以貞軍現在的戰力,突圍更是在尋死。顧將軍,你早已沒有和本王談條件的本錢。本王還是那句話,若投降,全軍可活,若抵抗,全軍必死。要死要活,顧將軍自己選吧!”
    他把話已說絕,讓顧安民找不到一絲一毫回旋的余地。后者下意識地皺緊眉頭,臉色陰晴不定,良久語。
    唐寅明白,他現在正處于天人交戰的地步。他瞇了瞇眼睛,向前湊了兩步,又低聲說道:“不過本王必須得醒顧將軍,你現在的抉擇,可關系到二十多萬將士的生死。他們可都是辜的,顧將軍不會忍心把他們往火坑里推吧?”
    “不要說了!”唐寅話音剛落,顧安民氣急敗壞地咆哮出聲。
    投降,這在顧安民以前的觀念中是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但是現在,他有些猶豫了。六國聯軍的入侵,歸根結底還是由李弘引出來的,要不要因為君主一人的過錯而犧牲掉整個貞國,他以前也考慮過這個問題,只是沒有想出個結果。現在問題已經擺在他的面前,到底是要繼續死忠下去,還是選擇投靠風軍,加入推翻貞王李弘的陣營。
    又考慮了好一會,他突然開口問道:“風王殿下,有件事情,我希望殿下能據實相告。”
    唐寅揚頭道:“顧將軍有話請講!”
    “六國組成的伐貞聯盟,到底是想把大王拉下王位,還是想合力滅掉、吞并貞國?”這是顧安民最關心的問題。
    如果是前者,他還勉強可以接受,再仔細考慮斟酌,但若是后者,那他也就不用再猶豫了,即使不為國君而戰,也得為國家而戰,縱然一死,也死得其所。
    他如此相問,心里是怎么想的唐寅又怎么可能猜不出來呢?若告訴他實情,只怕打死顧安民也不會接受己方的招降,但若是騙他,自己身為一國之君的威信也就蕩然存了。
    想來想去,唐寅含糊不清又避重就輕地說道:“到底要拉李弘下臺還是滅掉貞國,本王也不太清楚,但有一手機]看o點本王可以想顧將軍保證,本王率軍伐貞,完全出于對天子的一片忠心,等以李弘為的叛逆勢力垮臺之后,我風國絕不會索要或搶占貞國半寸領地,當然,本王也只能對本國做出這樣的保證,至于其它列國的王公是怎么打算的,本王就不得而知了。”
    呦!聽聞這話,顧安民的心頓是一動,風王這么說,說明他并瓜分貞國之意,聽起來,六國也從未對瓜分、吞并貞國做出過商議,如此來看,六國聯軍僅僅是想推翻李弘,而不是要滅掉貞國。
    他眼珠連連轉動,一邊暗暗嘀咕著,一邊問道:“風王殿下或許不清楚別的王公心里是怎么想的,但總該清楚玉王殿下的心思吧?!”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王妹是本王的夫人,本王的決意,自然也是王妹的決意。顧將軍大可以放心,玉國和風國一樣,對貞國絕覬覦之心。”
    說起來,顧安民倒也很會挑人詢問,六國聯盟當中,只有風、玉兩國對貞國的領土不感興趣,唐寅的回答倒是沒有說假話。
    風玉兩國皆不想瓜分貞國,這讓顧安民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下了一些。
    長松口氣的同時,他對唐寅拱了拱手,正色道:“風王殿下乃一國之王公,所言必虛假。至于投降之事,我可以考慮,不過,我有個條件,還望風王殿下能應允。”
    “哦?”唐寅挑了挑眉毛。
    “其實,也不是什么過分的條件,只是希望大王退位之后,六國王公能讓我國太子李丹繼承王位。”在顧安民的心目中,李丹比李弘要強倍,先太子能力群,其次,太子為人仁厚,重情重義。如果李丹能順利繼位,貞國將來還是會有出頭之日。
    唐寅眨了眨眼睛,說道:“將來要由誰繼承王位,這可不是本王一人說得算,還要看其他列公的意思。”
    “這我明白,只要風王殿下保證自己將來不反對即可。”唐寅和李丹之間的矛盾,顧安民當然也是知道的。
    殷柔本是李丹的未婚妻,卻被唐寅帶到風國,兩人可以說是公開的情敵,等李弘退位之后,唐寅能不能容得下李丹,那還真不好說呢!
    唐寅心中暗笑,顧安民把一切想得太好了。即位?川、莫、安、桓四國早就把貞國視為囊中之物,怎么可能還容忍旁人繼承王位?
    現在,他可不會去打碎顧安民的美夢,只是頷一笑,若有所指地說道:“顧將軍把本王的心胸想得太狹小了,日后若真要選定貞國王位的繼承人,本王絕不會插手過問。”
    “如此我就放心了。”顧安民再話可說,唐寅能做出這樣的保證,那已經算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這么說,顧將軍肯率領麾下投降了?”唐寅直勾勾地看著他。
    顧安民滿臉正色地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并不是投降,而是倒戈。我和麾下的將士們絕非貪生怕死之輩,之所以肯放棄抵抗,是因為君主不道,我等愿與六國聯軍合作,另立明主,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