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64

  第二六十四章
    什么狗屁倒戈,就是在給自己的投降加上個冠冕堂皇的頭環罷了。【】唐寅心中冷笑,不過臉上一點也沒有表露,還連聲贊道:“顧將軍不愧是深明事理之人,你此時的決定,可是二十多萬貞軍弟兄之福啊!”
    聽到唐寅的夸贊,顧安民還是老臉一紅,羞愧地低下頭。貞國崇尚的一向是忠貞剛烈,而自己卻臨陣倒戈,投向了敵人那邊,固然有大王大逆不道的因素在,但顧安民的心里依舊很不是個滋味,也深感地自容。
    不管顧安民有多自覺羞臊,但他終究是做出了臨陣倒戈的決定。他的決定固然讓貞軍上下大為震驚,可人們也打心眼里在暗自慶幸。
    沒有誰是真的不怕死,貞軍的勇往直前也和其殘酷的軍規軍紀有直接關系,現在自己的主將下令投降,他們也就再顧慮了,日后真出了問題,自然有主將去抗。
    二十多萬貞軍放棄抵抗,這讓風玉聯軍避免了不少的損失。
    其實正象顧安民說的那樣,如果他真破釜沉舟地率領部下和風玉聯軍拼命,到最后貞軍或許會死光,但風玉聯軍這邊的傷亡也是法估量的。
    聽聞貞軍全部投降的消息,越澤和黎昕二人急忙來找唐寅,見面之后,二人迫不及待地詢問唐寅到底是怎么回事。
    貞國中央軍竟然也會投降,這在他二人心里,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唐寅也不隱瞞,把他是如何勸降顧安民的經過大致講述一遍。
    越澤和黎昕聽后,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隨即說道:“原來貞軍并非投降,而是受了唐王弟的蒙騙,想跟著我們去推倒李弘,簡直是愚蠢至極!”
    你二人也聰明不到哪去,不然怎會被顧安民打得如此之慘?!
    唐寅心里哼笑,表面上還是一本正經,他正色說道:“瓜分貞國之事,現在兩位王兄還萬萬不能向顧安民起,一旦讓他知道,定要再次和我們為敵。”
    越澤和黎昕想了想,大點其頭,應道:“唐王弟所言有理!”自從被唐寅搭救之后,越澤和黎昕對他的態度可謂是來個一八十度的大轉彎,甚至都覺得唐寅比肖軒更值得結交。
    風國的國力固然沒有川國強,但在生死存亡關頭,唐寅能及時趕到,而肖軒卻不聞不問,就為人來看,唐寅可比肖軒可靠多了。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越澤和黎昕對唐寅的印象大為改觀,也有意和他拉近關系,現在他二人對唐寅言聽計從,有以他馬是瞻之意。
    唐寅又不是木頭,當然能感受到他倆對自己態度的變化,他可不想錯過這個分化川國核心地位的大好機會,對越澤和黎昕更加以禮相待,毫半點救命恩人的姿態。
    雖不至于對援助安桓聯軍之事只不,但每每說起時,他都會刻意淡化風玉聯軍的作用,反而去突出安桓聯軍在戰斗中的英勇。
    這讓越、黎二人自然大感受用,也更加從心眼里感激唐寅的善解人意。
    現在,越澤、黎昕和唐寅已越走越近,這也是讓肖軒始料不及的變故。
    黎昕眼珠轉了轉,向唐寅建議道:“唐王弟,我總覺得留下顧安民是個隱患,咱們是不是應該將他……”說話間,他的手掌在空中做個橫切的動作,意思是將顧安民除掉。
    唐寅笑呵呵地點點頭,說道:“其實,我也正有此意,可是,后來細細想想,又覺得可惜。現在留下顧安民還是有作用的,他一心想把李弘拉下王位,推太子李丹繼位,我們何不來個將計就計,利用顧安民在貞國朝堂上的聲望和地位,拉攏更多的貞軍倒戈向我們這邊,如此一來,我們向西湯的推進可就事半功倍了,也能大大降低我方將士的傷亡。”
    啊!越澤和黎昕聞言,頗有茅塞頓開之感,難怪風玉聯軍能在貞國連戰連捷,不僅是因為風軍勇猛,唐寅的深謀遠慮也著實厲害。
    他二人打心眼里佩服,異口同聲道:“就依唐王弟之見!”
    以顧安民為的二十多萬貞軍倒戈之后,并沒有被解除武器,也沒有被風、玉、安、桓聯軍收編或關押,而是繼續采用原編制作戰,只是作戰的對象已由六國聯軍轉變成忠于李弘的勢力。
    隨著顧安民的倒戈,越澤和黎昕突然現跟隨唐寅一同作戰,戰爭似乎也沒有想像中的那么可怕,兩人私下里一商議,決定不再留在后方做后勤了,跟隨風玉聯軍并肩作戰。
    如果以前他二人出這樣的要求,唐寅十有**得懷疑這兩位居心叵測,也不可能留安桓二軍在自己身邊礙手礙腳,但現在他有拉攏之意,也就順著越澤和黎昕的意思,答應了二人的請求。
    現在唐寅這邊反而變成了五國聯軍,有風軍、安軍、桓軍、玉軍以及和剛投靠過來貞軍。如此怪異的畸形組合,也當真稱得上是匪夷所思了。
    就連靈霜也不得不佩服唐寅,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把這么多支敵我雙方的軍隊揉捏到一起,為自己所用。
    五國聯軍的總兵力合到一起接近萬之眾,后勤補給是個大問題。不過在與貞軍的交戰中,安桓聯軍傷亡慘重,需要填補兵員,正好可以利用國內填補的新兵把補給護送過來。
    正如唐寅先前預料的那樣,有顧安民這面活招牌在己方,確實讓聯軍的推進事半功倍。五國聯軍進入固平郡后,基本沒費多大的力氣,就占領了固平郡全境。
    其一,固平郡的守軍確實是數量有限,城防也不堪一擊,其二,顧安民的出面勸說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對于貞人而言,即便風玉聯軍說得天花亂墜,但他們畢竟是敵軍,人們打心眼里排斥,而顧安民則不然,他是堂堂的上將軍,世襲高貴的國興侯,他在貞人面前指責李弘大逆不道,自取滅亡,非但不會引起貞人的反感,電腦]訪反而還讓貞人覺得他說得有道理,雖不中聽,但也是忠言逆耳。
    顧安民之所以大力勸說貞人倒戈,其實多多少少也是想彌補他心中的罪惡感,如果僅僅是他一個人倒戈,那疑是受千夫所指的貞國罪人,但若人人都倒戈,反對李弘,那他的所作所為就是順應民心,是棄暗投明的正義之舉,不但不是貞國的罪人,還將是貞國的功臣。
    唐寅這邊進展順利,拿下固平郡后,隨即便要向相山郡和龍湖郡挺進,只要再拿下這兩郡,接下來就可直取西湯。
    而另一邊的川莫聯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信豐郡打下來,在繼續向西推進,進入石馬郡后,川莫聯軍遇到了勁敵,從西湯趕過來的第二批貞國中央軍,以上將軍田懷玉為的四十萬貞軍。
    雙方于石馬郡的雞頭山一帶展開了決戰,這是一場針尖對麥芒、毫投機取巧的正面碰撞,也是川貞兩國決裂之后正規中央軍的次相遇。
    川莫聯軍是深入敵國作戰,所以此戰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一旦戰敗,全軍都將深陷絕境,死葬身之地。
    而貞軍則是恨透了背信棄義的川國,也想在戰場上堂堂正正地擊敗川軍,報川國的背叛之仇。
    可以說在交戰當中,雙方都使出了一二十分的力氣,皆想一舉擊潰對手,取得一場完勝。
    戰斗打得異常慘烈,川莫聯軍把所有能派上用場的大型攻擊武器都搬了出來,這最大限度地彌補了兩軍戰力的不足,而貞軍將士也表現出勇猛善戰的一面,幾乎完全視地方的大型武器,拼了命的往前沖殺。
    雙方是你倒一排,我亡一列,在激戰當中,死傷者不計其數,尤其是雙方交戰的中心地帶,川莫聯軍和貞軍都法向前推進半步,這里就如同一架巨型的絞肉機,雙方將士的尸體疊疊羅羅,早已堆積成山。人們是踩著尸體艱難地爬上去,然后再噴灑著鮮血倒下,后面的將士們則數次地重復著前面兄弟的后塵。
    戰斗整整打了一整天,最后停戰并非因為雙方死傷的慘重,而是戰場中央的尸體實在太多了,多到雙方的將士們已舉步維艱的程度,這才迫不得已地各自收兵停戰。
    停戰的空隙,雙方都派出收尸隊收攏己方陣亡將士的尸體,單單是收尸,雙方就忙碌了一整夜。
    等到第二天天明,兩邊的將士又不約而同的拉開架勢,列好戰陣,繼續展開正面的決戰。
    這和前一天的場景幾乎一模一樣,完全是一場你死八我損一千的消耗戰,這樣的戰斗,就是在比拼意志,看誰更能堅持,但不管最終誰輸誰贏,都不會存在真正的贏家。
    戰斗至此,雙方都是騎虎難下,箭在弦上,即便明知道消耗下去沒有好處,但誰也退不下來了。
    改變雙方戰局的并不是雙方自己,而是一支突然趕到的貞國地方軍。這支地方軍兵力不多,僅僅接近五萬人而已,但對于苦苦作戰的川莫聯軍而言,其打擊卻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