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65

  第二六十五章
    隨著貞國地方軍的來援,川莫聯軍的士氣開始迅崩潰,斗志也越來越弱。[]有一支地方軍能趕來增援,那么后面很可能還會有第二支、第三支甚至更多的地方軍源源不斷地趕過來,這沒時候是個頭,就算現在己方能把面前的貞國中央軍統統殺光,但最終還是打不贏這場仗,因為對方有不計其數的援軍,而己方卻是在孤軍奮戰。
    雙方打到這種程度,比拼的就是心氣,川莫聯軍的心氣一泄,戰場的局面立刻生了變化,兩軍將士漸漸抵御不住貞軍兇狠的進攻,開始節節敗退。
    對于川莫聯軍而言,后方的大型武器是對全軍戰力最強有力的支持,可是前方的將士們節節后退,馬就把后方的大型武器暴露在貞軍的攻擊之下,而失去了大型武器的支持,川莫聯軍也就敗得更快了,隨之又有更多的大型武器遭受到貞軍的直接攻擊,這就是個惡性的循環。
    所謂兵敗如山倒,這話用在川莫聯軍身正合適。很快,川莫聯軍就從緩敗變成了全面潰敗,大批的士卒放棄拼殺,如潮水一般向后潰逃。
    肖軒和邵方見狀,哪里還敢再戰,急忙下令,全軍收兵,退回己方營寨。
    川莫聯軍這一敗,一瀉千里,投入到戰場的大型武器大半被毀或落入貞軍手,川莫聯軍的殘兵敗將一路逃回己方大營里,緊閉營門,死守營寨。
    這場川莫聯軍和貞軍的正面交鋒,雙方的損失其實大致相當,川莫兩軍傷亡的兵力在十萬左右,而貞軍的傷亡也過了十萬人。
    不過就士氣而言,貞軍已經占據主動,而且還有越來越多的地方軍在趕過來增援,反觀川莫聯軍,將士們士氣低落,對眼前的戰爭已開始缺乏信心。shouda8
    在川莫聯軍死守營地的時候,貞軍在營寨外快集結,中央軍加趕來的地方軍,很快又恢復到四十萬的兵力,隨后開始對川莫聯軍的大營展開猛攻。
    面對面的近身肉搏戰,川莫聯軍拼不過貞軍,但現在打防御戰,有寨墻做倚仗,川莫聯軍的劣勢被挽回不少,即便兇猛如貞軍,也難以突破川莫聯軍的防線。
    貞軍強攻了幾次,結果都是功而返,最后,貞軍主帥田懷玉果斷改變了戰術,放棄強攻,在川莫聯軍的大營外駐扎下來,雙方由激戰階段進入到對峙階段。
    雙方這一拖,就足足拖了五天的時間,貞軍的補給由各郡各縣出人出力,相繼送到,但川莫聯軍的后勤卻象是斷掉了似的,別說沒收到填補的輜重,就連軍糧都顆粒收。
    川莫聯軍沒有收到補給也并不意外,原本負責后勤的安桓聯軍現在已經跟著唐寅去往前方戰場了,而且越澤和黎昕也沒有交代部下給川莫聯軍運送補給。
    這兩位都不是心胸寬闊之人,在他二人看來,既然當初你肖軒和邵方能棄我于不顧,現在我又何必去照顧你們呢?想要補給,就自己想辦法去弄,別再指望我們了。
    安桓聯軍填補的新兵護送著輜重和補給,直接去了以風軍為的五國聯軍陣營,根本就沒管川莫聯軍這一邊。
    此時,川莫聯軍的形勢已越來越危急。即便貞軍沒有對他們的營地實施全面包圍,但川莫聯軍也不敢貿然離開大營。
    前進之路有數十萬的貞軍駐扎,論如何也過不去了,而若是后撤,又擔心會被貞軍追殺,到時沒有營寨做倚仗,只靠自己的戰力,又如何去與貞軍抗衡?
    但留在營地里死守也不是個辦法,畢竟他們所帶糧草有限,總有消耗完的一天,等拖到全軍斷糧之時,那就徹底沒有希望了。
    肖軒和邵方經過商議,最終只能厚著臉皮向風、安、桓、玉四王求援,請求四王能分兵來援,即使不能分兵,也盡量先把補給運送過來。
    當然,肖軒和邵方并沒有傻到把全部的賭注都壓在風、安、桓、玉四國身,兩人同時又給暫駐扎在安國境內的己方軍團出調令。
    按照當初的約定,六國伐貞,每國出兵的數量是四十萬,其中的二十萬是作為進攻的第一批隊,另外的二十萬則駐扎于安國做后援。現在由于川莫聯軍的形勢岌岌可危,肖軒和邵方為了安全起見,也只能把己方駐扎于安國境內的軍團緊急調動過來,以應不時之需。
    現在的六國伐貞聯盟,已有四國把先前籌備的四十萬軍隊全部調到貞國境內,先是安、桓二國,接下來是川、莫二國,反倒一直在前方沖鋒陷陣的風、玉兩國恰恰沒有和貞軍打過硬仗,兵力還保持著鼎盛,并未調動后援。
    且說唐寅這邊,接到了肖軒和邵方的傳后,四國的國君立刻齊聚一堂,商議對策。
    此時他們已經進入相山郡。
    貞國朝廷集結起來的萬大軍,先是以顧安民為的四十萬貞軍折損近半,余下的人全部倒戈,后是以田懷玉為的四十萬貞軍被川莫聯軍所牽制,現在,留守西湯的貞國中央軍僅有二十萬,這對唐寅這邊的聯軍而言是個難得的機會,只要能在短時間內突破相山、龍湖二郡,便可以直搗西湯,以其二十萬的兵力,根本法抵御住他們這邊的萬聯軍。
    不僅唐寅明白眼前的機會難得,越澤、黎昕、靈霜三王也都很清楚這一點,所以看到肖軒和邵方的求援信后,越、黎、靈三人一致表態,決不能分兵去救,己方必須得保持兵力,先攻克西湯,滅掉貞國的朝廷。
    聽完他們的意見,唐寅緩緩點了點頭,也表示贊同。這時候分兵,實在是會耽誤大好的戰機。
    見他只是點頭,卻沉吟不語,越澤和黎昕都有些急了,生怕唐寅心慈手軟,答應肖軒和邵方的請求。
    二人對視一眼,越澤率先說道:“唐王弟,并非我等不顧同盟之情,不去援助,而是時局不允啊!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不趁著現在這個機會抓緊時間西進,等到西湯緩過這口氣,再集結個萬大軍,我們可就寸步難行了。”
    “沒錯!”靈霜大點其頭,正色說道:“越王兄所言極是,現在分兵,就等于是給西湯喘息之機,實乃不智之舉。”
    靈霜當然不會蠢到象越澤和黎昕那樣認為唐寅是個心慈手軟、會念及同盟之情的寬厚之人,不過唐寅的思維太怪異倒是真的,她還真擔心唐寅又做出匪夷所思的事來。
    見他們三人都在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唐寅樂起,笑呵呵地站起身,伸伸筋骨,隨后拿起茶杯,狀態悠閑地喝了兩口茶,這才說道:“各位王兄王妹,我也知道現在分兵是對我們有害而一利,但列位有沒有考慮過,若是川莫聯軍敗了,結果會怎樣?”
    “怎樣?”
    “四十萬的貞軍就可以抽出手來,由側方來夾擊我軍,到那時,我軍又要急于西進,又要應付四十萬的貞軍,形勢不容樂觀啊!”唐寅慢悠悠地分析道。
    聽聞這話,越澤、黎昕、靈霜不約而同地皺緊眉頭。
    黎昕直截了當地問道:“所以呢?”
    “所以,我們得讓川莫聯軍堅持住,即便不能打敗貞軍,也得把這批貞軍死死地牽制在石馬郡。”唐寅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
    靈霜點點頭,突然又覺得唐寅所言也有些道理了。
    越澤則奈地拍了拍大腿,嘆息道:“說來說去,還是要分兵援助川莫兩軍嘛!”
    唐寅嘴角揚了揚,說道:“想要川莫聯軍堅持住,我們未必要分兵援助。”
    “哦?”三人精神為之一振,急忙追問道:“唐王弟的意思是……”
    “以川莫兩軍的戰力,只要有足夠的糧草和輜重,不求破敵,死守營寨自保還是沒問題的。”唐寅說道:“這事,還得依仗越王兄和黎王兄出力幫忙啊!”
    越澤和黎昕眼珠轉了轉,疑問道:“唐王弟的意思是要我二人出兵,運送糧草和輜重給川莫二軍?”
    “沒錯,這也是解川莫之危的最佳辦法了。”
    “哼!做不到!”黎昕臉色漲紅,氣呼呼地看向越澤,說道:“越王兄,當初肖軒和邵方是如何對待你我二人的?見死不救,冷漠情,毫同盟之義,若非風玉兩軍兄弟趕到,你我現在早就做了貞軍的刀下之鬼,現在要你我給肖軒和邵方送糧草、輜重,越王兄你能做到嗎?”
    唉!越澤暗嘆口氣,這就好比被人捅了一刀,還要自己去給人家送禮,別說面子難看,就連自己這關都過不去。
    他搓著手,呵呵干笑兩聲,對唐寅說道:“唐王弟,當初肖王兄是如何對我們的,你最清楚了,現在要我和黎王弟為其送補給,太強人所難了。”
    六國的輜重都存放在安國,由安軍做統一管理,若越澤不下調令,誰都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