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66

  第二六十六章
    看著義憤填膺的越澤和黎昕,唐寅感覺又好氣又好笑,這二人的心眼還真不是一般的小啊。【】[]
    其實肖軒當初選擇不回救,也是有他的道理。不過他也明白,現在再說這些一點用都沒有。
    他正色說道:“越王兄、黎王兄,即便肖王兄當初有不對之處,但兩位王兄還是應以大局為重。讓川莫兩軍堅持住,拖住貞軍,對我們也是極為有利的,我們可以抓住這個機會,一舉攻入西湯,而若是川莫聯軍敗了,最后,恐怕只能向我們這邊敗退,來和我們匯合一處,到那時,即便攻陷了西湯,貞國的金銀珠寶可就不知道會進入誰的口袋里了。”
    唐寅這話極為有效,一下子打動了越澤和黎昕的心。
    川王肖軒仗勢欺人的本事是出名的,靠著川國強盛的國力,什么好處都要爭得最多,若讓川軍進了西湯,恐怕旁人也就撈不到什么好處了。
    貞國的金銀珠寶,四國均分總好過被川國獨占五國撿些殘羹剩飯要強得多。想到這里,越澤和黎昕互相看了看,后者重重地跺了腳,搖頭嘟囔道:“沒辦法了……”
    見狀,越澤對唐寅說道:“唐王弟所言有理,我這就給國內傳,派人給川莫兩軍護送補給。”
    “啊,如此真是麻煩越王兄了。”
    “哎?什么麻煩不麻煩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唐王弟太見外了。”
    越澤接受了唐寅的議,答應給川莫聯軍運送補給,這些暫且不,且說五國聯軍,進入相山郡后一路高奏凱歌,勢如破竹,連下兩縣六城,萬大軍攜雷霆之勢,近相山郡的最后一縣,也是郡城所在之地的加布縣。
    貞國地方軍在加布縣已集結到十多萬人,這些地方軍兵力是不少,但和五國聯軍比起來還是有天差地別,做正面交鋒是不可能了,十多萬地方軍全部退守到南岳城。
    南岳城不是相山郡的郡城,但所處的位置即險要又重要,它剛好位于相山郡去往龍湖郡的必經之路,城邑建于半山腰,城外是個差不多三十度左右的斜坡,兩邊為懸崖,所以不管多少敵人來攻,南岳城永遠都是一面城墻拒敵,這可大大節省了守軍的人力,而且敵人還得由山下往山攻,極為困難。
    看得出來,貞軍方面已完全放棄了郡城齊源,就連郡龔松都跑到了南岳。
    五國聯軍對齊源的攻占很輕松,準確來說,五國聯軍抵達齊源的時候,這里已差不多是一座空城。
    并非里面的姓跑光,而是全郡的官員隨同郡一并逃到南岳,就連城中的糧倉、銀庫都是空一物。
    貞國的姓之所以沒有出現大批逃亡的現象,主要也和五國聯軍現在施行的懷柔政策有關系。
    五國聯軍對其所攻占的城鎮從不濫殺辜,也沒有象在倉林郡時去瘋搶姓的財物,風玉兩國還大肆宣揚優惠的政策,邀請貞國姓遷移到風、玉。
    即便只是這樣,顧安民還是向唐寅和靈霜表示了自己的不滿,如果真有濫殺辜的事,恐怕以顧安民為的二十多萬貞軍就得立刻和四國聯軍翻臉。
    占領齊源之后,風玉兩軍依然如故,先是張貼安民告示,然后又貼出招民通告,以種種的優惠政策做誘餌,鼓動貞人向風、玉兩國遷移。
    風軍這邊還專門設立了負責辦理遷移的辦事處,主要的負責人正是江浩。
    貞人的凝聚力并未達到鐵板一塊的程度,有些人生活優越,但大多數人生活貧困艱辛,現在難得有了機會,很多生活在底層的民眾還有意去風、玉兩國碰碰運氣,若是真能改善生活,定居下來也未嘗不可。
    即便不使用強迫的手段,自愿遷移到風、玉兩國的貞人也不在少數。由于風國開出的優惠條件比玉國要多,加還有江浩這位貞國的人盡心盡力的辦事,所以想遷移到風國的貞人姓也特別多,辦事處前人頭攢動,人滿為患。
    此情此景正好被路過的顧安民看到,他臉色陰沉,暗暗咬牙。貞國的國力靠什么支撐?貞國貧乏,沒有豐富的資源,沒有肥沃的土地,貞國的國力完全是靠貞人在支撐著,現在風國大張旗鼓的遷移貞人,走到哪,宣揚鼓惑到哪,這是想讓貞國亡國啊!
    顧安民隨手抓住一名正往前擠又擠不進去的貞國姓,厲聲喝道:“生在貞國,卻想做風人,簡直豬狗不如!”
    在別國,姓或許不敢與官斗,但在貞國,沒這個概念。那貞人姓下打量顧安民兩眼,見他一身貞國的盔甲,不以為然地哼哼一聲,狠狠地把他的手甩開,冷著臉說道:“裝什么清高?我們的大王都可以篡位做天子,你們都可以倒戈向六國聯軍,我為何不能改做風人?”
    這姓的一句話,把顧安民也質問得沒詞了。隨他同行的侍衛們見狀怒喝一聲‘大膽’,一擁而。那貞人姓也不甘示弱,回手在腰間抽出短刀,要和侍衛們對著干。
    顧安民奈地暗嘆口氣,貞國現在真是到了多事之秋,國之危難的邊緣了!他向侍衛們擺擺手,示意他們不要生事,然后沉聲喝道:“走!去郡府!”
    以前他沒少為遷移貞國姓之事去找唐寅和靈霜理論,但最終都在唐寅和靈霜的軟硬兼施之下果,這次,他想和唐寅、靈霜徹底說個明白,絕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現在,唐寅、靈霜、越澤、黎昕都在郡府內,對接下來的戰局做著商議和討論。
    打下了郡城齊源,接下來就要進軍南岳了,這是塊難啃的骨頭,不僅守軍多,而且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想打下南岳,得頗費番工夫。
    眾人商議來商議去,也商議不出個穩妥的戰術,最后越澤和黎昕感覺疲憊,先后去休息了,只剩下唐寅和靈霜二人還繼續做著討論。
    就在這時,外面有侍衛進來稟報,顧安民求見。
    顧安民畢竟是貞國的將軍,對南岳城的情況也肯定非常熟悉,唐寅正好想聽聽他的見解,既然他主動來了,順勢令人把他請進來。
    時間不長,顧安民在侍衛的指引下從外面走進來。見到唐寅和靈霜,顧安民必恭必敬地向兩人各施一禮。
    唐寅笑容滿面地說道:“顧將軍,你來得正好,本王正有事求教。”
    顧安民一怔,問道:“不知風王殿下有何事要問末將?”
    唐寅向他招招手,把他叫到自己近前,然后垂指了指鋪在桌的地圖,說道:“接下來,我軍便要進攻南岳了,可南岳地勢險峻,城中守軍又不下十萬,我方若強攻,怕會損失慘重,顧將軍,你說呢?”
    顧安民聽后,只好把貞人姓遷移之事暫時壓了壓,正色回道:“風王殿下說得沒錯,南岳確實一處險地,城防高固是其一,其二,它的地勢確實極易防守,據我所知,在以前沒有爭戰的時候,南岳城內就儲備了大量的沖車和巨型拋石機,不管是沖車被放出城還是拋石機砸出巨石,對于攻城的一方,都將會造成巨大的殺傷。即便是萬大軍,強攻南岳,也非智舉啊!”
    聽他這么一說,唐寅和靈霜心頭更加沉重。看來,在平時貞國就把南岳設定成軍事重地,現在六國聯軍來犯,南岳的準備將更加充分,也就更難打了。
    “顧將軍可有破城之良策?”靈霜在旁忍不住問道。
    顧安民搖了搖頭,說道:“攻打南岳,根本沒有什么良策,只有強攻這一條路,不過……”說到這里,他突然頓住。
    靈霜追問道:“不過什么?顧將軍有話請講!”
    顧安民眼珠轉了轉,說道:“不過,我與相山郡郡龔松倒是有些交情,若我前去勸說,倒是有把龔松勸降的可能。”
    呦!唐寅和靈霜又驚又喜,如果真能勸降龔松,兵不血刃地拿下南岳城,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靈霜說道:“既然顧將軍和龔松有交情,應該早說嘛,我軍也就不用這么費勁的一城城攻占了。”
    顧安民搖搖頭,說道:“玉王殿下有所不知,末將和龔松龔大人的交情只是一般,有過幾次同餐之緣罷了,到底能不能說得動龔大人,末將也心中底,現在龔大人死守南岳,末將也只能斗膽一試了。”
    “原來是這樣。”靈霜想了想,覺得不妥,連連搖頭,說道:“如果只是交情平平的話,那么,顧將軍還是不要親自涉險的好,畢竟現在顧將軍是反貞王,而龔松是尊貞王,你貿然前去勸說,只怕非但說服不了龔松,反而還肉包子打狗,有去回了。”
    唐寅點點頭,覺得靈霜所言有理。現在顧安民對己方還有很大的用處,哪能輕易讓他冒險,萬一死掉,對己方的損失就太大了。他說道:“勸降之事,顧將軍找人代去就好。”
    顧安民卻搖頭說道:“那樣就太誠意了,如果我是龔松,也絕不可能同意的,所以,還是由末將前去最為穩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