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67

  顧安民執意要親自去往南岳城勸降相山郡郡龔松,唐寅和靈霜雖然覺得兇險,但見他自己信心十足、有恃恐,經過一番思量,最終兩人還是點頭同意了
    見唐寅和靈霜應允,顧安民隨即話鋒一轉,談到他此次前來的正題。【】
    他正色說道:“風王、玉王兩位殿下,我貞國人口本就稀缺,可是現在風、玉兩國卻在大肆鼓惑貞國姓向外遷移,照這樣下去,恐怕李弘被逐下王位之時,我貞國也要因人口流失嚴重而亡國了啊。”
    唐寅和靈霜愣了一下,前者笑呵呵地擺下手,說道:“顧將軍多慮了,人口遷移,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各國也都有這種情況,可也沒見過哪國因此而亡國了。”
    顧安民深吸口氣,沒錯,各國姓是互有遷移的情況,但那是互相的,而且也沒有象風、玉兩國這樣大張旗鼓的宣揚和鼓惑,唐寅明顯是在強詞奪理嘛。
    他正色道:“可現在的情況和風王殿下所說的完全不同……”
    不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打斷道:“好了,顧將軍,此事不必再多言,你的意思本王都明白,日后,本王和王妹自會減少對貞國姓的招攬。”
    聽他這么說,顧安民的臉色才算稍微緩和了一些,他拱手說道:“如此,末將就多謝風王殿下了,也希望殿下以后不要食言。”
    唐寅聞言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反問道:“怎么?顧將軍不相信本王的話嗎?”
    顧安民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急忙躬身施禮,連聲說道:“末將絕此意。”
    “恩!”唐寅面表情地點點頭,也不追問,揮手說道:“既然顧將軍還要動身去往南岳,就盡快回去準備一下吧!本王可不希望聯軍在相山郡耽擱的時間太久”
    聽出唐寅已下逐客令,顧安民說道:“是!末將先行告退!”說著話,他倒退兩步,然后轉身走出大堂。{清風手打shouda8}
    等他離開,靈霜看向唐寅,好奇地問道:“王兄真打算放棄遷移貞國姓了?”
    靈霜跟在唐寅的屁股后面一同招攬貞人,也為玉國賺取了不少實惠,雖然招攬的貞人還不足風國的三成,但也有數十萬之眾了,現在要讓她收手,她還真有些難以接受呢!
    “哼!”唐寅冷笑一聲,說道:“顧安民算是個什么東西,怎能左右我的決定,不過此人倒是個忠于貞國的硬漢,對這樣的人,一味的壓制是行不通的,適當的時候,也得‘嬌慣’他一下,只有這樣,他才會盡心盡力的為我們辦事嘛!”
    靈霜笑了,她就知道,跟著唐寅干絕不會有吃虧的時候。她笑吟吟道:“既然王兄都已經謀劃好了,那么王妹也就不用再為此事擔心了。”
    唐寅聳聳肩,背著雙手,但笑不語。
    離開郡府,顧安民并沒有回自己的住地,而是又去了風國招攬貞人的辦事處。
    唐寅說的好聽,日后會減少對貞人的招攬,但這個‘日后’是什么時候可就說不清楚了。
    他思前想后,決定還得再去一次,向負責收攬貞國姓的江浩出警告,讓他也收斂一點。
    和他離開的時候一樣,風國辦事處這里依舊人滿為患,想遷移到風國并前來報名的貞人絡繹不絕。
    坐在里面的江浩樂得嘴巴合不攏唐寅曾給他出過明確的目標,希望能遷移走至少五萬的貞人,到目前為止,他這邊已成功遷移了兩萬,單單是名冊就已堆積如山,照這樣的度辦理下去,估計等到聯軍攻打西湯的時候,他的任務也就基本完成了。
    現在他已開始幻想著自己以后在風國的高官厚祿,正當他美滋滋琢磨的時候,擠在門外的人群突然一陣混亂,緊接著,十數名甲胄齊全的貞軍從外面大步流星闖了進來。
    江浩先是一驚,等他看清楚來人之后,臉色微變,可立刻又滿臉堆笑地迎上前去,說道:“我倒是誰,原來是顧將軍大駕光臨,下官有失遠迎,還望將軍恕罪!”
    在顧安民面前,江浩還是打骨頭子感覺畏懼的。
    他和顧安民雖說都投靠了聯軍這邊,但性質卻有本質區別。顧安民是反李弘而不反貞國,即便倒戈,也保持著貞國的編制,穿戴的也是貞國的軍裝、盔甲,但江浩則是徹底背叛了貞國,改投向風國,在心理和道義上,都要矮顧安民一頭的,另外,他兩人的身份也相去甚遠,一個是世襲侯爵,堂堂的上將軍,一個是平頭姓,窮酸生。
    顧安民冷冷掃視他一眼,什么話都沒對他說,向左右的侍衛喝道:“把這些的人統統給我轟出去!一個不留!”
    “是!”眾侍衛們紛紛應了一聲,一各個握住腰間的佩劍,不由分說,把擠在房內報名的貞國姓往外硬推。
    江浩見狀可急了,下意識地沖上前來,張開雙臂,把侍衛們攔住,喝問道:“你們要干什么?”
    侍衛們沒人理他,紛紛把目光投向顧安民,后者雙臂環抱,仰面望天,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
    見他這樣,侍衛們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一人站了出來,一把把江浩的脖領子抓住,厲聲道:“狗東西!我家上將軍的命令你也敢攔阻,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滾開!”說話之間,他狠狠把江浩推了出去。
    江浩只是個人,手縛雞之力的弱生,哪里能架得住侍衛蠻橫的推搡。
    只見他噔、噔、噔橫著踉蹌出四五步,身子重重撞在一旁的墻壁上,出嘭的一聲悶響,受反之力,他一頭摔滾在地,一時間,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骨頭都象散了架子似的,眼前一片漆黑,并有金星閃爍,趴在地上,哼哼啞啞地半天爬不起來。
    風軍的遷移辦事處這里可不是只有江浩一個人,還有不少的和風軍士卒,另外,江浩也是有自己的侍衛的。
    見他挨了欺負,眾人可都不干了,尤其是他的侍衛們,只見人群里猛然竄出一條嬌小的身影,人未到,勁風先至。
    出手打傷江浩的那名侍衛連怎么回事都沒有看清楚,胸口就遭受到一記重擊,他怪叫一聲,倒飛出去,直接摔到了房屋之外。
    好厲害的身手!就連見多識廣的顧安民也被嚇了一跳,定睛一瞧,竄出來的這位竟然是個女子,看模樣,還不到二十,身材雖小,但勻稱修長,姿色秀美,堪稱萬里挑一。
    這位妙齡女子,正是唐寅先前在羅坊鎮碰到的那位名叫夢瑤的游俠。當時風玉聯軍正大肆抓捕貞國姓,她也自愿受俘,被風軍帶進了關押姓的營寨當。
    按照她的本意,是想找機會除掉唐寅,可是后來她現唐寅并殘害姓之意,而是想把抓捕回來的姓遷移到風國,這讓她漸漸打消了刺殺唐寅的念頭。
    后來風軍把姓送往風國,她并沒有隨姓一同離開,反倒向江浩出她想留下來,為他打打下手。
    江浩沒有多想別的,當即就點頭同意了。他倒不是好色之人,也沒有貪圖她的美貌,只是覺得有個游俠呆在自己身邊,自己的安全能更有保障,畢竟他要做的是有損貞國利益的事,不知道有多少貞人憎恨他,想暗除掉他呢,身邊多一個高手,自己就多一分安全。
    現在,她果然站出來替他出頭了,把打傷他的那名侍衛一腳踢到房外。
    眼睜睜看到同伴遭受攻擊,另外的侍衛們不大怒,紛紛怒吼出聲,齊刷刷地拔出佩劍,作勢要上去和她拼命。
    還不等侍衛們有所行動,風軍士卒們也擁了上來,一各個端起手的長槍、長矛,雙方劍拔弩張,激戰一觸即。
    顧安民在貞國是上將軍,但在聯軍這邊,只不過這一名降將罷了,他敢放縱手下打傷江浩,但可不敢和風軍生正面沖突。
    而且他來此本就是想教訓一下江浩,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他也不想把事情鬧大。
    他抬起手來,制止住麾下的侍衛,令他們收起武器,然后,他走到已被手下人攙扶起來的江浩近前,目光陰森地瞪著他,過了良久,他抬起手來,指指江浩的鼻子,一一頓地說道:“江浩,你給我記住,做人,永遠不要忘本,不然,早晚報應降身!”
    說完話,他再不停留,轉身走了出去。侍衛們一邊警惕地掃視著周圍的風軍,一邊也跟著他退了出去。
    看著顧安民大搖大擺離去的背影,江浩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恨得牙根癢癢,他在心里暗暗誓,現在自己是動不了他,但等到聯軍攻陷西湯,他在風國做到高官之時,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這個目人又可惡至極的顧安民弄死!
    他眼閃爍出來的毒光沒有逃過女郎的眼睛,她眼珠轉了轉,隨即湊到江浩近前,貼進他耳邊,低聲問道:“江大人怎么樣?沒有受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