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68

  第二六十八章
    江浩沒有在意女郎的故作神秘,還以為她是顧及自己的顏面所以才有意壓低聲音。【】他感激地低聲回道:“我沒事,只是摔了一跤,夢瑤姑娘不必擔心。”
    “江大人千萬不可大意,萬一傷了骨頭,沒有及時醫治,后患窮。”女郎善意地說道:“我那里有些上等的跌打藥,我現在就去取來!”
    江浩聞言,甚是受用,感動道:“那就煩勞夢瑤姑娘了。”
    女郎一笑,柔聲說道:“江大人又何必和我客氣呢?!”說著話,她倒退兩步,向江浩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他二人的對話聲音很低,即便是站于兩旁近在咫尺的侍衛也沒有聽清楚。且說女郎,離開之后,根本沒有返回自己的住處,直追顧安民而去。
    此時顧安民正要返回貞軍的營地,走在半路上,忽聽身后有人高聲喚道:“顧將軍請留步——”
    顧安民勒住戰馬,回頭一瞧,只見剛才出手傷了自己侍衛的那名妙齡少女正飛快地跑了過來。
    她追來做什么?顧安民暗皺眉頭,等女郎倒了近前,他冷笑一聲,疑問道:“怎么?是江浩派你來的?”
    女郎走到顧安民近前,面露正色,仰起頭說道:“并不是!剛才小女子若有得罪顧將軍之處,還望將軍多多包涵,小女子是特來向將軍賠不是的。”
    別看她年歲不大,但說起話來有板有眼,又不卑不亢,有著不符合她年齡的老成。顧安民覺得甚有意思,在馬上彎下腰身,打量她幾眼,隨后笑問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
    “夢瑤!許夢瑤!”女郎回道。
    許夢瑤!“恩,很好聽的名。”顧安民笑道:“聽口音,夢瑤姑娘是貞國人吧。”
    “是的!”許夢瑤也不隱瞞,坦然地應了一聲。
    顧安民正色道:“既然是貞人,夢瑤姑娘又為何幫著江浩做事呢?此人為我貞國之奸賊,夢瑤姑娘應該離他遠一點。”
    聽聞這話,許夢瑤慢慢垂下頭,櫻唇微啟,楚楚可憐地低聲地說了一句。
    不過她的話音實在太低,顧安民也沒聽見她說的是什么,身子下意識地又向許夢瑤近前靠了靠,說道:“姑娘若有什么難言之隱,盡管道來,有本將在,須顧慮!”
    許夢瑤噓了口氣,抬起頭來,對上顧安民關切地目光,她微弱地說道:“顧將軍說得對,江浩確實是貞國的奸賊,凡天下貞人,人人得而誅之,不過……”
    顧安民沒想到這個貌美如花的小姑娘還是個明白事理的人,他忙問道:“不過什么?”
    “不過,說起貞國的第一奸賊,恐怕沒有誰能比得過顧將軍你!”說到這話時,許夢瑤的話音突然變得比陰冷,就在顧安民大吃一驚,猛然意識到不好的時候,許夢瑤突然抬起手來,猛的向前一探。
    只見空中寒光乍現,直奔顧安民的胸口而去。快!她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實在太快了。顧安民身為上將軍,一身的靈武修為雖稱不上出類拔萃,但也絕對不弱。
    可是他和許夢瑤之間的距離太近了,又是騎在馬上,向下彎著腰身,行動多有不便,甚至他連靈鎧都未來得及罩起,許夢瑤的殺招就已到自己的近前。
    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許夢瑤藏于袖子里的匕結結實實刺在顧安民的胸口上,后者慘叫一聲,一頭栽下戰馬。
    左右的侍衛們都傻眼了,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江浩的手下人又是容貌絕美的姑娘竟然會突然對將軍下死手。當他們反應過來,再想出手搶救,早已經來不及了。
    一擊命中,許夢瑤片刻都未停頓,轉身就向街旁的小胡同里竄去。{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顧安民的十數名侍衛回過神來,紛紛大叫出聲,留下數人,搶救重傷的顧安民,余下的全部追了出去。
    許夢瑤是靈武高手,進入胡同之后,第一時間罩起靈鎧,身形之快,好似旋風一般,在彎彎曲曲的小胡同里七轉八繞,時間不長就把追殺的侍衛們甩沒影了。
    另一邊,留下的侍衛們驚慌地圍攏在顧安民的周圍,查看他的傷口。若長的匕,幾乎整支刀身都沒入他的胸膛,汩汩流出的鮮血只眨眼工夫就把他胸襟染紅好大一片。
    顧安民此時是出氣多,入氣少,兩眼緊閉,臉色死灰,眼看著是要不行了。幾名侍衛互相看看,其中一人急聲道:“快扶將軍回營搶救!”
    貞軍的駐地在城外,現在要把顧安民抬出城,估計走到半路就得沒氣。另一名侍衛連連搖頭,說道:“來不及了,去郡府,那里有諸王的御醫!”
    “對、對、對!快抬將軍去郡府!”侍衛們七手八腳地抬起顧安民,火燒屁股一般向郡府跑去。
    很快,顧安民遇刺的消息就傳到唐寅和靈霜的耳朵里,二人聽后,臉色同是一變。
    顧安民離開郡府才多大一會的工夫,怎么就突然遇刺了呢?來不及細想,兩人雙雙前去查看顧安民的傷情。
    此時,顧安民已被安置在郡府內的客房,風、玉、安、桓四國的御醫正在對他進行緊急搶救。
    當唐寅和靈霜倒是,里面好不熱鬧,大夫們一各個忙的滿頭大汗,伺候的侍女們進進出出,一盆盆的血水被端出去,一盆盆的清水又不斷地送進來。
    唐寅現在擠不上前,床榻旁都是大夫和侍女,他也不希望自己擾亂大夫們的搶救。目光一偏,看到顧安民那幾名侍衛面如土色地站在一旁。
    他大步走上前去,伸手把其中一人的衣領子抓住,往回一帶,厲聲喝問道:“說!這是怎么回事?是何人下的毒手?刺客現在又在何處?”
    “回……回稟風王殿下,刺……刺客是江浩的手下,現在……現在已經跑了……不過……兄弟們已經去追了……”
    靈霜挑道:“你是說,刺客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行刺了顧將軍,然后你們又眼睜睜地看著刺客跑了?”
    眾侍衛們身子哆嗦著,雙腿一軟,紛紛跪到地上,連聲說道:“當……當時我們都未想到江……江大人的手下會行刺將軍……”
    “沒用的東西!”唐寅狠狠一推被他抓著的那名侍衛,臉色陰沉得嚇人。
    這些侍衛都是貞人,也是顧安民的老部下,隨便挑出一號都是靈武不錯的好手,按理說顧安民能把他們帶在身邊,他們的忠誠毋庸置疑,經驗也應該很豐富才對,怎么會突然犯下這么大的失誤?
    唐寅側過頭來,沉聲喝道:“程錦!”
    “屬下在!”程錦從外面急步走了進來。
    “去查!查江浩,查刺客!把整件事給我查個明白!”唐寅握著拳頭說道。
    “是!大王!”程錦進來的快,出去的更快,晃了晃身,人便沒了蹤影。
    時間不長,越澤和黎昕也聞訊趕了過來。兩人看不到顧安民的傷勢如何,但透過人群縫隙,兩人可看到了滿床榻的血跡。
    二人暗暗咋舌,看來顧安民傷得不清啊!
    他死倒不要緊,但他麾下的那二十多萬貞軍怎么辦?以后由誰來指揮?己方西進時,還有誰能去勸降貞國的地方軍,讓己方的推進變得事半功倍?
    可以說顧安民對他們太重要了,他若是死了,對風、玉、安、桓四國聯軍而言,將會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失。
    “唐王弟,好端端的,顧將軍怎么會遇刺?”越澤一邊望著床榻那邊的急救,一邊靠到唐寅近前,咧著大嘴問道。
    “現在正在調查。”唐寅陰冷著臉,搖頭說道:“我現在知道的并不比越王兄多!”
    “這***是擺明了拆我們的臺嘛!”黎昕毫君主風范,粗魯地怒聲叫罵,其實平日里他就是個不拘小節的粗人。
    是啊!刺客是很精明!四國聯軍里,那么多的統帥他不行刺,偏偏選中了顧安民,真是打蛇打七寸,看準了己方的要害所在!唐寅咬著牙關,沉默語。
    經過好一番急救,最后,大夫們都收手了,互相看看,安國的御醫硬著頭皮來到唐寅等王面前,躬身施禮,顫聲說道:“列位君上,我等……已經盡力了,但……但顧將軍的傷勢實在太重,請恕我等能……”
    聽聞這話,唐寅四人心涼半截。越澤怒聲問道:“救不活了?”
    安國御醫吞口唾沫,腦袋垂得更低了,一個都沒敢回。
    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越澤氣惱地揮手甩給御醫一記耳光,怒罵道:“本王養你是干什么吃的?!你能救要救,不能救也得給本王救!顧將軍若是死了,本王先要你的腦袋!”
    安國御醫連同另外三國御醫不約而同地跪伏在地,一各個哆哆嗦嗦,汗如雨下。
    “你們都跪在這干什么?快去救人啊!”黎昕沖著眾人大吼道。
    “這么重的傷,即便現在神仙來了,也救不活他!”最后一位離開床榻旁的是蘇夜蕾,她沖著唐寅奈地搖了搖頭。
    他們是大夫,但凡還有半點希望,就絕不會放棄搶救,看著傷者一命嗚呼,他們是真的束手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