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69

  第二六十九章
    黎昕看向出言頂撞的蘇夜蕾,喝道:“大膽……”
    他剛說出兩個,唐寅已揮揮手,面表情地說道:“你們都下去吧,這樣的小傷都治不了,還不如由本王親自來醫治呢!”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都傻眼了,風王懂得醫術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官場小說網】見眾人都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唐寅揚起眉毛,疑問道:“怎么?本王的話你們都沒聽到嗎?”
    眾人如夢方醒,面面相覷,最后紛紛向唐寅等王施禮告退,蘇夜蕾走過唐寅身邊時,還深深看了他一眼,眉頭不自覺地緊緊皺起。
    看著大夫們相繼離去,靈霜、越澤、黎昕都難以置信地看向唐寅,不約而同地問道:“唐王弟王兄當真能救活顧將軍?”
    唐寅依舊是不慌不忙、面表情地樣子,環視左右,見侍女和侍衛們還沒有退下,他伸手指了指眾人,說道:“你們也都先出去,守好房門,沒有本王允許,不得任何人入內!”
    “是!大王風王殿下!”眾侍女和侍衛們也都紛紛退了出去,并把房門關嚴。這下,房內只剩下唐寅、靈霜、越澤、黎昕四人。
    即便要醫治,也不用把所有人打走吧,不然誰幫忙打下手啊?眾人見唐寅如此神秘兮兮的,實在壓抑不住心中的好奇,靈霜率先問道:“王兄要怎么醫治顧將軍?”
    “醫治?”唐寅冷笑一聲,嘟囔說道:“沒聽到蘇醫官剛才說的話嗎,即便現在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王妹看我可象神仙?”
    靈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這都什么時候還有心說笑?越澤和黎昕也是頭頂各垂下一顆豆大的汗珠。
    越澤略帶埋怨地說道:“既然唐王弟不能救人,就不應該把大夫們都打走嘛!”
    唐寅一笑,沒有理會他,直接走到床榻前,低頭看了看。現在顧安民已處于瀕死的邊緣,臉色死灰,雙目空洞,氣若游絲,若不仔細觀瞧,幾乎和死人異。
    他本還指望著顧安民去勸降龔松,讓己方能兵不血刃地拿下南岳,現在倒好,他要先死在刺客手上了。
    唐寅搖了搖頭,似挖苦又似自嘲地說道:“顧將軍啊顧將軍,你是要給我出師未捷身先死啊你!”
    早已處于半迷昏狀態的顧安民毫反應,準確來說,他現在已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聲音了。
    唐寅沉默了少許,緩緩抬起手來,毫預兆,只聽呼的一聲,一團黑色的火焰竟在他的掌心上生出,燃燒、跳躍著,黑色的火焰也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靈霜、越澤、黎昕看得真切,三人臉色同是大變,出于本能反應的各向后退出一步,然后睜大眼睛,又驚又駭地看著唐寅。
    唐寅出手如電,掌心向下一翻,一把扣住了顧安民的頭頂。呼!黑色的火焰由他頭頂散開,瞬間燒遍他的周身,奄奄一息的顧安民毫半點反應,便被黑色之火所吞沒。
    絲絲的白霧由他身體生出,隨著唐寅的呼吸吐吶,飄蕩于空中的靈霧全部被吸食進他的體內,沒有遺漏一絲一毫。
    而后,唐寅深吸口氣,變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為死亡燃燒,化掉顧安民的尸體,接著,他閉上眼睛,進入冥想狀態。
    一個大活人,就這么在自己眼前活生生地消失掉,尸骨存,連根頭沒有剩下,靈霜、越澤、黎昕三人的呼吸不由自主地越來越沉重,也越來越急促。
    如果他們不是君主出身,如果他們不是定力過人,這時候,恐怕早就尖叫著跑出房間了。
    即便如此,三人還是感覺頭皮麻,腿肚子轉筋,后脊梁骨一個勁的冒涼氣。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有幾秒鐘,但對于靈霜三人而言,卻象有幾個世紀那么長。
    唐寅的周身突然散出濃烈的靈霧,靈霧環繞在他身邊,凝而不散,很快,靈霧越來越集中,也越來越濃重,到最后,竟然凝化成實體狀態,在唐寅身邊憑空多出一個顧安民。
    這個由靈氣凝化而成的顧安民和其本人一模一樣,完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渾身上下,*裸的沒有穿衣。
    它先是抬起手臂,伸展下筋骨,隨后又低頭看了看,旁若人地走到床榻前,將顧安民遺留下的血衣拿起,穿套在自己身上,穿好之后,往床上一躺,原本紅暈的臉色漸漸變成慘白色,連帶著,精神也變得渙散,和剛才顧安民奄奄一息時的模樣完全相同。
    始終站于一旁的唐寅長噓口氣,轉過頭來,看向靈霜、越澤、黎昕三人,苦笑著說道:“想讓顧安民去南岳城勸降是不可能了,但用這個假的騙騙他的部下還是可以的,至少能讓二十多萬的貞軍不至于因為顧安民的死而一下子散掉。”
    聽聞唐寅的話,靈霜三人總算是中極度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不過他們看著唐寅的眼神就生了變化,有驚駭有恐懼還有難以置信,仿佛在看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物。
    眼前的唐寅還是那個他們所熟悉的唐寅,但他剛才所做的一切,對于靈、越、黎三人而言太匪夷所思,也太過于恐怖可怕了,他們一輩子也沒見過這等怪異的事。
    越澤抹了一把額頭滲出的冷汗,結結巴巴地干笑道:“以前就一直聽說唐王弟是暗系靈武的高手,今日得見,果然……果然厲害,厲害!”
    黎昕也跟著干笑道:“是啊,殺人不見血,又詭異……不,是又玄妙莫測!”
    說話的同時,他壯著膽子走到床榻邊,低頭仔細打量躺在上面的‘顧安民”真的是和本人一模一樣,毫二致。
    神奇!簡直太神奇了!自己以前就聽說暗系靈武中有一種可怕的妖術,名叫暗影分身術,想不到今天竟然親眼目睹了。
    黎昕喜武不喜,所以他的靈武見識比靈霜和越澤要電]腦}訪問o深廣得多。他膽子漸大,還伸出手來摸了摸‘顧安民”肌膚柔軟,又有溫度,這完全就是個真人嘛!黎昕東碰碰,西摸摸,嘖嘖稱奇,最后沖著唐寅哈哈大笑道:“真想不到,唐王弟還有如此本事,佩服、佩服!”他這可不是恭維,而是打心眼里驚嘆。
    其實,唐寅要使用暗影分身術,完全可以避開他們三人,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需要,想牢牢拉攏住越澤和黎昕,光靠施恩是遠遠不夠的,還得讓這兩人打心眼里怕他,風國的軍力已不用他再去證明什么了,所以唐寅便有意在他二人面前露一手,讓他倆明白,不僅風軍勇猛敵,他這個風王也不是好惹的。
    果然,不僅越澤和黎昕被他的一手驚得目瞪口呆,連靈霜也從骨子里生出寒意,再次對他刮目相看,只不過她的眼神中是恐懼多于驚喜。
    越澤不知道暗影分身術是個什么技能,他也不關心這些,見唐寅變出一個可以以假亂真的顧安民,他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下了一些。
    他搓著兩只白嫩的大肥手,贊道:“還是唐王弟有辦法啊!我們用這個顧安民,足可以穩住貞軍的軍心了。”
    “恩!”唐寅點點頭,眼珠轉了轉,說道:“想必現在貞軍中的將領們也都聞訊趕過來了,讓他們先見見‘顧安民”以穩貞軍眾將的軍心。”
    “對、對、對!”越澤和黎昕連連點頭,應道:“唐王弟所言極是!”
    不出唐寅所料,打開房門,向外一瞧,好嘛,偌大的庭院里此時已站滿了人,其中穿著甲胄的貞軍將領就有不下二十多號。
    見唐寅、靈霜、越澤、黎昕四王從房內走出來,眾人的精神同是一振,不等旁人上前,貞將將領們率先擁上前去,目光齊齊集中在唐寅身邊,異口同聲地問道:“風王殿下,上將軍可還有救?”
    他們早就從大夫的口中得知是風王唐寅在親自醫治顧安民。
    唐寅掃視眾將,微微一笑,說道:“本王的醫術,雖不能說可起死回生,但只要人還活著,藥到病除是不在話下的。”言下之意,顧安民已經得救了。
    聽聞這話,眾貞將不喜出望外,興奮得差點當成蹦起來。
    當初是顧安民帶著他們投靠六國聯軍的,可以說顧安民就是他們的主心骨,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眾將也不知自己以后該怎么辦了。
    在場的眾大夫們則是下巴險些掉下來,風王唐寅竟然真把顧安民救活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他是用什么手段能把雙腳都踩進鬼門關里的顧安民又重新拉回人間的?
    大夫們面面相覷,最后一齊看向蘇夜蕾,不解地小聲問道:“蘇先生,風王殿下的醫術當真如此高明?”
    唐寅的半斤八兩,蘇夜蕾哪會不清楚,沒錯,唐寅是會一些稀奇古怪的醫術,但那絕高明不到能把‘死人’醫活的程度。在她眼中,顧安民在被抬回來時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她聳聳肩,其狀輕松地說道:“也許是大王自學成才也未可知。”
    她這是一句嘲諷,但眾人聽來,卻深感震撼,風王竟是自學醫術,而且還能學得比他們這些御醫都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