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70

  第二七十章
    貞將們可不在乎唐寅的醫術是真高明還是假高明,只要顧安民能沒事那就比什么都強。【】[]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眾人紛紛翹腳向房內張望著,看了半晌也看不清個所以然,隨即問唐寅道:“風王殿下,我等能否進去探望將軍?”
    唐寅笑道:“當然可以,不過,顧將軍現在身子太虛弱,你們不可吵鬧,耽擱的時間也不可太久。”
    “是、是、是!我等明白!”貞將們得到唐寅的允許,迫不及待地走進房內,很快,人們便看到躺在床榻,臉色蒼白、精神萎靡不振的‘顧安民’。
    顧安民是修靈者,暗影分身術幻化出來的分身也是由靈氣凝聚而成,所以兩者的周圍都會存在靈壓的波動,如果不特意使用洞察之術的話,根本分辨不出真偽。
    看到將軍雖然是病殃殃的,但絕非奄奄一息的樣子,而且微微睜開的雙眼還能時不時地流露出光彩,這讓眾人到嗓子眼的心算是徹底放下來了。
    幾名和顧安民關系親近的親信將領率先沖到床榻旁,半跪在地,心有余悸地說道:“突然聽聞將軍遇刺,我們都快被嚇死了,現在見將軍沒有大礙,我等也就放心了。”
    ‘顧安民’環視眾人,欣慰地點下頭,52o小說道:“我已經沒事了,諸位兄弟也不必再為我掛心。這次,還真要多謝風王殿下出手相救,這段時間,我可能需要靜心養傷,軍中的事務,我已托付于風王殿下。另外……”說著話,他抬頭看向自己的副將寧歡,說道:“寧將軍,你也要盡可能配合和協助風王殿下。”
    寧歡是顧安民的副將、心腹,私下里兩人也是話不談的知己,親如兄弟。聽他說已讓風王代為管理全軍,寧歡多少有些錯愕。別看顧安民是被唐寅勸降的,但在私下的交談中,他對唐寅頗有微詞,主要的矛盾還是集中在風國遷移貞國姓這個問題。現在顧安民突然把貞軍的指揮權交給唐寅,寧歡怎能不覺得奇怪呢?
    他皺起眉頭,低聲問道:“將軍,你這是……”
    ‘顧安民’牽動嘴角,勉強地笑了笑,說道:“遷移姓的問題,我已經和風王殿下談妥了,風王殿下也做出保證,日后會禁止類似之事的生。”
    “原來如此!”難怪將軍的口風突然變了,原來是問題已經解決了。寧歡點點頭,正色說道:“將軍盡管安心養傷,我定會全力以赴,佩服風王殿下,聽從風王殿下的調遣。”
    “恩!”‘顧安民’應了一聲,然后緩緩閉眼睛,有氣力地說道:“我累了,想先睡一會,你們都回去。”
    “是!將軍!末將告退!”眾貞將們當然也能看出顧安民精神不佳,力不從心,說的話都是斷斷續續的,加唐寅先前的警告,眾人不敢再打擾下去,紛紛拱手施禮,退出房間。
    到了外面,見到唐寅,眾將又不約而同地向唐寅深深施禮,由衷的感激道:“多謝風王殿下救治我家將軍,我等甘愿為殿下效犬馬之勞,執鞭墜鐙,萬死不辭!”
    唐寅要的就是他們這句話,他心中暗笑,臉還是一本正經地說道:“諸位對顧將軍的忠誠,讓本王欽佩,顧將軍養傷這段時間,本王免不了還要麻煩諸位將軍,希望到時列位不要心存怨言啊。”
    “殿下折殺末將,末將萬萬不敢!”眾人再次齊齊施禮。
    假的顧安民已經吸收了真顧安民的靈魂,繼承了他的記憶甚至是性格,即便是他的心腹部下也看不出任何的破綻,當然,他的部下也可能對他使用洞察之術,所以唐寅很有把握暗影分身能騙過這些貞將。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顧安民遇刺是在午生的,下午就有了結果。由程錦親自帶隊的暗箭在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里便把逃走的許夢瑤擒獲,同時把江浩連同他的手下人一并押解回郡府。
    在把他們交給唐寅之前,以程錦為的暗箭對許夢瑤、江浩等人先做了一番審問。
    許夢瑤咬得很死,一口咬定刺殺顧安民是江浩讓她做的,她是奉命行事,身為江浩的屬下,司的命令她也不能不從。
    江浩哪肯蒙受這樣的不白之冤,派人行刺軍中的大將,別說他不是風人,還不是高官,就算是風國的高官,也承擔不起啊。
    他當場把許夢瑤的栽贓一口否認了,向程錦解釋,絕此事,自己從沒有對許夢瑤下過這樣的命令。
    程錦根本沒指望三兩句就能問清實情,聽江浩這么說,他也就不再追問,改審江浩的那些部下,問他們當時到底是什么情況。
    江浩的部下們把當時所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向程錦講述一遍。
    包括顧安民主動前來生事,在言語沖撞之中雙方還生了肢體沖突,江浩被顧安民的侍衛所傷,而后許夢瑤出手保護,等顧安民帶人離開之后,江浩又和許夢瑤嘀嘀咕咕了好一會,因為聲音太低,旁邊的人都沒聽清楚兩人密謀些什么,反正說完話后,許夢瑤就走了,隨后生了她行刺顧安民的事。
    通過這些人的講述,在程錦等暗箭人員看來,事情已經再明顯不過了,江浩和顧安民之間的矛盾想必是由來已久,這次顧安民主動生事,還縱容屬下打傷江浩,讓他當眾顏面盡失,江浩氣不過,也咽不下這口惡氣,便指示手下去行刺顧安民。
    可以說顧安民的被刺是江浩報復性的仇殺。
    程錦不再多做審問,讓手下人把他們都看管好,然后去見唐寅,向他稟報。
    在唐寅面前,程錦把他的初審詳細匯報了一遍,同時也把他自己做出的分析講給唐寅。
    在場的唐寅、靈霜、越澤、黎昕聽完之后,除了唐寅之外,另外的三人都在大點其頭。
    是啊,事情正如程錦所說,已經再明白不過,許夢瑤是受江浩的指派,行刺顧安民對他進行報復。
    “我以前就說過,貞人和未開化的野人相差幾,野蠻又沖動,腦子里除了打就是殺,難與共謀!”黎昕嗤之以鼻。
    越澤也笑了,看向唐寅,說道:“唐王弟,黎王弟言之有理啊!依我之見,這些人都留不得,統統殺掉了事算了。”
    事情真的有這么簡單嗎?唐寅不以為然,如果他不是吸食了顧安民的靈魂,從他的記憶中找到他遇刺前的情景,他恐怕也會相信程錦的分析。
    但在顧安民的記憶中,許夢瑤明確地說過,江浩是貞國的奸賊沒錯,但遠比不顧安民,這話很明顯,她之所以行刺顧安民,是要為貞國鋤奸。
    至于為何要誣陷江浩,按照唐寅的分析,她是想一箭雙雕,就算自己活不成,也得把江浩這個貞國奸賊一并拉下水。總之在他看來,許夢瑤這個女人并不簡單。至于在她背后有沒有人為其出謀劃策或者有沒有人指使她,那就不得而知了。
    沉思了好一會,唐寅對程錦說道:“把他們先關押起來,晚,我親自去審。”
    靈霜等人同是一塄,程錦亦是疑問道:“大王還要再審?”
    唐寅揚起眉毛,睨視程錦,反問道:“怎么?你有異議嗎?”
    程錦嚇了一跳,急忙搖頭說道:“沒有!大王,是屬下失言了。”
    唐寅擺了擺手,說道:“去!”
    等程錦離開后,越澤問道:“唐王弟,這還有什么好審的,事情都擺在明面了嘛!”
    “此事,我自會處理,越王兄就不用再費心了。”
    唐寅一笑,挺身而起,又道:“最遲后天,我軍便要前往南岳,越王兄和黎王兄也要做好準備,南岳之戰,恐怕……不會太輕松啊!”
    越澤和黎昕也明白,南岳并不好打,己方若是強攻的話,弄不好死傷就得過十多萬人。
    他倆對視一眼,越澤正色說道:“我早已令國內抓緊時間運送輜重過來,用不了幾天,還會有一批大型的攻城武器運到。”
    唐寅含笑點點頭,拉攏住越澤這個‘后勤總司令’,對己方的作戰果然有很大的好處,至少不用再擔心后勤的補給問題了,己方亦可以毫后顧之憂的向前沖鋒陷陣。
    他笑道:“這次我方西進順利,越王兄和黎王兄都是功不可沒啊!”
    他這頂高帽讓越澤和黎昕戴得甚是舒心,二人喜悅的同時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唐王弟太過獎了,若風軍弟兄的驍勇善戰,我方又怎能西進的如此迅猛?!”
    “所以說,我們這邊進展的度遠勝過川莫兩軍,是我們大家的功勞嘛!”靈霜和著稀泥,打著哈哈。
    眾人聞言,皆仰面大笑。
    唐寅成功把顧安民遇刺的話題插開,當天晚,他找來程錦,親自審問。
    他先審的是江浩的那些部下,和程錦匯報情況差不多,而且這些人中有一大半都是風軍士卒,貞人或許會說謊,但這些風人士卒絕對不會。問完他們,唐寅又令人把江浩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