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71

  第二七十一章
    江浩看到唐寅,二話沒說,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以膝蓋當腳走,跪爬到唐寅面前,聲淚俱下,哭喊道:“大王,微臣冤枉啊,微臣是受jian人陷害的,大王要為微臣作主啊……”
    唐寅是看上不江浩,也不想留著此人,但現在可不是殺他的時候,己方這次在貞國能成功遷移走多少姓,江浩絕對是個關鍵
    他低頭看著江浩一會,伸手把他拉了起來,柔聲說道:“江大人不必緊張,也須害怕,這次顧將軍遇刺之事,本王會調查個清楚,如果真和你沒干系,本王自然會還你個清白。【絕對權力】”
    江浩身子哆嗦著說道:“大王,就算微臣和顧將軍之間確有罅隙,但也不至于派人去暗殺他啊!微臣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也不可能做出此等蠢事來……”
    這倒是真的!以江浩的為人和出身,他確實沒有那個膽量,即便恨透了顧安民,真想除掉他,也會采用其它的yin招,而不是派人明目張膽的去行刺。
    唐寅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本王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說著話,他向程錦使個眼sè。
    程錦會意,讓暗箭人員把江浩帶了下去。現在程錦也算看明白了,大王根本不是來審案的,而是來安撫的。早知如此,自己也就不用那么盡心竭力地捉拿刺客了。
    唐寅把所有人都看了一遍,直到最后,他才去見許夢瑤。他沒有審,而是直接去了她被關押的地方。此時許夢瑤已被暗箭關押在郡府的地牢里,內外都有暗箭人員嚴密看守。
    郡府的地牢不大,在*的hua園下面,內部只有一間刑訊房和兩間牢房而已。
    當唐寅到時,許夢瑤正被鎖在刑訊房,手腕被鐵索死死扣住,分別釘在兩根粗粗的鐵柱上,在其左右,擺滿了密密麻麻、各種各樣的刑具,不過暗箭人員還沒有對她動刑
    唐寅對許夢瑤還有印象,上下打量她兩眼之后,隨即又巡視起周圍的刑具。
    見到他,許夢瑤并不意外,也沒有流1u出緊張之sè,還神態輕松地說道:“想不到區區的民nv竟能把堂堂的風王殿下引來。”
    唐寅隨手從火爐里拿起一根烙鐵,看著上面燒得紅彤彤的鐵塊,悠悠說道:“你這個‘區區的民nv’膽子可是不小,竟然敢去行刺堂堂的上將軍。”
    仿佛沒有看到他手中的烙鐵,許夢瑤聳聳肩,說道:“民nv只不過是奉命行事罷了,風王殿下與其把時間1ang費在民nv身上,還不如去向江大人問個明白。”
    咣當!唐寅把烙鐵扔回爐子里,走到許夢瑤近前,審視她漂亮又jing致的臉蛋,說道:“你肯定知道,你做的事是死罪,而你在可以拒絕或逃走的情況下,偏偏還要去做,這只能說明一點,你是江大人的死士,肯為他,連自己命都不要。但奇怪得很,哪有死士在落之后連審都沒被審,就直接把自己的主子招出來,如此軟骨頭的一個小姑娘,卻偏偏敢去刺殺一軍之統帥,難道,這不令人費解嗎?”
    聽聞唐寅這話,在場眾人的臉sè同一變,包括隨行而來的程錦。是啊,自己怎么沒有想到這一點呢!
    如果唐寅不點破,程錦還覺得整件事情都合情合理,但經唐寅這么一說,他也意識到其中有問題了。
    許夢瑤眼中閃過一絲錯愕,但馬上就消失不見,她對上唐寅凌厲的目光,說道:“并非我貪生怕死,我只是明白一點,落到暗箭手上,想不開口也不行,既然早晚都要說,何必還要自己先受皮rou之苦呢?”
    唐寅點點頭,她要是這么解釋倒也能解釋得通他微微一笑,說道:“也許你還不知道吧,顧將軍并沒有死。”
    這句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對許夢瑤的震撼可太大了,本就白皙的面頰瞬間變得更白,不過她很冷靜,反應也快,眨眼工夫,又恢復正常。她舉目看向唐寅,但笑不語。
    她對自己的出手很有信心,勢大力沉并貫穿xiong膛的一刀,就算顧安民當場未死,但也絕不可能再被救活。唐寅這么說,只不過是在詐自己罷了。
    看出她不相信自己的話,唐寅靠近許夢瑤,說道:“你以為本王為何懷疑你的動機?是顧將軍親口告訴本王,你在出手之前曾說過,江浩是貞國jian賊,固然該死,但顧將軍卻遠勝江浩。本王說得沒錯吧?”
    許夢瑤平靜的臉上閃過一絲驚sè,沒錯,這話確實是她對顧安民說的,當時她的話音很低,旁人不可能聽到,那唐寅又是怎么知道的?難道,顧安民當真沒有死?
    唐寅沒有漏過她表情的變化,悠然說道:“本王理解,你想為貞國鋤jian,所以才對江大人故作神秘,其目的是想栽贓陷害江大人,如此一來,也就一舉兩得,把顧將軍和江大人這兩個貞國的‘叛徒’一并鏟除。”
    許夢瑤沒有再說話,兩只眼睛死死瞪著唐寅。
    后者也是雙目眨也不眨地看著她,有不解也有好奇,疑問道:“只是本王不明白,夢瑤姑娘年紀輕輕,不象是能想出如此詭計的人,想必,是有人暗中教你這么做的吧?”
    她依舊不說話,嘴bsp;唐寅正sè說道:“告訴本王,那個人是誰,只要你肯說,本王絕不會傷害你。可如果你不說,你自己也明白,落入暗箭的手上,那是生不如死,論多么殘忍的手段,他們都用得出來。”
    許夢瑤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唐寅揚了揚眉mao,問道:“夢瑤姑娘笑什么?”“笑風王殿下!”“哦?”
    “風王殿下自言自語說了這么多,我差點以為殿下是患了失心瘋呢!”她看著唐寅笑yinyin地說道。
    聞言,周圍的暗箭人員臉sè都沉了下來,一各個握緊拳頭,雙目shè出yin冷的毒光,牙關咬得咯咯作響,看樣子,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撲上前來把她撕個粉碎。
    唐寅愣了片刻,仰面哈哈大笑起來,過了好一會,他才收住笑聲,點點頭,又搖了搖頭,倒退兩步,看著許夢瑤輕嘆了一聲,然后什么話都未再多說,轉頭對程錦道:“她就jiao給你了,該怎么辦,你自己斟酌處理。”說完,他沒有耽擱,轉身向外走去。
    “屬下恭送大王!”程錦等暗箭人員齊齊拱手施禮。直至唐寅的腳步聲在房外消失,眾人才ting直腰身,互相看了看,人們面1u冷笑,紛紛把袖口挽了起來……
    唐寅相信,哪怕許夢瑤是鐵齒鋼牙,暗箭的人也有辦法撬開她的嘴巴。
    其實到底有沒有人指使她,或者指使她的那個人到底是誰,這些都不重要,唐寅要搞清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己方的內部還有沒有許夢瑤的同黨,還存不存在未知的隱患。
    今天許夢瑤能行刺顧安民得手,沒準明天就會有人行刺蕭慕青、子纓得手,后天來行刺自己、靈霜得手,這太要命了,防不勝防,后患窮。
    在暗箭審問許夢瑤期間,唐寅令人把江浩和他的一干部下全部釋放。江浩對唐寅自然是千恩萬謝,同時也難掩洋洋自得之感,他也沒想到大王竟能如此信任自己,連審都不審,就直接把自己放了,想必,自己日后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呢!通過此事,江浩對唐寅更加忠心,做起事來也更加盡心盡力。
    第二天,中午,程錦來見唐寅,同時還帶來一份許夢瑤的口。暗箭果然沒讓唐寅失望,經過連夜的嚴刑*,終于讓已被折磨得神智不清的許夢瑤把一切都說出來了。
    唐寅還真預料對了,確實有人和許夢瑤串通,而這些人,正是當初那些隨她一同被帶到聯軍營寨的貞國游俠們。
    現在這些游俠要么已hun到江浩的手下,要么hun入貞軍當中。程錦帶來的正是這些游俠的名單。
    把名單從頭到尾大致看了一遍,唐寅哼哼兩聲,回手把名單狠狠扔回到程錦懷中,說道:“嚴查!把這些人統統給我揪出來,然后再審再查,務必做到52o小說之魚。寧可誤殺,不計代價!”
    唐寅對懲治內jian一向不會手軟,他也最恨這種人。程錦跟隨他那么久,哪會不明白他的個xing,面sè一正,沉聲說道:“大王盡管放心,凡hun入我軍之jian細,屬下一個都不會漏掉!”
    “恩!去做吧!”唐寅點下頭,并揮了揮手。
    “屬下告退!”程錦正要走,唐寅又把他叫住,問道:“許夢瑤呢?她死了嗎?”
    “還沒有,不過……傷得有些重,如果不管她的話,估計ting不過兩、三天。”
    唐寅眼珠轉了轉,說道:“不能讓她死,得把她留下來,讓貞人都看看,李弘現在已是垂死掙扎,連暗殺的手段都用出來了,還配做個狗屁天子。”
    “可是……”許夢瑤并不是受貞王李弘指使的啊!程錦在心里嘟囔一聲。
    “人嘴兩張皮!”唐寅看出他的疑問,不耐煩地挑起眉mao,說道:“人是你審的,你怎么說不就怎么是嘛!”這時候不把屎盆子扣到李弘腦袋上還等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