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73

  第二七十三章
    “龔大人此話怎講?”
    龔松沉吟了片刻,然后看了看左右,前兩步,來到軟塌旁,半蹲下身,低聲說道:“顧將軍,即便要大王讓位于太子,也不應引六國聯軍進攻都城啊,可以聯合眾武大臣宮,也可以……”
    不等他說完,‘顧安民’已搖頭而笑,同樣低聲說道:“沒有用!大王的個性,龔大人難道不知嗎?宮只會引來一個結果,那就是我貞國的王廷將血流成河,不知要有多少忠烈棟梁死于非命,另外……大王甚至會因此而遷怒太子,到時連太子的處境都將岌岌可危,這不是救貞國,而是在害貞國,害太子。【】shouda8”
    雖然不想承認,但龔松還是倒吸涼氣,不由自主地暗暗點頭。
    ‘顧安民’見他皺緊眉頭,默默語,又繼續說道:“只靠我們自己,是救不了貞國的,也改變不了大王一心稱帝的決心,到最后,貞國只能在六國聯軍的鐵蹄之下灰飛煙滅。”
    “現在引六國聯軍入都,就可以救貞國嗎?”
    “沒錯!這是六國王公親口向我保證的!天下誰人不知我貞軍驍勇善戰,勇猛敵,其實六國也不想和我貞國開戰,之所以結盟出兵,也是被大王稱帝所的奈之舉。六國的意圖很簡單,就是要大王放棄帝位并退下王位,去向天子負荊請罪,給天下姓一個交代,至于我貞國,等太子繼位之后,聯軍將秋毫不犯,悉數撤回各國。”‘顧安民’言之鑿鑿、信誓旦旦地保證著。
    若是這樣的話,引六國聯軍入都倒也不是壞事!龔松眼珠轉了轉,一邊尋思著一邊打量顧安民,想通過察言觀色看看他說得到底是真是假。
    顧安民一臉的真誠,目光堅定,毫閃爍其詞之色。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其實,龔松對于顧安民的突然投降也很是不解,現在通過他的話,他倒是多少有些理解了。沉思好一會,他緩緩開口說道:“聽說,六國聯軍在倉林郡殺了我國不少的姓啊!”
    那個時代消息閉塞,很多信息都是通過流民的口述得知的。當初風玉聯軍大肆抓捕貞國姓,導致許多倉林郡的姓西逃,跑到相山郡時,姓們對風玉聯軍的描述自然也免不了夸大其詞,簡直把風軍聯軍描繪成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顧安民’正色說道:“六國聯軍在倉林郡有沒有濫殺辜,我不清楚,但自從我倒戈之后,聯軍對我貞人姓一直都是以禮相待,絕越軌行徑。”
    “哦!”龔松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但心里已信了七、八分,至少在他所聽到的傳言里,聯軍只在倉林郡有暴行,至于其他郡縣,倒是沒有這方面的傳聞。
    由此可見,六國聯軍也不是不值得信任的。
    想到這里,龔松做出了決定,他沖著顧安民微微一笑,拱手說道:“顧將軍,可能要讓你失望了,下官和南岳城中的將士們,絕不會投降于聯軍。”
    一句話,讓顧安民心涼半截,感情自己費勁口舌的好言相勸都是白說了?這個龔松,實在可惡。
    心里狠得牙根癢癢,但表面沒有任何表露,‘顧安民’限惋惜地說道:“貞國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龔大人身為棟梁之臣,難道就動于衷嗎?”
    “顧將軍,下官的話還沒有說完。”龔松幽幽說道:“其實以南岳現在的城防,別說六國有萬大軍,即使再多一倍,下官也自信能守得住南岳。”
    頓了一下,他含笑著又道:“不過,下官雖不打算向六國聯軍投降,但卻可以放六國聯軍通過。”
    “哦?”‘顧安民’心頭一驚,難以理解地看著龔松,沒太明白他這話是什么意思。
    看出他的疑問,龔松解釋道:“下官的意思是,南岳守軍不會聽從六國聯軍的指揮,但是,會打開城門,放六國聯軍安全穿城而過,當然,等日后六國聯軍的后勤補給抵達南岳時,下官也絕不會為難,自會放行讓其通過。請顧將軍回去向列位王公轉達下官的意思,若是列位王公都能接受,可隨時過城,若是不能接受,那么,也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下官與麾下將士們誓于南岳共存亡!”
    不投降,卻可以開城放行,也虧龔松想得出來。‘顧安民’暗暗苦笑,龔松這是擺明了在考驗六國聯軍啊,也是在做一場豪賭,賭六國聯軍在過城時不敢對守軍突然難。
    見他臉色變幻不定,久久語,龔松說道:“顧將軍不必再考慮了,下官的決定也絕不會再更改,還請將軍盡快回去向列位王公請示!”
    “不需要!”‘顧安民’心不在焉地回道:“本……本將軍的意思,完全可以代表列公!”他險些順口說出‘本王’二,好在反應快,改成了本將軍。
    他這話反倒讓龔松有些傻眼,按理說,顧安民在貞國的地位再怎么高貴,但在六國聯軍那邊終究是降將,他竟然能代表諸王做出決定,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顧安民’也感覺到自己的話有不妥之處,隨即又補充道:“列公對我都十分信任,也十分看重,只要我做出了決定,列公應該都不會反對的。”
    “原來如此!”龔松將信將疑地點點頭,不再多言,默默地站在一旁,等顧安民做決定。
    他當然不能自己決定如此重大的事,另一邊,與分身心意相通的唐寅把靈霜、越澤、黎昕三人拉到一旁,打走身邊的侍衛和護將,然后把龔松出的條件向三王講述了一遍。
    不去計較唐寅是怎么知道的,單單是龔松的條件就太令人震撼了。
    三王愣了片刻,黎昕噗嗤一聲笑了,說道:“果然如此的話,那龔松還真是個笨蛋!他不肯投降,卻又要放我們過城,我們完全可以在過城的時候,由城內對守軍突然動手嘛。南岳之所以難打,是它的城防險峻又堅固,而我們在城內難,城防的因素就須考慮了,狹路相逢的戰斗,我方萬大軍總是能輕取它區區十多萬人的?!”
    唐寅翻了翻白眼,黎昕的外表威武雄壯,怎么卻是肚腹空空的草包呢?就你能想到這一點,人家龔松會想不到嗎?
    “沒錯,在過城的時候,我們是可以突然對守軍動手,但如此一來,我們就失了道義,以后西進時,所路過的關卡、城邑的守軍都會拼了命的和我們死磕到底,再想招降貞軍,將難如登天。再者說,龔松不是傻瓜,怎么可能讓我方萬大軍一窩蜂的都涌入城內呢?他十有**會安排我方軍隊分批分次的過城,如果每次只能通過萬人,還如何對人家難?”
    黎昕被他說得啞口言,細細一想,唐寅說得也對。他心思急轉,接著,連連搖頭,說道:“那我們就絕不能過城了。”
    越澤和靈霜不解地看著他。
    黎昕解釋道:“龔松不降,如果我們過了南岳,接下來可就危險了。他說得好聽,說什么我軍的后勤補給運抵南岳時他會放行,但如果他不放行呢?我們過去,南岳這扇大門要是一關,我們可就沒有退路了,要被人家關門打狗,困死在貞地了!”
    這才是唐寅所顧慮的真正問題,他想,這也是龔松對己方的考驗。
    拒絕他的條件,那說明己方膽子小,而他已做到仁至義盡,接受他的條件,己方就有補給和退路被斷的危險,甚至可能會全軍覆沒在貞國腹地。
    讓人意想不到,龔松竟給己方出了這么一個難題。唐寅看向靈霜,問道:“王妹,你的意思如何?”
    事關重大,靈霜不敢草率做出表態,她搖了搖頭,說道:“妾在宮中養尊處優慣了,對兵戰策毫不了解,所以,戰場的事,妾還是少插嘴為好。”
    唐寅差點笑出聲來,靈霜倒是會推卸責任,把難纏的問題都丟給別人了。他也不勉強,點點頭,又看向越澤,問道:“越王兄的意思呢?”
    越澤的膽小是出名的,如此兇險又難以預測之事,他是打心眼里反對的。他說道:“唐王弟,我倒是覺得與其受制于人,不如徹底將其征服或殲滅。南岳固然不好打,但我們也不是沒有打下來的可能,可一旦中了龔松的陰招,我軍……怕有全軍覆沒之危啊!”
    “恩!”唐寅大點其頭,應了一聲,又問黎昕道:“黎王兄也是這個意見嗎?”
    黎昕說道:“我想先聽聽唐王弟的意思!”
    唐寅握了握拳頭,目光也漸漸變得深邃,一一頓道:“戰爭,總是有風險的存在。在我看來,只要有五成以的把握,便值得冒險去嘗試。強攻南岳,不知要打多久,即便最后打下來了,我軍的損失也會很大,還得等后方補充兵源,前前后后的時間加到一起,最起碼也得過一個月,這么長的時間,西湯的情況還不知道會生多大的變化呢,這與我軍戰決的想法相違背。所以,我的意思是,冒險一試,信任龔松,接受他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