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274

  第二七十四章唐寅決定接受龔松的條件,黎昕略做考慮,便表示贊同,靈霜對此亦異議,越澤雖然覺得過于冒險,但三王都已經同意,他也不好再站出來反對,最后也就隨大流地點點頭。【】[官場-小說]
    通過商議,四王一致同意接受龔松不投降卻放聯軍通行的議。
    他們這邊的決定也第一時間傳到‘顧安民’那里。一直在閉著眼睛默默語的顧安民突然睜開雙目,對等在一旁地龔松說道:“龔大人,就按照你的意思辦吧!”
    龔松怔了一下,問道:“顧將軍考慮清楚了?”
    顧安民點點頭,說道:“是的,我這就回去通知列公,讓全軍準備過城。”
    聽他的口氣,全然一副全軍統帥的姿態。這讓龔松又暗吃了一驚,猜不出來他為何會在聯軍中有如此之重的分量。
    心中奇怪歸奇怪,龔松還是拱手說道:“那就有勞顧將軍了。下官這邊也會令人大開城門,恭候聯軍將士隨時過城。”
    顧安民瞇了瞇眼睛,正色問道:“龔大人要聯軍怎樣過城?”
    在唐寅想來,龔松的膽子再大,也不會讓己方自由過城的,肯定會設有限制,十有**是讓己方分批次通過。
    不過令他吃驚的是,龔松并沒有出這樣的要求,笑呵呵地說道:“聯軍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下官不會過問,更不會阻攔。”
    呦?這倒頗出唐寅的預料。顧安民直視龔松半晌,最后點頭一笑,說道:“恭敬不如從命。我就多謝龔大人的信任了。”
    顧安民被侍衛們抬回聯軍陣營,然后把他和龔松談判的結果又向唐寅、靈霜、越澤、黎昕四王原原本本地講述了一遍。
    聽完他的話,越澤大喜過望,忙對另外三王說道:“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既然對方不限制我軍過城的人數,我們就來個先下手為強……”
    唐寅擺擺手,說道:“既然龔松能如此信任我們,那么,我們又為何不能信任他呢?何況,有龔松幫著我們看守南岳,也可讓我方節省不少人力!”
    越澤還想說話,唐寅已向左右眾人甩了甩頭,然后飛身上馬,直向南岳城而去。
    見他率先走了,靈霜、越澤、黎昕皆嚇了一跳,互相看了看,最后暗暗咬牙,硬著頭皮、壯著膽子也跟隨唐寅走了過去。
    當他們進入到南岳的射程之內時,人們的心都不自覺地到嗓子眼,以南岳守軍的兵力,恐怕只一輪箭陣射出,他們這些人就誰都別想活了。
    但南岳守軍并沒有動攻擊,正如龔松說的一樣,城門大開,守軍分立兩旁,而以龔松為的武官員們則齊聚于城門前,沒有任何要開戰的意思。
    時間不長,唐寅已騎著高頭大馬,不緊不慢地走到龔松等人近前。
    他的目光在掃視龔松等人,而對方也都在打量他,看清楚來人年歲不大,但氣派十足,頭頂金冠,身穿著黑色華麗的錦衣,外披紅色精致的大氅,周圍甲衛如云,戰將林立。
    唐寅飄身下馬,沖著站在眾人最前面的龔松微微一笑,說道:“想必閣下就是龔大人吧?”
    “你是……”
    “見到風王殿下,還不施禮問安?”不用唐寅答話,在他身后的阿三阿四已雙雙沉聲喊喝。
    啊!這位就是風王唐寅?!龔松等武官員心頭同是一震,人們紛紛拱手施禮,齊聲道:“臣等拜見風王殿下!”
    龔松等人施的都是躬禮,而不是跪禮,畢竟唐寅不是貞王,他們又不是投降,不可能施跪拜大禮。
    唐寅也不介意這些,向眾人擺了擺手,說道:“諸位都不必客氣,倒是本王要多謝龔大人深明大義,肯條件的放我聯軍通行。”
    “臣等愧不敢當,風王殿下折殺臣等了!”龔松的頭垂得更低了。
    唐寅把他扶起,含笑說道:“龔大人,我們進城吧!”
    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令在場眾人臉色同是一變。
    在還沒查清城內是否設伏、有危險的情況下,身為君主的唐寅竟然要第一個入城,膽量也實在太大了。
    龔松也在暗暗咋舌,愣了片刻,疑問道:“難道風王殿下不擔心我等在城內設下埋伏?”
    唐寅笑呵呵地反問道:“龔大人肯放聯軍通行,難道不擔心聯軍在入城之后突然難?”
    龔松正色道:“微臣相信列位王公,也相信列位王公絕不會做出這等卑劣恥之事。”
    唐寅點點頭,說道:“同樣的,本王也相信龔大人的為人,相信龔大人會言出必行。”
    他說得輕松,但卻讓龔松感動不已,看來自己的豪賭算是賭對了,聯軍確實值得自己信任,也難怪顧安民會倒戈向聯軍。他正色說道:“多謝風王殿下對臣等的信任。”
    唐寅平和地說道:“本王一直認為信任應該是相互的。既然龔大人能如此信任聯軍,本王又怎能不做出表率呢?!”說著話,他含笑揚了揚頭,說道:“龔大人請前面帶路吧。”
    看著年歲不大、相貌英俊卻又胸襟浩蕩、直率豪邁的唐寅,龔松不由得為之心折,難怪風國會在北方迅崛起,如果貞國也能有如此君主,何至于會淪落到今日的慘狀?
    對于唐寅,龔松心里可謂是五味俱全,用羨慕嫉妒恨來形容也不為過,當然,他這種感覺不是對唐寅這個人,而是對整個風國。
    在龔松的指引下,唐寅由一干戰將、侍衛保護著,率先進入南岳城。
    直至他進去好一會,沒有現城中生亂,后面的靈霜、越澤、黎昕三王才敢壯起膽子,率領各自的軍隊相繼進入。
    龔松對唐寅的膽量和胸懷甚感欽佩,雖然四王都已入城,但他一直陪在唐寅的左右。
    南岳城很有特點,城內的建筑皆以土石為主,很少能見到木制的房屋。入城之后,唐寅的眼睛也一直在向四周打量,邊看邊嘖嘖稱奇。
    由于整座城池就是建造在山坡上,城內的建筑群也是分層次的,一層比一層高,在城外可能還看不真切,但身臨其境,立刻便會現城中的布局也不簡單。
    如果來犯的敵人認為攻破南岳的外城墻就等于突破了城防,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充其量就是占領了南岳城的最底層,而再往里去,前方又會出現高大并成排的建筑群,這些房屋以山崖做倚仗,建在半山腰上,崖壁就成了天然的城墻,外敵想深入,還得架起云梯繼續突破這些高高的崖壁。若想占領全城,就得一層層的突破,直至攻上山崖頂部。
    如此一座險峻的城邑,如果守軍始終保持頑強的意志進行抵抗的話,論來犯的敵人有多么強大,做正面強攻幾乎和自殺異。
    對于南岳城內的布局,唐寅是越看越心驚,好在龔松給己方放行了,不然的話,估計這座南岳城阻擊己方萬大軍個一年半載也不成問題。
    見唐寅邊走邊向左右觀望,眼中還不時流露出詫異之色,龔松講解道:“南岳城建于尚武王時期,距今已有八多年了,據說當年為了建造南岳城,光是人力就動用不下萬,前前后后總共花了三十年的時間。”
    他所說的尚武王名叫李震,是貞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一代君主,對貞國的影響也最深,貞國能由弱變強,由小變大,李震厥功甚偉。可也正是因為他,才使得貞國邊境爭端不斷。
    當初分封王國時,貞國只是個小國,領土遠沒有現在這么龐大,到李震這一代時,兵強馬壯的貞國開始向外擴張,尤其是對西部蠻邦領地的吞并和占領幾乎到了瘋狂的地步,長達數十年的爭戰,使貞國的領地擴大數倍有余。不過貞國的戰力不會永遠都強大,貞國也不可能代代都出現李震這樣有雄才偉略的國君,李震之后,西部的眾番邦開始頻頻向貞國索要自己的國土,但貞國又怎么可能把已經吞并的土地再歸還出去呢?數年來的邊境之爭也由此開始。
    即便是后來川、安、桓、莫四國分割貞國,邊境之患也沒有得到解決,還成為了這四國沉重的負擔,甩不掉的麻煩,當然,這是后話。
    唐寅對貞國的歷史很感興趣,龔松愿意講,他聽得也是津津有味。
    眾人一路向山坡上走,不知不覺,已到了西城門前。
    龔松一邊送唐寅出城,一邊由衷說道:“微臣覺得,風王殿下與天下諸王皆有所不同!”
    唐寅愣了愣,笑問道:“龔大人為何這么說?”
    其實龔松也解釋不清楚唐寅到底哪里與旁人不同。膽量大嗎?各國歷朝歷代膽量大的國君數不勝數,尤其是貞國,李弘都敢稱帝,自命天子,膽子都大到沒邊了。胸襟大嗎?這樣的君主也有很多,就拿川王肖軒來說,出名的胸懷若谷,有海納川之量。具體說唐寅哪里有出奇之處,龔松一時間也說不明白,但就是感覺他有與旁人不一樣的特質。
    他沒有回答唐寅,也回答不出來,等走出城門,他站定身形,拱手說道:“微臣愿以風王殿下馬是瞻,日后,風王殿下若有何吩咐,只需派人捎話,微臣定會遵命行事!”
    【……第十集第二七十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