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75

  第二七十五章龔松這席話讓唐寅有些意外,后者稍微停頓了一下,52o小說道:“象龔大人這樣的人才肯效忠于聯軍,是聯軍之福!”
    “不!微臣并不會效忠于聯軍”龔松立刻否定,壓低聲音道:“列王的為人怎樣,微臣并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不過,微臣信任風王殿下,也只信任風王殿下一人。【】[]”
    唐寅稍稍挑了挑眉毛,對上龔松的目光,審視他一會,他笑了,說道:“龔大人對本王的信任,讓本王深感欣慰,不管日后龔大人有何打算,欲何去何從,風國的大門永遠會為龔大人敞開,在風國的朝堂上,也會留有龔大人一席之地!”
    倒是沒有那個必要!龔松在心里嘟囔一句。他沒想過離開貞國,更沒想過去投奔風國,他只是單純敬佩和信賴唐寅這個人。
    不過唐寅是風王,能對龔松說出這樣的話,對他而言已是莫大的榮耀了,即便是拒絕也不可能直截了當地說出來。他拱手含笑道:“微臣多謝風王殿下的厚愛!”
    “本來微臣也有打算留風王殿下和列位王公在城內用膳,只是……并非所有的將士都能接受微臣的想法,所以,為避免意外的事情生,微臣只能盡快送風王殿下出城了,有怠慢之處,還望殿下千萬不要見怪。”龔松說得已算是很委婉了。別說一部分貞軍將士法認同他的做法,就算是許多南岳的姓也不會認同,一旦生亂子,即便龔松這個郡也未必能控制得住局面,生怕夜長夢多,他不敢讓唐寅和另外三王在城中多停留一秒。
    唐寅表示理解地點點頭,嘆道:“龔大人做的已經足夠多了,如果還覺得有怠慢之處,那反倒讓本王過意不去了。”
    龔松聞言,不由自主地咧嘴笑了,再次對唐寅拱手施禮
    這時候,越澤和黎昕也在眾多侍衛的保護下走出城門,見到唐寅和龔松正相談甚歡,二人湊上前來,笑問道:“唐王弟在和龔大人聊什么這么開心?”
    “沒什么,只不過是向龔大人討教一下南岳城的歷史”唐寅可不希望龔松對自己的親近讓越澤和黎昕有所察覺。他含笑說道:“兩位王兄還不知道吧,南岳城已有八多年的歷史了,可算是古城!”
    越澤和黎昕聞言,頓感興趣缺缺,他二人對南岳的歷史半點興趣都沒有。等唐寅說完,二人應付著敷衍兩句,便雙雙走開了。
    風、玉、安、桓、貞五國聯軍,上萬的兵馬,連同軍中的糧草、輜重,穿過南岳城用了大半天的時間,從天明一直走到天黑。
    等到全軍都通過,已是深夜亥時,聯軍不打算駐扎在南岳附近,準備連夜行軍趕路,唐寅、靈霜、越澤、黎昕四王向龔松告辭。
    臨別之前,唐寅還沒忘叮囑道:“龔大人,日后我軍補給的糧草、物資免不了還要從南岳路過,到時也需要龔大人多多相助啊!”
    “風王殿下盡管放心,微臣定會全力配合,不耽誤聯軍的大事!”龔松正色說道。
    “如此最好!”越澤在旁插嘴,搖頭晃腦地說道:“若是因你而延誤聯軍的戰事,*聯軍調轉回頭,你南岳城恐怕就要毀于一旦了。”
    出了南岳東城,越澤也現南岳東面的城防弱得很,和西面城防比起來有天壤之別,若是由東面進攻的話,連越澤都能看得出來,己方的大軍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破防。
    龔松并非貪生怕死之人,肯放聯軍通過也是為了挽救貞國,推太子李丹上位。自己幫了聯軍,非但未換來感激,還遭來越澤*裸的威脅,他怒火中燒,臉色也沉了下來,正要說話,唐寅已搶先開口,略帶不滿地責斥道:“越王兄,既然龔大人肯出手相助,又怎會調轉回頭再拖聯軍的后腿呢?越王兄多慮了,龔大人也不是這種反復常的小人!”
    “果真如此當然最好不過了”越澤也聽出唐寅的埋怨之意,咧開大嘴,呵呵地干笑著。
    不再給他拉東扯西的機會,唐寅對龔松說道:“龔大人,我們就此別過,相信,不久之后,還會再見面的。”
    “微臣恭送風王殿下!”龔松先是對唐寅施了一禮,然后才說道:“恭送越王殿下、桓王殿下、玉王殿下!”
    唐寅擺了擺手,縱身上馬,回頭又望了望夜幕中的南岳城,不再耽擱,催促戰馬,繼續率軍西進。
    通過南岳,再向西走,就已接近相山郡和龍湖郡的交界處,只要穿過龍湖郡,聯軍便可直搗西湯。
    可以說前方的龍湖郡已是貞國都城的最后一道屏障,當然,龍湖郡的軍力也是其它地方法相比的。
    越澤和黎昕一向嬌生慣養,受不起行軍之苦,尤其是現在這種沒日沒夜的行軍趕路。離開南岳不久,二人就又累又困,雙雙向唐寅議,全軍暫時駐扎下來,等到天亮再走。
    唐寅搖頭反對,龍湖郡是西湯的最后屏障了,這里駐扎有大批的貞國地方軍,而且貞國的中央軍也會隨時能趕過來增援,推進將會異常困難,現在己方未動一刀一槍就順利通過南岳,定是龍湖郡方面也萬萬沒有想到的,若不趁此機會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那就浪費大好的戰機了。
    他的話固然有道理,但越澤和黎昕還是覺得要破敵也不差這幾個時辰,休息半晚,讓全軍將士都養足精神和體力,上了戰場,也能揮出全力。
    唐寅暗暗苦笑,打仗哪有不吃苦的,如果怕吃苦,當初就不應該選擇投軍嘛!見越澤和黎昕態度堅決,安軍和桓軍的將士也都是滿臉的倦意,呵欠連連,他沉吟片刻,說道:“這樣吧,中軍和后軍在此駐扎休息,前軍繼續趕路,爭取在天亮之前,進入龍湖郡。”
    風、玉、安、桓、貞五國聯軍,上萬的兵力,不可能都聚在一起,分前軍、中軍和后軍,也就是所謂的三軍。
    前軍的兵力有十萬,中軍有七十萬,后軍有二十萬,身為君主的唐寅、靈霜、越澤、黎昕就處在兵力最多的中軍之內。
    聽他說中軍和后軍可以停下來休息,越澤和黎昕不再反對,二人點頭說道:“這樣好,前軍突進,即能攻其不備,又不影響全軍的戰力。”
    唐寅說道:“我隨前軍繼續趕路,也算是打個先鋒。”
    越澤沒有表態,黎昕倒是有些擔憂地勸說道:“唐王弟,不用這么拼命吧?前方什么情況我們還不清楚,唯一生了意外怎么辦?我看唐王弟還是隨我們一同留在中軍吧!”
    唐寅一笑,說道:“能有什么意外?若是真有意外生,有一個君主在場控制局面總比沒有強。”
    “可是……”
    “黎王兄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不必擔心。”唐寅笑呵呵地說道:“我估計,也不會生什么意外的。”
    見他說得信心十足,黎昕也不好再勸,倒是靈霜接道:“王妹愿隨王兄同行。”
    唐寅所謂地聳聳肩,說道:“也好,如果王妹不嫌辛苦的話。”
    靈霜笑著說道:“王兄太小看王妹了,王妹可不是一個怕吃辛苦的人。”
    她隨口的一句話,把越澤和黎昕二人說得老臉通紅,不過二人倒很有默契地裝聾作啞,誰都沒有接話。
    唐寅和靈霜去往前軍,帶領前軍繼續做急行軍。聯軍的前軍是以貞軍為主,風、玉、安、桓四軍為輔,前軍的主將卻不是貞將,而是玉國的中將軍凌輝。
    隨著唐寅和靈霜的到來,前軍的兵力又有所增加,單單是二人的隨行侍衛加到一起就有一萬多人。
    深夜趕路,又是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很容易走錯或迷路,好在前軍的主力是貞軍,在自己本國的國土上,輕車熟路,連夜西進,全軍的度依舊飛快。
    急行了大半個晚上,天邊已露出魚肚白,再向前觀望,前方的山地已變成光禿禿的,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土黃色,這讓唐寅和靈霜有種錯覺,仿佛又回到了固平郡。
    正當二人立馬眺望的時候,前方一名貞將撥馬跑過來,到了唐寅和靈霜近前,先是拱手施禮,然后向前方一指,說道:“風王殿下、玉王殿下,那里就是龍頂山,進入龍頂山,也就是進入龍湖郡境內了。”
    “恩!”靈霜點下頭,問道:“孔將軍,據說龍湖郡邊界有處要塞?”
    這名貞將名叫孔青,也是顧安民的親信。他正色說道:“沒錯!是龍頂要塞,就位于龍頂山后,那里駐扎有兩萬左右的人馬,主將是侯秋,武力不容小覷。”
    靈霜問道:“這個侯秋和你們顧將軍的關系如何?”
    如果能利用顧安民把對方勸降,不用打仗,那就再好不過了。
    孔青苦笑,連連搖頭說道:“侯秋是上將軍聶澤的心腹,和我家將軍,那是……水火不融啊!”
    聶澤!靈霜只是聽說過此人,但唐寅對這個名可再熟悉不過了。
    【……第十集第二七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