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77

  第二七十七章
    唐寅沒有理會拂袖而去的靈霜,對孔青揚揚頭,說道:“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是!風王殿下!”孔青雖是貞將,但也覺得讓唐寅親自涉險不太妥當,但連玉王的勸說他都不聽,自己不更是人微言輕,說了也是白說嗎?
    既然法勸阻,他也只能按照唐寅的意思去辦了。【】
    孔青前腳剛走,風軍的眾將便紛紛圍攏到唐寅左右,人們不擔心地問道:“大王,貞軍能信得過嗎?”
    唐寅要隨貞軍混入龍頂要塞,先不說會不會讓人家看出破綻,單單是貞軍也未必能靠得住。
    萬一到了龍頂要塞,他們把唐寅出賣了怎么辦?到時唐寅孤身一人,可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聽聞眾人的擔憂,唐寅反問道:“貞軍兄弟隨我們一同西征這么久,可有干過暗中通敵的勾當?只要顧安民還站在我們這一邊,貞軍弟兄就不會背叛我們的。”
    話是這樣說,但誰又敢保證關鍵時刻就一定不會有意外生呢?
    眾將依舊放不下心,還想說話,唐寅擺擺手,環視眾人,笑呵呵地說道:“與其浪費時間來勸阻我,還不如找些熟悉七琴鎮的人來向我講一講那里的情況呢!”
    風將們面面相覷,奈地紛紛搖頭,他們都看出來了,大王已打定主意要前往龍頂要塞,此時再勸也于事補,還是想想如何保障大王的安全!
    程錦安排十數名修為高深的暗箭人員,讓他們事先服下散靈丹,混在貞軍當中,保護唐寅的安全。他自己則率領暗箭的主力,潛伏于要塞附近,一有變故,也可就近救援。
    樂天、艾嘉分從天眼和地中找來打探過七琴鎮的探子,讓他們為唐寅詳細講述七琴鎮目前的狀況,另外兩人又安排部下們去往貞軍當中,搜尋家住七琴鎮或者附近的貞軍士卒,希望能從他們身再獲得更多的信息。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一番忙碌下來,當唐寅已換好貞軍的軍裝,并準備帶著千余名貞軍去往龍頂要塞時,已經是兩個時辰之后了。
    隨唐寅同行的千人,除了十幾名暗箭人員外,其他的都是貞軍士卒,當中職位最高的是一名貞軍的兵團長,名叫古吉,靈武一般,但反應快,頭腦靈活,應變能力也群。
    等到萬事俱備,唐寅要動身的時候,把眾將統統召集過來,向他們講述此次作戰的計劃。
    唐寅他們只是千余人,即便成功混入龍頂要塞,也不可能有大的作為。按照唐寅的意思,等他們混入之后,己方大軍即刻展開攻擊,趁著敵人全力防守的時候,他們在背后突然難,打開要塞的城門,放己方大軍進入,只要能把城門打開,他們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
    眾將沒有異議,都覺得唐寅的辦法可行,唯一的問題是,城門肯定是對方重點防守的地方,唐寅一行人能輕易偷襲得手嗎?
    唐寅對此倒是信心十足,拍著胸脯作出保證,只要他們能順利混入要塞,等己方大軍展開進攻之時,他們趁亂打開城門應該不在話下。
    他信心滿滿,眾將也不好再質疑,紛紛點頭應了一聲。和眾人商議完,敲定好作戰的計劃,唐寅這才帶著千余名貞軍向龍頂要塞而去。
    由于他們裝扮的是七琴鎮的地方軍,所以得先繞個圈,轉到龍頂要塞的西側,然后才能向要塞進,也只有這樣才不會被人懷疑。
    當然,如此一來,耽誤的時間也更多一些,這正好給了十萬前軍悄悄向龍頂要塞接近的時間。
    且說唐寅一行人,他們順著龍頂山的山腳一路向西繞行。
    在唐寅看來,龍頂山應該叫禿頂山才對,偌大的山脈,連綿起伏數十里,卻是寸草不生,地是黃土,山也是黃土,要命的是龍頂山一帶風沙還大得出奇,人在山里走出沒多遠,便被吹得滿臉滿身都是黃沙,不得已,人們在趕路的時候只能把汗巾起來,遮擋住口鼻。
    好不容易繞過了龍頂山,風沙總算少了一些,唐寅按照天眼和地所繪制的地圖,在龍頂山的西側找到一片小樹林。
    他先是讓暗箭的人前去打探一番,確認沒有危險了,這才帶領眾人進入樹林里。
    到了樹林,唐寅馬把身的盔甲和軍裝脫下,一邊抖掉面的沙塵,一邊讓眾人也都效仿他,把身的沙土全部打掃干凈。
    七琴鎮到龍頂要塞這段路程里可是沒有風沙地帶的,如果他們就這么灰頭土臉的去往要塞,不用開口就得露餡。
    按照唐寅的指示,人們脫掉盔甲和衣服,同時把髻也都解開了,拍打頭和身的塵土。
    這時,古吉來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風王殿下,穿過這邊樹林,前方不遠就有座水潭,我們可以到那里歇歇腳!”
    “水潭?”唐寅一怔,拿出地圖,低頭看了又看,也沒見到面有標記水潭。他抖了抖手的地圖,狐疑地說道:“古將軍,地圖可沒有注明附近有水潭。”
    古吉面色一正,說道:“也許是風軍兄弟在繪制地圖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末將家住西湯,平日里也常到龍湖郡這邊,對這里不敢說了如指掌,但還是很熟悉的。”
    “哦!”唐寅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沒有立刻表態,沉思了一會,點頭說道:“好!古將軍前面帶路!”
    “是!風王殿下!”
    唐寅對古吉不是很了解,但想來他也沒必要和自己玩花樣,如果他真是心存不軌,也應該等自己到了龍頂要塞的時候再難,怎么可能在半路就打草驚蛇呢?
    算定古吉不敢搞鬼,唐寅帶著眾人跟隨古吉向樹林的南側走去。出了樹林,再向前走出不遠,繞過一處山坳,隨后映入眼簾的是一座不大的山谷,在山谷里端還真有一座水潭,溪水從半山腰流下,匯聚在水潭里,不是很深,走近一瞧,清澈見底,魚蝦嬉戲,周圍碧綠蔥蔥,花草相見,空氣中彌漫著清新的香氣。
    對于剛從龍頂山繞出來的唐寅而言,此地就如同一處人間仙境。唐寅看罷,不由得面露驚喜之色,含笑說道:“果然是一處好地方!”
    很難想像,僅僅十數里相隔的地方,一處是漫天黃沙的寸草不生,一處卻是美輪美奐的鳥語花香。
    唐寅走到水潭旁,先是低頭看了看,然后雙手捧水,咕咚咕咚地喝起來。暗箭人員急忙前,低聲醒道:“大王,小心有毒!”
    向水潭里面揚揚下巴,唐寅笑道:“若是有毒,里面的魚早就死了。”
    說著話,他回頭向不遠處的古吉以及眾貞軍們招招手,說道:“這里的水質不錯,甘甜又爽口,大家都過來解解渴!”
    人們早有此意,但有唐寅在場,眾人不敢造次,現在聽他召喚,人們紛紛摘掉頭盔,一窩蜂地擁了過來,許多人直接趴到地,把臉浸在水潭里痛飲。
    難得碰到清潔的水源,唐寅決定在這里休息一會,他把古吉以及貞軍當中的隊長們都叫到自己近前,隨后取出龍頂要塞的草圖,鋪在地,邊指點邊講解道:“此次,我們混入敵軍要塞,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要塞的城門!等我軍開始動進攻的時候,我們只要把城門打開,任務就算完成了,諸位都明白嗎?”
    “明白!”古吉和眾隊長們紛紛點頭。其中有人不擔憂地說道:“聽說要塞內的守軍不少,想打開城門,恐怕……也不容易啊!”
    “是啊!”唐寅一笑,說道:“所以我才要親自前來和各位兄弟并肩作戰嘛!”頓了一下,他正色說道:“雖說我是風人,你們是貞人,雖說我是君主,你們是士卒,但是,既然要共赴戰場,就應該親如兄弟,不分彼此。今日之戰,只能成功,不許失敗,我若陣亡,活下來的兄弟可將我的尸體交給風軍,而你們若是陣亡,我也會盡我所能,把你們的尸體送回家鄉!”
    聽聞這話,場的氣氛立刻陷入一片沉寂當中。其實貞軍對唐寅的印象談不好,也說不壞,只是跟隨著主帥顧安民糊里糊涂的就投奔了聯軍。
    這次他們被選定混入龍頂要塞做內應,下下加到一起才千余人,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是個有去回的差事,但令人驚奇和不解的是,風王唐寅竟有跟隨他們一同前往。
    原本在他們想來,唐寅可能是來監督的,或者是來觀戰的,現在聽了他這番話,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要和自己這些人一齊混入要塞里。
    唐寅可不是普通的士卒或將領,那是堂堂的君主,竟然要和他們這千十來號人一同作戰、拼命,要說人們心里不驚訝不震撼那絕對是騙人的。
    另有一名貞兵隊長膛目結舌地問道:“風王殿下為何愿隨我等一同冒險?”
    唐寅正視問話的隊長,雙目射出精光,一一頓地說道:“既然你們已經投靠了聯軍,不管出身如何,對我而言,你們都是我的兄弟。讓兄弟們在前拼命,我在后面坐享其成,那向來不是我的習慣!”
    “就憑殿下的這句話,小人的這顆人頭,以后就是殿下的!刀山,下火海,小人萬死不辭!”這名貞軍隊長先是騰的一下站起身,然后恭恭敬敬的單膝跪地,插手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