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78

  第二七十八章
    唐寅的話未必是出自真心的,但他很明白拉攏人心的重要性,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拉攏人心的機會,雖然他并不知道這些貞兵最終能存活下來多少人。【】[]
    其實貞兵雖然兇狠又好斗,但個性卻很單純,只要你是真心待我,我也會全心全意的對你。唐寅的這番話,讓貞兵隊長們不對他欽佩有加,也心甘情愿地接受他的號令。
    古吉對此倒是不以為然,身為兵團長的他比普通的貞兵士卒要有見識得多,他不認為唐寅有那么好心,不過唐寅膽識和魄力過人這一點倒絕對是真的。
    正當他們說話之時,一名在外放哨的貞兵士卒突然急匆匆地跑了過來,先是向唐寅和古吉二人施了一禮,然后急聲說道:“風王殿下、古將軍,有支人馬正向我們這邊趕來,即刻就到。”
    “什么?”唐寅和古吉聞言同是一驚,后者脫口問道:“是哪一方的人馬?”
    “是……是貞軍,打著樂亭城的旗號。”那名貞兵答道。
    樂亭城?唐寅等人心中同是一震,他們冒充的是七琴鎮地方軍,七琴鎮屬新余縣管轄,而樂亭城恰恰也在新余縣境內,可以說樂亭城和七琴鎮是近鄰,這下事情可糟糕了,恐怕還沒到龍頂要塞就要前露餡。
    唐寅沉吟片刻,追問道:“對方有多少人馬?”
    “看陣仗,應該不下五千。”
    如果對方人少,唐寅還可以來個出其不意的偷襲,將這支人馬統統殺掉滅口,可對方有五千多人,這仗還怎么打?
    別說唐寅一時間沒了主意,古吉和眾貞兵隊長也都滴出冷汗,臉色一個比一個凝重。
    有名隊長急聲說道:“風王殿下,我們躲是躲不過了,干脆就和他們拼了!”
    “不可!”古吉攔阻道:“對方兵力在五千以,我方才只有千余人,如何能拼得過?”
    “難道古將軍的意思是要我們趁早投降?”唐寅身邊的一名暗箭人員突然冷冷開口質問,兩只漆黑的眼眸射著銳光,死死盯著古吉。
    古吉面色一正,說道:“這位兄弟此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會不懂嗎?哼!”暗箭人員冷笑一聲,說道:“把我們引到這里的是古將軍,可我們剛到,就有敵人的大隊人馬趕來,這不會是巧合?”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包括那些貞兵隊長們。
    沒錯,事情是太巧合了,己方本來是打算在林中休息的,可古吉偏偏議到這座山谷,哪知屁股還沒坐熱,樂亭城的地方軍就到了,天下哪有這么巧的事?
    只看周圍眾人的臉色,古吉就意識到人們心里在想什么了,他對暗箭人員說道:“這位兄弟不要血口噴人,我根本不知道樂亭軍會經過此地,更沒有和對方暗中勾結!”
    “人心隔肚皮,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們又怎么可能知道?”暗箭人員不再理他,轉頭看向唐寅,手也扣住腰間的刀柄,咬牙說道:“大王,此賊心懷叵測,斷不能留……”
    “我捫心愧,是你血口噴人……”
    唐寅擺擺手,打斷了二人之間的爭執,隨后,他不緊不慢地把放于地的頭盔拿起,戴在頭,52o小說道:“不要再吵了,別忘了,我們現在是七琴鎮的地方軍,來的樂亭軍和我們是‘兄弟’!”
    “大王,你千萬不能信他的鬼話!”暗箭人員大急,看其架勢,狠不得抽出刀來將古吉一劈兩半。
    唐寅皺起眉頭,默默地對他的目光。暗箭人員心頭頓是一顫,急忙躬身而退,再不敢多說半句。
    見暗箭人員退開了,唐寅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對古吉淡然一笑,說道:“突然出現敵情,兄弟們難免有些慌亂,有誤會之處,古將軍也不要介意。”
    唐寅臨危不亂的本事甚強,不管在多么危急的時刻,頭腦也能保持冷靜。如果說樂亭軍真是古吉引過來的,那他就太愚蠢了,樂亭軍雖然兵力不少,但畢竟只有五千人,別說殺他,就連他身邊這十幾名暗箭的精銳都未必能抵擋得住。
    聽他沒有任何懷疑自己的意思,古吉一愣,喃喃問道:“風王殿下相信末將是清白的?”
    唐寅點點頭,說道:“剛才我就已經說過了,我視貞軍將士如兄弟,既然是兄弟,我又怎能會懷疑你呢?”
    當然,如果你真做出通敵的蠢事,我也會先把你干掉!他在心里又補充了一句。
    如果說剛開始古吉還覺得唐寅有些裝模做樣,但現在論到他自己頭了,就由不得他不感動。
    他心中一暖,拱手說道:“末將多謝風王殿下的信任。末將敢對天誓,絕未暗中通敵……”
    不等他說完,唐寅已理解地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他向周圍如臨大敵的貞軍士卒們望了望,滿面輕松地說道:“兄弟們不必緊張,來人并不知道我們的真實身份,大家該干什么還干什么,就算真讓對方看出了破綻,區區五千多人也奈何不了我們!”
    主將不亂,下面的將士們就不會亂。唐寅這時表現出來的從容和鎮定,對于貞軍而言仿佛被打了一針鎮靜劑,人們的情緒很快穩定下來,互相看看,隨后,又紛紛把手中的武器放下,三五成群的散坐在水潭邊,有些人啃著干糧,有些人干脆挽起褲腿到水潭里摸魚。
    沒過多長時間,就聽山谷的入口處腳步聲轟鳴,緊接著,一支數千人左右的隊伍浩浩蕩蕩走了進來。
    正如放哨士卒說的那樣,這支隊伍的人數在五千以,隊伍里繡帶飄揚,旗幟如林,最前面的大纛旗繡有斗大的‘樂亭’二。
    唐寅等人在偷眼打量對方,而來的這支貞軍似乎也沒想到山谷里竟然有人,走在前面的貞軍士卒皆被嚇了一跳,本能地摘下身的弓箭,等他們看清楚對方的模樣后,懸起來的心立刻落了下去,摘下弓箭的士卒又重新背好。
    有名隊長打扮的貞兵快向前跑了一段,距離唐寅等人二十多米遠時,大聲問道:“前面的兄弟是來自哪支隊伍的?”
    唐寅沒有搭話,用眼角余光掃了掃古吉。后者會意,站起身形,大聲回喊道:“我們是從七琴鎮來的,要去增援龍頂要塞,兄弟,你們又是哪的?”
    “啊!原來是七琴鎮的兄弟!”那名隊長一邊往前走,一邊回手指了指,說道:“沒看到旗號嗎,我們是樂亭城的守軍,也是要去增援龍頂要塞的。”
    “呦!這可巧了,難怪會在此地碰到。”古吉笑呵呵地聳聳肩,然后狀似隨意地問道:“你們樂亭出了多少兵馬?”
    “不多,才五千五兄弟!”貞兵隊長已走到古吉近前,向他身后望了望,嘴角一撇,說道:“看起來,你們才一千來號人?”
    古吉面露苦笑,說道:“我們七琴鎮只是個小地方,怎能和樂亭城相比?!”
    “這倒是……”貞兵隊長正和古吉說著話,這時候,在他身后的樂亭軍隊伍里走出一波人,為的一位,騎著黑色的戰馬,身穿將盔將甲,馬鞍的得勝鉤還掛有一把亮銀長槍。
    這員貞將邊走過來邊沉聲問道:“怎么回事?他們是哪支軍團的?”
    “回稟將軍,他們是七琴鎮的守軍,和我們一樣,都是去增援龍頂要塞的。”貞兵隊長聽聞話音,一溜煙的跑了回去,到貞將近前,插手施禮。
    “哦?七琴鎮也有出兵增援嗎?本將怎么從未聽說過!”那貞將嘟囔一聲,催馬前,在古吉面前站定,根本沒有下馬的意思,居高臨下地斜眼睨著他,問道:“你是帶頭的?”
    沒等古吉開口說話,唐寅越過他,向馬的貞將拱手笑道:“小人七琴鎮守軍千夫長唐初,見過將軍!”
    “哦!”那貞將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不過臉的傲氣更濃了。對方只是一區區的千夫長,他當然不會放在眼里。
    雖說樂亭城和七琴鎮同在新余縣,不過后者只是個小鎮子罷了,和平時期,連守軍都沒有,這名貞將也不可能知道七琴鎮的千夫長姓氏名誰。
    他端坐于馬,垂視著唐寅片刻,傲然說道:“本將乃樂亭城護衛將軍,祝竹珂!”
    唐寅聞言,差點笑出聲來,什么狗屁將軍,說白了,就是一地方城的城尉罷了,級別還沒有城主高呢。當然,他這個城尉要比自己現在裝扮的地方軍千夫長高出甚多。
    既然對方自稱將軍,唐寅也愿意順他心意,還可以趁機討好,他拱手又施一禮,說道:“原來是祝將軍,小人久仰將軍大名!”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祝竹珂見唐寅對自己的態度又客氣又尊敬,臉色平和了不少,語氣也軟了許多,他用馬鞭子指指象一盤散沙似的貞軍士卒,問道:“這些都是你的手下?”
    “是的,祝將軍!”唐寅回頭瞧了一眼,接著,裝出可奈何的模樣,說道:“兄弟們久未戰場,平日里都懶散慣了,現在突然離家征戰,還有些不太適應。”說著話,他向周圍的貞軍士卒連連招手,并大聲喊喝道:“列隊!全體列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