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80

  第二八十章
    祝竹珂帶領手下七千貞兵士卒跟隨吳返回城門這邊。【】見城頭上拼殺得正激烈,吳二話沒說,刀沖上了城墻,指揮己方將士戰斗。
    見吳走了,唐寅立刻意識到機會來了,不等祝竹珂下令,他先大喊一聲:“兄弟們,隨我去頂住城門!”
    說話之間,他率先向城門這邊沖了過去。他一動,暗箭人員和古吉為的千名貞兵們也紛紛跟隨他而去。
    在攻城戰中,城門絕對是守軍防守的重點,但現在在城外進攻的聯軍根本沒有攜帶沖車之類的破城武器,完全是靠人推人撞,單靠人力,對要塞的城門構不成任何威脅。
    只是要塞內部的人并不了解外面的情況,見唐寅這些貞兵蜂擁去堵城門,旁人也不能說他們做的不對。
    祝竹珂雖對唐寅有所不滿,但現在已沒時間再和他計較了,他回身看向手下的樂亭軍,大吼道:“兄弟們隨我上城墻,抵御敵軍!”
    他一聲令下,把五千多名樂亭軍全部帶上城墻,留下唐寅這一千來人防守城門。
    龍頂要塞的城墻為雙層,中間有三米多寬的環形甬道,此時,甬道里已聚滿了貞兵,有些人向外城墻上搬運滾木、擂石,有些人則是等在城墻下,隨時聽候主將的召喚。
    現在唐寅當然可以帶領手下直接沖到外城門處,趁亂打開城門,但有一個問題,在他們打開外城門的時候,內城門很可能會被貞軍關閉,到時沖進來的己方將士都要被阻隔在這條環形的甬道之內,成為人家的活靶子。
    唐寅早就想好了應對之策,他進入內城門的城門洞后沒有再繼續往前走,停留在原地,向左右眾人甩下頭,以眼神示意他們趕快過去趁亂打開外城門。
    古吉點點頭,向身后揮了下手,帶著余名貞兵向外城門的城門洞擠去。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不過這里早已經被貞兵所占滿,古吉這些人哪里還能擠得進去。見狀,古吉大急,兄弟們正在外面浴血奮戰,城門晚打開一刻,就不知道要多傷亡多少兄弟呢!
    他把心一橫,猛的抽出佩劍,將其靈化的同時,對左右大喊道:“兄弟們,52o小說話之間,他手中的靈劍光芒乍現,緊接著,追魂刺釋放出去。
    此時的城門洞里人頭攢動,里里外外都是人,追魂刺突然從背后襲來,十多名貞兵連怎么回事都沒搞清楚,身體便被靈刺貫穿,一時間,慘叫聲四起,瀕死的哀號聲不斷。
    古吉咬著牙關,對面前的貞兵下了死手。隨著寒光連閃,只頃刻之間又有數人被他刺翻在地。跟他一同過來的貞兵也沒閑著,高舉著手中的長矛,對前方的人群猛扎猛刺,一時間,外城門洞這里亂成了一團。許多貞兵搞不清楚為何自己人突然對自己動手,連聲大叫道:“不要打,是自己人!我們是自己人……啊……”
    人們的喊聲往往只喊到一半,剩下的就是慘叫,以古吉為的這余名貞兵悶著頭也不說話,但手里的武器一直沒停,了瘋似的攻擊前面的人群。
    在城門洞里駐守的貞兵被突如其來的變故打得暈頭轉向,要害中招的士卒接二連三的摔倒在地。這時候,終于有人反應過來了,尖聲大叫道:“是奸細!有敵軍奸細混進來了!”
    他們一喊,在環形甬道里的貞軍一陣大亂,人們紛紛向城門洞這邊云集過來。
    城門洞里的貞軍喊奸細,而以古吉為的貞兵也大喊奸細,雙方的軍裝盔甲都一樣,喊話時又都帶有貞國的口音,旁人哪能分辨出來真偽。
    云集過來的貞軍也看不明白到底哪一方是奸細,一各個站起原地,不知該出手幫哪一邊為好。
    聚集在城門洞里的貞軍已被古吉等人殺得死傷大半,存活的士卒看到外面的兄弟都干站著,卻不出手救援,急得滿臉漲紅,向外面撕心裂肺地大喊道:“你們快幫忙啊!奸細想要打開城門……”
    “不要聽他們亂說!”人們還沒反應過來,古吉立刻又大叫道:“他們才是奸細!他們想要打開城門放敵軍入城!”
    “沒錯!里面的人是奸細!”站在內城門洞里的唐寅等人也跟著大喊大叫。一人這么說,不明就里的貞軍將士可能還不信,但上千人都這么說,就由不得他們不信了。
    被蒙騙的貞軍將士們站在了古吉這一邊,與他們一同對外城門洞里的貞軍下了狠手。
    可憐這些貞軍,在亂戰當中有口難辯,他們沒有死于敵人的手上,卻糊里糊涂地做了自己人的刀下之鬼。
    只是眨眼功夫,外城門洞里駐守的貞軍便被殺得一干二凈,放眼看去,地上尸體疊著尸體,猩紅的鮮血緩緩流淌到城門洞外。
    把這里的貞軍都清理干凈了,古吉長噓口氣,對那些出手幫忙的貞軍說道:“大家快到城墻上幫忙,這里有我們守著!”
    貞軍也不全是傻子,其中有名千夫長從人群里擠出來,上下打量古吉兩眼,問道:“你叫什么名?是哪個軍的?”
    古吉現在只穿著普通士卒的衣裝,見來人是名千夫長,裝出恭維的態度,拱手說道:“千夫長大人,小人名叫古吉,是從樂亭城跟隨祝將軍過來的。”
    是樂亭軍!那名千夫長瞇起眼睛,眼珠連轉。
    樂亭軍剛到要塞,聯軍就攻打過來,更加怪異的是,要塞里竟還出現了大批的奸細,這實在太可疑了。他沉思片刻,問道:“你們將軍在哪?”
    古吉向頭上指了指,正要說話,這時候,一名貞兵士卒湊到千夫長身后,低聲說道:“千夫長大人?”
    “什么事?”千夫長本能地轉回頭,不過他沒有看清楚身后的來人,只看到一道寒光在自己眼前乍現。
    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一把陰森森的鋼刀直直插進他的喉嚨,血淋淋的刀尖由他后勁探出。
    千夫長連叫聲都未出來,雙眼圓睜,臉上還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身子卻已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啊——”
    眾目睽睽之下,千夫長竟然被人一刀刺死,周圍的貞兵士卒們不連聲尖叫。
    出手偷襲的那名貞兵飛快地抽回鋼刀,緊接著,身上騰出一團黑霧,在周圍的刀槍劍戟攻來的瞬間,人已憑空消失,不見了蹤影。
    人群里不知是誰大吼一聲:“刺客是暗系修靈者!”
    “在那!刺客跑進內城了!”
    呼啦!一聽到刺客向內城跑了,貞軍士卒們又紛紛向內城門擁了過去。
    他們前腳剛走,在外城門洞里的古吉暗道一聲好機會!他沖著左右低聲喊喝道:“快開城門!放兄弟們入城!”
    下面的貞兵聞言,有十多人放下手中的武器,合力去搬橫在城門上的門閂。
    城門閂是由純銅打造,異常沉重,十余名貞軍漢子使出全力,才勉強把門閂抬起來。只聽一陣嘎吱、嘎吱的怪響聲傳出,門閂在眾人合力之下緩緩移動。
    聽到城門閂有聲響出,論是外城墻上的貞軍、環形甬道里的貞軍還是內城墻上的貞軍,全體都傻眼了,也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意識到上當了,奸細沒有死,還在城門洞里。
    外城墻上的貞軍攻擊不到城門洞,即便明知道腳底下有奸細,也拿他們可奈何,但內城墻上的貞軍可是能看到外城門洞。
    在內城墻指揮作戰的侯秋此時眼睛都紅了,向左右咆哮道:“放箭!把城門洞里的奸細給我統統射死!”
    他一聲令下,內城墻上的開弓聲響成一片,緊接著,數的箭矢由城墻上飛射下來,穿進外城門洞里。
    古吉知道,這時候是最關鍵的時刻,就算用人擋,也得保護住搬動門閂的兄弟。
    他大喊道:“誰都不許后退!給我頂住箭射!”
    即便他不說,人們也不會后退的,而且城門洞就這么大的空間,他們想退也沒地方可退。箭矢飛射過來,站在外面的士卒當其沖,隨著一連串箭支破甲的‘撲、撲、撲’聲,外面的一排貞兵被射成了刺猬,渾身上下插滿了白花花的雕翎,尸體跪到地上,倒都倒不下去。
    這僅僅是開始,更多更密集的箭矢向雨點一般從四面八方里飛射進城門洞,聚于里面的余名貞兵處可躲,一個接一個的慘叫著中箭。
    古吉此時已罩起靈鎧,一手持劍,一手著一名貞兵的尸體做擋箭牌,同時還不停地向左右大喊道:“用尸體擋箭,別硬扛!”
    眼睜睜看著己方的箭陣在短時間內難以殺光城門洞里的奸細,而城門已有被打開的趨勢,侯秋額頭的冷汗掉了下來,他傳令左右,趕快去關閉內城門,絕不能再被奸細鉆了空子,如果連內城門也被打開,那要塞就徹底淪陷了。
    聽到他的命令,吳劍眉豎立,怪叫一聲,帶著一批貞兵沖下城墻,邊向內城門那邊跑邊向城內的貞軍們大叫道:“快去關閉內城門!快!”
    眾貞軍們不敢耽擱,紛紛向內城門洞而來。此時唐寅一行人就守在內城門洞的內外,見大批的貞軍涌來,人們下意識地握緊手中的武器,只等唐寅一聲令下,和敵人死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