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84

  第二八十四章
    原來風王是這個意思。[]眾將紛紛點頭,覺得唐寅分析得有理,既然對方主動送上門來,這個便宜己方不占白不占。
    按照唐寅的意思,龍頂要塞的城頭又換上貞國的旗幟,風、玉、安、桓四國的軍隊一律撤下,在城墻上站崗的是清一色的貞兵、貞將。
    其實正如唐寅所料的那樣,來的這支貞軍確實是援兵,而且也不知道龍頂要塞已然易主,一是這場戰斗打得太快,其二,也是最關鍵的一點,聯軍是全殲守軍,沒有放跑一人,這使龍頂要塞失守的消息被徹底封鎖住。
    聯軍進攻時沒有使用大型的攻城武器,要塞的城防一點沒被破壞,城墻上的插滿了貞旗,站崗的軍兵也都是貞軍,這支援兵哪里想到其中會設有圈套,毫防備,大搖大擺地進入要塞之內。
    如果這時是白天,援兵可能還會看到未來得及刷洗干凈的血跡,可現在恰恰是深夜,即便點有火把,可視范圍也極為有限。
    等貞國的援兵全部進入要塞,城門被聯軍關閉之后,猛然之間,援兵的周圍喊殺聲四起,伏兵乍現,舉目望去,燈球火把,亮子油松,照得要塞亮如白晝,突然出現的聯軍將士人山人海,鋪天蓋地,把這三千來人的援兵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援兵們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一各個滿臉的詫異和茫然,面對著周圍突然殺出來的聯軍完全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沒有生戰斗,現在的局面也不用再生戰斗,雙方的兵力相差太懸殊,若是真動起手來,接近十萬之眾的聯軍只一走一過之間就能把這三千援兵踩成肉餅。
    在聯軍中貞軍將士們的好言相勸之下,三千援兵沒有做謂地抵抗,最后放下手中的武器,悉數投降。{清風手打shouda8}
    降服這支援軍,只不過是件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但卻讓唐寅敏銳地意識到其中的機會。既然這支援兵對龍頂要塞失守的事毫不知情,那么會不會有更多的援兵還在趕來的路上呢?
    己方如法炮制的甕中捉鱉,盡可能多的擒拿貞軍,對于龍湖郡的整體軍力而言也會造成巨大的消耗。
    想明白這一點,他立刻傳令樂天和艾嘉給后面的聯軍主力捎信,讓其暫時原地駐扎,不要進入龍湖郡,以此來吸引更多的援兵向龍頂要塞聚集。
    唐寅的這個策略起到了奇效,聯軍駐扎在龍頂要塞的兩天里,前后又迎來五波援兵,多則數千人,少則數人,加到一起也接近有兩萬之多。
    直到聯軍在要塞守株待兔到第三天,要塞失守的消息才在龍湖郡傳開。
    見已52o小說,唐寅這才讓聯軍主力進入龍湖郡,分出一部分兵力駐扎龍頂要塞,看管俘虜,主力大軍則繼續向西,*近貞國的都城西湯。
    現在的龍湖郡,境內的三個縣其中有兩縣已基本成為空縣,所有的兵力都集中的新余縣。聯軍的西進十分順利,僅僅用了四天就*近了新余縣。
    這里已是西湯的最后一道防線,全縣集結的兵力已經過了三十萬。這三十多萬的大軍分散于華寧和通城二地。
    華寧位于西湯的東北,通城則位于西湯的東南,這兩城就象是西湯長出來的兩只犄角,如果聯軍不理這兩城,直取西湯的話,貞國方面便可以三面出擊,圍攻聯軍。
    所以即便此時西湯已近在咫尺,但聯軍也只能穩扎穩打,要把華寧和通城這兩座城池先拿下來。
    就如何進攻華寧和通城,四國的君主、五國的將領齊聚一堂,商議接下來的戰術、戰略。
    黎昕最先表態,說道:“我軍有萬之眾,而根據我方得到的情報,華寧和通城的兵力都未過二十萬,我軍可并分兩路,齊頭并進,分取華寧和通城,拿下二城之后,再兩面夾擊西湯。”
    他說得信心滿滿,底氣十足,而現在聯軍也確實有這樣的實力。
    唐寅淡然一笑,問道:“兵分兩路?要怎么個分法?誰和誰為一路?”
    黎昕所說的戰術也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而是事先和部下將領們商議的結果。聽聞唐寅的問,他不緊不慢的從容道:“在我們五路大軍當中,風軍和貞軍兄弟是公認戰力最強的。我認為,風軍和玉軍仍然為一路,安、桓、貞三軍為一路,前者取華寧,后者取通城,兩路大軍戰力相當,拿下此二城應當也是手到擒來。”
    唐寅沒有馬上接話,垂下頭,目不轉睛地看著地圖,手指還不時的在上面比畫幾下。
    雖然風、玉兩軍這路兵力較少,但所攻的華寧也比通城的實力要弱一些,黎昕的分配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有一定的道理,也是一個可行的戰術。
    他覺得可行,但下面的貞軍眾將們都急了。別人或許不清楚安桓兩軍的實力,但他們可是了如指掌,以前也和他們交過手,這兩軍的將士皆是徒有其表,實則不堪一擊,自己和他們為伍,不僅要被人家當刀使,弄不好還要受其拖累。
    可惜貞軍這邊沒有君主替他們說話,他們只能自己爭取。
    孔青深吸口氣,正要出言反對,這時候,風軍的平原軍統帥蕭慕青搶先說道:“絕對優勢的兵力,卻要分兵兩路,分取華寧和通城,以末將來看,這是自找麻煩!”
    別看黎昕長得英武非凡,但心胸并不寬闊,聽蕭慕青毫不留情面的反對自己的戰術,他的臉立刻沉了下來,冷笑一聲,陰陽怪氣地問道:“哦?這么說蕭將軍是有更好的破敵之策嘍?”
    在蕭慕青的眼中,除了唐寅就從沒容得下過旁人,即便黎昕是一國之君,但在他看來,也只不過是個難成大氣的凡夫俗子罷了。
    他微微一笑,說道:“與其分兵,不如合力專攻一城,不管是打下華寧還是通城,隨后便可直取西湯,當然,這看*就]來o只是虛晃一招罷了,其目的是要引另一城的貞軍前來救援,只要他們出城,我方便可立刻殺它個回馬槍,將其殲滅于城外!”
    唐寅邊聽邊大點其頭,覺得蕭慕青的策略比黎昕的戰術要穩妥多了。
    合力打一城,以己方萬大軍的兵力,論是打華寧還是打通城,皆可輕松拿下,而若是分兵攻取這兩城,只怕戰斗未必會輕松。
    黎昕不服氣地問道:“如果另一城不出兵救援呢?”
    蕭慕青笑了,說道:“若是那樣就更簡單了,我方可變虛攻為實打,一鼓作氣,拿下西湯!”
    “可是……”黎昕還想爭辯,這時候,越澤也聽出來蕭慕青的戰術更為可行,他擺擺手,含笑說道:“黎王弟,我們是國君,排兵布陣、行軍打仗這樣的瑣事,就交給將軍們去處理吧,何必非要插手過問呢?”
    “是啊!”靈霜在旁也低聲勸道:“越王兄說得沒錯,我們可是爭論不過這些能征慣戰的將軍們啊!”
    越澤和靈霜的勸說讓黎昕有了下臺的臺階,他故作滿不在乎地聳聳肩,說道:“王兄、王妹說得也對。”說著話,他又看向唐寅,問道:“唐王弟的意思呢?”
    唐寅隨口應道:“就按照慕青的戰術去做吧!我軍先取華寧,然后再向西湯進,若通城的貞軍援救,我們就來個回馬槍,若不援救,就順勢攻下西湯!”
    “好!既然唐王弟也同意,那就這么定了。”黎昕點點頭。
    “還有一件事。”越澤開口說道:“大家都聽說了吧,川莫二軍已在石馬郡大破貞軍,現在也正在向西湯進!”
    “哼!”黎昕冷笑一聲,說道:“是聽說了!若非川莫把駐扎于安國的四十萬后備軍調入貞國,他們怎么可能破得了貞軍?”
    川莫聯軍和貞國中央軍在石馬郡的戰斗異常激烈,雙方本是四十萬對陣四十萬,但后來隨著貞國地方軍的加入,使雙方勢均力敵的局勢生變化,勝利的天平也開始向貞軍方面傾斜。
    在迫于奈的情況下,川莫聯軍不得已只能把各自的二十萬后備軍急調過來,以緩解眼下岌岌可危的局勢。隨著川莫合計四十萬后備軍的參戰,使得川莫聯軍又具備了壓倒性的優勢。雙方于石馬郡展開一場面對面的軍團大決戰。這一仗,雙方打打歇歇,足足鏖戰了五日,最終以貞軍潰敗,川莫聯軍大獲全勝而告終。
    此戰之慘烈,規模之宏大,單單是雙方傷亡的將士加到一起就已過了四十萬。整個戰場連綿數十里,尸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
    大戰當中,就連貞國中央軍的主帥田懷玉也慘死于亂戰之下。
    這一戰過后,以田懷玉為的四十萬貞國中央軍和二十萬的地方軍全線崩潰,傷亡慘重,而川莫聯軍則攜雷霆萬鈞之勢,在追殺貞軍的同時一并占領石馬郡全境。
    接下來的西進當中,元氣大傷的貞軍已再組織不起有效的阻擊,一直被川莫聯軍追著打,現在,川莫聯軍已穿過石馬郡,進入林橋郡,只要再通過林橋郡,亦可直*西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