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86

  第二八十六章
    貞軍緊急征召城內姓參與防守,這時候,趙渙在貞國的聲望體現出來,一呼應,城中的男女老少,能戰的全部頂到城墻上協助貞軍抵御聯軍,不能戰的則為城墻上的貞軍將士們運送箭矢、滾木、擂石等物。【】[]
    華寧城內的姓有數十萬之多,而且貞人彪悍,又是全民皆兵,即便是姓上了戰場也顯得毫不生疏,更不怯怕,與貞軍將士基本沒什么兩樣。
    靈霜、越澤、黎昕本以為己方萬大軍圍攻華寧,必然輕松破城,可事實上卻是恰恰相反,由于城中姓的全力協防,聯軍將士久攻不下,前方的兵團拼得筋疲力盡,后面的兵團立刻頂上接替,輪番作戰,可即便如此,還是法突破華寧的城防。
    戰斗還在休止地持續著,聯軍已由中午展開的全軍猛攻一直打到天近傍晚,萬大軍硬是沒把華寧的城防撕開一條豁口。
    這時候,靈霜、越澤、黎昕三人不約而同的在心里暗暗吸氣,他們想不到華寧的軍民竟如此頑強,又如此彪悍,和他們之前所攻的城池截然不同。
    眼看著天黑越來越黑,要點起火把才能繼續作戰,他們禁不住開始考慮此戰還要不要繼續打下去,而就在這時,聯軍后方還未扎完的營寨突然亂了。
    一支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貞軍由聯軍營地的后方突然殺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突入到聯軍的營地里。
    這個變故來得太突然,別說聯軍方面毫準備,即使先現了敵情也同樣防不住。
    一是營寨還沒有扎好,外圍的寨墻千瘡孔,哪里能防御得住敵人的沖鋒,再者,聯軍的主要兵力都投入到攻城戰中,留下來扎營的兵丁數量不多,且都是老弱病殘,他們又怎能是貞軍的對手?
    這支貞軍兵力并不多,充其量也就五千來人,但突入到聯軍的營地中簡直如入人之境,見人就砍,逢人便殺,直把扎營的聯軍殺得哭喊連天,四散而逃。貞軍不依不饒,在追殺的同時,四處點火。聯軍營地里囤積的都是軍帳、糧草、輜重,這些東西粘火就著,加上晚間起風,火勢蔓延得極快,只眨眼工夫,營地里的火苗就竄起有數米之高。
    由于營地是在華寧的西側,靠近安、桓二軍,最先現己方營地起火的也正是這兩軍。
    當下面軍兵向越澤和黎昕稟報時,二人都有些不太相信,轉回頭一瞧,兩人臉色同是大變,己方的營地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起火,這是怎么回事?
    兩人還沒搞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從營地中逃出來的軍兵已跑到他們這邊,向越澤和黎昕稟報營地遭到貞軍偷襲,敵軍現在已開始放火燒營了。
    二人聞言,腦袋嗡了一聲,久久回不過來神。
    貞軍偷營?這貞軍是從哪鉆出來的?為何己方一點風聲都沒聽到?黎昕猛的怪叫一聲,一把把逃兵的衣領子抓住,怒聲問道:“敵軍有多少人?有敵來襲,為何不趕快通報?”
    那逃兵已嚇得雙腿軟,站都站不穩,連連擺手道:“天……天色太黑,當……當我們現貞軍的時候,他們已摸到近前了,沒時間通報……貞軍兵力很多,估計……估計有數萬人……”
    該死!黎昕一把把那名逃兵狠狠推開,數萬人的貞軍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摸進己方營地,這簡直是奇恥大辱!他轉頭看向同樣慌了手腳的越澤,問道:“王兄,現在該怎么辦?”
    “沒辦法了……”越澤咧著大嘴嘟囔道:“趕快鳴金收兵,全力回救大營!”
    “唉!”黎昕用力跺了跺腳,向左右眾人大吼道:“你們還傻站在這干什么?快去鳴金啊!”
    周圍眾人如夢方醒,大呼小叫地答應著,開始鳴金。/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他們這邊金聲一響,不僅安桓兩軍悉數撤退,就連在另外三面攻城的風、貞、玉三軍也受其影響,攻城的將士們不明所以,如退潮的潮水一般,快地退出戰場。
    很快,越澤和黎昕派來報信的士卒分別趕到風軍、貞軍和玉軍,把己方大營遭襲的事轉告給唐寅、靈霜、‘顧安民’。
    他們聽完,心中同是一顫,營地受襲,這可不是小事,一旦糧草、物資受損,將直接影響到以后的戰局。
    這時候,即便人們不想回救也不行了,風、貞、玉三軍后隊變前隊,一同往營地趕回去。
    進攻華寧的五國大軍全部撤回,這時候,侵入營地里的那支貞軍早已逃得影蹤,只留下滿營正在熊熊燃燒的大火。聯軍將士也顧不上去追敵了,全體救火,搶救糧草和物資。
    直至深夜,聯軍才好不容易把營中的火勢全部撲滅,此時再看聯軍營地,滿目瘡痍,一片狼藉,冒著青煙被燒損的糧草和物資隨處可見。
    這一把大火給聯軍造成的損失可不小。
    其中損失最重的就是糧草,草草估算被損毀的糧草至少也有數萬石,另外被燒毀燒損的營帳至少有上萬頂之多,還有不少的軍裝、武器毀于一旦。
    此情此景,令聯軍將士們都傻眼了,不知該如何是好。
    看著臉色陰沉、沉默不語的幾位君主,孔青低咳一聲,說道:“華寧屬西湯衛城,民眾一向忠于朝廷,哪怕當今的大王是個昏君,姓依舊對他忠心耿耿,所以要打華寧,并沒有想像的那樣容易。另外,趙渙用兵向來詭異狡詐,而我軍又不熟悉華寧這一帶的地形,很容易吃虧,所以……我軍在立足未穩的情況下就急于進攻華寧,實屬不智之舉,也給了敵人可乘之機!”
    他這番話,明面上是做分析,實則是抱怨靈霜、越澤、黎昕三人的決定有誤。這三位君主又不是傻子,當然能聽出他的話外之音,臉色也越難看。
    黎昕重重哼了一聲,冷冷說道:“當初你為何不講?現在再說這些還有何電*腦~訪~問用?當務之急,還是想想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吧!”
    此次受損的物資太多,如果不能及時得到補充,聯軍將會寸步難行,最后只能被迫后撤。事關重大,身為貞將,孔青不敢多言,垂不語。
    黎昕壓根也沒指望他能出什么好辦法,他轉頭看向唐寅,邊難為情地搓手邊干笑著問道:“王弟,依你之見呢?”
    當初他和越澤、靈霜未聽唐寅的勸阻,執意要強攻華寧,現在遭受如此之大的損失,在唐寅面前有些抬不起頭,心里也自覺理虧。
    該怎么辦?唐寅也想知道己方現在該怎么辦。他沉吟了一會,說道:“先把具體的損失統計出來,做到心中有數,然后再想對策吧!”
    “對、對、對!王弟有言有理!”黎昕連連點頭,然后對身后的桓軍眾將喝道:“還不趕快去做?”
    五國聯軍上下齊動,開始對己方的損耗做詳細的統計。受損的營帳有一萬兩千頂,其中徹底報廢的在一萬左右,也就是說,在接下來的征戰之中,聯軍至少有二、三十萬將士帳篷可住,要睡在露天。受損的糧草共有六萬石,這已過聯軍總糧草的半數,受損的拋石機、沖車、箭樓等大型武器合計有三多架,至于軍裝、武器就不計其數了。
    另外,五國聯軍在強攻華寧的這一天,傷亡總數也有七、八萬人。只一天的激戰下來,聯軍這邊的損失便可用慘重來形容了。
    聽著眾將匯報的情況,唐寅感覺一陣陣的頭痛,現在聯軍所面臨的問題已不是能不能盡快打下華寧了,而是還能不能繼續爭戰下去。
    營帳不足,只不過會導致一部分將士得不到充分的休息罷了,而糧草的不足,將決定全軍將士的生死。
    他沉思片刻,問越澤和黎昕二人道:“我軍的下一批糧草要何時才能送到?”
    越澤低聲答道:“最快也得等半個月。”
    要這么久……
    唐寅眉頭皺得更緊,以目前軍中所剩的糧草來看,即便省吃儉用最多也就堅持十天,想要不被迫撤退,只有兩條路,要么趕快打下華寧,要么直接攻進西湯。
    他看向蕭慕青和子纓,說道:“我軍放棄進攻華寧和通城,直接去打西湯,你二人覺得如何?”
    現在他已不想再去征求靈霜、越澤、黎昕三人的意見,這三位君主,沒有一個是會用兵的打仗的,問他們,還不如問自己的部將們呢!
    子纓擔憂地說道:“棄打華寧和通城,會導致我軍后方始終存有隱患,其一是補給線被斷,其二,當我軍全力進攻西湯的時候,華寧和通城兩地的貞軍肯定會來襲擊我軍后方,一個不好,我軍將會落得大敗。”
    “我軍的后勤已法指望。”唐寅正色道:“半個月后糧草才會送到,而以我軍目前所剩的糧草,最多只能堅持十日。不想撤兵,我軍必須得在十日之內有所作為。可今日之戰你們也都看到了,想在短時間內打下華寧太難,也基本沒有可能,所以,我才出直取西湯,用我們慣用的戰術來破敵!”
    慣用的戰術?蕭慕青眼睛突的一亮,脫口說道:“圍點打援?”
    “沒錯!”唐寅說道:“佯攻西湯,引華寧和通城兩地的駐軍出城來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