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89

  第二八十九章
    在茶館后院的正房,唐寅見到了孔青和狄尤。【】【絕對權力】等他把頭上的斗笠摘下,孔青立刻上前施禮,一旁的狄尤偷眼觀瞧,心中暗暗驚嘆,原來這位青年就是風王唐寅。
    等到孔青向唐寅引見他的時候,狄尤走上前來,拱起手,沖著唐寅深施一禮,說道:“小人狄尤,見過風王殿下!”
    按理說,以他的身份見到唐寅要行跪拜大禮,不過狄尤出身于游俠,本就不注重禮節,再者說,對于貞人而言風國也不算是什么好東西,狄尤又怎會對唐寅跪地施禮呢?
    上官元讓、江凡、程錦等人同是一皺眉,有兩名暗箭人員跨步就要上前,唐寅抬起手來,把他二人止住,然后上下打量狄尤幾眼,含笑說道:“這次本王能否順利進入西湯,就都依仗你了。”
    貞國朝廷也怕聯軍的奸細混入都城,對進出都城的人員檢查極嚴,唐寅等人沒有憑證,根本進不去。
    堂堂的一國之君竟能如此客氣,這倒讓狄尤很是意外。
    他面色一正,對唐寅的排斥之意形中也減輕幾分,說道:“風王殿下言重了!將軍已經向小人說明殿下入城的目的,論于公于私,小人皆應鼎力相助!”
    唐寅含笑點點頭,他雖不清楚這個狄尤有什么能耐,但既然是孔青找來幫忙的人,肯定也差不到哪去。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靠近門口的兩名暗箭人員立刻把手放到背后,緊緊握住藏于后腰上的佩刀。
    隨著房門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女郎,她上身穿著淡粉色的衣服,下面是淡粉色的紗裙,妝粉濃艷,看上去有幾分輕佻。女郎沒想到房里一下子多了這許多人,明顯愣了一下,可很快又恢復正常,在眾目睽睽之下,扭著水蛇腰笑吟吟地走到狄尤近前,嬌滴滴地說道:“狄大哥讓我找的東西已經湊齊了。”
    狄尤正要說話,突見唐寅身邊的眾人都在目露殺機地冷冷凝視著女郎,他介紹道:“諸位不必緊張,這位是我的屬下,龐麗。”
    聽聞這話,房內仿佛要凝固的空氣一下子又變回到可流動狀態,暗箭人員紛紛收回陰冷的目光,若其事地站在唐寅的身后。
    別看女郎表面上談笑風生,實際上也是暗松了口氣,心里嘀咕道:這些人好重的殺氣啊!到底是干什么的?
    雖然她是狄尤的心腹手下,但后者并沒有向她說明唐寅的真實身份。事關重大,容不得出現半點紕漏,自然是知道內情的人越少越好。
    狄尤向她伸手說道:“拿來給我!”
    女郎伸手入懷,慢條斯理地取出一卷東西,遞交給狄尤。
    后者接過,將其展開,原來是一疊紙張,他逐一翻看,又仔細數了數,確認誤,這才回身交給唐寅,低聲說道:“大……啊,公子,這是路引,可證明你們是泰和郡榮豐縣南村人氏,入城時,若有人盤查,就說前來投軍即可。當然,小……哦,在下也會在旁做掩護,幫公子疏通,看守城門的軍兵絕不會難為公子的。”
    那個時代可沒有身份證那么先進的產物,出門在外時,姓們會隨身攜帶路引,上面記載著個人的出生地,算是對自己身份的證明。路引由官府簽,上面蓋有官府印章和特制的官印,想造假難度也很大。龐麗送來的這些路引都是真的,至于她是怎么搞到手的,那就不得而知了,這也算是狄尤屬下的本事之一吧。
    唐寅低頭瞄了一眼路引,然后將其交給程錦,讓他給眾人。
    龐麗倒是對唐寅的身份很好奇,身為狄尤的屬下,她對自己上司的性格太了解了,論對任何人,向來是不假顏色,但對眼前這個青年人卻顯得尊敬又客氣,這太反常了。
    她靠近唐寅,笑嘻嘻地問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啊?公子要借用路引方能入城,難道不是貞人,或者是官府欲捉拿的要犯?”說話的同時,她的身子也慢慢向唐寅靠去。
    唐寅腳下一滑,看似隨意卻又恰到好處地把她讓開,淡然而笑,說道:“在下唐初,自于在下的身份嘛,現在還不便向姑娘透漏。”
    唐初?龐麗從未聽過這個名,還想問,旁邊的狄尤已重重咳了一聲,不滿地說道:“不該問的就不要多問,這里沒有你的事了,去忙你的吧!”
    “是!屬下告退!”龐麗看似輕浮放浪,但對狄尤還是打心眼里敬畏的。她深深看了唐寅一眼,這才轉身走了出去。
    等他離開,狄尤對唐寅說道:“龐麗向來如此,如有失禮冒犯殿下之處,還望殿下不要見怪。”
    唐寅擺擺手,說道:“狄尤先生客氣了。”
    “殿下遠道而來,定是還未吃過東西吧,小人這就讓人準備酒菜。”說著話,他要出去交代下人。唐寅抬手把他叫住,說道:“不必麻煩。本王想入城之后再進餐即可。”
    “好吧!”既然唐寅急著要入城,狄尤也不勉強,正色說道:“我們現在就走!”
    頓了一下,他又叮囑眾人道:“大家別忘了路引上的名和出身,等入城軍兵盤查時若回答有誤可就麻煩了。”
    這些根本不用他教,在場的眾人沒有一個是白給的,更不可能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孔青說道:“這些大家都會注意,我們趕緊走吧!”
    “好的,將軍!”
    由狄尤引路,眾人從茶館的后門出來,步行向西湯城門而去。
    現在進出西湯的姓很多,其中大多都是青壯小伙子,多數人來此的目的只有一個,投軍,保家衛國,建功立業。
    貞國貧瘠,環境惡劣,貞人能在這片土地上生存下來,心還是很齊的,若非李弘大逆不道,私自稱帝,又在民間大肆屠殺進諫之人,前來投軍的姓會更多,恐怕都城都得人滿為患,手}}機看]o聯軍更不可能這般勢如破竹地打到西湯。
    正所謂一步錯,步步錯,李弘現在早已經騎虎難下,身不由己。
    且說唐寅一行人,順著人流,來到西湯的東城門前。
    這里有數名貞軍看守著,嚴查進出的姓。等查到唐寅這里時,不等旁人開口說話,狄尤率先迎上前去,滿臉堆笑,揚頭說道:“小初,原來今天是你當值啊!”
    被他叫小初的是名貞兵隊長,尋聲看去,見來人是狄尤,樂了,迎上前來,笑問道:“狄老哥,怎么,今天要進城嗎?”
    “是啊,我帶幾個老鄉進城投軍!”狄尤隨手指了指唐寅眾人。
    “老鄉?”貞兵隊長環視唐寅眾人,伸出手來,一本正經地說道:“路引拿來。”
    唐寅等人紛紛把路引遞上。貞兵隊長接過,大致看了看,沖著狄尤低聲笑問道:“狄老哥什么時候變成泰和郡人了,該不會是又拉人來混錢的吧?”
    現在貞國征兵出現了困難,朝廷有規定,凡是推薦青壯來入伍的,都可領到一定的賞錢,狄尤以前也推薦過幾次。
    當然,他看不上那幾個小錢,不過他的掩飾身份是茶館老板,也是個地痞賴,有時候需要做幾件下三濫的事來掩飾自己情報販子的身份,順便再多結交一些人脈。
    聽聞貞兵隊長的話,他滿臉干笑,從袖口里捏出幾枚銅錢,塞進貞兵隊長的手里,說道:“有時間出城的話就到老哥那坐坐,喝喝茶,吃吃點心,老哥請客。”
    貞兵隊長一邊接下銅錢,塞進腰帶里,一邊笑容滿面的推辭道:“狄老哥,你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熟人,你這……讓我怎么好意思呢……”
    “哎呀,兄弟,就不用和老哥客氣了!”
    貞兵隊長含笑著連連點頭,把路引遞還給唐寅等人,向左右的貞兵士卒說道:“放行、放行,不用查了,都是自己人!”
    “隊長,我們還沒有搜身呢!”
    “搜什么身,都是自己人,趕快放行!”貞兵隊長瞪起眼睛,怒視手下。縣官不如現管,別看貞兵隊長官不大,但卻是士卒們的頂頭上司,他的話眾人可不敢不聽。
    有狄尤在,確實為唐寅等人省去不少的麻煩,貞兵甚至連身都未搜,就直接放他們進城了。
    西湯城內。貞國雖窮,但從西湯可看不出半點端倪,這里云集著貞國大部分的權貴、商賈大戶,說西湯是貞國的經濟中心,一點也不過分。
    城內的建筑和城外的貧民窟比起來,簡直象是兩個世界,高大又奢華的樓閣隨處可見,大街小巷,人頭攢動,兩旁商販的吆喝之聲此起彼伏,精美闊氣的馬車不時從街道中央奔馳而過,此時的西湯,依舊是一派繁榮盛世的景象,絲毫沒有兵臨城下的危機感。
    或者說貞人早就對敵軍的入侵司空見慣了,在人們的潛意識里似乎也相信,論多么強大的敵軍,也不可能攻陷貞國的都城,千年來,貞國受敵軍入侵的次數沒有上千,也有數,敵軍從邊境一直打到西湯也有過好幾次,但沒有一次打進城內的,最終皆被貞國將士們頑強打退,都城的很多姓也相信,這次并不會成為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