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90

  第二九十章
    西湯沒有出現恐慌和人員大批撤離的跡象,唐寅覺得這倒是一件好事,說明在貞人在潛意識里并沒有把己方視為真正的威脅。【】[]敵人越大意,己方所能抓住的機會就越多。
    進入西湯城內不久,唐寅一行人找到一家門面不大又相對僻靜的飯館。
    入座之后,眾人隨意點了幾盤貞國的特色菜,隨后,孔青向唐寅出他暫時離開一下,要想辦法去見太子,和太子商談會面之事。
    唐寅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讓孔青自己小心一點。程錦放下筷子,向身邊的兩名手下甩了甩頭,說道:“你二人隨孔公子同行,記住,要確保孔公子的安全!”
    程錦要手下人保護孔青是假,監視才是真的。這里可是西湯,貞國的都城,萬一孔青向貞軍去告,后果不堪設想。
    這兩名暗箭人員都很機靈,馬明白了程錦的意思,混亂地把飯菜向嘴里猛塞了幾口,然后雙雙站起身形,向孔青走去。
    孔青不是傻瓜,自然也清楚程錦對自己的不放心,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也能理解程錦的謹慎。他假裝糊涂,沖著程錦一笑,說道:“麻煩程兄費心照顧了。”
    程錦嘴角挑起,死板又僵硬的臉擠出一絲笑容,淡然說道:“孔公子不必客氣。”
    孔青向飯館外面望了望,見斜對面有間不太起眼的小客棧,52o小說道:“大……唐公子,吃過飯后,公子可先到對面的客棧棲身,等事情辦妥之后,我再過去找你們!”
    唐寅向外瞄了一眼,沒有異議,點頭應了一聲好。和唐寅約好見面的地點后,孔青又交代狄尤代自己照顧好唐寅,然后在兩名暗箭人員的‘保護’下,快步離開飯館。
    他前腳剛走,程錦抬起手來,看似隨意地又點出兩名手下,向外面使個眼色。這兩名暗箭人員明白他的意思,立刻放下碗筷,大步流星地跟了出去。
    安排兩人貼身監視孔青還不夠,程錦又派出兩人在暗中尾隨盯梢,這也不能怪他太小心,畢竟關系到唐寅的生死存亡,程錦不得不小心行事。
    一旁的狄尤看得真切,暗暗點頭,難怪風王有這么大的膽子,帶著十幾人就敢進入西湯,他身邊這些人沒有一個是白給的。
    官元讓和江凡的身份他并不知道,但能感覺出來,這兩人的修為已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程錦的靈武雖說相比他二人要差一截,但心思縝密,頭腦機敏,即干練又富有經驗,即便是下面的這些隨從,也各個都有一身不俗的靈武修為。
    好不容易等到眾人用餐完畢,狄尤從懷中掏出兩塊碎銀放在桌,然后對唐寅低聲說道:“唐公子,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我們先到客棧去休息!”
    就算飯館這里挺僻靜,但也是人來人往的地方,萬一唐寅被人認出來,那可就全完了。
    唐寅也不推托,慢條斯理地站起身,說道:“走!”
    在飯館對面的客棧,他們一行人包下三間房。唐寅的房間在中間,暗箭人員的房間在兩側。
    進入房間里,打走領路的小二,唐寅、官元讓、江凡、程錦、狄尤五人紛紛落座。
    狄尤先開口,低聲說道:“殿下若有什么安排,盡管吩咐,小人自會幫殿下處理妥當。”
    唐寅一笑,擺擺手,說道:“現在很好,什么都不需要。”頓了一下,他好奇地問道:“狄尤先生和孔將軍是朋?”
    “不,小人是將軍的部下……”在唐寅面前,狄尤對自己的身份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一五一十地向唐寅講述了一遍。
    說到最后,他忍不住問道:“殿下,等到聯軍抵達西湯時,城外這數十萬的姓可在聯軍的攻擊范圍之內嗎?”
    對于這個問題,唐寅以前沒有考慮過,也不知道西湯外面還有這么一大片外城區,直至他來到西湯才現這一點,如果聯軍真要強攻西湯的話,這外城區疑是個巨大的麻煩。
    他幽幽說道:“對于這一點,要取決于城外的姓自己了。如果他們協助貞軍與聯軍為敵,爭斗在所難免,如果他們肯安分守己,不插手雙方之間的戰斗,自然也會平安事!”
    狄尤暗嘆口氣,如果聯軍真打到西湯,城外的姓又怎會坐視不理呢?就算不進城投軍,還會在城外拼死保衛自己的家園,一旦和聯軍生沖突,到時不知道要死傷多少人呢!
    他對此異常擔憂,正要說話,唐寅又含笑道:“若是這次本王能和貴國的太子達成共識,日后就算聯軍兵臨城下,雙方可能也不會展開戰斗,戰事會以和平的方式解決,狄尤先生現在擔心的問題也就不再是問題了。”
    恩!狄尤點點頭,接著又追問道:“殿下所說的共識,是希望太子能罷黜大王,繼承王位,接管貞國?”
    唐寅一笑,說道:“沒錯!”
    聽到他親口確認,狄尤放下心來。就以目前的局勢來看,這對貞國是最佳的結果了,自己現在做的這些事,也不是叛國,就如孔青所說,是在救國。
    他們正在說著話,房外突然傳來有節奏的敲門聲。由于沒有讓店小二送什么東西過來,眾人同是一皺眉,官元讓和程錦雙雙起身,手握著佩劍,正要向房門走去,狄尤心中一動,起身攔住二人,說道:“聽敲門聲,象是我的屬下,我去開門看看!”
    說著話,狄尤來到房門前,打開一瞧,站在門外的果然是他的手下人,龐麗!見到她,狄尤一愣,隨后問道:“你怎么找過來了?”
    龐麗目光越過狄尤,向房內望望,果然,‘唐初’他們也在里面。她微微頷,說道:“屬下過來是看看狄大哥有沒有要屬下幫忙的地方。”
    暗道一聲麻煩,她過來不是想幫忙的,僅僅是好奇風王這些人的身份罷了。
    自己屬下的性格,狄尤再了解不過了,轉念一想,如果再把她打走,以龐麗的性格肯定不會罷休的,沒準會搞出什么亂子來呢!
    想到這里,他索性側了側身,揚頭說道:“進來!”
    龐麗嫣然一笑,如一只花蝴蝶似的飄進房內。她先來到唐寅近前,笑問道:“唐公子進城后可把事情辦妥了?”
    “還沒有。”唐寅含笑,淡然回答道。
    “不知,唐公子要辦什么事?說出來,或許我也能幫得忙。”龐麗試探性地問道。
    唐寅聳聳肩,說道:“只是過來見一位‘老朋’罷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事。”
    “原來是這里。”龐麗不放棄地又問道:“不知公子要見的這位老朋是什么人呢?”
    狄尤走了過來,不滿地瞪了她一眼,沉聲說道:“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不該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多問!唐公子是我的貴賓,不可禮。”
    龐麗心不甘、情不愿地答應了一聲,眼珠轉了轉,又向官元讓走去,笑吟吟地問道:“不知這位公子尊姓大名?”
    官元讓坐在那里,眼睛閉著,眼皮都未挑一下,仿佛沒聽到她的問話似的。
    龐麗自討個趣,轉頭再看看江凡和程錦,這二位,皆是一身的陰氣,須靠前,離二人好遠都能感受到一股冰冷的寒意。
    他們到底是什么人?龐麗思不得其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過了多久,門外再次傳來敲門聲,接著,一名暗箭人員走了進來,快步來到唐寅身側,伏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大王,孔將軍回來了。”
    “請他進來!”唐寅眼睛頓是一亮,向暗箭人員低聲交代道。
    “是!大王!”暗箭人員起身,大步流星而去。
    他二人之間的對話聲音不大,但也足夠讓在場的龐麗聽清楚的。聽聞暗箭人員叫唐寅大王,她的身子猛然一震。
    大王?這個自稱唐初的青年是國君?哪國的國君?看他三十左右的年歲,又是姓唐,難道……想到這里,她脫口驚道:“你……你是風王唐寅?”
    “大膽!”龐麗還未看清楚怎么回事,只覺得身后靈壓波動,接著,后脖頸一緊,象是被一把鐵鉗夾中似的。
    原來,剛才站在邊的程錦竟然瞬間出現在她的身后,現身的同時,出手如電,死死扣住她后脖根。“直呼大王其名,你可知該當何罪?!”
    竟然真是風王!龐麗的臉色霎時間變得蒼白如紙,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著。她第一眼見到唐寅的時候就猜出他的身份不簡單,但做夢也想不到,他竟會是堂堂的風國國主。
    唉!狄尤見狀,暗道一聲麻煩,這個龐麗,實在能給自己招惹是非。他走到唐寅身邊,一躬到地,歉然說道:“殿下請恕小人屬下的失禮……”
    他話還未說完,唐寅已淡然而笑,向程錦擺擺手,說道:“不知者不怪。何況,我們現在是客,狄尤先生是主,不要冒犯了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