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91

  第二九十一章
    聽聞唐寅的話,程錦這才慢慢把手松開。【】[]\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龐麗鎮靜的也很快,她一邊抬手揉著被他抓得生痛的后頸,一邊憤憤不平地挖苦道:“暗系修靈者果然霸道,尤其是面對淑女的時候。”
    那么不茍言笑的程錦都險些被她的話逗樂了,如果這個龐麗也能稱得淑女的話,那么世間恐怕已經沒有淑女的存在了。懶著再理她,程錦默不作聲地回到邊。
    這時候,隨著腳步聲傳來,孔青從外面走入。不等唐寅開口問話,孔青已搶步前,興奮地說道:“殿下,末將已見過太子,而且太子也答應和殿下會面了。”
    哦?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只要李丹肯和自己見面,就說明他有和聯軍合作的意向。
    唐寅心中高興,臉卻是不動聲色,依舊掛著淡淡的似有似的微笑,他問道:“會面的時間和地點都定好了嗎?”
    “是的,殿下,已經約定好了!”孔青點頭應道:“就在今晚巳時,太子會親自來這家客棧和殿下會面。”
    “如此甚好。”唐寅點下頭,話鋒一轉,問道:“你見到李丹時,他沒有難為你嗎?”
    孔青正色道:“末將向來與太子交好,末將的家人之所以能在西湯平安事,也多虧有太子力保。”
    “恩!”唐寅一笑,說道:“孔將軍辛苦了,這次也多虧有孔將軍從中周旋。”
    “殿下不必客氣。”孔青說道:“末將之所以如此盡心盡力,實則也是在幫貞國。”
    若是你知道事情的真相,恐怕腸子都會悔青!唐寅心中冷笑,臉可沒有任何的表露。
    由于距離巳時尚早,唐寅所事事,拜托狄尤去買幾本貞國的籍,在房內打時間。
    雖說唐寅在看,可也是一心兩用,等天色黑暗下來,他放下籍,對周人說道:“我們去對面的飯館吃點東西。”
    孔青急忙攔阻道:“風王殿下,天色已經不早,太子很快就到,還是再先等等,殿下想吃什么,末將到對面的飯館買回來就是。”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孔將軍買的未必會合我的胃口。放心,飯館距離客棧這么近,不會誤事的。”說著話,他已邁步向外走去。
    只有笨蛋才會在這個時候坐在房里傻等呢!
    孔青或許沒問題,或許是真心想促成自己和李丹的會面,但誰敢保證,李丹的心里沒有歹意?萬一他引大軍前來,將客棧包圍,以自己身邊這點人,想突圍出去只怕也不容易。
    出于這方面的顧慮,唐寅決定暫時躲在對面的飯館里,先看個究竟,如果李丹只帶隨從,未領大軍,自己再過去和他會面也不遲。
    唐寅是正宗的殺手出身,自保的本事絕對算是出類拔萃,想暗算于他,難如登天。
    孔青拗不過他,最終也只好跟隨唐寅去了對面的飯館。
    在飯館里點好酒菜后,唐寅和身邊眾人邊吃邊聊,談笑風生,一點也沒有趕時間的意思。孔青在旁暗暗焦急,看眼著就到巳時了,而風王卻還不打算回客棧,這可如何是好。
    他心急如焚,目光不時地向外飄,突然之間,他眼尖地看到街頭行來一輛馬車,并不大,看去簡單又樸實,但在馬車兩側的隨從卻有三、四十號之多。
    這些人皆穿著便裝,腰間斜跨著武器,一個個英華內斂,若是眼尖的人見了,立刻就能判斷出這些人都是修為深厚的修靈者。
    馬車在客棧的門前停下,左右的隨行人員象潮水一般散開,有些人留在原地,守在馬車四周,有些人散到客棧周圍,有些人則站在街道對面和前后兩端,互相之間的距離不遠不近,恰到好處的將附近區域全部控制住。
    等眾人都站定,馬車旁的一名中年人這才把門簾挑開,隨后,伸手扶下來一名頭頂玉冠、穿著錦衣的俊朗青年。
    這人三十出頭的模樣,長的面如冠玉,相貌堂堂,身材高大又魁梧,堪稱一表人才。這位青年不是旁人,正是貞國太子,李丹。
    飯館里的孔青立刻把李丹認了出來,他對唐寅急聲說道:“風王殿下,太子已到。”
    “恩!”唐寅僅是輕輕應了一聲,然后沒有了下,他端著茶杯,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茶,好像外面的來人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似的,連眼角余光都未向外面瞄一下。
    孔青見狀更急了,要和太子會面的是風王,可現在太子已到,風王卻躲在飯館里不露面,這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轉頭又向外觀望,只見李丹下了馬車后正在向左右觀望,似乎在找尋接他的人。孔青吞口唾沫,對唐寅低聲說道:“風王殿下,太子已到,若是殿下不肯見面,下次再想請出太子,可就沒有可能了,殿下不能再耽擱了……”
    他話還沒有說完,這時候,從飯館的后門魚貫而入數名漢子,他們快步來到程錦身邊,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程錦邊聽邊點頭,等他們說完,他轉回身向唐寅搖了搖頭,表示自己這邊派出去探查的兄弟沒有現附近有伏兵。
    得到程錦的確認,唐寅這才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后笑呵呵地站起身,對孔青說道:“好了,本王已吃飽,現在可以走了。”
    孔青這時總算看明白了,原來唐寅早已派出手下在附近做打探,他是得到了手下人的回報之后才決定現身的。
    以前他僅僅認為唐寅膽子大,現在看了,他同時也心細如絲,行事看似大膽,實則謹慎又小心。
    不管怎么說,唐寅總算是肯露面了,沒有讓自己失信于太子。他暗暗噓了口氣,跟隨唐寅,出了飯館,直奔不遠處的客棧而去。
    李丹周圍的侍衛第一時間覺察到唐寅這群人的接近,眾侍衛們不約而同地迎前來,把唐寅等人的去路攔住,人們一個個抬手握住佩劍的劍柄,如臨大敵地盯著他們。
    身為太子的貼身侍衛,這些人都是一流的靈武好手,自然能感覺到唐寅這邊靈壓的波動和強猛的壓力。不用交手,也須洞察之術,便可判斷出來他們是來者不善。
    生怕太子的侍衛誤會己方,孔青急忙挺身站出來,輕聲喚道:“太子,末將在這!”
    李丹聽聞話音,分開面前的侍衛,從人群里走出來,見到孔青,他原本冰冷的面容變得柔和了幾分,正要開口說話,目光流轉之間,正好和唐寅的虎目對了個正著。
    即便早已從孔青的口中得知唐寅要和自己會面,但在此時此地見到唐寅,李丹還是震驚的有幾秒鐘沒有回過神。
    唐寅依舊是老樣子,漆黑的眼眸仿佛不見底的深潭,嘴角微微挑,掛著淡淡的笑容,和自己當初在京見到他時幾乎沒有任何的變化,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氣質和以前不太一樣了,死氣沉沉的陰冷感減少幾分,卻增添了幾分人的霸氣。這種氣息不是人與生俱來的,而是在慣于號司令的人身自然而然衍生出來的。
    兩人對視了好一會,李丹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他沉默了片刻,隨后前兩步,正要拱手施禮,唐寅搶先出手,把他的胳膊托住,含笑低聲說道:“太子不必多禮,若不介意,我們先進屋說話!”
    “好!風王殿下先請!”就算現在是黑夜,但畢竟是在外面,人多眼雜,頗受拘束。唐寅在前,李丹在后,二人的隨從跟隨各自的主子魚貫進入客棧里。
    突然來了這許多人,而且各個氣質不凡,要么雍容華貴,要么如兇神惡煞,客棧的老板和伙計都看傻了眼,站在原地,動也不動,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兩波人也沒誰理會他們,人們到客棧的二樓,唐寅帶官元讓、江凡、程錦等人入內,李丹則是帶自己的五名頂級侍衛走進房中,另外孔青和狄尤也跟了進去,至于其他人等,全部留在房外的走廊里。
    屋內。
    唐寅和李丹倒是很有默契地相對而坐,手下人則各自坐在兩人的身后,孔青和狄尤坐于二人中間的下手邊。不用雙方開口說話,只看他們對坐的架勢就知道是要展開一場談判。
    李丹雖貴為太子,但還不是國君,和唐寅這位風王比起來,身份差了一等。他率先開口,感嘆道:“風王殿下,一別數載,今日能在西湯相會,讓人真有種仿如隔世之感啊!”
    當初兩人見面的時候,唐寅還只是風國一區區的郡,而現在,已貴為風王,當初殷柔還是他的未婚妻,但現在卻已成仇人,殷柔甚至隨天子躲到了風國,當初川貞二國密謀聯手入都,何等的親密間,可現在卻成了互相爭戰的敵國。這些年實在生了太多太多的事,讓李丹不由得感慨良多。
    他有心情感慨萬千,唏噓不已,但唐寅沒有那個時間。毫寒暄之意,他直截了當地切入正題,說道:“這次,本王冒險入都,是來勸太子與聯軍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