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93

  第二九十三章
    唐寅的話說得也很有技巧,盡可能的弱化雙方之間的戰爭,其目的是為了讓李丹安心。【】
    已然決定接受唐寅的條件,李丹的心里也松了口氣。這時,他身邊的中年侍衛低低咳了一聲,暗示他還有關鍵的問題沒有得到唐寅的確認。
    李丹立刻會意,對唐寅說道:“風王殿下,你的條件我都可以接受,不過,有件事還需要風王殿下明示,聯軍何時從貞國退兵。”
    唐寅想都沒想,脫口說道:“李弘退位之時,就是聯軍撤兵之日。”
    “此話當真?”李丹眼珠轉了轉,又意味深長地說道:“風王殿下雖為國君,但只能做風國的主,而聯軍卻有六國,不知,另外五國王公是不是也都有此意呢?”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我既然能代表聯軍來西湯和公子談判,自然能做另外五位王兄、王妹的主,這點請公子大可安心。”
    得到他的親口確認,李丹徹底放下心來。
    唐寅畢竟是王公,一國之君主,是金口玉言,不可能做出出爾反爾這種下三濫的事。當然,這只是李丹的自以為,而實際,君主的誠信對唐寅來說根本沒那么重要。
    正事談完,李丹又想起殷柔這件私事。他眨眨眼睛,尋思了好一會,方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民間一直都有傳言,說風王殿下當初肯接納天子,完全是出于對公主殿下的愛慕,不知,可有此事?”
    唐寅一笑,淡然說道:“公子也說了,那是民間的傳言,傳言又豈能當真?如果本王真對公主殿下有非分之想,公主現在早就應該是風國的王妃了,又怎還能獨處閨閣?”
    聽他這么一說,李丹倒也覺得是這么回事。他輕松地悠然而笑,擺手說道:“在下也只是隨口一罷了,如有冒犯,還望風王殿下不要見怪。”
    “公子客氣了。本王與公子也算是‘舊識’,不會在意這種小事的。”唐寅笑吟吟地回道。
    李丹和唐寅的談判可謂是相談甚歡,異常順利,很快便把事情敲定下來。
    唐寅給李丹出的時限是五天,五日之內,論如何也要想辦法讓李弘調回趙渙,至于接替趙渙的人選,是由孔青出來的中將軍許不凡。
    許不凡也是貞國著名的猛將,和關戰同屬于武力高強的將領,二人恰恰又同是心高氣傲之人,互相瞧不起對方,之間早有罅隙,在孔青看來,用許不凡接替趙渙是最佳的選擇。
    唐寅不熟悉貞國內部的矛盾,自然尊重孔青的意見。
    非常時期,李丹不宜在客棧久留,和唐寅商談完,便準備起身告辭。
    這時的氣氛已經很輕松了,李丹注意到唐寅身邊的人,感覺能陪唐寅來西湯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輩,隨即好奇地問道:“風王殿下,不知這幾位兄臺是……”
    聽李丹問到自己這些人,不等唐寅說話,官元讓跨前一步,震聲說道:“我乃風國將軍,官元讓!”
    啊?聽完他自報家門,在場眾人皆是一驚,原來這位高大威猛、皮膚黝黑、仿佛半截鐵塔的漢子就是風國赫赫有名的第一猛將,官元讓!
    官元讓話音剛落,江凡接道:“風國,江凡!”
    他的回答簡潔,但對眾人的震撼也不比官元讓少多少。李丹暗暗點頭,難怪唐寅膽子這么大,敢堂而皇之的闖進貞國都城,原來身邊有兩名風國的猛將保護他。
    李丹心中雖驚,但臉的表情十分從容,拱手說道:“原來是官和江凡兩位將軍!久仰兩位將軍的大名,今日得見,實乃三生有幸!”
    “公子客氣了!”官元讓隨口回了一句,江凡則沒有接話。
    李丹不再逗留,轉頭對唐寅說道:“風王殿下,我已深夜離府多時,再不回去,恐怕要惹來麻煩。我們就此別過,日后再見!”
    唐寅也不挽留,起身相送,同時伸手叫過來一名暗箭人員,對李丹說道:“這位兄弟名叫小初,他就留在公子身邊,也便于你我二人的聯絡。”
    李丹想想,也確實需要有這么一個人,他欣然接受,點頭應道:“好!風王殿下,在下告辭!”
    “公子慢走!”唐寅把李丹送出房門,看著他在眾多侍衛的簇擁下離開,這才回到房內。
    孔青快步來到唐寅近前,興沖沖地笑道:“風王殿下,這回有太子暗中幫忙,想來戰事很快就會結束了。”孔青以為,等到戰事結束,昏君下臺,明主繼位,貞國的這場浩劫也就平安度過去了。
    唐寅一笑,點頭應道:“是啊!聯軍伐貞,雖然時日不久,但也是步步艱辛,真希望早點回國啊!”這倒是他的心里話。貞國干燥又炎熱,與之相比,他更喜歡也更習慣風國的冰天雪地。
    這時,狄尤低聲問道:“殿下今晚就住在客棧嗎?”
    唐寅笑問道:“難道,狄尤先生還有辦法送本王出城不成?”
    狄尤面色一正,說道:“若是疏通守城的軍兵,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很麻煩,風險也很大……”
    “那就算了。”深夜離城,不引起旁人懷疑才怪呢,要離開西湯,唐寅也不急于這一時。他含笑說道:“今夜,本王就在這里下榻好了,明日一早,狄尤先生再送本王出城也不遲!”
    狄尤點點頭,說道:“小人遵命!”
    唐寅說是要在這間客棧休息,實際還是更換了地方。
    李丹等人離開不久,他便退了房間,又換了一間更加偏僻的客棧。小心駛得萬年船。就算李丹不會出賣他,但誰又敢保證李丹身邊那些侍衛們都靠得住呢?
    說唐寅謹慎也好,說他多疑也罷,總之,這一晚在風平浪靜中度過。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唐寅便在狄尤的安排下離開西湯,返回華寧附近的聯軍大營。
    路話,天近中午的時候,唐寅一行人順利返回大營。
    得知唐寅平安歸來,幾乎整夜未睡的靈霜、越澤、黎昕三王一同迎接出來,見面之后,紛紛詢問唐寅事情辦得如何,可有見到李丹。
    唐寅和三王邊往中軍帳走邊把事情的大致經過講述一遍。聽聞李丹同意和己方合作,肯暗中幫忙,三王不大喜過望。靈霜也不得不承認,唐寅的冒險又再次起到了奇效。
    越澤咧開大嘴,笑呵呵說道:“看來,我們現在要做的只是等就好,等李丹說服李弘把趙渙調走,我們就可以繼續西進了!”
    “沒錯!”黎昕接道:“人人都說貞國太子李丹聰明絕頂……”實際也不過如此嘛!他話才說到一半,后半句剛要出口,突然感覺身子涼颼颼的,好像一下子掉進冰窖里似的。
    他扭回頭一瞧,現是唐寅正用冷若冰霜的眼神死死瞪著他。
    先是一愣,黎昕馬反應過來自己險些失言,查點在孔青面前把實情都說出來。他反應倒快,順勢話鋒一轉,接道:“今日看來,果然不假!”
    聽他自圓其說,倒也天衣縫,唐寅這才收回目光,臉又掛起和善的笑容,說道:“是啊!李丹太子深明大義,又仁慈寬厚,想必日后也是位好君主。”
    聽著唐寅和黎昕的夸贊,孔青也是與有榮焉,十分受用,臉露出欣慰之色。
    在貞國朝廷里,身為太子的李丹有他的一甘心腹大臣,也就是太子黨。這些大臣,不少都是位高權重的老臣,以李丹馬是瞻。和唐寅別過之后,李丹把他的心腹大臣統統召集到太子府,將他和唐寅秘密商談的事一五一十的全盤托出。眾大臣們聽后,不大吃一驚,風王唐寅竟然到了西湯,他是什么時候來的,現在還在不在西湯?
    人們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過了良久,眾人才回過神來,隨后大臣們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應該和聯軍合作,只有這樣才能保全貞國,另一派倒也不是堅決反對,而是對唐寅不信任。別看他現在說得好聽,可是等到聯軍入都之后,他突然反悔了怎么辦?到時聯軍已經控制了都城,己方的生死存亡都在聯軍手,若是聯軍突然變臉難,后果將不堪設想。
    支持和聯軍合作的大臣們對反對派的說法嗤之以鼻,唐寅乃風國的國君,怎么可能會說謊哄騙太子?那不是把他君主的威信都丟光了嗎?唐寅絕不會做出這樣愚蠢又下作的事。
    聽聞支持派的說辭,反對派的反對聲也漸漸弱了下去,如果聯軍派旁人來商談,那或許還有假,但身為風王的唐寅親自前來,就讓人不得不相信是真了。
    唐寅的親自涉險,在這個時候揮出了作用,令對聯軍本不信任的大臣們也開始出現動搖,認為六國可能確實沒有瓜分貞國之心,打完就會撤軍。
    最終,這些大臣們還是一致贊同太子和聯軍合作,按照唐寅出的要求去辦。
    有了心腹大臣們的支持,李丹的信心也就更足了,經過一番仔細的商議,決定明日早朝之時由御史中丞龐典,劾趙渙,眾臣則趁機附議,合力讓大王召回趙渙,另派許不凡鎮守華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