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94

  第二九十四章
    御史府負責監督官,由御史中丞交劾再適合不過。【】翌日早朝,龐典果然按計劃難,向李弘出華寧主將趙渙有通敵之嫌。
    李弘對此大感疑惑,就在兩天之前,他剛剛接到前方戰報,稱華寧軍民奮力抵抗聯軍攻城,經過一天的鏖戰,終于成功打退了敵軍,怎么現在又突然有通敵之嫌了呢?
    欲加之罪何患辭。以李丹為的太子黨要劾趙渙,那太容易了。龐典當眾表示他手里有人證,是從華寧偷逃回來的軍兵向他通風報信,趙渙與聯軍方面信往來頻繁,他表面上一心為國,與聯軍勢不兩立,而在暗中卻與聯軍秘密私通,為自己的日后找出路。
    龐典這么一說,另有大臣立刻站了出來,向李弘表示此事絕非空穴來風,趙渙與聯軍私通一事早有傳聞,只是因為事關重大,又沒有確鑿的正確,所以未敢向李弘稟報。
    接下來,太子黨的眾臣一一言,說什么的都有。有的說趙渙與顧安民交往密切,現在顧安民已倒戈向聯軍,趙渙亦有叛逃之心。另有大臣還故意裝出憂君憂國的姿態,表示華寧為都城的衛城,絕不能有任何的散失,即便現在沒有掌握趙渙通敵的物證,但只要他有通敵之嫌,就不可再用,必須得立刻調他回都。
    這些大臣有主攻的,有敲邊鼓的,你一句,我一句,不停的向李弘進讒言。
    李弘越聽臉色越陰沉,越聽眉頭皺得越緊,最后實在被眾人吵得頭大,猛的一拍桌案,震聲喝道:“都不要再說了!”
    如果一個人說趙渙有問題,那還可能是誤會或者偏見,但這么多的大臣包括太子在內,都認為趙渙心懷叵測,有通敵之嫌,就由不得李弘不三思了。
    思前想后,這時候連李弘都不確認趙渙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問題了。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他問向御史大夫張勉,道:“張大人,你覺得趙渙如何?是否真有通敵之意?”
    御史大夫是監督朝廷官的總負責人,也是御史中丞的頂頭上司,平日里李弘對張勉還是很信任的,對他的意見也非常重視,現在他想聽聽他的意見。
    張勉可朝中的老臣,而且在御史大夫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一二十年,早已修煉成精,什么事情能瞞過他的眼睛?
    剛才他有仔細觀察,凡是劾趙渙的大臣基本都是太子的人,至于太子黨為何要突然對趙渙難,他就不得而知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在公國里也是這樣。等李丹繼位之后,太子黨就將成為朝廷中的主流,而三王子、四王子又都戰死于上京,現在已沒什么力量能威脅到李丹的地位,他成為下一任的貞王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在這種情況下,張勉決定遵從太子的意愿。
    一是表明自己的討好之意,等李丹成為新貞王后,自己不至于在朝堂上失去立足之地,第二,在他看來,太子黨是未來朝廷的支柱,不可能做出有損于貞國利益的事,既然他們劾趙渙,想必手里確實掌握了一些不為人知的證據。出于這些方面的考慮,張勉對李弘的回答也有了明顯的傾向性。
    他說道:“大王,華寧的存亡直接影響到都城,甚至影響到抗擊聯軍的成敗,事關貞國存亡,馬虎不得。在不確定趙將軍是忠是奸的情況下,微臣也覺得小心為上。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他沒有明確表示應調趙渙回都,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聽完張勉的話,李弘再次陷入沉思。
    龐典及眾多的大臣劾趙渙,太子贊同,張勉也贊同,朝堂上的大多數大臣都贊同,這可真讓人為難啊!
    從內心來講,李弘十分看重趙渙的能力,也認為他是鎮守華寧的最佳人選,但現在眾多大臣的合力劾讓他心中也開始出現動搖。
    他喃喃說道:“若是撤回趙渙,誰又能接替他,為本王鎮守華寧這處要地呢?”
    他話音剛落,李丹拱手出列,大聲說道:“父王,兒臣有一上佳的人選!”
    “哦?”李弘聞言,精神頓是一振,忙道:“是誰?丹兒講來!”
    李丹正色說道:“就是中將軍許不凡許將軍!”
    許不凡?李弘愣住,沒有立刻接話。許不凡沒想到太子會推薦自己,心頭也是一驚。
    李丹繼續說道:“其一,許將軍驍勇善戰,有萬人不敵之勇,在軍中聲望頗高,由許將軍擔任華寧主將,疑會使我軍將士士氣大振。其二,許將軍乃經驗豐富的老將,善統兵,也善用兵,能力并不比趙渙差。讓許將軍擔任華寧主將,兒臣認為綽綽有余,定會不負眾望。”
    他這一番話,把許不凡夸得身子輕飄飄的,仿佛踩在云端。還沒等李弘表態,他撩征袍跨步出列,插手施禮,說道:“多謝太子看重末將!”說著話,他又對李弘說道:“大王,聯軍雖眾,但象安軍、桓軍、玉軍之流,只不過是群烏合之眾罷了,末將還未把他們放在眼里,若由末將鎮守華寧,末將愿以人頭擔保城池不失!”
    李弘聞言樂了,在貞國目前如此被動的局勢之下,許不凡還能保持如此之高的斗志和信心,這一點讓他十分欣慰。
    他含笑說道:“許將軍,聯軍也并非全是泛泛之輩啊,單說進攻華寧的這支聯軍,其中還有風軍主力!”
    許不凡仰面而笑,傲然說道:“大王,旁人或許會怕風軍,但末將可不怕它,當初若是讓末將出征風國,北方可能就不是現在這樣的格局了。”
    旁人聽這話還沒感覺什么,但聶澤聞言,鼻子都快氣歪了,心中暗暗罵娘,許不凡這么說是什么意思?自己統兵打仗的本事難道還不如他嗎?
    不過李弘對許不凡的高傲卻很高興,覺得這才是一位將軍該有的氣魄。
    他沉吟了片刻,最終點點頭,正色說道:“許將軍,你即刻帶電腦訪本王的詔去往華寧,見到趙渙之后,將本王的詔給他,令他馬上回都,華寧的一切事務,皆由你來接管!”
    許不凡大喜,插手說道:“末將遵命!”
    李弘不放心地叮囑道:“許將軍鎮守華寧萬萬不可大意,雖說聯軍戰力不強,但兵力眾多,能從邊境一路打到都城,實力不容小覷,你務必要謹慎行事啊!”
    “大王盡管放心,末將定能守好華寧,拒聯軍于都城里之外!”許不凡向來目中人,在他想來,趙渙能守得住華寧,他就更不在話下了。
    在李丹等人的進諫下,李弘最終決定用許不凡替換趙渙。他的這個決定,可謂是愚蠢至極,也是導致貞國滅亡的最直接的一個因素。
    許不凡的動作很快,早朝結束后,他當天中午就動身去往華寧,傍晚時抵達。
    不管趙渙在華寧有多得人心,有多受軍民的喜愛,但君命如山,李弘的調令頒布下來,他只能執行。
    對于用許不凡接替自己,擔任華寧主將一事,趙渙的第一反應就是華寧要完了。
    許不凡是個什么樣的人,他再清楚不過,眼高過頂,目空一切,要命的是還剛愎自用,聽不見旁人的善言,讓他做沖鋒陷陣的先鋒絕對勝任,做一軍之主將,他哪里有那個能力?
    趙渙想不明白大王為何突調自己回都,又為何用許不凡這樣的莽夫接替主將之位,不過許不凡根本不和他解釋,自見面之后,完全一副盛氣凌人的姿態,即便看人都是用眼角余光睨著。
    貞國方面臨陣換將,消息也傳到了聯軍那邊。唐寅聽聞,喜形于色,他本來給李丹的時間是五日,沒想到他這么快就把事情辦妥,這可給了己方充裕的時間了。
    當天話,翌日,唐寅傳令,全軍攻城,但不是實攻,而是佯攻,也算是送給許不凡一份見面禮。
    聯軍的這次全軍攻城和上一次的強度有天壤之別,打打退退,退退打打,完全不與守軍力戰。
    結果一整天的時候消耗下來,華寧城別說易主,聯軍連近華寧五十步的次數都很有限。
    當然,華寧方面也把再次抵御住聯軍進攻的消息傳回了西湯朝廷,李弘看罷,高興異常,本來他還對調回趙渙有些心虛,現在看來,即便是由許不凡鎮守,華寧也是固若金湯,聯軍對其可奈何。
    再次進攻失敗,也給了聯軍一個繞城而過的合理借口。既然法力敵,只能避其鋒芒,繞開華寧和通城,直取西湯。
    聯軍的這個舉動可讓貞國方面大吃一驚。繞開華寧和通城,直接來攻打西湯,聯軍等于是破釜沉舟的背水一戰,完全不要后勤補給了,把自己的后方都交給了華寧和通城兩地的貞軍。
    貞國都城對于聯軍的突然到來明顯準備不足,得知消息后,緊急疏散城外的姓,一時間,西湯內外亂成了一團。
    同一時間,華寧和通城也對聯軍的異常舉動驚異不已。華寧主將許不凡和通城主戰關戰皆有意主動出擊,在聯軍進攻西湯的時候,由其背后突然難,殺聯軍個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