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95

  第二九十五章
    可以說許不凡和關戰已經想到一起去了,都打算主動出擊,進攻聯軍的后方,但他二人卻沒有要聯手的意思,反而還在互相猜忌,勾心斗角。[]
    聯軍冒進,許不凡立刻意識到戰機來了,等到聯軍進攻都城之時,正是自己和都城守軍里應外合的好機會,不過他還有一點顧慮,那就是通城的關戰。
    自己能意識到戰機,相信關戰也能意識到,要破敵,要立功,要把關戰比下去,自己就必須得趕在關戰的前面。
    許不凡打算率領華寧守軍趕在關戰之前與聯軍交戰,獨有偶,通城那邊的關戰也是這么打算的,他也想趕在許不凡之前破敵。
    這兩位,堪稱心有靈犀,如果兩人能同心協力,兵合一處,將打一家,聯軍的處境確實十分危險,但此時孔青的計謀揮了作用,許不凡和關戰的不和也為他二人的慘敗埋下伏筆。
    聯軍繞過華寧,抵達西湯之后,擺出了決一死戰的架勢,環城扎寨,把偌大的西湯城圍了個水泄不通,風雨不透。
    不過貞國朝廷對突然來到的聯軍卻不感到緊張,反而倒覺得看到了取勝的希望。
    畢竟西湯現在并不是孤城,附近還有華寧和通城這兩個強援,而聯軍環城扎寨,把萬大軍分散開來,一旦華寧和通城兩地的援軍殺到,與都城守軍里應外合,不愁聯軍不破。
    華寧方面第一時間得知聯軍圍困西湯的消息,許不凡暗道一聲天助我也!當即就決定率軍出城,襲擊聯軍的大營。
    華寧軍的副將高岡把他攔住,勸他先不要輕舉妄動,看清楚局勢之后再做決定也不遲。
    高岡的意見沒錯,西湯為貞國都城,城防之堅固,是其它城邑遠遠法相比的,用固若金湯來形容也毫不為過,聯軍兵力再多,一時半刻也打不下西湯。shouda8
    倒是他們這邊不得不防聯軍的圍點打援之策。華寧軍有城中姓鼎力相助,倚仗城防還可以頂住聯軍的進攻,可是出了城,失去姓的幫忙,與聯軍在平原交戰,兵力不足的劣勢將暴露遺。所以高岡的意思是等聯軍和都城守軍打成膠著狀態時,己方再出兵,便可以以全盛之態打疲憊之師,取勝也易如反掌。
    許不凡哪里能聽進高岡的勸說,現在他滿腦子想的就是如何勝過關戰,趕在關戰之前打敗聯軍。他能等,可是通城那邊的關戰也能等嗎?
    對于高岡的勸說,他嗤之以鼻,冷冷說道:“在本將眼中,聯軍就是一群烏合之眾,還要等到聯軍成疲憊之師時本將才出兵,豈不被人笑掉大牙?”
    唉!高岡暗暗嘆息,顏面難道比戰事的成敗都重要嗎?十多萬將士的生死存亡難道還比不過一張臉嗎?可是這話他不敢當面質問,尋思了半晌,他又勸道:“聯軍舉動反常,以聯軍所處的局勢,完全不需要冒險急進,直取都城,末將擔心其中有詐,若將軍執意出兵,也應先知會通城方面,與關將軍聯手兵,方為策!”
    許不凡之所以急于出兵,就是想趕在關戰之前,現在高岡還讓他知會通城,聯手出兵,鼻子都快氣歪了。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許不凡氣惱地一把把高岡退開,連連揮手道:“去、去、去!如果你怯戰,就留于城內守家好了,至于阻我出兵之言,再不要說,不然可休怪本將定你擾亂軍心之罪!”
    他一句話,把高岡說得沒詞了,后者心中哀嘆一聲,微微搖了搖頭,拱手退后兩步,不再多勸。現在他只能默默祈禱,聯軍的急進是犯錯,而不是另有所圖。
    許不凡不理高岡的勸說,率領守軍將士,總共十五萬眾,浩浩蕩蕩開出華寧,直奔西湯而去。
    他的動作還真的比通城那邊快,一是他率先得到的消息,其二,華寧比通城也更靠近西湯。
    聯軍雖然西去圍攻西湯了,但在華寧這里可留下了大批的斥候,華寧的守軍剛一出城,就被聯軍斥候現,將消息第一時間傳回到聯軍大營。
    唐寅接到情報之后,忍不住仰面而笑,許不凡果然是個有勇謀的莽夫,即未與通城聯手,又是貿然前來,自己若不能將其一舉殲滅,就太對不起眼前這大好的戰機了。
    他立刻傳令,召集軍中眾將,商議軍務。風、玉、安、桓、貞五國的將領齊聚一堂,將偌大的中軍帳都塞得滿滿當當。
    等眾將都到齊后,唐寅率先開口,說道:“華寧的主將許不凡已中我軍之計,剛剛得到的情報,許不凡親帥貞軍主力,出城來攻我軍聯營,這多虧有孔青將軍的神機妙算啊,總算是把華寧的守軍成功引出來了。”
    孔青淡然說道:“大王過獎。”
    他臉沒有任何的喜悅和驕傲,畢竟中計的是貞軍,是他的同袍兄弟們,他心里很清楚,接下來的戰斗,這支貞軍將會死傷慘重,但為了挽救貞國,不得已只能犧牲一部分人。
    唐寅用晶亮的目光深深看了他一眼,悠然一笑,不再就此事多言,隨即環視眾將,問道:“哪位將軍愿去迎擊貞軍?”
    話音剛落,他立刻又接道:“本王要的可不是一場普通的小勝,而是一場完勝,要全殲敵軍主力,要著許不凡的人頭回來向本王復命!”
    本來還有許多將軍躍躍欲試,但聽完他隨后的補充,立刻打了退堂鼓。
    貞軍的戰力擺在那里,即便正面交鋒,即便己方兵力可以數倍于敵,但想全殲十多萬的貞軍,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中軍帳里一片沉寂,靜得鴉雀聲,唐寅環視左右,挑起眉毛,疑問道:“怎么?我軍余名戰將,就一人敢去迎擊出城的貞軍?”
    這時候,只聽甲胄聲響,官元讓跨步出列,來到帳中,插手施禮,震聲說道:“大王,末將愿率軍出戰,不斬下許不凡的項人頭,末將誓不回營!”
    緊接著,蕭慕青也走了出來,說道:“大王,末將愿率本部兵馬隨元讓將軍同往!”
    關鍵時刻,還得靠自家弟兄!唐寅對玉、安、桓三軍將領大失所望,他點點頭,說道:“好!就由慕青和元讓出戰,慕青為主,元讓為輔,率平原軍本部迎擊敵軍,另外,我再從玉、安、桓三軍當中抽調二十萬兵馬交由你二人指揮。三位王兄、王妹,你們沒有意見?”
    最后一句,他問的是身邊的靈霜、越澤和黎昕三人。他三人哪能有異議?自己的部下們一人敢站出來主動請纓,現在聽命于風將,也是理所應當的事。
    三人同是搖搖頭,含笑說道:“王弟王兄作主就好。”
    唐寅點點頭,說道:“既然王兄、王妹都不反對,那你二人就去點兵!不過,丑話可先說在前面,若是不回許不凡的人頭,那么,你二人就自己的人頭來見我!”
    “末將遵命!”蕭慕青和官元讓插手施禮,再二話,甩征袍,扭頭向外就走。
    出了中軍帳,官元讓滿臉的興奮,擦拳磨掌,躍躍欲試。
    自入貞作戰以來,聯軍沒打過幾場正面交鋒,一路都是在攻城拔寨,現在難得有與敵軍正面交鋒的機會,官元讓也打算大顯身手。
    他對蕭慕青說道:“慕青,你我二人現在去點兵,全軍下不帶輜重,只帶口糧,全行軍的話,估計今晚就能和貞軍碰。”
    蕭慕青樂了,說道:“元讓是打算與貞軍打一場狹路相逢之戰?”
    “當然了!”官元讓聽他問得詭異,反問道:“難道你不想和敵軍正面交戰?是不是又想到什么詭計了?”
    官元讓和蕭慕青配合的次數不多,但也清楚作風剛猛只是他的一面,另一面是奸詐狡猾,善用奇謀。
    蕭慕青苦笑道:“大王給你我二人三十萬的大軍,可除了平原軍之外,元讓能否信任另外那二十萬的將士?”
    官元讓嗤笑一聲,說道:“如果那二十萬人的戰力能頂得過平原軍戰力的一半,我就謝天謝地了。”
    蕭慕青點點頭,說道:“是啊!所以說別看我們手有三十萬的大軍,但戰力并不是很強,和貞軍做正面交鋒,將其擊敗容易,但想將其全殲,也非易事啊!”
    聽他這么一說,官元讓也理解地應了一聲,想了一會,他問道:“那……慕青,你可有什么良策?”
    “半路設伏,圍而殲之!”蕭慕青含笑說道。
    “半路設伏?”官元讓聞言有些傻眼,他一邊回想著一邊喃喃嘟囔道:“若我沒有記錯,華寧到西湯這一路可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啊,沒山沒谷,沒溝沒塹,甚至連樹林都沒有,我們要去哪設伏啊?”
    “是啊!華寧和西湯之間確設伏之地,所以,我們的口袋只能張大一點,大到讓貞軍探查不到。”蕭慕青信心十足地說道:“當然,要編制一條這么大的口袋,還得需要有人助你我一臂之力!”
    “誰?”
    “天眼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