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96

  第二九十六章
    蕭慕青說是打設伏,實際他要打的是一場大范圍的夾擊戰,把自己這邊的三十萬兵馬分成四部分,分別布置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之間的距離要相差幾十里甚至里開外,相距如此之遙遠,四軍又要協同作戰,合力殲敵,必須得有便捷又快的溝通,這就需要天眼和地來及時為他們傳送情報和消息了。【】[]
    聽明白蕭慕青的意圖,官元讓認為可行,當即說道:“好!就按照你的主意干!”
    若是旁人來求樂天和艾嘉幫忙,兩人或許還得考慮考慮,但請他二人出力的是蕭慕青和官元讓,兩人想也不用想了,當場便點頭應允。
    有了天眼和地的幫忙,蕭慕青這邊也敢底氣十足的分兵作戰了。按照他的策略,把三十萬大軍分成四部分。他的分兵可不是按國來分的,而是把四國的軍隊混在一起來分。
    平原軍兩個兵團加玉、安、桓各兩個兵團,合計八萬人,組成東部軍,負責斷貞軍的后路,平原軍一個兵團加玉、安、桓三軍合計五個兵團,組成北部軍,負責堵截貞軍北逃,平原軍一個兵團加玉、安、桓合計五個兵團,組成南部軍,負責堵截貞軍南逃,平原軍六個兵團加玉、安、桓合計十二個兵團,組成主力軍,負責正面迎擊貞軍。
    從兵力分配亦可看明蕭慕青的戰略意圖,他打算先從正面擊潰貞軍,然后南北兩翼進行壓縮,堵截敵人的同時還可協同主力兵團的作戰,最后,再由東部軍封口,把貞軍徹底包夾起來,圍而殲之。
    四路大軍要進行大范圍的移動,張開口袋,同時還得避開貞軍的眼線,不能讓敵人有所覺察,這個時候,就全靠天眼和地的探子從中協調了。
    且說蕭慕青和官元讓所在的主力大軍在邊,于西湯和華寧之間的平原地帶列好戰陣,全軍嚴陣以待,只等貞軍的到來。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他們的總兵力有十二萬,而即將趕來的貞軍卻不下十五萬,兵力反而更多一些,對此平原軍沒什么感覺,他們也習慣了以少對多的戰役。倒是玉軍、安軍和桓軍將士心慌不已,信心不足,認為以己方這樣的兵力別說擊潰貞軍,想頂住敵人都難。
    另一邊的貞軍也得到探報,得知前方有路聯軍在嚴陣以待,欲堵截己方大軍回援都城,許不凡心頭也是一驚,他忙問探子道:“對方有多少兵力?主將又是何人?”
    探子搖頭說道:“敵軍主將是誰暫還未查清楚,不過,看兵力,應該在十萬左右。”
    十萬左右?許不凡挑了挑眉毛,疑問道:“你沒有看錯?”
    “絕對沒錯!敵軍地處于平原,所有兵力,一目了然,小人不會看錯的!”探子信心十足地答道。
    許不凡聽后咧嘴笑了,如果聯軍主力來阻擊己方,這場仗就沒辦法打了,但現在聯軍只派十萬人來阻擋己方,這簡直也太目中人了,十萬聯軍想抗衡己方十五萬的大軍,疑是天方夜譚。
    他在馬放聲大笑道:“聯軍現在定是在一心圍攻都城,法分出主力來攔截我軍,既然他們派出小股兵力來送死,這份見面禮我們可不能不收!”頓了一下,他面色一正,喝令左右道:“傳我將令,全軍加前進,務必將前方之敵軍全部消滅!”
    “將軍!”隨他同行的副將高岡意識到其中有點不對勁,他皺著眉頭說道:“聯軍只派十萬人來阻擊我軍,一反常態,將軍可務必要小心,別中了敵人的詭計!”
    “你認為敵軍會有什么詭計?”現在只要高岡一說話,許不凡就感到心煩,覺得此人瞻前顧后,毫氣魄,在自己身邊,只會進讒言,拖自己的后腿。
    他氣呼呼地說道:“這里一馬平川,皆為平原,你認為敵軍還會設下埋伏不成?”
    “這……”高岡確實懷疑其中有詐,但許不凡說得也沒錯,西湯和華寧之間都是平原,根本處藏兵,也沒有設伏的條件,但即便如此,高岡的心里總是隱約有種不祥的預感。
    “將軍還是先派出斥候,把周圍都打探清楚之后再做定奪……”
    他話還未說完,許不凡已懶著理他,大手一揮,喝道:“全軍前進!”
    “此戰,我軍將士只許前進,不許后退!”
    “英勇殺敵者重賞,懦弱怯陣者殺赦!”“全軍將士,到戰場可皆為督戰,只要看到前方有人退縮或畏懼不前,后方將士可將其立刻處斬!”“……”
    許不凡一邊催促全軍加前進,一邊不停的喊話,鼓舞士氣的同時也下達了死戰到底的軍令。
    在貞軍的急行軍下,聯軍和貞軍終于在戰場相會。等到雙方距離只剩下兩箭地時,貞軍這才停下來,全軍重新列隊,擺好戰陣,準備與聯軍展開一場正面交鋒的軍團戰。
    許不凡身處貞軍陣營當中,在戰馬挺直腰身,伸長脖子,向對面張望。正如探子所報的那樣,聯軍的兵力充其量也就十來萬人,奇怪的是全軍下沒有帥旗,只有軍旗,有的面繡有‘風’,有的繡有‘玉’、‘安’和‘桓’,只看軍旗便可判斷出來,這支十來萬人的聯軍就是個大雜燴,風、玉、安、桓四國的軍隊一個都沒少。
    看罷,許不凡臉的笑容加深,臉的表情也擺出不以為然之色。這種國與國之間的聯軍,其戰力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來計算的,每個國家的軍隊都有自己的特點,硬是融合到一起打仗,只會讓各軍戰力受限,特點難以揮,何況,各國的軍隊又很少在一起配合,到戰場,也大多是各自為戰,若能取得優勢還好說,一旦陷入劣勢,只會敗得一塌糊涂。
    久經沙場的許不凡太了解聯軍作戰的缺陷了,此時的他根本就沒把對面的十多萬聯軍放在眼里。
    他先是抬頭望了望天色,然后向左右眾將伸出兩根手指,笑道:“本將敢與各位打賭,此戰,我軍最多用兩個時辰便可結束戰斗!”
    主將輕松,信心滿滿,下面的將士們也會士氣高漲,斗志倍增。
    聽聞他的話,眾貞將們相視而笑,其中一人催馬出列,拱手說道:“許將軍,末將愿先出戰打一頭陣,為我軍長長威風,滅滅聯軍的士氣!”
    許不凡轉頭一瞧,說話的這位名叫戴召,也是一員他很喜歡的將領。或許臭味相投的關系,這位戴召也是個只知沖鋒陷陣但不識統兵打仗的猛將。
    見他主動請戰,許不凡點頭應允道:“好!戴將軍,你去給我軍開個好頭,多斬幾名敵將的級回來,本將日后也好為你向大王請賞!”
    戴召聞言,嘴巴樂得笑不攏,他震喝一聲:“將軍你就等著瞧好!”說話之間,他催馬沖出本陣,來到兩軍中央,沖著聯軍陣營高聲吶喊,討敵罵陣。
    看到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貞將在兩軍陣前目中人的著靈刀前后徘徊,不停的叫罵,聯軍這邊的眾將皆是暗暗咋舌,誰都未敢向蕭慕青請纓出戰。
    他們這邊沒有動靜,戴召的叫罵也越來越難聽,官元讓冷冷哼了一聲,對身邊的蕭慕青說道:“此賊可惡,我去斬他!”
    說著,就要催馬沖出去,這時候,一旁的樂天把他拉住,搖頭說道:“元讓將軍是要取敵軍主將級的,現在出戰,過早暴露,引起敵軍的警惕,可就得不償失了。”
    雖說樂天講的有理,但官元讓也法容忍己方出現人應戰的這種情況,他反問道:“我若不出戰,誰來出戰?”
    樂天一笑,說道:“我去會會這員貞將!”
    “你?”官元讓瞪大眼睛,看著他好一會,方問道:“你……能勝得了他?”
    可能因為做情報太久的關系,人們已經漸漸淡忘了樂天是武將出身,擁有著一身不俗的靈武修為。他微微一笑,說道:“我若勝不了他,元讓將軍再出戰也不遲!”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官元讓還真有些擔心樂天有去回。
    他正要說話,艾嘉湊了過來,笑呵呵地說道:“難得樂將軍有如此雅興,肯陣與敵正面廝殺,元讓將軍就成全樂將軍!”
    艾嘉不怕事大,她也樂于看樂天的熱鬧。當然,作為競爭對手,她也很了解樂天的實力,就算勝不過對方,保命還是沒問題的。
    官元讓看了看他二人,低聲嘟囔道:“你倆是我和慕青背著大王請出來的,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讓我倆回去如何向大王交代?”
    樂天笑道:“元讓將軍放心,區區貞將,還傷不到我!”說著話,他又向蕭慕青拱了拱手,拍馬沖了出去。
    很快,樂天和戴召在兩軍陣前打了照面。后者率先開口說道:“我乃貞國天威將軍戴召,來將通名!”
    樂天在馬槍拱手,說道:“風國,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