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98

  第二九十八章
    許不凡硬接官元讓的重刀,雙刀碰實,仿佛晴空炸雷一般,那震耳欲聾的金鳴聲讓附近的雙方將士不面露痛苦之色,掩耳后退。【】官場小說文字/\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好大的力道!這是官元讓和許不凡心里同時生出來的想法。
    官元讓本以為自己一刀就算不把對方震傷,也的震落下戰馬,可對方硬是接住了。不過許不凡也不輕松,他被這一刀震得臂膀麻,虎口生痛。
    “你也接我一刀!”許不凡怒吼著回手反劈官元讓一刀,后者哼笑出聲,冷聲說道:“老子還怕你不成?”說話之間,二人的靈刀又碰撞到一處。
    當啷啷,那劇烈的鐵器碰撞聲象是化成了刀子,要把周圍人的耳膜刺穿,由靈壓所引起的勁風在戰場都形成了旋風,飛沙走石,卷得天地變色。
    這回不用人們自己退,戰場的旋風已推得他們不由自主地連連后撤,官元讓和許不凡周邊十米之內也形成了一塊偌大真空地帶。
    這員風將能把自己全力的一刀硬接下來,果真厲害!許不凡心頭暗驚,他震聲喝問道:“來將通名!本將刀下,不死名小卒!”
    官元讓仰面大笑,說道:“你聽好了,我乃風國將軍,官元讓是也!”說著話,他又輪刀殺了來。
    啊?竟是官元讓!聽聞這四個,要說許不凡不吃驚那絕對是騙人的,不過驚歸驚,他卻不怯陣,反而還極為興奮。如果自己能取下官元讓的級,那功勞可就立大了。
    許不凡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并非他愚昧知,而是他確有狂妄的本錢,就靈武而言,他在貞國就算不能排在第一,但排進前三名還是沒問題的,他縱橫沙場十多年,還真沒遇到過能與之相抗衡的敵手。
    官元讓和許不凡的交鋒,可謂是風、貞兩國頂尖級靈武高手的對決,二人時而力戰,時而互拼靈武技能,打得難解難分,勢均力敵。
    在二人激戰當中,周圍的雙方將士退得更遠了,兩人戰場的空間也達到了二十米開外。
    在這二十米的范圍之內,地面布滿了被靈刃撕開的劃痕,一條條,一道道,觸目驚心,雙方觀戰的將士們也看得是心驚膽寒,頭皮麻,腿肚子轉筋。
    人們眼中,戰場廝殺的這兩位簡直不象是人,更象是兩頭可怕的怪物。
    也不知二人戰了多久,打了多少個回合,官元讓率先求變,使出壓箱底的本事,兵之靈變。他一用出兵之靈變,對面的許不凡哪敢怠慢,隨即也急忙使出兵之靈變。
    官元讓和許不凡同走剛猛一路,又同是用刀,完成兵之靈變后,靈刀變化的形狀也相差不多。
    隨著官元讓一聲吶喊,靈刀凌空虛斬,碩大比的虛刀在空中生出,向許不凡的腦袋狠狠壓落下去。
    許不凡急退數步,然后全力將手中的靈刀向外一掄,同樣生出一把巨大的虛刀,急射出去。
    兩把虛刀在空中相撞,出悶雷一般的轟鳴。這回的響聲并不刺耳,但卻異常的沉悶,仿佛變成一塊巨石,壓在周圍每一個人的心頭。
    即便位于二十米開外的雙方士卒,有許多人已受不了地扔掉手中武器,雙手捧著胸口,跪伏在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他們的心臟已在劇烈的悶響聲中被震得停止跳動。
    兵之靈變與兵之靈變的對抗,堪稱驚天動地。
    戰場,官元讓連續出刀,一刀快過一刀,一刀強過一刀,許不凡在抵擋之間,時不時的還能反擊一刀,雙方幻化出來的虛刀在空中來回飛射,不時的碰撞,直震得地面塵土揚起多高,遮天蔽日。
    現在他二人比拼的已不是靈武技能了,而是靈武修為,誰的修為更精深,誰的兵之靈變就能維持的更長久,其進攻也能更兇猛。
    隨著二人在兵之靈變下越戰越久,許不凡漸漸露出不支的跡象。
    他的修為是深厚,修煉靈武的時間也比官元讓長得多,但他畢竟還稱不曠世奇才,也不具備官元讓靈神一體的體質。
    二人又打了幾個回合,許不凡釋放出去的虛刀強度明顯在變弱,官元讓立刻意識到機會來了,他猛然跨前幾步,手中的靈刀高高舉起,在大喝聲中,使出渾身的力氣,注入全身的靈氣,將靈刀惡狠狠的劈砍下去。
    嗷——在鬼哭神嚎般的嘶吼聲中,長達數米的虛刀被甩到半空中,在空中打著旋,向許不凡的頭頂落下來。
    許不凡來不及閃躲,只能拼出吃奶的力氣,把體內每一絲、每一毫的靈氣都灌注到靈刀里,然后由下而的挑出虛刀。
    官元讓的虛刀由而下,許不凡的虛刀是由下而,兩把虛刀在空中垂直碰撞,隨著一陣地動山搖的碰撞,許不凡的虛刀被撞得支離破碎,化為數的光影,消失形,而官元讓的虛刀卻只是在空中停頓了片刻,然后去勢不減,繼續向許不凡的頭頂砸去。
    哎呀!許不凡大驚失色,危急時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橫起手中的靈刀,硬架虛刀。
    當啷啷!虛刀結結實實地砸在靈刀,那一瞬間席卷而來的強大力道把許不凡震得怪叫一聲,整個人好像射出的炮,直挺挺的倒飛出去,兵之靈變后的靈刀也脫手而飛,在空中打著旋,釘在十數米開外的地面。
    再看許不凡,他倒飛出去有數米之遠,才摔落在地,落地后又向后轱轆出十多米,才堪堪把身形穩住。身子剛停下來,他一翻身,從地站起,手指官元讓,怒吼道:“風賊,你……撲……”他話才剛出口,便噴出一口血箭,猩紅的血水順著他靈鎧的眼孔緩緩流淌出來,他身子左右搖晃幾下,然后再支撐不住,眼前黑,胸口悶,頹然倒地。
    幸好他摔在貞軍陣營那邊,附近的貞軍將士見許不凡倒地,嚇得臉色大變,生怕官元讓追殺,人們一擁而,把他硬拽回己方陣營當中。
    官元讓并未追殺,正確來說,他現在也是力追殺,和許不凡的這場惡戰,耗費他太多的體力和靈氣,雖說是勝了,但也是慘勝。現在他是有心殺敵,卻力難。
    兵之靈變后的靈刀在他手中變回普通靈刀,官元讓強支撐著身子,把手中刀向前一指,喝道:“兄弟們,隨我殺——”
    話是這么喊的,他卻站起原地沒有動,不過對于平原軍將士而言他所做的已經足夠了,人們越過官元讓,如潮水一般向貞軍陣營沖殺過去。
    許不凡不出戰,貞軍還能和聯軍打個勢均力敵,不落下風,而現在他敗了,其結果就是直接導致貞軍的士氣跌入谷底。
    人們再與聯軍作戰時,已做不到心旁騖,畢竟對方陣營里有一個驍勇敵的猛將,連己方的主將都敵不過人家,自己又怎能是其對手呢?
    貞軍將士們一邊打著仗,還一邊顧慮著官元讓會不會想自己這邊殺來,如此心態之下,哪里還能抵擋得住平原軍的沖擊。
    很快,許不凡戰敗的消息在貞軍傳過,貞軍的整體士氣一落千丈,而對面的聯軍卻越兇狠勇猛,漸漸的,貞軍已呈現出不敵之態,其陣營也不受控制的連連后退。
    前方作戰的平原軍占據風和主動,形中讓后面的玉、安、桓三軍將士的信心更足,人們皆看到了取勝的希望,嘶喊著、大吼著跟隨平原軍往前沖殺。
    這種軍團間的正面交鋒,劣勢一旦產生,再想挽回,勢如登天,何況,貞軍當中根本就沒有能力挽狂瀾之人。
    隨著雙方交戰的進一步加劇,貞軍的劣勢已漸漸變為了敗勢,前方的將士們要么被殺,要么被迫后退,整體陣營已出現松散之狀。
    在軍團戰中,陣形一旦出來散亂那可是要命的,哪怕貞軍將士各個能以一敵十,在一盤散沙的狀態之下也不可能打得過陣形齊整的弱兵,何況,以平原軍為的聯軍還不是弱軍。
    眼看著許不凡重傷昏迷,己方將士士氣低落,戰場的劣勢越來越大,高岡意識到這場仗己方已經輸了,再打下去,只會輸得更多。
    主將不在,身為副將的他接管全軍,緊急下令,留下兩個兵團斷后,阻擋聯軍,其它兵團,后隊變前隊,原路往回撤退。
    高岡的決定還是很正確的,雖說可能要犧牲掉兩個兵團,但至少能保證主力不損,日后還有再戰的轉機。
    十五萬的貞軍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奈地留下兩個兵團殿后。這兩個兵團,很快就被十萬的聯軍團團包圍,蕭慕青下達軍令,須勸降,全軍圍攻,殺光一切敵軍。
    可憐這兩個貞軍兵團,在數倍于己的聯軍圍攻之下,死傷殆盡,最后一生還。不過,他們總算是死得其所,把聯軍的追殺大大拖慢下來。
    等聯軍消滅掉這兩個兵團之后,高岡早已率領貞軍主力跑得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