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99

  第二九十九章
    華寧軍與聯軍的正面交戰,最終以許不凡重傷、貞軍大敗而告終。【】)蕭慕青倒是不著急追殺,敵軍已經鉆進了他事先布置好的大口袋里,不怕對方能飛到天上去。
    果然。高岡帶著貞軍主力正往華寧方向敗逃的時候,前方突然鼓聲大作,旌旗豎起,一支人山人海的聯軍出現在路中,擋住貞軍的去路。
    高岡看得真切,暗叫一聲不好,緊急傳令全軍,全力沖殺過去。
    這支負責截斷貞軍退路的聯軍可是有備而來,等貞軍進入他們的射程時,全軍放箭,一幕幕的箭陣仿佛蝗災一般,鋪天蓋地地射入貞軍陣營里。
    在沖殺過程當中,未等與聯軍正式接觸,貞軍的死傷就已極為慘重。
    等雙方廝殺到一起后,貞軍先碰上的是頂在聯軍最前面的兩個兵團的平原軍將士。這又是一場昏天暗地的惡戰。
    聯軍這邊不求有功,但求過,只守不攻,只要把敵軍頂住即可,而貞軍那邊不同,背后有隨時可能趕上來的追兵,現在他們只能硬著頭皮向外突圍。
    雙方的交戰打得血腥又慘烈,兩邊將士殺得難解難分,一時間也分不出個高下,不過貞軍的沖鋒業已被聯軍死死抵擋住。
    高岡仔細觀察戰場的局勢,暗暗搖頭,這支的聯軍的戰力也不容小覷,力戰下來,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時候,萬一背后的追兵趕到,己方腹背受敵,可就全完了。
    在法短時間內突圍過去的情況下,高岡只能再次改變軍令,全軍向南撤,往通城的方向跑。不管怎么說,通城還有己方十多萬的大軍,只要逃到通城,己方也就有救了。
    可是,在蕭慕青布置好的天羅地中,又哪會給他逃到通城的機會?
    當貞軍向南方敗逃時,剛剛跑出二十里,前方的道路又被一支聯軍封堵住。這支聯軍的兵力也有七、八萬人之多,早已列好了戰陣,嚴陣以待,似乎已等候貞軍多時。
    高岡看罷,腦袋嗡了一聲,這時候他總算反應過來,己方已中了聯軍的詭計,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皆有聯軍堵截,業已陷入聯軍的重重包圍當中。
    仗打到現在,當初隨許不凡出城的十五萬貞軍已剩下不到半數,即便是剩下來的人,也大多都有傷在身,一個個氣喘吁吁,疲憊不堪。
    明知道己方戰力不足,但高岡也不甘心坐以待斃,傳令全軍,再做一次沖鋒,論如何,也要突圍出去。
    可是,貞軍的這次突圍已成強弩之末,與聯軍交戰時間不長,便呈現出后力不濟的疲態,雖然全力猛攻了數次,但始終未能突圍出去。
    貞軍面對聯軍的合圍戰術,屢次突圍,屢次失敗,等戰至翌日天明,貞軍已累得疲憊不堪。
    反觀聯軍方面,四路大軍業已匯合到一處,形成鐵桶陣,把貞軍的殘兵敗將徹底圍攏起來。
    至此,蕭慕青親率的三十萬大軍已基本完成任務,接下來,戰局的主動權已牢牢掌握的聯軍手中,論選擇強攻還是圍而不打,都能將貞軍至于死地。
    蕭慕青這邊將戰報傳回己方大營,向唐寅報捷。唐寅在接到蕭慕青的捷報同時,又接到另一份情報,通城的主將關戰已率領通城守軍悉數出城,直奔己方而來。
    看到這兩份情報,唐寅擔憂不已,他倒不是怕關戰打來,而是根據蕭慕青的捷報,他們圍困貞軍的地點就在通城至西湯的道路附近,相距僅有五十里而已,關戰若是率軍趕過去救援,蕭慕青前期所做的努力可就都白費了。
    他立刻寫了一封回給蕭慕青,讓他盡快消滅被困之貞軍,如果實在做不到,也要堤防通城的關戰來援,前作好相應的防備。
    令人把回送走之后,唐寅召集軍中諸將,再次選帥,迎擊通城援軍。
    由于蕭慕青開了一個好頭,輕取以許不凡為的華寧軍,這讓聯軍眾將底氣足了許多,皆是躍躍欲試,有主動請纓之意。
    現在他們想請戰,唐寅反而還不信任他們呢,他直接點名,說道:“子纓!”
    “末將在!”聽聞唐寅的召喚,子纓急忙跨步出列,插手施禮。唐寅正色道:“子纓,我給你三十萬兵馬,迎擊關戰,你可有取勝的把握?”
    “這……”子纓猶豫了一下,沒有馬上答話。關戰可是貞國著名的猛將,其實力不在許不凡之下,蕭慕青之所以能輕取貞軍,皆因有上官元讓打傷了許不凡,現在大王讓他去迎擊關戰,可他手里沒有象上官元讓那樣的猛將,誰能在戰場上克制住關戰呢?
    見子纓顯得有些猶豫,唐寅挑起眉毛,沉聲問道:“怎么?你認為你勝不了關戰?”
    子纓忙答道:“回稟大王,關戰素有貞國猛將之的美譽,末將的部下,恐怕……難是關戰的敵手啊!”
    唐寅笑了,說道:“這有何懼?”說著話,他轉頭說道:“江凡!”
    “末將在!”
    “你與子纓將軍一同出征!”
    “末將遵命!”
    唐寅眼珠轉了轉,現在正是用人之際,也別讓玉、安、桓三國的猛將閑著了。想到這里,他又揚聲說道:“石宵、炎輝、張賁何在?”
    呦!想不到唐寅會點中自己的名,石宵、炎輝、張賁先是舉目看眼各自的大王,見大王沒有任何的表態,這才跨步走出來,紛紛插手施禮道:“末將在!不知風王殿下有何吩咐?”
    “你三人隨子纓將軍同行,等在戰場上碰到關戰,可與江凡將軍聯手,合力拿下敵將!”說著話,他又看向靈霜、越澤、黎昕三人,笑問道:“王兄、王妹都不介意借出各自的愛將吧?”
    唐寅已然開了口,靈霜、越澤、黎昕三人還哪好意思拒絕,他們齊齊點下頭,笑道:“王弟王兄盡管調派,小說就來o現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氣。”
    “甚好!”唐寅一笑,再次看向子纓,問道:“這回有江凡、石宵、炎輝、張賁四位將軍助你,你總該有必勝的把握了吧?”
    子纓說道:“大王放心,末將定不辱使命!”
    “恩!”唐寅點點頭,而后又叮囑道:“你的度一定要快,慕青與貞軍決戰的地點距離關戰一部的行軍路線不遠,你務必要趕在關戰之前抵達,策應慕青一部!”
    “末將明白!”
    針對以關戰為的通城軍,唐寅又派出子纓、江凡、石宵、炎輝、張賁諸將,率領三十萬大軍前去迎敵。
    子纓的戰術沒有蕭慕青那么復雜,就是正面迎擊敵人,以己方優勢的兵力,擊垮對手。
    即便是在排兵布陣上,子纓也和蕭慕青截然相反。后者與貞軍交戰時,是把自己麾下的平原軍頂在前面,可子纓則是反過來,把玉、安、桓三國的軍隊放在前面,把自己的天鷹軍留在后面。
    他考慮得很清楚,大王既然讓自己做主帥,若不照顧己方的將士,那就太過意不去了,也浪費了大王的一番苦心。要與貞軍力敵,就讓玉、安、桓三軍去拼吧,己方的將士只負責尾就好。
    從蕭慕青和子纓的排兵上也能看出他二人性格的不同,前者剛猛,喜直來直去,而后者則心計較重,相比起來也陰險狡詐得多。
    子纓率軍,緊趕慢趕,可還是沒能趕在關戰的前面抵達蕭慕青與貞軍決戰的地點。
    不過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關戰對于近在咫尺的許不凡一部,連理都沒理,直接率軍走了過去,與其擦肩而過。
    就算關戰的消息再不靈通,但距離聯軍和貞軍的決戰地點這么近也應該有所察覺才對,他之所以未去援助,當然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先他和許不凡向來不和,讓他去救許不凡之危,他打心眼里不愿意,其次,利用許不凡的殘部能拖住三十萬眾的聯軍,對于他而言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等他率軍趕到西湯與聯軍交戰的時候,對方的兵力能少很多,他更能有取勝的把握,另外,他如果這時候去援助許不凡,真把聯軍打退了,那么此戰的功勞要記在誰的頭上?是算許不凡立功還是算他關戰立功,日后論功行賞的時候就說不清楚了。
    出于這些方面的考慮,關戰才對形勢岌岌可危的許不凡一部見死不救,視而不見。
    當通城軍距離西湯僅剩下余里的路程時,正好和迎面而來的子纓一部碰了個正著。雙方是狹路相逢,誰都法避讓,各自列好戰陣,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看到對面的聯軍兵力眾多,關戰一開始還挺擔心,但仔細一瞧,對面打的是桓軍的旗號,關戰的斗志立刻被激出來。討伐貞國的六國聯軍,貞人最狠的有兩國,其一是川國,其二就是桓國。當初貞國得勢的時候,桓國對貞國馬是瞻,全然一副屬國的姿態,而現在貞國失勢,對貞國打擊報復最狠的也正是桓國。如此反復常、兩面三刀的勢利小人,貞人又怎能不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