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01

  第三章
    旁人或許不了解桓軍的戰力,但關戰可心知肚明。【】官場小說文字讓桓軍欺負個弱小或許還綽綽有余,真打起硬仗來,根本不堪一擊。別看敵軍數量遠多于己方,但此仗還是有很大的機會取勝。
    對陣桓軍,關戰可謂是即有信心又斗志激揚,他率先下達全軍突進的命令。同一時間,對面聯軍陣營里的子纓見貞軍列著戰陣主動求戰,他心中暗笑,本來他還真有些擔心貞軍一碰到己方人多勢眾就調頭往回跑,可現在看來,自己把桓軍布置在全軍的最前面還真做對了,果然勾起貞軍的仇恨和輕敵之意。
    他瞇縫著眼睛,目測貞軍擺出的是強攻陣型——飛矢陣,他傳令下去,全軍以鶴翼陣迎擊。
    天鷹軍一分為二,做為全軍的兩翼,安、桓、玉三軍則在中央集中,做為中軍,迎擊貞軍的主力。
    這又是一場數十萬人正面廝殺的大會戰。安、桓、玉三軍合計二十萬眾,對抗十五萬人的貞軍,按理說場面上應占有絕對優勢才對,可事實上卻恰恰相反。
    三軍二十萬將士,根本抵擋不住貞軍的突進,前面的士卒如被收割的稻草一般,成群成片的倒地,戰場上的哀號聲此起彼伏,驚天動地。
    再看貞軍方面,上下將士一個個簡直象是皆殺紅了眼惡魔,越戰越勇,踩著安軍、桓軍、玉軍的尸體不停的向前*壓。
    此情此景,讓站于子纓身邊的石宵、炎輝、張賁等將不約而同地滴下冷汗。他們不清楚蕭慕青那邊是怎么戰勝貞軍的,但現在在他們眼前的這支貞軍絕對是我們所熟悉的貞軍,驍勇善戰,又作風剛猛,打起仗了,完全不顧性命,象瘋子,又象嗜血的野獸,雖說只十來萬人,但其如宏的氣勢卻不弱于萬大軍。
    眼看著己方的中軍被貞軍打得節節敗退,死傷慘重,混亂不堪,敵人距離自己這邊已越來越近,眾將都是心急如焚,紛紛對子纓說道:“子纓將軍,這樣打下去,我軍必敗,快想想對策吧!”
    子纓倒是滿臉的輕松,似乎此時的戰況完全在他的預料之中,他含笑說道:“諸位不必著急,貞軍只不過是做困獸之斗的強弩之末,不足為慮。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你說得倒輕巧,前方的將士明顯已經抵擋不住了,你還在這里說風涼話?!眾將互相看了看,暗暗咬牙,最后還是石宵、炎輝、張賁三人開口說道:“子纓將軍,末將愿出陣,與敵決一死戰!”
    子纓好像等的就是他們這句話,連想都沒想,立刻應道:“好!三位將軍多加小心,本帥在此為三位將軍壓陣!”
    你還壓陣?!石、炎、張三將鼻子都差點氣歪了,子纓根本就不會靈武,仗又打到如此被動的局面,還憑什么為自己壓陣?
    懶得理他,三將紛紛上馬,罩起靈鎧,起各自的兵器,直奔戰場的中央沖去。
    他們三人的參戰,總算是挽回了前方將士的一些頹勢,不過在如此大規模的戰場上,一將或數將所能揮的作用太有限了,就整體而言,貞軍還是占據著絕對上風,聯軍的陣型依舊被打壓的連連后退。
    面對著全然不懼生死、紅著雙眼硬往前沖殺的貞軍,石宵、炎輝、張賁這三位玉、安、桓的猛將也是越戰越心寒,越打越手軟。
    雙方的激戰整整過了一個時辰,聯軍被貞軍硬是*退出一里地之遠,留下滿地的尸體。
    戰斗至此,聯軍的士氣已快要泄光了,局面之危急,隨時都有崩盤的可能,這時候,就連江凡都有些沉不住氣了,扭頭看著子纓,懷疑他是不是有意害玉、安、桓三軍做炮灰,消損這三國的兵力。{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就在前方拼死拼活的聯軍將士幾近絕望之時,子纓終于拿起帥旗,在空中來回揮擺。
    隨著他的帥旗擺動,聯軍陣營里的鼓聲變得如同爆豆一般,響成了一氣。在急的擂鼓聲中,游弋于聯軍兩翼的天鷹軍終于有所行動,雙雙回收,如鉗子似的向貞軍夾去。
    其實貞軍一開始就有注意到了聯軍兩翼的天鷹軍,不過并未放在心上,而且等到戰斗開始之后,聯軍的兩翼一直沒有動靜,這讓貞軍誤以為他們是怯怕不敢參戰,等貞軍在戰場上的優勢越來越大,也就把兩翼的天鷹軍拋到腦后了。
    現在天鷹軍突然難,如同兩記重拳,狠狠擊在貞軍的左右軟肋上,直接導致貞軍陣營的兩側一陣大亂。
    子纓這時的臉色反而凝重起來,他轉頭對江凡說道:“江凡將軍,請你上陣,率領我方中軍的將士,配合兩翼,反殺回去,給敵軍致命一擊!”
    江凡早已忍耐多時,聽聞子纓的話,他默不作聲地點點頭,然后催馬沖了出去。
    他一邊穿過人群往前跑,一邊沖著四周連聲大喊道:“我軍已把敵人包圍,現在正是全殲敵人的好機會!兄弟們若不想被敵軍殺死,就隨我去殺死敵軍!殺——”
    正所謂哀兵必勝!玉、安、桓三軍所組成的中軍已被貞軍殺得潰不成軍,數的將士慘死在貞軍的刀槍之下,許多將士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袍兄弟一個接一個的倒下都已經麻木了,這時候突然有了轉機,己方竟然把貞軍包圍了,一瞬間,人們皆看到眼前似乎又浮現出了一線生計,玉軍、安軍、桓軍的將士化悲憤和恐懼為力量,一個個嘶吼著,跟隨著江凡拼了命的往回沖殺過去。
    戰場的局勢就是這樣的瞬息萬變,本以為勝券在握的貞軍先是被兩翼殺來的敵人打了個措手不及,隨后又被重新振作起來的玉、安、桓三軍打個迎頭痛擊,一時間,貞軍也有些暈頭轉向,感覺自己的四面八方好像都有敵人,自己似乎已陷入敵人的包圍之中了。
    關戰也判斷出己方的形勢似乎不妙,急忙下令,讓己方的將士們不要慌張,先把兩側殺來的聯軍擋住。
    但是天鷹軍可非玉軍、安軍、桓軍可比,其戰力并不比貞軍差,在兩面夾擊的情況下,真仿佛兩把尖刀似的,把貞軍的整體陣營攔腰截斷。
    這一下,貞軍徹底亂了套,戰場上的局勢也變得更加混亂。十多萬的貞軍被分割成兩部分,到處都有交戰,到處都有雙方將士廝殺的身影,雙方都已沒有陣型可言,兵團和兵團之間犬牙交錯,混戰到了一起。
    原本一場勢在必得的勝利,竟然打到這般地步,是關戰萬萬沒有預料到的。他再也坐不住了,起長槍,親自參戰,希望能把聯軍的中軍先擊潰,然后再對付兩側來襲的聯軍。
    關戰一出戰,正好碰上了石宵、炎輝、張賁三將。
    雙方沒有二話,立刻戰到一處。關戰一人獨戰玉、安、桓的三員猛將,場面上絲毫不落下風,一把靈槍在手,舞得上下翻飛,滴水不漏,時不時還把對方三人*得手忙腳亂。
    石、炎、張三人越打越心驚,關戰不愧有貞國猛將之的美譽,果然厲害!四人你來我往,戰了二十多個回合,石宵、炎輝、張賁三人已漸漸有些難以堅持。
    看他三人露出不支之態,關戰更是加緊攻勢,連續釋放靈亂極、十交叉斬極等這種頂尖的靈武技能。
    石宵、炎輝、張賁合力抵御,仍感力不從心。當關戰第三次釋放靈亂極的時候,石、炎、張合力抵擋掉大部分的靈刃,但仍有幾道靈刃穿過他們的技能,向三人狠狠飛射過去。
    石宵和炎輝反應極快,身子全力向后仰,后腦勺幾乎貼在了馬臀上,堪堪把射來的靈刃避開,可張賁的躲閃稍慢了半分,被一道靈刃正削在肩膀上,就聽咔嚓一聲,他肩上的靈鎧破碎,狹長的靈刃硬是在他肩頭撕開一條半尺長的大口子。
    張賁痛叫出聲,險些從戰馬上栽下去,他身子搖晃幾下,再不敢戀戰,撥轉馬頭,作勢要跑。
    關戰正打在興頭上,何況他還占據著主動,哪肯放張賁離開,他大吼一聲,催馬便狂追上來。
    看著張牙舞爪、迎面而來的關戰,石宵和炎輝誰都沒敢上前去阻擋,這兩位倒好,分向一左一右退去,正好給關戰讓出一條通道。
    關戰幾乎是暢通阻地追殺到張賁背后,手中的靈槍高高舉起,對準張賁的后腦,惡狠狠砸了下去。
    若是真被他砸中,別說張賁的腦袋沒了,就連身子都得被這一槍砸碎,正在這千鈞一的時候,一道金光由關戰的身側飛來,直奔他的太陽穴而去。
    那是一支金箭!這一箭,來得聲息,度之快,仿佛閃電,只轉瞬之間就到了關戰近前。
    關戰確實驍勇善戰,即便在準備把敵將一擊斃命的時候,仍能做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他高舉起來的靈槍沒有砸向張賁,而是改變方向,砸向飛射過來的金箭。
    耳輪中只聽當啷一聲脆響,靈槍的槍尖正砸在金箭的箭身上,受其壓力,金箭下沉,但去勢不減,沒有射中關戰,卻射在他*戰馬的馬肚子上。rh
    【……第十集第三零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