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06

  第三零六章對于三名屬下的被害,狄尤也傷心、也憤怒,但他還沒沖動到去和聯軍拼命的程度。【】他站在原地未動,反而張開雙臂,對蜂擁上前的姓們大喊道:“大家先不要沖動……”
    不過數萬之眾的姓又豈是他一個人能攔得下來的?就連那些在他附近的姓也不會聽他的指揮,人們的心里已被憤怒所充滿,一心只想把面前的罪魁禍唐寅撕碎。
    這時候,看到貞國姓要對大王動手,后面的風軍將士們齊齊吶喊。
    “吼——”隨著震耳欲聾的吼叫,戰陣前移,數萬將士的戰靴同時踏地,令地面都為之顫動,那一瞬間所迸出來的震撼和威懾力,令姓們前沖的身形不由自主地為之一頓。
    趁著眾人被己方將士震住的這個空檔,唐寅環視周圍的姓,大聲喊道:“本王能理解大家現在的心情,這次的事錯誤也確實在聯軍身上,本王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說著話,他轉回頭,向左右的阿三阿四使了個眼色。
    阿三阿四會意,撥轉馬頭,快返回營內,時間不長,近名之多桓軍打扮的士卒被風軍推了出來,一直帶到貞國姓們的近前。
    唐寅手指這些桓兵,說道:“他們就是昨晚殺害姓的聯軍軍兵。聯軍乃正義之師,奉天子之命前來貞國討伐叛逆,濫殺辜者,實乃居心叵測之徒,本王決不會姑息養奸,今日,本王便將他們以軍法論處!”說著話,他又看向面前的狄尤,故意問道:“狄尤先生,本王這么做,可否能令你滿意?”
    他放低姿態,明面上是問狄尤,實則是問眾貞國姓。
    狄尤以及貞國姓們萬萬沒想到唐寅會以這樣的方式來處理此事。聯軍入貞以來,雖不能說惡不作,但也是橫行霸道,殺害姓之事,如家常便飯,什么時候受到過懲處了?看架勢,唐寅是打算把這近名軍兵全部處斬,這可是以前從沒有生過的,也算是開了聯軍的先河。shouda8
    沒等狄尤說話,那些桓兵們可不干了,他們皆被捆了繩索,動也不動,但身子都在劇烈地扭動著。
    斬殺貞人的事,他們以前做過,另外五國的軍兵也做過,大家心照不宣,向來事,這次憑什么要嚴懲他們,要把他們以軍法論處?桓兵心中不服,何況現在還是生死關頭。
    其中有桓兵不管不顧地大吼道:“我等乃是桓兵,風王殿下權處斬我等!”
    另有人大喊道:“我等殺的是暴民,何罪之有?風軍殿下有失偏頗,我等不服!”
    “我們要見大王!我們要見大王——”桓兵們象瘋了似的大喊大叫,一個勁的呼喚桓王。
    唐寅對己方軍兵的嚴懲已令貞國姓們大感意外,心中的怒火也平息了許多,如果這些桓兵能主動服軟的話,貞國姓們也未必會要他們死。
    但現在見他們在唐寅面前都敢臉紅脖子粗的狂叫狂喊,氣焰囂張,一旦放過他們,他們還不得變本加厲的殘害姓啊?
    “殺——”不知是誰先大喊了一聲,立刻引來姓們的共鳴,姓們齊聲振臂高呼:“殺!殺死這些兇手!殺——”
    民意如此,唐寅也樂意做個順水人情。他心中冷笑,臉上可沒有表露,他腰板挺直,沉聲喝問道:“刀斧手何在?”
    “小人在!”押解桓兵的風軍們紛紛抽出腰間的佩刀,向唐寅插手施禮。
    唐寅手指桓兵,冷聲說道:“此等濫殺辜、目軍法軍紀之徒,理應處斬,以儆效尤,殺!”
    “遵命!”風軍的刀斧手可不管你是不是自己人,唐寅一聲令下,眾刀斧手紛紛把手中的戰刀高高舉起。桓兵們嚇得臉色蒼白,汗如雨下,許多人已是帶著哭腔呼喚桓王黎昕。
    可惜,他們最終也未能把黎昕盼來。風軍的刀斧手齊齊把高舉的戰刀劈砍下來,一時間,場上刀鋒切骨的咔咔聲不絕于耳,近顆之多的人頭滾落在地,噴射而出的鮮血將地面染紅了好大一片,頭的尸體倒在地上,還在有一下沒一下地抽搐著。
    即便貞人好戰,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也不由得暗暗咋舌,良久回不過來神。
    唐寅向下面的風軍們揮揮手,示意他們把尸體全部拖回營內,然后,又對后方的風軍將士們大聲喝道:“我軍將士,皆要以此為戒,再有膽敢目法紀、濫殺辜、掠人錢財者,本王必嚴懲不貸!”
    “遵命!”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風軍將士們也不敢怠慢,齊齊應了一聲。
    唐寅滿意地點點頭,這才對貞國姓們說道:“兇手已受到嚴懲,本王相信,日后,也不會再出現此類事件,現在,大家都可以安心了吧?”
    他雷霆風行又毫不護短的作風令貞人對他的好感大增,許多人對唐寅的看都法有了根本性的轉念。
    姓中,有幾名德高望重的老者走出人群,對唐寅先是深施一禮,說道:“風王殿下處事公正,不偏不倚,令我等貞人甚是佩服。”頓了一下,又另一名老者說道:“不過,聯軍圍困都城,卻令我等這些辜的姓遭受池魚之殃,現在,許多姓的家中已經斷了糧,就算有錢也處去買,風王殿下可否能……”
    不等他說完,唐寅淡然而笑,說道:“對于此事,本王已與另外三王做過商議,會把聯軍的糧食拿出來,分與貞國的姓們,絕不會讓大家餓肚子,這點,諸位皆大可放心!”
    這又是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
    對于聯軍而言,貞國的敵國,貞人是敵國的姓,還從未聽說過兩國交戰之時一方會把那么重要的軍糧拿出來分給敵國姓,這比唐寅嚴明軍紀的舉動更加不可思議。
    幾名德高望重的老者傻眼了,眾多的貞國姓們也都傻眼了,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唐寅,搞不清楚他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唐寅知道眾人不相信自己的話,他意味深長地說道:“本王與列公率軍來貞國,只是為了鏟除公然造反、自稱為帝的李弘,從未想過與貞國的姓為敵,更未想過要傷害貞國的姓,只是,我軍將士眾多,其中難免有些害群之馬,這才讓姓們對我軍有諸多誤會。本王真心希望大家都能深明大義,不要與聯軍為敵,為虎作倀,讓這場戰爭早一點結束,大家也就早一天過上安穩的日子。”
    他這番話可謂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貞國姓雖說表面上沒有迎合唐寅,但心中已被他的話所打動。貞人對稱帝之后的李弘日益不滿,早已沒什么好印象了,之所以還護著他,與聯軍為敵,一是沒有別的出路,二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現在唐寅把話挑明,指出聯軍要對付的是李弘,和貞國姓沒有干系,如此一來,誰還愿意冒死去和聯軍爭斗。
    幾名老者不動容,身軀顫抖著向唐寅連連拱手,說道:“風王殿下宅心仁厚,實乃我貞國姓之福啊!只要聯軍不再隨意傷害我等姓,又肯配給姓們糧食,我等也可以保證,絕不會再與聯軍為敵,暗中生事!”
    “如此甚好,本王也就安心了!”唐寅向幾名老者笑呵呵地點點頭。
    一旁的狄尤見狀,非但沒有感到放心,反而還慢慢皺起了眉頭。他是做販賣情報生意的,對唐寅雖然還談不上了解,但多少也聽聞過他的一些事跡。
    從唐寅起家到現在,其做事的手段和宅心仁厚一點邊都粘不上,如果他真是仁厚之人,他也不可能從普通的風軍士卒一躍坐上風王的寶座。唐寅現在表現出來的和善實在太過了,過到讓人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心懷叵測,別有用心。這是狄尤最為擔憂的。咬人的狗不叫。如果唐寅真是另有所圖的話,他絕對要比靈霜、越澤、黎昕這三王狠毒得多。
    不過,姓們心中的積怨、憤怒和恐慌已被唐寅的三言兩語成功化解,剛才一觸即的危機也過去了,狄尤即便心有疑慮,此時也不好多說什么。
    為了讓貞國姓信服自己的話,唐寅當即便命令風軍士卒從營內拉出一部分的糧食,去挨家挨戶的分給貞國姓。
    如此一來,聚集數萬之眾的姓不攻自破,一哄而散,各回家中去等著聯軍分糧。
    姓們來得快,去得更快,此情此景,讓狄尤心生感嘆。他不再逗留,向唐寅施禮告辭。
    等貞國姓們漸漸散去,唐寅正打算自己也返回大營的時候,有人突然喚他,“風王殿下請留步!”
    唐寅一塄,扭回頭一瞧,叫他的這位他認識,是狄尤屬下之一的龐麗。
    見到她,唐寅樂了,同時向攔住龐麗的侍衛們擺擺手,讓他們退下,等她走到自己近前,他含笑問道:“龐姑娘叫本王有何事?”
    龐麗沒有馬上說話,而是先圍著他轉了兩圈,邊看邊出嘖嘖聲。人靠衣服馬靠鞍。現在的唐寅和喬裝入西湯時的唐寅簡直判若兩人,就連表現出來的氣質都完全不同,這讓龐麗嘖嘖稱奇。她如此放肆地打量一國之君是很失禮的,周圍的侍衛們不怒目而視,唐寅倒是對她的粗魯早有見識,安然處之。
    等龐麗把唐寅渾身上下都打量個遍,這才站定,笑嘻嘻地問道:“如果我肯說出讓聯軍入城之法,不知風王殿下要如何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