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07

  第三零七章
    唐寅聽聞龐麗的話,心頭一震,揚起眉毛,問道:“你有進入西湯的辦法?”
    龐麗背著手,含笑點點頭,老神在在地說道:“當然。【】[]”
    唐寅凝視她片刻,板起臉來,幽幽說道:“你若騙本王,可就犯下欺君之罪了!”
    龐麗收斂笑容,一本正經地說道:“我說有辦法,就是有辦法,風王殿下若是不信就算了,我走了。”說著話,她真的轉身要走。
    本站于他身后的唐寅腳下一個滑步便轉到龐麗面前,擋住他的去路,臉上也掛起柔和的笑容,說道:“龐姑娘不要生氣,本王之所以追問也是慎重起見,此地不是講話之所,我們入營再談。”
    他奇快又詭異的身法讓龐麗也為之一怔,但很快反應過來,她大咧咧地揚揚頭,說道:“入營就入營,你……風王殿下前面帶路吧!”
    唐寅帶著龐麗,進入聯軍大營,回到中軍帳,落座之后,他先是讓侍衛送上茶水,邊品著茶邊問道:“剛才,本王有見過狄尤先生。”
    “我知道,我也看見了。”龐麗邊品嘗著風國的茶邊點頭應了一聲。
    “本王也有問過狄尤先生,有入城的辦法,可狄尤先生的回復是很肯定的沒有。”唐寅的語氣沒有質問之意,只是在陳述事實,但不代表他心中不好奇。
    龐麗是狄尤的屬下,她知道的事,狄尤不可能不知,那后者為什么不說呢?難道狄尤是有意隱瞞?
    別看龐麗大咧咧的,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實際上她心思機敏得很,一聽唐寅的話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聳聳肩,說道:“狄大哥是主事之人,而我是去辦事的人,做事的渠道那么多,狄大哥未必件件都能知道。”
    哦?聽起來,龐麗說得也有道理。唐寅眼珠轉了轉,放下茶杯,正色問道:“不知龐姑娘想要什么酬報?只要開出來的條件是本王能做到的,本王定會應允。”
    “這個嘛……”龐麗一時間還真沒想到要什么好。要錢嗎,她不缺錢,而且對金銀的興趣也不大,要官嗎,身為貞人,她不可能去風國為官,何況她也沒有仕途上的野心。
    她沉吟了好一會,說道:“我暫時還沒有想好,可以以后再說嗎?”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當然可以。本王現在就把話放在這里,只要龐姑娘出的報酬是本王能接受的,本王絕不會推托。”
    “好!我相信風王殿下!”說著話,龐麗站起身,同時從懷中掏出一張羊皮卷,向唐寅走了過去。
    阿三阿四見狀,雙雙上前,把她攔住。龐麗不滿地晃了晃手中的羊皮卷,說道:“這是地圖,不讓本姑娘過去,你們的大王能看明白嗎?”
    阿三阿四沒有任何的反應,冷冰冰的面孔一成不變,死魚般的眼睛依舊眨也不眨地盯著龐麗。唐寅倒是笑了,向他二人招招手,說道:“讓龐姑娘近前說話吧,妨!”
    聽到唐寅的命令,阿三阿四這才退讓到兩旁。
    龐麗不滿地瞪了他二人一眼,這才扭著水蛇腰姍姍來到唐寅的桌前,把羊皮卷擺到桌案上,慢慢攤開,同時說道:“這是西湯的地圖,通往城內的密道就在這里……”
    唐寅一邊聽她的講解,一邊聚精會神地看著地圖。
    龐麗這是第一次和唐寅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近在咫尺,仔細看他,很容易便會現他和貞人的不同。貞國環境惡劣,貞人大多都是又黑又壯,而唐寅恰恰相反,因為修煉暗系靈武的關系,皮膚白皙,卻又富有光澤,身材高高瘦瘦,看上去顯得有些單薄,讓龐麗感覺有趣的是,他的睫毛又濃又長,隨著眼睛的眨動,呼扇呼扇的。
    聽她的話音越來越小,最后變得沒聲了,唐寅不解地抬起頭來,對上她的目光,疑問道:“龐姑娘怎么不說了?”
    龐麗回過神來,象是偷糖的孩子被大人抓到似的,玉面微紅。她嫣然而笑,問道:“風王殿下覺得我身上的花象好聞嗎?”
    唐寅挑了挑眉毛,隨后暗嘆口氣,這又是的哪門子神經啊!這丫頭的思維跳躍得也太快了。
    他隨口應付道:“不錯,很好聞。”說著話,他又把目光落回到地圖上,手指著密道的地方,說道:“這條密道,本王看不太懂。按照地圖上所標,它在城內的入口位于王宮之內?而城外的入口則位于護城河里?”唐寅感覺匪夷所思,甚至懷疑龐麗是在地圖上隨便亂畫一通,便拿來應付自己的。
    見唐寅的注意力根本沒放在自己身上,龐麗翻了翻白眼,心里嘟囔道:真是不解風情!
    她垂下頭,語氣不悅地說道:“這有什么好看不懂的?!這條根本不算密道,而是一條水道,王宮里的廢水就是通過這條地下水道流進護城河里的,從護城河內的水道出口鉆進去,便可以直接爬到王宮地下,這條水道早晚還都算干凈,里面的空間也足可以容納一個人爬行,我就是通過這條水道偷偷進出過王宮數次。”
    唐寅聽后,倒吸口涼氣,現在他徹底弄明白了,龐麗所說的這條水道用現代的說法就是下水道,他并不懷疑這個時代會有如此的先進產物,畢竟早在中國秦朝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下水道,不算稀奇,只是這條下水道能從護城河直接通進王宮里,這可太不可思議也太重要了,不難想像,如果在貞國的王宮之內突然出現己方的一支奇兵,那么,不僅可以捉住李弘,貞國的都城也將不攻自破。
    他心跳加,眼珠轉動個不停,過了許久,他的心緒才漸漸平穩下來。他審視地看著龐麗,問道:“你當真走過這條水道?”
    龐麗洋洋自得地說道:“王宮重地,可不是我這種平頭老姓想進就能進去的,但有些時候,為了弄到關于王族和朝廷的情報,我又必須得進到王宮之內偷看一些卷宗,所以,這條水道就成了我進出王宮的法寶!”
    她的話半真半假,她通過水道進入王宮是真的,至于偷看王宮內部的卷宗,那就不是她所能做到的事了,大多時候是通過宮里的內應收買消息。
    唐寅不在乎她進入王宮之內干什么,只要能從城外進去,那就大事可成了。
    他重新低下頭,審視地圖上標注的水道,又沉思了良久,他喃喃說道:“如此重要的一條通道,難道,貞國王宮一點都不設防嗎?”
    龐麗背起手,在唐寅桌案前搖頭晃腦地說道:“其實,自王宮建好不久,就已經有這條水道了,數年過去,哪還有人會去關注它?王宮里的人早已習慣了把污水倒進水道,根本沒人會去在乎水道的出口到底在哪,更不會有人鉆進又臟又臭的水道內部查看究竟,對于王宮里的人而言,它就是王宮里的一部分,就象里面的花草樹木石頭,誰會對這些感興趣呢?”
    恩!唐寅點點頭,他能理解龐麗的話,習慣確實是件可怕的東西。他又思慮了片刻,揚頭喚道:“程錦!”
    “末將在!大王有何吩咐?”程錦上前,插手施禮。
    唐寅對龐麗說道:“龐姑娘的這條水道,對我聯軍至關重要,你可否帶著程將軍進到水道里面去瞧瞧?”
    “當然可以!”龐麗答應得干脆,不過立刻又追問道:“只是,不知程將軍是否懂水性?”
    程錦一愣,疑問道:“為何要懂水性?”
    龐麗撲哧一聲笑了,翻著白眼說道:“水道的出口在護城河內,進去的時候得潛水到護城河里,何況,既然稱之為水道,里面隨時都可能涌來大量的水,若是不會閉氣,豈不要在里面淹死了?”
    剛才聽她說得輕松,原來還有這許多的麻煩!程錦暗皺眉頭,他和唐寅一樣,都是旱鴨子,在6地上可以生龍活虎,進了水里就成了軟腳蝦。
    他沉吟片刻,把心一橫,說道:“閉氣我不在話下,姑娘盡管帶路就是。”
    看出他是在逞強,不過龐麗也不在乎,不怕死的人是他,如果真被淹死了,那也是他自找的。
    程錦愿意去冒險,唐寅還不放心讓他去這么做呢!他開口說道:“既然龐姑娘好心醒,程錦,你就另找名水性好又機敏的兄弟代你去吧!”
    唐寅的話程錦可不敢不從,他拱手應道:“末將遵命!”說著話,他大步流星向外走去,到了營帳的門口,回頭見龐麗站在原地沒有動,問道:“龐姑娘為何還不走?”
    龐麗奈地嘆口氣,說道:“我們要去的地方是護城河,不是去逛集市,光天化日之下,大搖大擺的過去,豈不要做箭靶子?”
    “龐姑娘的意思是……”
    “要去也得等到深夜或者黎明的時候。”龐麗不耐煩地說道。唐寅點頭表示贊同,對程錦笑道:“就按照龐姑娘的意思辦,等到深夜再動身前往。”
    “是!大王!”程錦深深看了龐麗一眼,退了回去。對于龐麗這個女人,程錦沒有多少好印象,總覺得她心計甚重,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