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08

  第三零八章
    西湯城內。【】[]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受暗箭人員的催促,李丹決定當晚入宮去找李弘,尋機偷取令符。白天話,當晚,李丹按計劃去往王宮。
    他是貞國的太子,進出王宮和回自己家一樣,須守衛通報,可隨意進出。他向下面的宮女一打聽,得知李弘現在還沒有睡覺,仍在房里,他心思轉了轉,先是去趟膳房,讓里面的宮女準備幾盤李弘喜歡吃的小菜,然后再準備幾壺好酒,他親自端著,去往房。
    聽聞李丹到了,李弘并不感到意外,即使他不來,李弘還打算派人去找他呢。
    現在的形勢對貞國已極不樂觀,萬的敵軍圍困西湯,一旦破城,不僅自己完蛋,貞國也將覆滅,有許多事情他還需交代給李丹,實在不行,他寧可拼上自己的性命,也得掩護李丹突圍出去,為貞國的王族留下一支血脈,也讓貞國能得以維持下去。
    他令人把李丹請進來。后者進入房,先是行過禮,然后走上前去,把裝著酒菜的托盤慢慢放到桌案上,輕聲輕語地說道:“聽說父王還沒有休息,兒臣特意讓人準備了些酒菜。”
    李弘一笑,向李丹招招手,讓他坐到自己的身邊。李弘共有二十四子,他最喜歡的就是大兒子李丹,后者也確實沒令他失望,自小便聰明伶俐,學識淵博,通曉古今,身為太子,不驕不躁,也從不仗勢欺人,人人皆夸其性情忠厚、仁義。
    “丹兒深夜入宮,可是有事找父王?”
    “我是擔心父王為國事*勞,所以特來探望。”說著話,他把托盤上的酒菜一一擺在桌上,又道:“這些都是父王喜歡吃的,兒臣陪父王吃吃酒吧!”
    “好啊!”李弘笑著點點頭,可是看著滿桌的菜肴,他一點食欲都沒有。
    他拿起李丹斟滿的酒杯,一仰頭,把杯中酒喝個精干。然后又自斟自飲,連喝了三杯,這才停下來,問李丹道:“丹兒,你覺得這次我們能不能守住都城?”
    那太難了,基本沒有成功的可能!
    李丹心里這么想,嘴上可不敢這么說。他含笑說道:“父王不必擔心,都城城防堅固,又有三十多萬的精銳將士鎮守,縱然敵軍萬,想破都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弘心中苦笑,說道:“聯軍一時半刻是難以攻下都城,但若是采用圍而不攻的戰術,我們又當如何?”
    貞國的糧食儲備一向不多,即便都城西湯,城中的糧食也僅僅夠三月所需,等到三月一過,城中便會斷糧,到時恐怕不用聯軍來攻,困也得把都城困死。
    這個道理,李丹又何嘗不明白?他強顏歡笑地說道:“父王別忘了,我國西部還囤有數十萬的大軍,只要西部的中央軍回救都城,聯軍必敗疑。”
    李弘搖頭,憂心忡忡地說道:“父王怕西部的中央軍回不到都城,在半路就會被川莫聯軍截殺啊!”
    聯軍可不是只有西湯城外這一波,另外還有一波數十萬兵馬的川莫聯軍。這也正是李丹認為都城難以保全的原因所在。
    聽聞父親這話,李丹眼珠轉了轉,意識到機會來了,他說道:“兒臣以為,敵強我弱,所以我方絕不能與敵力戰;敵軍有后勤可以補充糧草,而現在都城是受困之孤城,所以,戰事又絕不能拖得太久,唯今之計,只有一個辦法可行,趁現在聯軍在城外立足未穩,我方采用趁夜偷襲戰術!”
    說著話,他騰的站起身,倒退兩步,然后單膝跪地,插手說道:“父王,兒臣愿親率一支敢死隊,今夜便出城偷襲敵營,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此戰,兒臣有信心能一擊成功!”
    李丹能好端端坐在太子的位置上那么久,平安事,頭腦絕不簡單。\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他也擔心自己一旦偷取了令牌,若事情敗露或者沒有打開城門,自己法交代過去,即便他是太子,有了通敵之嫌,也人頭難保,現在他主動請纓出戰,若是李弘應允,令牌自然順利到手,若是不應允,自己再偷,哪怕敗露,也不用再怕了,他可以以自己就是要出城偷襲敵營為借口,雖說手段有欺君之嫌,但本意是好的,是出于盡忠報國,父王亦不會怪罪自己,大臣們也劾不了他,可以說,他看似臨時興起的請纓出戰,實則是經過深思熟慮,一舉兩得的辦法,也是為他接下來要做的事先訂下一份保險。
    李丹確實很聰明,只可惜他的聰明才智沒有用在怎么對付聯軍上,卻用在了自己父親身上。
    李弘是粗人,哪能知道李丹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聽他說愿意親自出城偷襲敵營,李弘甚是感動。有不少人都說李丹雖然才華橫溢,但武力太弱,性情也帶有生的懦弱,可今日大敵當前的時候,李丹卻肯不顧性命之危,與敵死戰,這哪是生能做到的?李弘臉上露出寬慰的笑意,站起身,把李丹拉起來,意味深長地說道:“丹兒可是堂堂的太子,日后的君王,沖鋒陷陣的事,怎能親歷親為呢?”
    “可是——”對于李弘的拒絕,早在李丹的的意料之中,不過他還是裝出不甘心的樣子。
    李弘擺擺手,道:“不必再說,今晚,你哪都不能去,就留在宮里陪父王喝酒,我們父子倆也好久沒有同桌共飲了。”
    李丹象是大失所望地長嘆一聲,52o小說道:“好吧!”說著話,他雙手端起酒杯,道:“兒臣敬父王!”
    李弘毫不猶豫,喝起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他兩父子推杯換盞,很快就把李丹帶來的幾壺酒喝個精光。不用李丹開口,數日來性情難得有些開朗的李弘興致大起,又令人再上數壺烈酒,繼續與李丹暢飲。
    其實李弘的酒量不錯,但因為心中壓抑的關系,醉得很快,當他和李丹飲完第六壺酒的時候,人在塌上已開始坐不住了,身子不停的左右搖更}}新。晃,醉眼朦朧,目光呆滯,說話時舌頭也大了。
    “丹兒……父王感覺此次……怕是在劫難逃……為父一生征戰……并不怕死……戰場上那堆積如山的尸體中也早就有為父這一具了,為父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啊,不過,你也不必害怕,在聯軍破城之前,為父定會想辦法掩護你沖出重圍,日后再重振我大貞的雄風……”
    正所謂酒后吐真言。李弘的話讓李丹感動異常,也更加堅定,絕不能與聯軍死戰倒底,投降是唯一的出路,只有這樣才能救貞國,也只有這樣才能救父王,哪怕日后到天子駕前請罪的時候,他也愿意代父前往,代父受死。
    “父王,你醉了,兒臣送你回寢宮休息!”說著話,李丹把李弘攙扶起來,向房外走去。左右的宮女、侍衛想上前幫忙,李丹怒瞪眾人,沉聲喝道:“你們統統滾開!”
    他是太子,旁人哪敢得罪,一個個嚇得低著頭,連連退后。李丹扶著李弘往寢宮走,宮女和侍衛們遠遠地跟在后面。幾乎不用刻意去掩飾自己的動作,李丹只是隨手在父親的腰間一劃,便把掛于玉帶上的令牌拿到手中,隨后又很自然地揣入懷里。別說后面的宮女和侍衛沒有看到他的小動作,即便是看到了,也沒人敢多說半個。
    李弘也是毫察覺,一邊走還在一邊囫圇不清地說道:“丹兒……為父已打定主意……寧可戰死,也決不坐以待斃!為父要出城與敵決一死戰……另外,還打算派高斯、林寧兩位將軍護送你突圍。他二人都是萬里挑一的猛將,有為父牽制敵軍的主力,你們從另一邊突圍出去也不是難事……”
    “是、是、是!父王說得是!”李丹連連點頭答應著。
    把李弘送回到寢宮,李丹下意識地摸了摸懷中的令牌,然后深吸口氣,大步流星向宮外走去。
    出了王宮,坐上馬車,他立刻趕回自己的公子府。此時,公子府內的大堂里聚集有十多名身著甲胄的貞國將領,這些將軍同屬于太子黨,皆為李丹的心腹親信。
    他們對李丹的計劃一清二楚,人們在大堂地坐立不安,心急如焚地地等待著。現在人們的心情都很復雜,即希望李丹成功,又希望他不成功。
    沒有誰是不怕死的,貞人也不例外,以現在貞國的局勢,與聯軍硬戰到底只有死路一條,這些太子黨的將領們也不想與聯軍再打下去,最后做李弘的殉葬品。
    可是,開城迎聯軍入城是有風險的,而且還是極大的風險,成功還好,一旦失敗,不僅自己和全家老小的性命難保,就算死,也會落下一身的罵名,成為貞國的罪人。
    這就是一場一步天堂一步地獄的豪賭,人們情緒之緊張、復雜也就可以理解了。
    聽聞公子府的下人報信,公子回來了,眾將身子同是一震,不約而同地站起身,目光齊刷刷地向堂外看去。
    隨著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李丹快步走進大堂。見到他,眾將異口同聲地問道:“公子可有拿得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