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14

  第三一十四章
    唐寅親自穿行龐麗的水道,環境雖說惡劣了一些,但確實很安全,從王宮里出來的地方也十分偏僻,尤其是在深夜,巡邏的王宮侍衛都很少過來。【】[])
    經過一番細致的觀察,唐寅做到心中有數,這才和龐麗、程錦等人返回垃圾房。現在又要鉆水道回去,唐寅心里一陣陣的憷,最后把心一橫,硬著頭皮鉆進水道里,原路返回。
    由護城河到王宮的在段距離本就不短,加上在里面狹小的空間里爬行又十分困難,耽誤的時間也自然很長。
    當唐寅等人爬到一大半的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這時候,王宮里的許多宮女已起床,一桶桶的垃圾、排泄物也開始源源不斷地倒進水道里。
    夾雜著垃圾、爛菜、屎尿的污水從他們后面洶涌而來,唐寅等人雖然有香巾遮鼻、有靈鎧護體,但仍被惡心得連連干嘔。
    到最后,唐寅等人是熏紅著雙眼爬出水道,潛回到護城河中。
    進入護城河里,唐寅沒有馬上浮出水面,一直閉氣沉倒河底,盡可能的多呆一會,好把自己身上的污穢之物沖洗干凈。
    直到體內的氧氣全部用盡,已達到極限之時,他才快地浮上水面。
    這時候,天色已然大亮,值得慶幸的是,城墻上的守軍正在進行交接班,這給了唐寅等人逃離護城河的機會。
    唐寅、程錦、暗箭人員看準不遠處房宅下的陰影,以暗影飄移閃了過去,而龐麗則是故技重施,繼續用土黃色地披風做偽裝,慢慢爬離護城河旁的空曠地帶。
    等唐寅返回聯軍大營之后,馬上召集各軍眾將,開始著手布置進攻計劃。有了一次親身的體會,唐寅對如何破城也更有把握。等眾將都到齊后,他開門見山的把水道之事講明。
    眾將聞言,不是又驚又喜,貞軍將領們則是吃驚不已。王宮里傾倒垃圾的水道竟然可以被當作入城的密道之用,當真是匪夷所思,不知是何人想出這樣的鬼點子。
    越澤和黎昕二王樂得嘴巴合不攏,有這么一條水道,己方的大軍隨時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貞國王宮內,那攻破西湯豈不也變成易如反掌之事了?
    黎昕興奮的站起身,環視眾將,大聲說道:“貞國王宮里的侍衛充其量也就萬把來人,只要我們通過密道,潛入兩、三萬人進去,定能控制王宮,擒住李弘!”
    “桓王殿下所言有理!”眾將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唐寅苦笑著搖搖頭,說道:“黎王兄,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密道雖然隱蔽,不易被人察覺,但卻十分狹小,另外,出口處所在的空間不大,我估計,通過密道,我方最多只能潛入人!”
    “啊?”聽聞這話,黎昕傻眼了,膛目結舌的喃喃說道:“只能潛入人?”
    “沒錯!”唐寅正色道:“即便是潛入人,還得要碰運氣,萬一中途被人碰到或察覺,就得前暴露了。”
    黎昕泄氣大半,攤著雙手說道:“只可以潛入人,那還能有什么作為……”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如果這人皆為我軍出類拔萃的修靈者,那作為可就大了,當然,這還需要全軍將士配合。”
    靈霜順著唐寅的話問道:“王兄可是有什么良策不成?”
    唐寅悠悠說道:“明面上,我軍要強攻西湯,而且要全力出擊,四面圍攻,吸引住城內守軍的注意,暗中,本王將親率我軍名將士,潛進王宮,直接去擒殺李弘!”
    在場眾人臉色同是一變,靈霜仔細想了想,低聲說道:“王兄這么做,風險是不是太大了?”
    唐寅自信滿滿地說道:“只要守軍抽不出身來增援王宮,只靠王宮里那萬余名侍衛,定然擋不住我親自率領的名將士。”
    說完話,他不給靈霜再多言的機會,挺直腰身,看向下面的眾將,問道:“列為將軍,誰愿隨本王一同入宮,擒拿奸佞李弘,立此奇功?”
    眾將們面面相覷,誰都沒敢立刻表態。王宮重地,不用問也知道,里面的侍衛們各個都是出類拔萃的精銳,如果己方人數與其相當,還有一戰的可能,但只有人去迎戰上萬的王宮侍衛,恐怕兇多吉少。正當眾將抱著觀望的態度時,有人震聲喝道:“大王,末將愿往!”
    先站出來表態的不是旁人,正是上官元讓。他話音剛落,江凡亦挺身而出,拱手說道:“末將也愿跟隨大王左右!”
    隨著他二人主動請纓,風將這面接二連三的站出武將,表示愿意隨唐寅一同潛進王宮。
    風軍這邊報名踴躍,請纓出戰者絡繹不絕,高漲的氣勢立刻感染到另外四軍。玉、安、桓、貞四軍的武將也都紛紛站了出來,拱手表態,愿意隨唐寅一同出戰。
    看到眾將的表率,唐寅滿意地點點頭,含笑說道:“列位將軍的斗志能如此高漲,本王很是欣慰,不過,軍中所有的武將不能全部跟隨本王出戰,還得留下一部分在城外率領兄弟們作戰。”說到這里,他頓住,眼珠轉了轉,揚頭道:“風軍,元讓、江凡兩位將軍可隨本王同行;玉軍,石宵、湯凌兩位將軍可去;安軍,徐、徐武兩位將軍可去;桓軍,黃勉、張貴兩位將軍可去;貞軍,古吉、楊軒兩位將軍可去。”
    他點名的度極快,一口氣,在五軍當中選出十名武將。這十位武將,上官元讓和江凡自不用多說,另外八將也都是各軍中的猛將,各個都有一身如火純青的靈武修為。
    等他點完十將的名后,還裝模作樣地問了問靈霜、越澤、黎昕三王的意見。
    此次行動雖說兇險萬分,但身為風王的唐寅都肯親自前往,現在只是向他們借幾員戰將,他們三人又哪好意思拒絕。
    三王連想都沒想,當即便點頭應允。隨后,電腦訪問唐寅又開始著手安排各軍的進攻目標。
    城外聯軍的任務是把守軍牢牢吸引在城墻上下,自然不能是佯攻,而是要真打,如果全軍混在一起,一窩蜂的攻城,恐怕揮不出幾成戰斗力,唐寅得把他們分散開,讓各軍進攻不同的目標。
    在他的安排之下,玉軍進攻西湯北城,安軍進攻西湯南城、桓軍進攻西湯西城,貞軍進攻西湯東城,至于風軍,作為全軍的后援軍,哪里的進攻展開不利,就去增援哪里。
    對于他的安排,靈霜、越澤、黎昕皆異議,此戰,很可能就是聯軍伐貞的最后一戰了,三王也都有意借著這最后一次的機會好好表現一下本國的戰力。
    唐寅排兵布陣的度極快,三言兩語之間,便把計劃敲定下來。
    見他告一段落,越澤開口說道:“王弟要帶人潛入到貞國王宮,現在只是選出十名猛將,還缺少九十人,不知王弟是怎么打算的?如果有需要為兄的地方,盡管開口!”
    “是啊!”黎昕接道:“我桓軍將士,王弟盡管去挑,有相中之人,盡管帶走就是。”
    唐寅笑呵呵地向他二人拱拱手,說道:“多謝兩位王兄的好意。不過,剩下的那九十人,我已經有人選了,兩位王兄不必再多費心。”
    他所說的人選,其中大半是暗箭人員,另一部則是他身邊的貼身侍衛們。
    深入敵人腹地作戰,又是以寡敵眾,唐寅可不敢大意,就算安、桓兩軍肯精銳死士,他還不放心呢,真正能讓他信賴得過的,還得是自己這邊的人。
    當天話,聯軍大營里殺豬宰羊,將士們飽餐戰飯,休息一天,翌日,聯軍營內戰鼓喧天,號角聲長鳴,一支支的兵團從聯軍大營里開出來,在西湯城外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分別排好戰陣,拉開了隨時展開進攻的陣勢。
    聯軍方面的動作立刻引起西湯城內的警覺,四城守軍全部進入戰備狀態,城墻之上,兵甲林下,城墻之下,密布守軍,一個個刀出鞘,箭上弦,如臨大敵。
    天至辰時,也就是早上八點左右,聯軍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由于受西湯外城區所限,聯軍的推進法列出整齊的戰陣,鋪天蓋地的將士們如螞蟻一般在大街小巷中穿行,快地向前飛奔。
    聯軍列不出整齊的戰陣,但雜亂的房宅也為他們了大量的掩體,使他們在推進時能最大限度的減免守軍箭射的傷害。
    等聯軍推進到護城河前二十米的空曠地帶時,這才是雙方血戰的真正開始,聯軍再想向前推進一步,都得付出血的代價。
    一時間,城頭上箭如雨下,其箭矢之多,密度之大,仿佛蝗災一般,在空中拉開一面面的黑幕,漫天落下。
    聯軍陣營里中箭之聲四起,數的將士在推進過程中被射翻在地,有些人帶著箭傷咬著牙站起來,繼續向前,而有些人則再也沒有站起來。
    短短二十米的距離,只是頃刻之間便被聯軍將士的尸體所鋪滿,人們踩著陣亡將士的尸體繼續前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