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15

  第三一十五章聯軍對西湯展開全力猛攻,一架架云梯鋪在護城河上,把云梯當橋來用,人們踩著云梯,向城墻下展開強攻。【】官場小說文字shouda8
    這時候,后面的聯軍拋石機已然架了起來,對西湯的城防展開狂轟亂砸。
    隨著雙方交戰進入白熱化的程度,兩邊將士們的傷亡也呈直線上升。此時,唐寅先前所施的‘仁政’揮出功效。
    聯軍受傷的將士們被就近拖入外城區的姓家中,貞國姓非但沒有攔阻,反而還幫忙搶救,備水備藥,出人出力,這為聯軍處理傷兵可節省了不小的力氣。
    一邊是過萬的大軍強行攻城,一邊是數十萬的將士背水一戰、拼死守城,偌大的西湯,四面城墻,處處都在生著激戰,處處都有雙方將士廝殺的身影。
    唐寅早早就傳達全軍,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聯軍方面也準備的比較充分,正面進攻的貞、玉、安、桓四軍都分成數個批次,一部分將士在前面強攻,其他的將士們則留在外城區,各找陰涼處休息,同時支起鍋灶,就地做飯。
    前面的將士們一旦打累了,退回來后馬上就有熱湯熱飯可食用,等養足了體力,再頂上戰場沖殺。
    聯軍的攻勢并不是很強猛,但十分持續,一波兵打不下來,退下去馬上又有后一波兵接替,如此反復,攻勢連綿不絕。這就是兵多的優勢。
    反觀守城的貞軍,受兵力所限,法象聯軍那樣打車輪戰,將士們由頭到尾都得堅持,體力消耗的度自然遠勝于聯軍。
    但貞人確實能吃苦,論在多么艱苦的環境下,只要士氣還未崩潰,人們就能咬緊牙關堅持住。
    戰斗由清晨一直打到深夜,等到天色大黑,聯軍點著火把,連夜攻城。看聯軍的架勢,大有不攻下西湯就絕不收兵勢頭。
    當然,和白天相比,聯軍在晚上的進攻強度要減弱許多,直接攻城的兵力大大縮減,而由城外放箭的兵力則大大增加。
    戰斗至凌晨十分,唐寅帶著他精心挑選出來的上官元讓、江凡、石宵、湯凌、徐、徐武、黃勉、張貴、古吉、楊軒十將以及程錦、阿三阿四、五十名暗箭人員和四十名風國侍衛,在上萬名風軍的掩護下,來到兩軍廝殺的戰場上。
    過了護城河,風軍士卒立刻列好戰陣,撐起盾牌,擋住城頭上射下的箭雨,同時也擋住敵軍的視線。唐寅等人則在己方將士們的掩護下,快潛入護城河中。
    上次有龐麗領路,這回唐寅已是輕車熟路,進入到水道,浮出水面后,他停留在原地,每浮上來一人,便交代他們散掉靈鎧,同時把事先準備好的香巾蒙上。
    以唐寅為的這余人,神不知鬼不覺的鉆進護城河,進到通往貞國王宮的水道里,一個跟著一個的快向前爬行。
    水道里的環境固然惡劣,臟得令人作嘔,但和你死我活的戰場比起來,這里可是出奇的安全。須交戰,須廝殺,可直接進入貞國王宮的內部,這樣的機會堪稱千載難逢。
    頭頂上就是雙方血流成河的戰場,而自己則在戰場的地下向前爬行,這種情景讓眾人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長話短說。唐寅這余人順利穿過水道,在王宮內的出口處順利爬出來。
    人是不多,但在垃圾房這個小空間里,人們還是將其齊得滿滿的。出來后,人們的反應全都一致,立刻散掉靈鎧,撤掉面巾,接著便大口大口吸著氣。
    緩了好一會,唐寅環視眾人,見大家的臉色都已恢復正常,他慢慢點了點頭,聲音不大,卻鏗鏘有力,說道:“大家都恢復得差不多了吧?我軍將士還在城外和敵人拼命,能否讓兄弟們最大限度的減少傷亡,就看我們的了!今日列位,包括本王在內,皆為死士,不計代價,務必擒下李弘。若成功,伐貞之戰便可立刻結束,若失敗,今日此地,便會成為你我的葬身之所!”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身子同是一震,不約而同地拱起手來,齊聲說道:“我等定誓死追隨大王,同生死,共進退,不擒殺李弘,絕不罷休!”
    唐寅滿意地點點頭,隨即,伸展幾下筋骨,抽出自己的雙刀,同時身子周圍騰出一層黑霧,瞬間凝化成靈鎧,雙刀也完成兵之靈化,合二為一,化為狹長的鐮刀。
    他一帶頭,戰場的場面可謂是壯觀至極,余人,各持兵器,靈鎧化與兵之靈化此起彼伏,幾乎是眨眼工夫,眾人就變成了黑白兩種顏色。
    黑色的為暗系修靈者,白色的為光明系修靈者。
    “走!”唐寅簡短地說了一聲,率先走出垃圾房。
    他曾事先讓龐麗繪制過王宮地圖,對貞國王宮的環境已有了大致的了解,不過李弘具體在哪他可不知道。
    現在正是己方大舉攻城之時,按道理說,李弘只能在兩個地方,一是房,一是王宮正殿。
    垃圾房位于王宮的西側,距離房較近,唐寅所走的路線也是直奔房而去。
    這余人,毫避人之意,光明正大的在王宮里橫行,但令人費解的是,他們已走出好一段距離,但連巡邏的侍衛都沒碰上。
    唐寅暗暗皺眉,心中不免起疑,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李弘已經悄悄逃走了不成?他正暗自猜疑之時,前面行來兩名著燈籠的宮女。他眼睛一亮,著鐮刀,迎面走了過去。
    他目力強,又有夜眼,在深夜可視的距離也遠,兩名宮女雖說有燈籠在手,可直到唐寅走到近前時現他。
    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手持黑色鐮刀、渾身黑色鎧甲的陌生人,兩名宮女不由自主地雙雙驚叫出聲,還以為碰到了妖怪,當場便嚇得癱軟在地,兩腿麻,想跑都也沒法跑。
    唐寅來到二女近前,低下頭,毫溫度的目光在她二人身上冷冰冰地掃過,隨后,沉聲問道:“李弘現在何處?”
    他直呼李弘其名,兩名宮女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二女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只是一個勁的搖頭。
    唐寅懶得再和她倆羅嗦,手臂晃動,鐮刀上布起一層黑色的火焰,隨著他信手一揮,鐮刀的鋒芒在二女的脖頸處飛快劃過。
    兩女根本連點反應都沒有,原本漆黑晶亮的雙眸一剎那變成死灰色,絲絲的白霧從她二人身上升起。唐寅吸氣,將靈霧全部納入體內,接著,閉目凝思片刻,緩緩搖了搖頭。
    這兩名宮女并非是伺候李弘的侍女,所以在她倆的記憶中,也根本沒有任何有關李弘下落的線索。他深吸口氣,對身后的眾人甩頭道:“繼續走!”
    他話音剛落,就聽前方有凌亂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十數名侍衛手持長槍,快奔了過來。
    他們是聽到宮女的驚叫聲才趕過來的,到了現場,看到兩名宮女倒在地上,附近還站有余名身罩靈鎧手持靈兵的修靈者,侍衛們臉色同是一變,心頭大驚,只是稍愣了半秒鐘,他們回過神來,其中有人張開嘴巴,正要大叫,可猛然之間,一道電光刺入他的口中。
    那是程錦的靈刀!雙方距離本有十多米遠,但程錦在他開口大叫前的瞬間,突然在他面前現身,手中的靈刀也順勢刺穿他的咽喉,刀尖在其后腦探了出來。
    另外那些侍衛直嚇得雙目圓睜,可惜的是他們也沒有出叫喊的機會,暗箭人員紛紛施展暗影飄移,在十數名侍衛的周遭同時出現,靈刀由四面八方刺入他們的體內。
    十數名侍衛,只眨眼的工夫就變成十數具尸體,暗箭之可怕,由此亦可見一斑。
    解決掉半路跑出來的侍衛,唐寅等人非但未驚,但而還長松口氣,只要王宮里還有侍衛,就表示它不是一座空地,李弘還在王宮之內。
    唐寅的臉上露出嗜血的獰笑,今日,他勢必要取下李弘的腦袋!他單手刀,向暗箭眾人揮了揮手,讓他們在前打頭陣。
    直至唐寅一行人已快接近王宮的中央地帶時,才真正引起侍衛的警覺,一時間,王宮里哨音四起,警鐘長鳴,尖叫聲、喊喝聲、廝殺聲連成一片。
    大批的王宮侍衛由各個方向蜂擁而出,數以千計,率先迎敵的是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
    出類拔萃的修靈者在王宮侍衛中比比皆是,暗箭固然厲害,但侍衛人數眾多,打到一起,暗箭人員還真占不到什么便宜。
    唐寅輪刀參戰,他看準一名修為精深的侍衛,大步流星沖上前去,揮臂膀就是一記重刀。
    這名侍衛正與暗箭人員交戰,冷然間感覺身側惡風不善,急忙橫刀招架。
    耳輪中就聽當啷脆響,那名侍衛被唐寅的重刀足足震退出三大步,持劍的手臂突突抖,靈劍震顫,出嗡嗡的鳴聲。
    一擊不中,唐寅的第二刀立刻又至。他的刀太快,快到讓對方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那名侍衛只能硬著頭皮再次橫刀招架。
    當!這一次的鐵器碰撞聲更大,那名侍衛承受不起如此強大的力道,靈劍脫手而飛。不等他回神,唐寅反手一刀,只聽撲的一聲,將侍衛的腦袋硬生生砍下。
    【……第十集第三一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