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16

  在唐寅的刀下,侍衛的身軀仿佛變成了木樁似的,頭顱斷落,卻一滴血噴出,尸體呈灰白色,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白色的靈霧從他周身升起。[]
    唐寅一走一過之間便把空中的靈氣吸入體內,隨后,又去尋找下一個出手的目標。
    上千名的侍衛,在與唐寅等人的交戰中,死傷慘重,僅僅是上官元讓一人,就連斬侍衛不下三十名。
    并不與對方糾纏,見前來圍攻的侍衛已死傷得七七八八,唐寅招呼一聲,繼續向房的方向沖去。
    他一馬當先,從眾多的侍衛中硬是殺出一條血路,沖到房前,腿一腳,把房門踢碎,沖進去一瞧,里面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
    既然不在房,那李弘十之**就是在正殿了。唐寅抽身而出,接下來,又帶領己方眾人向正殿方向沖殺。走至半路時,前方的道路已被列好戰陣的三千侍衛封堵住。
    這些侍衛,手中皆持有硬弓,早早的捻弓搭箭,只等敵人前來。唐寅見狀,冷笑一聲,倒鐮刀,快步飛奔過去。侍衛當中有人大喊道:“射殺來敵——”
    隨著喊喝之聲,三千侍衛亂箭齊,鋪天蓋地地向唐寅飛射過來。在密集的箭矢馬上要近身的瞬間,唐寅突然消失不見,再現身時,已距離侍衛的戰陣不足二十米遠。
    “是暗系修靈者!釋放靈壓!”侍衛當中的頭領馬上判斷出唐寅的身份,其反應也快,知道靈壓是限制暗系修靈者的利器。
    侍衛當中的修靈者聽聞命令,馬上釋放出靈壓,只是一瞬間,現場的空氣仿佛凝固了似的,甚至連呼吸空氣都困難。
    侍衛頭領再次下令:“放箭——”
    二十米的距離,箭矢眨眼即至。
    此時唐寅法使用暗影飄移,但身法仍在,他身子之靈活,好像貍貓一般,就地臥倒在地,向前翻滾,隨著嗖嗖的破風聲,數的雕翎幾乎是貼著他的身軀掠過。\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一輪沒有射中,反而還讓對方越來越接近,侍衛頭領眼睛都紅了,扯脖子大吼道:“放箭!繼續放箭!”
    侍衛們又一輪集中箭射向唐寅而去。
    由于距離太近,唐寅已法再向前翻滾,只能橫向閃躲。他的動作雖快,可還是法將對方的箭矢全部避開,好在他有靈鎧護體,被零星的箭矢射中倒也沒什么。
    趁著侍衛們箭射的空隙,唐寅刀,毛腰向前急沖,只幾個箭步竄出,距離侍衛已不足十米。
    還從未遇到過如此扎手的敵人,侍衛們都有些慌了手腳,尤其是前面的侍衛,上箭的手都在陣陣抖。
    敵人已近在咫尺,侍衛們正準備展開最后一輪箭射的時候,猛然間,在他們的側方傳來尖銳的哨音,還沒等眾人弄明白怎么回事,一道金光射入人群當中,耳輪中就聽撲撲之聲不絕于耳,同一時間,至少有五名侍衛的太陽穴被貫穿,一頭栽倒在地。這突如其來又霸道比的冷箭令侍衛的陣營一陣大亂,原本要射出的箭陣也因此耽擱了兩、三秒鐘。
    這眨眼即逝的兩、三秒對旁人來說或許不算什么,但對唐寅而言,足可以近敵人的身了。隨著他連續兩個縱身,只聽嘭的一聲,他的身軀重重撞在一名侍衛身上,力道之大,將侍衛手中的硬弓連同箭矢,一并撞折,那侍衛痛叫一聲,倒飛出去,與后面的同伴碰到一起,滾成一團。
    打開缺口,唐寅舉刀橫劈,在一陣咔嚓嚓的脆響聲中,三名侍衛被攔腰斬斷。眾侍衛大驚失色,人們慌張地扔掉手中弓箭,拔出佩刀,與唐寅展開近身搏殺。yuntvnetbsp;戰場之上,刀光劍影,喊殺連天,唐寅在法施展暗影飄移的情況下,只身力戰三千侍衛。侍衛中有修靈者,但更多的是普通的精銳士卒。人們手端長槍,向唐寅猛挑猛刺。
    唐寅剛剛把兩邊沖來的侍衛砍退,迎面又沖上來數人,數桿長槍齊齊向他胸口刺去。唐寅抽身而退,腳下還未站穩,背后又刺來一槍,他的后面好像長了眼睛似的,連頭都未回,微微側身,將長槍閃過,不等對方收回去,他手臂回縮,將長槍的槍身死死抓住,接著,猛的用力向后一刺,撲哧,長槍的槍尾竟將那名侍衛的胸口刺透,在其后背探出。
    他握著槍身不松手,用力向前一掄,尸體在空中畫著弧線,砸進前方的人群中,趁著前面人群大亂的空檔,唐寅箭步竄上前去,鐮刀連揮,十數名侍衛慘死于他的刀口之下。
    “殺——”侍衛當中有三名修靈者跳出人群,在同伴的頭頂上掠過,直奔唐寅,借著身軀下落的慣性,立劈華山的各出一刀,皆是奔唐寅的頭頂而來。
    還沒等唐寅做出抵擋,凌空又是飛來一支冷箭,那金色的電光不次于閃電,其中一名修靈者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懸在空中的身軀便倒飛出去,胸口之上觸目驚心地插著一支金箭。
    唐寅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是何人在放冷箭,他手中鐮刀揮動,隨著當當兩聲脆響,兩把靈刀雙雙被他擋開,未等二人收刀再攻,唐寅身子溜一轉,以不可意思的度和角度閃到一名修靈者的身后。
    那人暗叫一聲不好,正想回身施展殺招,唐寅五指彎曲,如同鐵爪一般的手掌已惡狠狠擊在他的后心上。
    他這一爪可是用了全力,就聽咔嚓一聲,那名侍衛背后的靈鎧破碎,唐寅的手掌竟從他胸前探了出來,掌心中還抓著一顆鮮紅跳動的心臟。
    啊?看到同伴的慘狀,周圍的侍衛們不臉色大變,人們的恐懼立刻轉化成怒火,紛紛大叫著又對唐寅展開齊攻。唐寅抓著尸體,猛的一側身,將尸體作為擋箭牌,正面襲來的武器幾乎全刺在尸體身上。他順勢將尸體向外一推,雙手持刀,殺進人群當中。
    唐寅只一人,卻把三千侍衛的戰陣攪得大亂,這也給了后面上官元讓等人順利近身的機會。隨著上官元讓等人殺到,侍衛們徹底抵御不住了,陣營散亂,已如同一盤散沙。
    戰場上,雙方陷入混戰之中。唐寅雙手持鐮,將前方的侍衛連連砍翻在地,一邊向前沖殺,他一邊大喊道:“不必與敵糾纏,我們的目標是正殿!”
    “吼——”眾人齊聲吶喊,算是表明自己已聽到他的命令。
    唐寅率隊,如同一把尖刀,由侍衛陣營的最中央豁開,強行穿了過去。
    他們邊打邊向前強沖,不知不覺間已到正殿的臺階前。唐寅舉目向上觀望,高高的臺階上方漆黑一片,沒有燈光,看起來,大殿里也是空一人。
    難道李弘也不在正殿?唐寅暗暗皺眉,既然已經殺到這里了,沒有不上去一探究竟的道理!他咬了咬牙關,刀邁步,大步流星的登上臺階。
    到了這里,侍衛反而少了很多,可也正因為這樣,唐寅越往上走心里越涼,侍衛如此之少,那只能說明一點,李弘確實不在此地。
    很快,唐寅便一馬當先的沖到臺階頂端,再往前,就是正殿的大門。在大門前,只站有四名持槍的侍衛,向他們身后看,大殿里黑漆漆的,哪里有半個人影。
    他微微瞇了瞇眼睛,直沖沖地走上前去。他進一步,擋在前面的四名侍衛便退一步。此時唐寅的模樣也夠嚇人的,渾身上下,鮮血淋漓,黑色的靈鎧都已變成暗紅色,最為駭人的是他的雙目,閃爍著詭異的綠光,讓人看后,不由自主地打心眼里毛。
    撲通!在唐寅的威懾下,侍衛們沒有注意背后的門檻,被絆了個正著。四人同是驚叫出聲,一屁股坐在地上。唐寅對他們好像視而不見似的,繼續向殿內走著。
    “啊——”一名侍衛實在按耐不住,從地上爬起,雙手握著長槍,了瘋的向唐寅沖去。后者側身,讓開鋒芒,手臂只略微向外一揮,指尖處鋒利的靈鎧在那侍衛的脖頸處劃過。
    沙!他的喉嚨出現一條血線,接著,鮮血噴射出來,他在原地搖晃幾下,長槍脫手,人也軟綿綿地跌倒在地。
    另外三名侍衛直嚇得身子亂顫,坐在地上,連連向后蹭。
    唐寅進入殿下,掃視左右,確認里面空一人,他暗嘆了口氣,李弘到底躲在哪里?他的目光終于落到那三名侍衛身上,一一頓地問道:“告訴我,你們的大王現在在哪?”
    三名侍衛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
    見狀,唐寅搖搖頭,甩了甩手掌上的血跡,然后握緊鐮刀,向三人*近。
    眼睜睜看著唐寅越來越近,最后在自己面前站定,鐮刀高高舉起,停在半空中閃爍著幽幽的森光。一名侍衛急聲大叫道:“大王不在王宮,而是去了公子府!”
    “公子府?”唐寅眼中的綠光更盛,眨也不眨地注視著那名說話的侍衛,慢悠悠地問道:“哪個公子府?”
    “就……就是太子的府邸!”
    好端端的,李弘怎么會突然去了李丹那里?唐寅走近他,半蹲下身,柔聲問道:“此話當真?”
    【……第十集第三一十六……】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