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18

  第三一十八章
    公子府現在的情況和唐寅等人所想的完全不一樣,這里現在可是劍拔弩張,緊張到了極點,府內府外,全是貞軍,雙方刀劍相向,如臨大敵。【】\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聯軍對西湯展開猛攻,被禁足在家的李丹心急如焚,他不知道己方的中央軍到底能抵擋住聯軍多久,一旦聯軍破城,西湯城內就得血流成河,到時不知要有多少的辜姓會受到牽連,甚至殺紅了眼的聯軍屠城也是有可能的。
    李丹對唐寅的話深信不疑,想救貞國,想救貞國姓于水火,就必須主動投降,恭迎聯軍入都,表現出貞國改過自新的決心。
    可是在他身邊有高斯、林寧二將,他再心急,也是于事補。
    戰斗打了一午,聯軍沒有任何退兵的意思,反而隱約傳來的激戰聲越來越大,李丹實在法再在公子府里坐以待斃,他把高斯、林寧二將領到房,關起房門,與二人密談。
    他開門見山的把自己和唐寅曾經暗中接觸過的事向兩人挑明,然后對高、林二人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希望能說服他二人,幫著自己,控制住父王,然后放棄抵抗,主動向聯軍投降。
    不管他的口才有多么好,他說的這番話,對于高斯、林寧而言實在太過于震驚了。
    兩人呆住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對視一眼,沉默語。最后,還是高斯開口說道:“我們只當公子是在胡言亂語,希望,公子以后萬萬不可再說類似之言!”
    勸高斯、林寧果,李丹幾近絕望。這一天,他如同熱鍋的螞蟻,坐立不安,滿腦子浮現的都是聯軍破城時的慘狀。
    好不容易等到天色暗淡下來,但聯軍的攻勢依舊有增減,李丹已然感覺到,聯軍打算連夜攻城,看樣子,聯軍方面已經下定決心,不破城就絕不收兵。
    自己若是再不能有所作為,貞國可就要亡國了!他再次把高斯、林寧找到房,這回沒等開口,他的眼淚掉了下來。
    正當高、林二人震驚之時,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顫聲說道:“天色已黑,但聯軍仍不撤兵,看起來是打算連夜攻城了!聯軍兵力過萬,后方援軍源源不斷,而我西湯現在只是孤城,只靠二、三十萬的將士,如何能守得住偌大的都城?兩位將軍,現在已是我貞國生死存亡的關頭,本公子身為貞國太子,又豈能眼睜睜看著貞國毀于一旦,但凡還有辦法,本公子也不會選擇投降,可現在,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一旦都城被破,就算本公子能僥幸逃走又哪還能力挽狂瀾?現在只有向聯軍投降這一條路可走,也只有這樣,只能保存都城、保存朝廷,保存我貞國!父王執迷不悟,難道,兩位將軍也明白這個道理嗎?”
    李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還真把高斯、林寧二將打動了。
    其實,他二人也對守住西湯早已不報任何希望。別說他倆,就連李弘也是如此,不然,后者也就不會有讓高斯、林寧掩護李丹逃走這樣的安排了。
    高、林二人面面相覷,心里也在暗暗嘀咕著,沉吟了好半晌,高斯先問道:“公子,事關重大,一旦我貞國選擇投降,聯軍真會放過我貞國嗎?”
    “一定會的!”李丹回答得干脆,說道:“這是風王殿下親口向本公子做出的保證,想來絕不會虛假。等雙方議和之時,我貞國大不了就賠聯軍一些戰損罷了。”
    高斯和林寧又對視了一眼,若果真如此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至于要不要按照李丹的意思做,兩人陷入掙扎當中。
    最終,在李丹懇切的目光之下,高、林二將做出了人生最錯誤的一次抉擇,選擇信任李丹。
    二人下定決心后,異口同聲地問李丹道:“公子希望我二人怎么做?”
    聽聞這話,愁眉苦臉一整天的李丹終于露出了笑容,他驚喜交加,急聲說道:“兩位將軍快快伏耳過來!”
    李丹成功勸服高斯、林寧,隨后在自己的府邸中故意放了一把火,他很清楚父王對自己的看中,一旦得知自己府起火,父王必定會趕過來,到時,就是挾持父王的最佳機會。
    他在公子府的后院放火,干柴加火油,火勢一起,立刻竄起十多米高,燒紅了半邊天,遠遠看去,好像整座公子府都已陷入火海中似的。
    還真被李丹料對了,一得知公子府突起大火,李弘嚇得魂飛魄散,連鞋子都沒顧得穿,只著襪履,便乘坐馬車趕往公子府。
    他的離宮,帶走了相當一部分的王宮侍衛,這也是唐寅等人潛入王宮之后所遇侍衛不多的原因所在。
    李弘關心李丹的安危,急匆匆趕到公子府后,見火勢還沒有蔓延到前院,他方長出口氣。在現場沒有看到李丹,向公子府的下人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李丹和高斯、林寧等人都還在府邸的,李弘想都沒想,立刻沖進公子府。
    結果他這一進去,就再也沒有出來。
    早就在公子府內布下天羅地的李丹和高斯、林寧等人聯手挾持了李弘。恐怕,李弘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最喜愛的大兒子和自己最信賴的高、林二將,竟然聯手背叛了自己。
    父子反目,李弘被李丹被制。公子府里全是李丹的親信大臣、將領、門客、士卒、家丁,而公子府外,則被王宮侍衛團團包圍,由于大王在人家的手里,侍衛們也不敢輕舉妄動,對公子府敢圍而不敢強攻。
    隨著李丹突然叛亂,李弘受其挾制,貞國的朝廷也亂成了一團,朝中的大臣們紛紛來到公子府外,有的勸李丹不要做糊涂事,有的直接出言威嚇,而李丹的回復一律是立刻開城,向聯軍投降,也只有這樣,他才會釋放李弘。
    這就是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當唐寅等人趕到公子府的時候,所看到正是這種混亂的場景。唐寅不知道這里生了什么事,而貞國方面也同樣不清楚這突然殺出來的一群人是什么來歷,雙方碰到一起,都有些吃驚。
    唐寅心里暗暗嘀咕,只是著了一把火而已,怎么公子府這邊有這么多人?難不成是貞國把朝議的地點從王宮改到公子府了?
    懶得去琢磨其中的究竟,唐寅一馬當先,拖著鐮刀硬向公子府里闖。
    王宮侍衛們不知道他們是干什么的,紛紛沖前來攔阻。
    不等他們開口問,唐寅的鐮刀已先掄了過去。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兩名離他最近的侍衛被他斬個正著,尸異處,慘死當場。
    “是……是公子的同黨!他們定是公子的同黨!”
    王宮侍衛們根本不會猜想他們是聯軍,只當是李丹的黨羽了。唐寅也不在乎他們把自己誤認為是什么人,總之,能進入公子府,擒下李弘就行。
    不過,現在的公子府可不是那么容易沖進去的,貞國朝中的將領們有許多人都聚在這里,看到唐寅一眾,貞將們各持武器,迎了過來。先和唐寅碰面的是貞國中將軍,龍飛。
    龍飛為貞國猛將之一,手使雙錘,力大窮,又具備一身精純的靈武修為。等他和唐寅打照面,雙錘齊出,分砸唐寅左右太陽穴。
    唐寅身如泥鰍,從雙錘的下面滑了出去,就聽當啷一聲巨響,雙錘砸空,結結實實地碰撞在一起,仿佛晴空炸雷一般,就連閃躲開的唐寅也被震得耳朵嗡嗡作響。
    “再接老子一錘!”龍飛強橫,雙錘下砸,猛擊唐寅的雙肩。唐寅身周突然騰出黑霧,突然之間,不見蹤影,再現身時,已到龍飛身側,鐮刀回切他的小腹。
    暗系修靈者!龍飛暗吃一驚,不過他也沉穩,收回一錘,擋住鐮刀的鋒芒,另一錘反砸唐寅的后背,同一時間,他釋放出靈壓,不給唐寅再施展暗影飄移的機會。
    唐寅的反應更快,對方用的是短兵器,善于近戰,而他用鐮刀,此時就顯得束手束腳了。他立刻將鐮刀一分為二,化為兩把靈刀,開龍飛擊來的靈錘后,雙刀連出,對龍飛展開了一輪疾風驟雨般的搶攻。
    剛開始,龍飛還能揮舞雙錘勉強招架得住,但唐寅的出招不僅連續,而且越來越快,漸漸的,已看不到他的雙刀,只見一道道寒光不停的在空中閃過。
    唐寅一口氣連攻出二十余刀,龍飛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唐寅的快刀全部接下來,此時再看他,身的靈鎧多出五、六道裂痕,里面銀白色的盔甲已然露了出來。
    此人的刀法怎么這般厲害?!龍飛還是第一次碰到出手如此之快的敵人,他心中吃驚不已,可他來不及細想,唐寅的雙刀又來了。
    這回龍飛沒敢力敵,連連后退,一時間,在唐寅的快刀之下,他只有招架之功,毫還手之力。
    他這輩子與敵廝殺數,還從未被人打得如此狼狽過。怒極之下,龍飛大吼出聲,拿出壓箱底的本事,釋放出了兵之靈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