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19

  第三一十九章龍飛被唐寅*出兵之靈變。【】yuntv雙錘在他掌中迸射出萬道霞光,錘頭上隨之生出數根尖刺,毫預兆,他對著唐寅猛然一揮手,靈錘射出,直奔唐寅的胸口擊去。
    唐寅反應也快,雙刀靈化,合二為一,化為鐮刀,隨后雙手持刀,硬接龍飛的飛錘。
    只聽戰場上迸出當啷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飛錘結結實實撞擊在鐮刀的刀桿上,席卷而來的強大力道讓唐寅雙腳貼著地面向后滑出五米多遠,地面上留出兩道觸目驚心的劃痕。
    硬接對方的重擊,唐寅感覺雙臂麻,虎口生痛,仿佛撕裂一般。他暗暗咋舌,這名貞將好大的力氣、好精純的修為啊!
    靈變后的靈錘有靈氣化成的靈線相連,飛射出去后,龍飛只略微抖了抖手臂,靈錘便又重回他的掌中。
    唐寅在吃驚,他又何嘗不是如此,他已用出兵之靈變,而對方用的只是普通的靈兵,可自己的全力一擊竟然被對方硬生生的接住了,這在他看來是即難以想象又不可思議的事。
    “你再接我一錘試試!”龍飛暴喝一聲,這次他雙錘齊出,先是砸向唐寅的面門,接著又砸向他胸口。
    雙錘劃破長空,出刺耳的破風聲,并且刮起一陣勁風,將地面的塵土都卷起好高,聲勢*人。
    唐寅倒是不慌不忙,微微下蹲,先把迎面的一錘閃開,接著又是一側身,把擊向他胸口的飛錘也讓了過去。龍飛的臉上露出冷笑,如果對方以為讓開自己正面的進攻就萬事大吉,那可就大錯特錯了,他兵之靈變的厲害之處在于靈錘有靈線連接,不僅能飛出去,還能飛回來,而且飛回來的度更快,令人防不勝防。
    就在唐寅把他的雙錘一并避開后,龍飛雙臂猛的向回一拉,那兩只掠過唐寅的靈錘又呼嘯著反砸回來。
    就在雙錘眼看著要砸中唐寅背后的一瞬間,后者身軀突然就地撲倒,但他并不是趴在地上,而是以鐮刀支住地面,使他的身軀幾乎與地面平行。
    嗡!兩只飛錘從他身上掠過,距離之近,錘身上的尖刺都已觸到他的靈鎧,在上面劃出兩道長長的劃痕。
    正當靈錘馬上要飛過去的時候,唐寅猛然一伸手,抓住連接靈錘的靈線,緊接著,腳尖全力登踏地面,與地平行的身軀就如同一支離弦箭,直直向龍飛竄去。
    唐寅自身的爆力本就驚人,全力前竄,度之快已不是常人能比,這時候他還使了個巧勁,借助龍飛收回靈錘的勁道,兩種力道融合到一起,使他這個前撲真如同閃電一般。
    龍飛做夢也想不到唐寅會使出這樣的怪招,自己的雙錘還沒有收回來,對方倒是先到了自己近前。
    他嚇的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可是他雙手正拉著靈線,法攻擊到近在咫尺的唐寅,出于本能反應,他腦袋用力向前一頂,以額頭去撞擊唐寅的腦袋。
    他的修為和唐寅在伯仲之間,如果真被他頂中,其結果也是兩敗俱傷,不過唐寅又哪會給他這樣的機會?
    后者心中嗤笑,腳下溜一轉,身如陀螺,又似鬼魅,由龍飛的正前方直接閃到他的背后。
    他是閃過去了,但龍飛的那兩只飛錘也恰恰在這個時候到了,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兩只靈錘全砸在龍飛自己的胸口窩上,后者慘叫一聲,身子起多高,向后倒飛出去。
    他受到自己雙錘的重擊,所釋放出來的靈壓瞬間消失,隨著靈壓散去,唐寅立刻施展出暗影飄移,在龍飛的身軀還飛在空中的時候,他神奇般的在龍飛身下凌空出現,狹長的鐮刀畫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寒光透過龍飛的身軀,將其一斬兩截。\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兩段尸體在空中斷裂開,灑下漫天的血水,仿佛殷紅的花瓣從天而降。
    撲通!唐寅和尸體幾乎同時落地,隨著他手腕翻轉之間,鐮刀在他掌中打了旋,接著,重重地釘在地上。鐮刀的鋒芒光亮如銀,一滴血珠順過刀刃由刀尖滴落下來。
    靜!現場一片安靜。周圍的貞兵貞將皆張大雙目,看著唐寅的眼神如同在看一頭怪物。
    龍飛可是貞國著名的猛將之一,在他用出兵之靈變的情況下,竟然被對方以普通的靈兵所斬殺,雙方實力上的差距,簡直是天壤之別。
    他二人的修為是相差不多,但在武藝上,唐寅高出龍飛太多,其戰斗的智慧也不在一個檔次上。
    龍飛被唐寅所殺,其余的貞將已不敢再輕易上前攔阻,只剩下普通的貞國侍衛想擋住唐寅,難如登天。
    后者掄起鐮刀,突入侍衛當中,好像虎入羊群一般,在鐮刀劃出的寒光中,周圍的侍衛成群成片的撲倒在地。
    由唐寅一馬當先的在前開道,上官元讓等人順勢跟了上來,侍衛們再攔阻不住,彷如潮水一般向兩側分散開。
    唐寅一行人順利沖殺到公子府的院墻下,他連暗影飄移都未用,身形縱起,雙腳連點兩次墻面,人已竄到院墻頂上。
    不過未等他向下跳,院墻內倒先射出一輪箭雨。唐寅這回想不施展暗影飄移也不行了,他從院墻上直接閃到院內,大喝道:“叫你們公子出來見我!”
    聚在院內的貞軍哪有人聽他的,見來者是暗系修靈者,貞軍臉色同是一變,急忙把高舉的弓箭放平,再次對準唐寅,展開齊射射。
    該死的!唐寅奈之下,只能再次施展暗影飄移,閃入貞軍陣營當中。
    一名位于他正前方的貞兵驚叫一聲,扔掉手里的弓箭,回手就要拔刀,可他的手剛剛碰到刀把,唐寅已先一步扣住他的脖子,他掐著這名貞兵的脖頸,向前急推,就聽貞軍陣營里傳出一陣驚叫聲,至少有十數名貞兵被撞翻在地。唐寅環視周圍眾人,沉聲喊喝道:“我乃風王唐寅,叫你們公子來見本王!”
    他這一嗓子,如同晴空炸雷,讓周圍的貞軍將士身軀同是一震。
    風王?風王不是在城外嗎?怎么進到都城里了?人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相互看了一眼,不知是誰大喊道:“殺——”
    隨著這一聲喊殺,周圍的貞軍紛紛抽出戰刀,緩緩向唐寅圍攏過去。
    正在這時,忽聽人群外側有人高聲大吼一聲:“住手!”隨著話音,由大堂快跑出一將,這位正是李丹的心腹親信,李英。
    李英分開己方人群,來到唐寅近前,上下打量他幾眼,疑問道:“閣下自稱是風王……”
    他話還沒有說完,城墻處又傳來騷動,上官元讓、江凡等人紛紛翻過院墻,跳了進來。
    李英心頭一驚,沒等他開口,唐寅已先說道:“他們都是本王的部下,你等不必擔心。”
    “閣下真是風王殿下?”李英難以置信地端詳著唐寅。此時唐寅的模樣可一點也不象一國之君。他身上所罩的靈鎧已被鮮血洗刷過數次,整個人和個血葫蘆似的,猙獰又恐怖。
    唐寅哼笑一聲,把手中的鐮刀向地上一挫,揚說道:“叫你家公子出來見本王,自然就知道本王是真是假了!”
    李英看看傲氣十足的唐寅,再瞧瞧后進來的那數十號人,琢磨了片刻,拱手說道:“閣下稍等!”
    說著,他又對周圍的貞軍喝道:“沒有本將的命令,誰都不可輕舉妄動!”說完話,這才轉身跑回大堂。
    所過時間不長,李丹在一干大臣、將領的簇擁下從大堂里走了出來。
    看到被己方將士圍在中央的唐寅,李丹也有些傻眼。他是見過唐寅,可是沒見過唐寅罩起靈鎧的模樣,此時他又渾身是血,李丹哪里還能辨認得出來。
    李丹看到了唐寅,后者也看到了他,不用李丹開口問,唐寅散掉頭部的靈鎧,露出本來的相貌,沖著還站于臺階上的李丹微微一笑,說道:“公子不認識本王了嗎?”
    看清楚他的模樣,李丹可謂是又驚又喜,驚得是唐寅竟然真的在都城之內,喜的則是自己剛剛挾持住父王,唐寅就來了,這可真是天助自己成就大事啊啊!
    他一溜煙的跑下臺階,喝退院中的將士,然后快步來到唐寅近前,拱起手來,躬身施禮,說道:“果然是風王殿下!部下們多有得罪,還望殿下萬萬不要見怪!”
    唐寅伸出手來,客氣地扶起李丹,說道:“公子不必多禮!”說著,他話鋒一轉,問道:“聽說李弘正在公子府內,已被公子所制,不知可有此事?”
    李丹連連點頭,對唐寅低聲說道:“父王確實是被我軟禁起來了,本來我打算借此*迫朝中大臣們打開城門,恭迎聯軍入城,可沒想到,風王殿下竟然先來了,不知……風王殿下是如何進得城?”
    唐寅仰面而笑,暗暗點頭,看來當初自己拉攏李丹這一步棋還真走對了,他還真是盡心盡力的為自己辦事呢,連自己的父親都敢軟禁,實在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啊,當然,這是就愚蠢的程度而言。
    【……第十集第三一十九……】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