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21

  第十集第三二十一章
    第三二十一章
    李弘不受唐寅的威脅,反而狂笑道:“我貞人又豈會怕爾等這些豬狗之輩?”
    唐寅走進他,靠到他近前,低聲說道:“王兄,你可以不管西湯城內姓的死活,難道你連自己的兒孫、妻女也都可以不顧嗎?”
    這話令李弘臉色一變,唐寅在他耳邊繼續說道:“你自己應該也看得出來,李丹雖有對你不敬,但是從內心來講,他還是極為敬重你這位父王的,甚至,他都肯代你去向天子請罪,替你接受天子的懲罰,此等忠孝之心,當真是令人佩服啊!有這么一位盡忠盡孝的兒子,難道你真的忍心讓他做你的殉葬品?”
    別看李弘恨李丹恨得牙根癢癢,但那是恨其不爭恨其不強的恨,現在聽唐寅說也要對李丹下毒手,老頭子眼珠子都紅了,大吼一聲:“你敢?”
    說著話,他一把把唐寅的衣領子揪住。【】
    唐寅對他的惱怒視而不見,任由他抓著自己的衣領,淡笑著說道:“沒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何況,除我之外,還有川、莫、安、桓、玉五王,等戰事結束后,你認為他們能容得下李丹公子嗎?不過,如果有本王護著他,足可保證李丹公子平安事,若本王置之不理,公子可就隨時都會一命嗚呼了,到時,王兄也將斷子絕孫、后繼人,李氏一族,將從此滅亡!王兄不會不為子孫后代著想吧?”
    看著滿臉笑吟吟但卻狠如蛇蝎的唐寅,李弘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但是他卻不能這么做,也不敢這么做。
    抓著唐寅衣領的手慢慢松開,隨后,老頭子象是被抽干力氣似的,一身體下半部坐到地上,久久回不過來神。
    沒錯,現在他確實可以咬著牙硬是不下令全軍投降,但是這么做已毫意義,如果他只是落到李丹手上,他態度強硬,李丹還不敢把他怎么樣,大臣們也不會受李丹的挾持,但現在唐寅來了,只要唐寅把他拉到公子府外,拿刀往他脖子上一架,那么唐寅的話還有誰還敢不聽?到時西湯就得大亂,城防不攻自破,局勢更加糟糕。
    可以說李弘現在已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按照唐寅的意思做。他呆住許久,緩緩抬起頭來,看著唐寅,問道:“如果本王肯傳令全軍投降,你會放過我子?”
    唐寅聳肩說道:“當然!我會保證他們平安事的。”
    李弘又深深看了他一眼,隨后深吸口氣,目光落回到筆墨紙硯上。他顫巍巍地把散落滿地的紙、筆一一撿起,鋪在桌案上,然后起筆來,卻遲遲沒有落下。
    他很清楚,一旦投降,對于貞國而言將會是萬劫不復,但若是不投降,結果又可能更加悲慘。年過五十的李弘好像一下子蒼老了十多歲,臉上失去光澤,蒙起一層死灰。
    見李弘遲遲沒有動筆,一旁的唐寅頗感不耐煩,他冷漠地質問道:“王兄還在等什么?這可是王兄最后的機會了,等會聯軍若是破城,王兄連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格都沒有了。”
    李弘喃喃問道:“風國出兵伐我貞國,只為報當初貞國伐風之仇?”
    當然不是!只要有貞國在,風國的南面就永遠存在一個強大又恐怖的敵人。貞國可謂是風國的心腹之患,唐寅自然不會放過任何滅亡貞國的機會。
    他沒有回答,而是含笑反問道:“這,很重要嗎?”
    李弘長嘆一聲,把心一橫,在紙上寫下了投降。
    他也算是敢做敢當的人,在降中,李弘把所有的過錯都背在自己身上,表明一切爭端皆因他而起,和貞國沒有關系,他也有愿意為此付出相應的代價,受到相應的懲罰。
    等他把降寫完,李弘大致看了一遍,隨后別過頭去,把降甩給唐寅。后者并沒有接,而是笑瞇瞇地說道:“王兄似乎還疏漏了一點。”
    “什么?”李弘怒視著他。
    “若是不蓋上玉璽,誰又知道這份降究竟是不是王兄所寫?”唐寅慢悠悠地醒道。
    李弘咬了咬牙,最終還是從袖口中取出貞王的印章,狠狠蓋在降之上。
    他剛把印章蓋完,唐寅便伸手把降抽走,拿在掌中,從頭到尾地看了一遍,然后什么話都未在多說,邁步走出偏房。
    “唐寅,不要忘記你對本王的承翰,你若敢食言,本王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邊向外走邊聳肩說道:“你做人我尚且不怕,豈還會懼你做鬼?”說話之間,他已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眼睜睜看著唐寅的背影消失在門外,李弘好像泄氣的皮球,一下子癱軟在地上,臉色慘白,汗如雨下。
    唐寅回到大堂,早已等待不耐煩的李丹等人紛紛圍攏上前,問道:“風王殿下和父王大王談得如何?”
    向眾人微微一笑,唐寅把李弘所寫的降遞給李丹,說道:“貞王已同意投降,這是貞王親筆所寫的降!”
    啊?雖然眾人已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但聽唐寅親口說出,還是不由自主地倒細口涼氣,目光也齊刷刷地集中在李丹手捧的降上。
    李丹雙手顫抖著,低頭看著父親寫下的降,心中可謂五味俱全。
    他了解父王的脾氣,讓父王投降,那比殺了他更讓他難以接受,可是現在,父王卻寫下了降,從降上的句句也不能看出父王的奈和痛苦。
    其他那些貞國的大臣和將領們心情也同樣很復雜,舉國投降,對作風向來強硬的貞國而言疑是奇恥大辱,身為貞人,實在顏以對,但又值得慶幸的是,戰爭終于結束了,他們也終于沒有成為這場荒唐戰爭的犧牲品。
    “大王英明!”有位貞國大臣熱淚盈眶,撲通一聲跪伏在地,向著偏房那邊連連叩。他一跪拜,其他大臣、將領們也都跪了下來,叩之間,不淚流滿面。
    很快,李弘的降便由公子府傳到府外,聚在外面的貞國大臣和將士們看過這份降,場上立刻陷入一片沉寂當中,時間不長,公子府外便哭聲響成一片。
    許多貞國將士不由自主地扔掉了手中的武器,臉上帶著茫然,呆呆地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對于他們而言,這突如其來的降太震撼,也太令人不知所措。
    李弘親,舉國投降的消息象長了翅膀似的,在西湯城內快地蔓延開來,不僅城中的姓聽聞了此事,消息也一直傳到四城守軍的耳朵里。
    數十萬的貞國中央軍在戰場上與城外的聯軍浴血奮戰,寧死也不后退半步,論聯軍的攻擊有多么兇猛多么頻繁,始終未能攻上城頭,可是就在他們拼死拼活的與敵力戰之時,后方的大王卻下令舉國投降,現在他們在這里戰斗還有何意義?
    李弘的降,對貞軍將士的打擊不亞于一枚原子,人們的士氣立刻跌入到谷底,瞬間崩潰,成群成片的士卒放棄抵抗,如潮水一般涌下城墻,向城內潰逃。
    但有不少貞將還不肯放棄,還在傾盡全力地穩定己方混亂的局勢,但這時候,貞國的大將軍、左右丞相、御史大夫四大重臣分別趕到四城,正式向四城守軍宣李弘的旨意,全軍立刻放棄抵抗,打開城門,恭迎聯軍進城,并向聯軍繳械投降。
    隨著降正式傳達到四城,守軍將士們也徹底陷入絕望。城外的喊殺聲依舊,可城墻之上,卻是寂靜得可怕。貞軍士卒們抱著手中的長槍、長矛,緩緩滑坐于地,放聲痛哭起來。
    貞國千年來,經歷過那么多的戰亂和風雨,但舉國投降還是第一次,難以言表的恥辱感烙印在每一個貞人的心頭上。
    但是身為君主的李弘已親自下令,不管貞軍將士們再不甘心,再不服氣,也于事補。
    沒過多久,西湯四城的城頭上便豎立起白旗,同一時間,吊橋放下,城門大開,以四城主將為的貞軍將士紛紛赤手空拳的走出城門。
    貞軍的突然投降也令城外的聯軍錯愕不已,靈霜、越澤、黎昕三人經過短暫的震驚立刻反應過來,定是唐寅潛入貞國王宮這一招起到了奇效,甚至很可能已經擒下了李弘,所以貞軍只能被迫投降。
    三王大喜過望,幾乎同時下令,全軍入城,并把投降的貞軍將士暫時關押在己方的聯營當中。
    西湯城內的守軍不下三十萬眾,好在聯軍的聯營面積夠大,很輕松的便把投降的貞軍將士容納其中。
    正當玉、安、桓、貞四軍接納貞國降兵的時候,風軍以最快的度沖入西湯,沒去別的地方,直奔貞國王宮而去。
    抵達之后,風軍散開,將王宮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滴水不漏,將其牢牢控制住。
    貞國的王宮里可是囤積著貞國大量的財寶,而且貞國的王親國戚這些重要人物也大多在王宮之內,風軍當然要搶占這個先機。
    等靈霜、越澤、黎昕反應過來時,再派己國的軍隊去接管王宮時已然晚了一步,風軍把王宮圍成了鐵桶陣,寸步不讓,王宮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進不來。ro
    【……第十集第三二十一……】a!!